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蒋师傅还要推辞,娇娇却是扯了他的袖子往炕上坐。

    “蒋爷爷,你快跟我说说,这兔子馒头是怎么捏的啊,真是好看,我都不舍得吃了。”

    白胖可爱的小丫头,笑起来眼睛弯的好似月牙,这般软软糯糯的央求,蒋师傅一时心软就没拒绝,结果就做到了方桌边儿。

    林仁林义也是凑到跟前,三个孩子童声童语问个不停个,蒋师傅就算对外人有一万个戒心,也不好冷脸对三给乖巧孩子。于是耐心的解释几句,就得到了孩子们崇拜和夸赞,倒是让他心里泛起了一丝久违的温暖。

    待得再喝了两碗酒,他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原来,他当年在宫里就是以做面点出名,结果皇上宠爱的一个皇子因为后宫争斗被毒死了,找不到原因,就把所有当日当值的厨子都问了罪。他使尽了银子才免了一死,发配到铜矿来,面点的手艺自然不能再依靠,为了活命,他就琢磨先前在御膳房里偷师得来的炒菜手艺,这才混迹到如今的半百之年。不能说被优待,但起码不用在矿坑里不见天人的做个挖矿苦工。

    原本以为要老死在铜矿,不想林家几口突然冒出来,透过周老爹打点了几十两银子,居然就把他要了出去。

    再过七八日,他就能见到矿山之外的天空了,这简直就是做梦一般。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回想这十几年的日子,蒋师傅抹了一把老泪,感慨道,“我不求以后如何富贵,只求林家能在我老死的时候,赏我一副棺材,随便葬在荒山野岭都好,不用被扔在矿坑里做个孤魂野鬼。”

    林老爷子人老成精,自然不会因为这么几句话就相信蒋师傅归心林家,但人与人相处,总要互相尝试,慢慢建立信任。

    于是,他正色承诺,“蒋师傅,你出了矿山,到我林家的点心铺子做工,签的是用工契约。只要你对得起林家,林家绝对不会亏待你,你大可放心。”

    这话很普通,比不得什么赌咒发誓,但偏偏蒋师傅听得更心安。

    花言巧语谁都会,但大半不会实现。而林家承诺的是用工契约,只要他守着雇工的本分,就不会有错。退一万步说,以后就是觉得林家不好,他还完了这疏通的几十两银子,也可以随时辞工不做。

    “多谢林老爷高义!”

    这般商议定了,一时间众人又端起了酒碗,宾主尽欢。

    第二日,是矿务衙门正常当值的日子,林老爷子生怕给周老爹惹麻烦,天色刚刚放亮就带了儿孙告辞了。

    蒋师傅早起要负责矿上那些大小管事的伙食,急忙赶工之后也来相送。

    林大河同他约定了七日后,赶马车来接,然后一家人就马不停蹄的回家去了。

    到了林家村的时候,天色还不曾黑,董氏在门前望了又望,才算把老少几个盼回来。她一手抱了娇娇,问询事情顺利,也就摆了晚饭。

    娇娇路上被颠得差点儿一把小骨头都散架子了,躺在炕上就立刻进入了梦乡。

    偏偏夜里,夜岚居然又到了空间。娇娇心有所感,极力同周公抗争了好半晌,到底迷迷糊糊进了空间。

    夜岚也没想到这次会夜里进来,好在他在军营里,养成了任何时候都穿衣带着兵器的习惯,倒也不会失礼。

    结果,他是衣着整齐了,娇娇却穿着小肚兜和月白睡裤就进来了…

    偏偏娇娇困得厉害,同他摆摆手,嘟囔了一句,就直接扎进被窝,不肯起来了。

    “我睡会儿再给你准备东西…”

    男女七岁不同席,这是人人皆知的规矩。夜岚生长的那个地方更是规矩森严,别说同席而坐,他自小连同父异母的妹妹们都很少见面。

    如今居然就这么眼睁睁瞧着娇娇晃着白嫩圆滚的身子…钻进了被窝!

    瞬间,他的脸色爆红,即便再别扭的脾气,这会儿也只剩了羞恼,“你…你怎么不穿衣服?”

    娇娇困得厉害,一半意识还在周公那里下棋呢,哪里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再者说,她不过才五岁,五岁啊!

    前世里,五岁孩子还是幼儿园小班呢,谁会因为看见一个幼儿园小朋友穿睡衣就惊讶指责啊?

    “废话,谁睡觉穿衣服啊?”

    她嘟囔一句,就彻底被周公召唤过去了,棋局太激烈,难舍难分啊…

    夜岚手指停在半空,不等憋出下一句,娇娇已经抱着被子,幸福的打着小呼噜了。而那白嫩的后背依旧露在外边…

    夜岚没有办法,上前两步,赶紧给她盖好被子,恨不能裹成一个蚕茧,这才罢手。

    娇娇皱着眉头,好似抗议的说了两句,到底还是没有醒来。

    夜岚长松一口气,坐在床边,偷偷瞧瞧小丫头当真睡着了,又忍不住伸出一根食指戳了戳她的包子脸。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娇娇时候,就想做的事。

    明明才五岁,却小大人一般教训他,替他处理鞭伤,眼神悲悯又疼惜,好似母亲在看着孩子。偏偏,她肉嘟嘟的小脸又分外稚嫩。

    那时候,他就想抬手戳戳她的包子脸,是不是贴上去的假面具,而面具后是个成年女子。

    如今,当真戳到了,温热又柔软,滑滑嫩嫩,好似刚剥壳的煮鸡蛋,让他的手指忍不住一直流连,不肯离开…

    娇娇睡梦里,觉得脸上痒痒,抬手就拍了一记,倒是惊了夜岚一跳,待得发现娇娇只是梦里的反击,这才慢慢笑了起来。

    他本就眉眼俊美,只不过因为突然变故,一遭从云端跌落,这才不得不硬着心肠,装的冷酷又狠厉。但这么一笑,却是终于有了些翩翩少年郎的模样。可惜,娇娇正睡得口水泛滥,错过了一次大好的机会。

    夜岚再次替娇娇盖了被子,抬头看看明显充满了少女气息的房间,忍不住出了神。

    有时候他也想,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偶尔能进出这个特殊世界,能见识这么多神气的东西,能认识娇娇这个古怪的小丫头。

    他琢磨了好久,发现有个随身带着的坠子没有了。但是初入军营的那场鞭打,让他曾痛的昏死过去许久,也就是那次进了空间。

    到底是因为坠子消失进入的这个特殊世界,还是之前被人顺手摸去了,都无从得知。<!-- 69s:108233:37352649:2019-08-05 04:29:32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