最快更新穿成爽文女配最新章节!

    与彭漾漾团队主创约好见面的地点是一间风格迥异的咖啡厅, 鹿恬和彭漾漾一起打车去的, 没有车实在太不方便, 她决定抽时间就去买一辆车回来, 只不过在学校里停车不方便,明年她不打算继续住在宿舍,名下的房子刚好在学校附近,住在外面更方便。

    出租车停下后,两人下车朝咖啡厅走过去,咖啡厅外站着一名身材颀长的男子, 深秋时节, 金黄刺眼的朝阳照耀在他身上,男子穿了一件薄薄的羊绒大衣, 单薄却不会显得弱不禁风, 他正在背对着她们打电话,听到他们的脚步声转过头来,露出一个足以迷倒颠倒众生的笑容。

    “漾漾, 你们来了。”

    “鹿恬, 这是斯岩。”彭漾漾低声给他解释道。

    斯岩?鹿恬记得这个名字,结合现在看到的闪到人眼睛的容貌,更加确信此人就是原著里于宁萱未来的合作伙伴兼爱慕者,戏份仅次于陆正扬的妖精男配斯岩,未来会爆红的流量男星, 一双桃花眼轻而易举就能勾走万千少女的心神。

    “他是演员吗?”

    彭漾漾点头, 给他们彼此介绍;“他是咱们的男主角, 斯岩,这是鹿恬,我们新的投资人。”

    鹿恬开始好奇上一个投资人为什么放他们鸽子,有斯岩在还怕电影火不了么?

    “上一位投资人是斯岩的姐姐,他们家不愿意他做这一行,所以勒令他姐姐撤掉投资。”彭漾漾很忧伤,她和斯岩是同病相怜,喜欢的事做不好就要回去继承家业。

    斯岩长相很妖孽,表面性格很乖巧其实内里是腹黑妖孽,纯粹是靠着无害的外表迷惑众人,和鹿恬正常打过招呼后,微微一笑,杀伤力巨大。

    “原来如此。”原著里没有描述过舍友们的生活,世界焦点都在围着女主角。如果原主没有和彭漾漾合作,没有资金他们这部电影可能会流产,也可能拉到资金拍出来悄无声息,所以后续才会让于宁萱挖到这个宝,一举成名。

    团队主创坐到一起介绍创意和规划,鹿恬对于不擅长的事不会轻易插手,而且从见到斯岩那一刻起这个投资就变成玩票性质的实验,她想测试这个世界是真正按照真实世界运转,还是围着女主一人转,看斯岩是否可以不靠女主而爆红。

    斯岩将一杯咖啡推到鹿恬面前,眼睛里满满是单纯的笑意。

    鹿恬知道这人不像表面上那么无害,仍是回以微笑,抿一口咖啡专注听彭漾漾讲电影拍摄进程。

    如果资金到位,他们很快就可以开拍,加上不久后就是寒假,他们时间充足完全可以在春节前完成拍摄,至于过审上映的问题都要依托彭漾漾父亲的公司来完成,总而言之就是很快就可以看到测试效果。

    “鹿恬,你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赔钱的。”彭漾漾推了推她鼻子上的镜框努力保证。

    鹿恬从未怀疑彭漾漾的能力,端起咖啡和她的碰了碰:“我当然相信你,预祝我们成功!”

    彭漾漾如释重负,信心满满,鹿恬看的一怔,她穿越到书里,成为活生生的人,不是游戏里有程序设定的NPC,剧情外的世界果然多姿多彩。

    ——

    “孟总,鹿小姐最近在投资一部电影。”宋词尽职尽责的给孟靖东报告鹿恬的动态,头一次见他家上司如此关注一个女孩子,宋词好奇的不得了,但却不敢过问上司的私事。

    孟靖东有些诧异,点开宋词发过来的资料,她投资的这部电影虽然是小成本,策划团队也都是新手上路,但好歹都是专业人士,还算靠谱,只不过他弄不懂鹿恬都在做什么。

    鹿恬的改变很多很迅速,且坦坦荡荡不加掩饰,孟靖东想不到她为什么改变,却渐渐对她有了好奇,会吩咐宋词关注她的近况,不仅仅是因为陆乘扬的嘱托。

    他拿起手机,找到鹿恬的号码,毫不犹豫的拨过去,对面很快接起来,鹿恬声音里还有剧烈的喘息,他手一抖,下意识看下时间,周六上午十点,她……

    “我打扰你了?”

    “有什么事吗?”

    两人异口同声,鹿恬可不知道孟靖东在那边想歪了的,从跑步机上下来,用毛巾擦擦额头上的汗珠,一边压腿一边听他说话。

    孟靖东掩饰性的轻咳一声:“是这样,我叔叔明天要回美国一段时间,他听我爸妈说起你,周末晚上想和我们见个面吃顿饭,想问你有没有时间?”

    “好啊,今天明天都可以。”这都是协议内约定好需要履行的内容,鹿恬答应的很爽快。

    “谢谢。”孟靖东不太自然的说。

    鹿恬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有点欲盖弥彰道:“我刚才在跑步……”

    “好的,那我晚上去接你。”孟靖东想点头,后来想起对方看不见,连忙改成说的,耳根微微发热。

    “你告诉我地址,我买了车,开车过去吧。”鹿恬不太喜欢被人时时照顾,这会让她想起从前是个心脏病人,被呵护的像个玻璃人。

    孟靖东没有意见,挂掉电话轻舒一口气,继续埋头办公,宋词支着耳朵没听到任何有用的内容,只好拿起文件悄悄溜走,免得被老大发现他偷听。

    鹿恬挂掉电话继续开始跑步,过了好一会儿她脑补出来孟靖东接电话的表情和语气,笑到肚子疼,差点从跑步机上摔下来。

    “姐姐,你在笑什么啊?”隔壁的邹繁小朋友一脸惊恐,以为她疯了。

    “小孩子你不懂!”鹿恬关掉跑步机,还在笑个不停,惹得上楼来看她的田静也吓一跳。

    田静笑着说:“还没见过你笑成这样……”

    鹿恬摆摆手,把笑意憋回去,恢复成正经模样:“我就是和孟靖东打了个电话。”

    “你真是,都是连名带姓的喊,太不礼貌了!”

    “他也是这样喊我啊,只叫名字太肉麻了,我喊不出来。”

    田静很无奈:“随你随你,只要小孟没意见,你们俩愿意怎么样都行!不过你整天不是在家就是在学校,怎么不见你和小孟去约会?”

    “约啊,他刚才打电话就是约我晚上出去吃饭来着。”鹿恬决定赶紧收拾出来一处房子住进去,老是住在家里他们一定怀疑她和孟靖东的事。

    田静眉头轻蹙,总觉得鹿恬对孟靖东很随便,一点都不像是已经领过证的情侣。

    “你们……”

    不过,田静还没说个开头,就被鹿恬的话给打断了:“妈,你最近经常在家,公司没什么事忙么?”

    她再一次暗示,田静平时周末都泡在公司,很少在家悠闲,现在还要经常把她喊回家里吃饭,明摆着是要说陆乘扬的事,但她总是犹豫不敢说出口,怕伤害到她,有时候鹿恬都替她着急。

    “我在家休假你还有意见啊,公司还有你叔叔呢。”田静犹豫不决,和顾家来往之后要见的人比以往多得多,鹿恬的身世随时都有可能引起别人怀疑,何况孟家还是陆家世交,要捅破当年的事只差一层窗户纸,只不过她怕女儿接受不了。

    陆乘扬手术后恢复良好,田静去见过他一次,商议的都是有关鹿恬,不管她认不认陆家,当年的真相都应该全部告诉她,要怎么选择都由她自己做主。

    田静深吸一口气,将在一旁玩闹的邹繁哄走,握着鹿恬的手,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

    “鹿恬,我想和你说说你爸爸的事。”

    鹿恬嗯了一声,停止拉伸从瑜伽垫上坐起身,仰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田静。

    “他,他、我和他见过面了,他知道了你的事,我、我一直没告诉你,他、他是谁。”田静思虑良久还是磕磕巴巴的。

    她这么紧张,鹿恬于心不忍,想了想还是主动一点:“妈,你就直接说吧,我有心理准备,我从前还当他死了呢。再恐怖也不会比死人复活恐怖吧?”

    田静坐在那儿,双手交握,很正式的姿势:“鹿恬,妈妈希望你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你好,我们不是有心瞒你的。”

    “好。”鹿恬答应,大人口口声声说的都是为了孩子好,其实孩子到底好不好,又有谁知道呢?

    她看起来很平静,田静忐忑着说出真相:“其实你已经见过他了,就是……”

    “就是陆乘扬,对吗?”鹿恬很平静的将这个名字说出来。

    田静很惊讶的看向她:“你怎么知道的?”

    “你这么犹豫,还说我认识他,我联想一下最近发生的事,随口猜的,看来猜对了。”鹿恬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确实是她猜到的,不过是很久前猜到的,她利用这件事做过什么,是永远不会告诉田静的。

    “那你……是怎么想的。”

    鹿恬耸耸肩:“有他没他我都长这么大了,知道不知道没所谓的。”

    “那你,还恨他吗?”田静颤着声又问:“你会不会恨我一直没有告诉你真相?”

    鹿恬从瑜伽垫上站起来,跪坐在沙发上伸手抱了抱她:“不会,我很爱你。”

    田静回抱住她,潸然泪下,在多年前他们相依为命的日子里,她一直以为鹿恬是上天留给她一人的礼物,只想独自拥有,现在这个宝贝仍然属于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