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城里时日久了,又因为经营布庄,也算有些脸面。所以进了首饰楼,得了掌柜的热情招待,董氏只用了十两银子就买了一对儿喜上梅枝的银簪,外加一对儿绞丝银镯子。

    这两对儿首饰虽然式样算不得新鲜,但打造的师傅一定是个好手,不说那龙须一般缠绕一起的镯子,就是簪子上喜鹊的羽毛都看的清清楚楚。

    董氏喜爱之极,总算脸上见了笑…

    不说林家人四处采买聘礼,只说王老太回去自家院子,越想越觉得今日有些没脸。

    正巧王燕闲着无事回来走动,就扯了闺女把方才的事说了一遍,末了委屈道,“你说说,我也是好心,想着林家日子不宽绰,才拿了那旧料子。虽然花色差了一些,但料子极好,林家带回去做聘礼,也是体面。你婆婆不领情就算了,你那大嫂还差点儿要跑街上去骂我坑熟人。还有林大河,进门都没同我说话,直接就抱了铺子里最好的料子给你婆婆了…”

    说到一半,她又后悔起来,“哎呀,早知道我看着算完银子再回来啊,万一林大河把料子贱卖给你婆婆,咱家可就吃亏了。”

    王燕虽然也是不喜婆婆一家,但对林家人行事还是有些了解,于是就劝道,“娘放心,我婆婆爱面子,绝对不会被人家说贪亲家便宜的。”

    她说的无心,但这话却是听得王老太心虚。林家不贪亲家便宜,她可没有这好品行。

    她喝口茶水掩了微红的脸色,末了忍不住又问道,“你婆婆说买料子是给林保凑聘礼,又是绸缎又是棉布的,女方是什么人家啊?我估摸着,置办聘礼不得几十两银子啊?林家什么时候这么富了,是不是他们背了你藏私?”

    王燕本来还想怨怪老娘行事不妥帖,担心以后回婆家会被责难,结果一听这话,立刻把方才的念头扔去脑后了。

    “我也觉得最近老宅那边很古怪,好像真有事瞒着我。”

    “那你就借着林保定亲这事,回去一趟。虽然咱们家里就你一个闺女,以后什么都是你的,但你也是林家儿媳,林家有根草也不能少了你那份儿,懂吗?别让人家欺负了,还当人家都是好人。”

    王老太很是数落了闺女一通,王燕心急,也不听老娘唠叨,抬腿就回家去了。

    正好林大河送了老娘和嫂子,也刚刚回来。夫妻俩到一处,林大河开口就道,“咱家保哥儿下聘定亲,你也回去住几日,帮娘和嫂子忙一忙。”

    “好,我这就回去。”

    王燕一口就答应下来,倒是让林大河有些意外,但也没有说什么。虽然他不想迁怒,但老娘受了岳母的欺负,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对王燕还一如既往的迁就体谅。

    娇娇因为祖母和老娘婶子都不在,自觉无人监管,就想同哥哥们出门去玩儿,但一开院门就看到骑着大黑的红英,她顿时就觉胳膊上几道伤疤火燎燎的疼…

    红英倒不是个坏心的小姑娘,一见娇娇,立刻弃了大黑跑来门前,小心翼翼说道,“娇娇,我…不是故意让大黑吓你的,是大黑不听话。你…不要生我气,好不好?”

    六岁的女娃子,娇娇自然不会以为她那日故意使坏,但骑狗的经历实在太不美妙了,她留了心理阴影,这也没有办法。

    于是她就扯了红英进门,拦了眼巴巴的大黑在外边。

    方方沙包一扔,圆溜溜的小石子一捡,红英很快就忘了先前的愧疚。

    “娇娇,你哥哥真好,还给你捡这么好看的小石头。我哥哥从来不管这些,就知道自己玩,有好吃的就抢。”

    娇娇听得也是眉开眼笑,心里骄傲之极。

    若说这一世最让她欢喜的,就是做了林家的娇娇女。不说长辈们如何照顾,就是十二个哥哥,也是简直把他当宝贝一样宠爱。

    前世有个词叫“妹控”,她一直不知道被哥哥姐姐疼爱是什么滋味,如今却就被十二个“妹控”环绕,这感觉简直不要太好啊。

    这般玩到太阳当空,林三婶子在隔壁高声喊着孙女,红英一溜烟就跑走了。

    娇娇送到门口,正好迎了进城回来的董氏婆媳。

    “奶奶,娘,二婶!”

    她欢喜的拎起裙子就扑了过去,董氏蹲下身抱了香香软软的孙女,在城里惹得那点儿闲气立刻就散了大半。

    “还是俺家娇娇最好了,想死奶奶了。”

    娇娇听出这话里有些异样,就吧唧在老太太脸上亲了一记,撒娇嚷道,“娇娇也想奶奶,奶奶下次带娇娇一起进城,好不好?娇娇保护你!”

    老太太暖的心都要融化了,抱起孙女往家走,笑道,“你还小呢,等你长大了,奶奶再让你保护。如今奶奶还厉害,来了老虎豹子都能杀了剥皮给娇娇做皮袄。”

    “奶奶真厉害,比爷爷还厉害!”

    娇娇再接再厉,把老太太哄得越发小的合不拢嘴。

    跟在后边的冯氏和刘氏都是松了一口气,回家这一路,婆婆看着和气,其实是顾忌着老三难做人,把火气都压在心底了,这般极容易气病。但娇娇这么一搅和,倒是瞧着好了很多。

    “大嫂啊,好在你生了娇娇。”

    刘氏忍不住低声道,“有娇娇在,爹娘可是欢喜多了。”

    冯氏心里自然欢喜闺女有眼色又孝顺,但嘴里却是谦虚,“还是咱们林家好,她才托生到我肚子里,平日没少娇惯她,再不知道孝顺长辈,岂不是白疼她了。”

    妯娌两个说着话,进了院子,田里干活儿的男人们还没回来,林华领着凑小子们也去割猪草,放鸭鹅了。

    两人放下东西,赶紧张罗做饭,娇娇偷空跑到灶间,扔下一包紫菜,然后又赶回去陪奶奶。

    冯氏和刘氏也是习惯了,早晨发好的面团烙饼,紫菜配了鸡蛋甩一盆蛋花汤,一顿午饭就好了。

    屋子里,娇娇眼见董氏仰躺在炕上,神色还是不好,就从空间里拿了个大碗果冻,挖了一勺自己吃,再挖一勺就送到奶奶嘴边。

    董氏正想心事,突然嘴里多了凉凉滑滑又甜蜜的东西,她惊了一下,想说话,不想却直接咽下去了。

    于是就哭笑不得的问孙女,“你这丫头,又给奶奶喂什么古怪东西了?”<!-- 69s:108233:37352583:2019-08-05 04:29:16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