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友仁感觉自己的眼睛跳了一天,不知道是跳财还是跳灾。

    无心工作的他干脆和妻子看起了女儿的大学学校。

    “这个不错,如果运气好应该能上。”

    田丽萍指了指帝都的学校,提出建议。

    “你让陈果走那么远,你乐意?”

    “还好吧,就当是去分公司喽!”

    “算了,还是老老实实的报魔都的学校,女儿这个成绩也算是超常发挥,能靠自己的本事上福旦我就心满意足了,帝都的那两所对于她来说,还是有些远。”

    陈友仁的话很中肯,田丽萍点了点头听到开门声。

    “哟!女儿回来了。”

    习惯弓着腰的陈果在考试成绩出来后,好像就挺拔了起来,整个人胆小怯懦的性子一下就看不到了,有点钱壮怂人胆的感觉。

    高考的成绩为她增加了许多底气。

    “我和你爸正在给你选学校呢?就这两天的功夫,别耽搁了。”

    母亲拉着女儿坐下来:“有没有想吃的东西,我让阿姨给你做。”

    “妈,我不饿!”

    陈果不好意思说自己和林成楠刚吃过糕点,略有些心虚。

    林成楠那个厚脸皮,刚才差点跟着自己回家,要不是自己都快急哭了,恐怕他真敢进陈家大门。

    “行,你告诉妈妈,你有没有想要去的学校。”

    田丽萍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对了,你那个叫林什么的同学考了多少分?”

    “唰!”

    还在看学校的陈爸一下子竖起了耳朵,开始全神贯注起来,手上的笔也停了下来。

    “嘻嘻!”

    陈果搂着妈妈开心的笑出声:“妈,真的是你想知道么?”

    “不是我想知道还有谁?”陈妈再次强调,顺手轻轻刮了刮女儿的鼻子。

    哎!女儿这么漂亮,就是性格太弱了一些,好在这一场高考,像是让女儿振作起来。

    整个人由内而外的发出一种灵性。

    陈果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爸,我记得咱家不是定了晚报么?好像上面有他的消息。”

    “报纸?”

    陈友仁看了看书桌上摆放的整齐的报纸,今天光顾着给女儿选学校里,连报纸都没顾得上看。

    “和报纸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

    陈果骄傲的就像是一个小公鸡似的:“妈,我和你们再说一次他的名字,他叫林成楠,不是林什么。”

    陈友仁随手翻了翻,今天的晚报上也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消息,还有不少信息都和高考相关。

    “高考状元花落通州。”

    占据了某个版面显眼位置的标题,一下子吸引住陈友仁的目光。

    “通州也是多年媳妇熬成婆,终于拿了一个状元!”

    就在陈友仁喃喃自语的时候,心中暗叫一声不妙。

    陈果这死丫头可不会无缘无故的让自己看报,明显另有所指。

    果然,随着陈友仁的视线移动,一个有些刺眼的名字,“林成楠”映入眼帘。

    明显是西城中学不经过学生的同意就提供给报社的照片。

    是某个林同学,比划着“耶”的手势,傻兮兮站在操场上的样子。

    林成楠要是看到这张照片,绝对会控诉学校的不公,这是对他霸道总裁人设的污蔑。

    但是作为陈果父亲的陈友仁,一眼就看出这个身影就是林成楠。

    “好小子,还真的是你!”

    说来也奇怪,跳了一天的眼睛在看到这张照片后,终于平静下来。

    陈友仁看着妻子取笑自己的眼神,也是万分无奈。

    某人当初顶天立地发誓的话语历历在目,真要是有一天,一个狼崽子冲上门来。自己是要扛着猎枪呢?还是准备好茶歇点心呢?

    这种事情想来就很痛苦呀!

    再瞅一眼自己那不争气的女儿,家门不幸呀!大白菜和猪仔的关系显然更进一步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确定关系,真是令人头疼!

    “林成楠很厉害的,爸你别瞧不起人好不好,人家不光成绩好,还会唱歌弹吉他,光是这次状元拿的奖金,我们同学就说至少有个好几十万,应该比咱家的钱都多……”

    听着女儿夸赞别人,陈友仁真心难受!

    我的傻女儿,富养的她从小就没怎么接触过钱,一切都有人帮她照料好。

    几十万是挺多的,但是后面就是再加上两个零,三个零,也没自己家有钱呀!不是他陈友仁瞧不起谁,几十万能买他家一个卫生间么?

    真当低调的奢华不花钱!

    那几个卫生间全套进口的奢侈卫浴用品,就连当初的陈友仁,也是咬牙弄出来的,就是为了给当初的老丈人瞧瞧,我陈某人也是有本事的,能让你女儿过日子。

    现在……轮到我陈某人当老丈人了,我要是放水让你林某楠顺利进这个家门,算我输。

    ……

    从学校回到家,

    林成楠兴奋的冲上楼,父母亲则在楼下小声的说着话,满是兴奋。

    “纯姐,纯姐在么?”

    QQ的消息框里,最多的其实是班级群,林成楠举着一张打印好的,像是银行支票的大纸板顶在身前。

    头顶鲜红的横幅上,除了点名林成楠作为西城中学状元的身份以外,学校奖励他“10万”元的数字,太显眼了。

    通州穷么?

    一点都不穷,作为东方省的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怎么可能穷呢?

    作为这座城市的百年老校,西城中学也不穷呀!甚至可以说,除了硬件花费巨大以外,他们手上还握有很多经费,有钱没处花。

    以后扩大地盘盖楼那是一笔专项资金,奖学金则是另一笔,这笔钱最大的用处去哪儿?就是给好的生源,能够考上好学校的学生。

    一开始校长想要发更多的钱,谁知道下一个状元什么时候才有,就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那真是一笔奖金最后能带到棺材里。

    想想全省这么多地区,每个地区都有不少的好学校。校长恨不得一下子把这钱全发出去,可惜也只是想想,政策不允许。

    因为后面还有教育局,市政府,你一个学校把该发的都发了,致我们相关领导、有关部门于何地,我们也要露面的好不好!

    所以林成楠的脸笑傻了,父母亲今天真是拿钱拿的手软。

    林红军还没到家,所长的电话就打进来,意思是明天要在科研所的大礼堂办一个仪式。

    拿奖金什么的都是其次,主要主旨还是“关于科研所子弟勇夺全省状元,科研所上下一二百号人,要向林红军同志学习如何教子有方”的一个仪式。

    林成楠都能想到,咸鱼了这么久的父亲,估计明天是他人生的第三次光辉时刻。

    第一不用说,能娶到媳妇;

    第二么,肯定是林成楠出生。

    所以说人呐,前半辈子靠自己,后半辈子靠子女。子女教育好了自己享福,子女教育不好,多大的财富都守不住!

    林成楠觉得自己就是“欧气”十足的那种人,贼旺家。

    陈果能嫁给自己也是陈家的福气,否则陈友仁的钱便宜谁,想要旺家找自己当女婿呀!

    不入赘的那种,大不了多生几个给他们陈家一个,名字都能提前帮他想好,服务绝对周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