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这可得好好谢谢人家!”董氏听了赶紧添了一句,“烧水煮茶,我进屋拿点心!”

    “好。”

    婆媳三个忙起来,根本没理会家里的小子们。年纪最大的林华倒也乖觉,带着几个弟弟直接跪去了廊檐下。

    隔间里,娇娇从空间拿出医药箱,麻利的给手臂上的几道小口子消毒上药,林老爷子帮忙刚缠好纱布,高大全一家子就到了门前。

    林家老少迎了出去,那日高大全送了一头猪,全村都跟着打了一顿牙祭,可谓是大方又慷慨。老少爷们凑一起,一坛子烈酒就足以让他们称兄道弟,恨不得为彼此两肋插刀了,更何况还有救人那番缘故。

    如今高大全又带着妻儿一起来走动,这就是把林家当通家之好相处了。

    林家众人也都是高兴,直接把桌子摆在了院角的树荫下,刚泡的茶水,还有两盘子点心,以林家拮据的日子,这就是最好的招待了。

    林大海和林大江几个原本在房后荫凉处睡的呼噜山响,这会儿也被喊了起来,听得娇娇骑狗差点儿丢了小命,又被高大全救下,他们都是半踩着草鞋慌忙赶了过来。

    林保扫了一眼蔫巴巴趴在奶奶怀里的妹妹,一脚踢得林华差点儿摔个跟头,“让你看着弟弟妹妹,怎么都看不好?明日跟我们下田去干活儿!”

    林华揉揉屁股,笑嘻嘻呲着白牙,心下发虚,哪里还敢生气啊。就如同林大江和林大河林大山在外边如何厉害,回家之后照旧对林大海言听计从一样。老爹在,自然是老爹最大。但老爹若是有一日不在了,长兄就是爹。

    林保是林家小辈里年纪最长的,对弟弟们一向看管最严厉,自然也是最护短。每次弟弟们犯错,都是他动手抡藤条,但同村里孩子打架,也是他给弟弟们撑腰。这威信早就树立起来了,绝对的权威。

    高大全正同林老爷子说话,高家媳妇赵氏也同董氏一起安慰着娇娇,倒是高家的大女儿带了妹妹弟弟安静坐在一边,听得廊檐下的动静,就抬眼望向了林家兄弟。

    林保正训弟弟们,偶尔同这姑娘对视在一处,不知为何突然就红了脸。

    高家姑娘穿了一件水蓝色的斜襟衫子,莲青色百褶裙,颜色不算鲜艳,却衬得她脸色白嫩,眉眼清丽,文文静静坐在那里,好似水中的莲花一般,看一眼就让人觉得舒心之极。

    娇娇眼见长兄发呆,又见高家姑娘也是隐隐脸色发红,就偷偷笑了起来。

    林保回神,也不好再踢林华,只推了他们一把。

    “家里有客人,带着弟弟们去屋里写字,一人十篇,别在前边掺和。”

    “知道了,大哥。”

    小孩子都爱热闹,家里来客都想凑在跟前,蹭两块点心之类。但今日没照料好妹妹,林家小子们都觉得理亏,很是听话。

    娇娇眼珠儿丢溜溜转了转,偷偷同哥哥们比了个手势。

    林华几个立刻就是眼睛放亮,一溜烟的跑去了后院,倒是惹得林保纳闷,这些臭小子就算心虚,也不该这么积极认罚啊?

    娇娇趁着爷爷同高大全说话的间隙,悄悄扯了爷爷的袖子,小声说道,“爷爷,我带姐姐们进屋玩儿。”

    老爷子抬手摸摸孙女的头,显见不热,也是放了心。

    “去吧,帮爷爷好好招待客人。”

    “哎呀,大叔,咱们两家这缘分,说是一家人都不为过,可不要拿我们当客,太外道了。”

    赵氏怀里搂着家里的小儿子,眼见娇娇白嫩的小胳膊上缠了白布条,隐隐透着血色,很是心疼,就道,“要说养大个孩子不容易,可得精心看着。那日我家大宝被拐,我真是哭得活不了了,还好有娇娇,娇娇可是我们全家的贵人。”

    说着话儿,她又嘱咐自家闺女,“大莲,带着双双和娇娇好好玩啊,多照顾娇娇一些,她还有伤呢。”

    大莲赶紧站起来,点头应了,末了一手牵着娇娇,一手牵着自家妹妹,就随娇娇进了正房隔间。

    娇娇安顿姐俩上炕坐了,末了打开炕尾的箱子,实际是从空间里摘了十几个苹果出来。倒不是她小气,实在是桃子和梨子吃起来,汁水淋漓,待客不太雅观。

    双双不过七八岁的年纪,很是活泼,坐在炕上就扭着小脑袋打量屋子里的摆设。

    董氏是个干净利落的老太太,又娇宠孙女,平日把小隔间打扫的很是干净。加者家里还有林大江这个木匠在,所以这隔间不算大,但却布置的很整齐温馨。

    南边窗下有张方桌,桌子两侧各有一把靠背椅。桌上放了文房四宝,还有一块白石头打磨而成的小水盂,显见是方便研磨倒水而用。

    靠近土炕的地上竖着一个多宝阁柜子,这个格子里放着木头雕刻的小马车,那个格子里就是几本手抄的书本,甚至一个格子里还有小瓷瓶插了野花,富有野趣又不死板。

    炕上铺了新编制的草席,一直从炕头延伸到炕尾。炕尾放了两只红木大柜,方方正正,黄铜包了八角,柜子上边摞了棉被一类,用一块花布遮盖着,很是规整。

    而娇娇正一手顶着柜盖儿,一手往外拿…果子!

    大莲原本也在悄悄打量这屋子,见娇娇如此,赶紧凑上前帮忙,鼻子里嗅着果香,很是有些惊奇,“娇娇妹妹,这果子…”

    高家庄离得林家村百里远,就在邙山脚下,又因为高大全有一手射箭的好功夫,平日经常进山打点儿猎物帮补家计,自然野果一类也没少往家带,但那些果子同娇娇拿出的这些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啊。

    双双也是瞧着滚了满炕的大苹果惊奇,小手捧了一个,嚷道,“这果子真大啊!”

    娇娇放下柜盖儿,笑着塞了一个给大莲,“莲姐姐,你们别客气,吃果子啊。这是我叔叔从城里拿回来的,可甜了。”

    大莲眼见娇娇白白胖胖的小手,捧了红彤彤的大苹果,怎么瞧着都觉得喜气,于是下意识就笑着接了过去。

    而双双早就忍耐不住,张嘴咬了一口。

    大莲扫了窗外一眼,有些犹豫。这样好的果子,怕是林家也没有多少,平日必定也是藏着掖着,不舍得吃的。如今娇娇瞒着长辈拿出来,兴许过后要挨骂呢…

    她正琢磨怎么劝几句的时候,窗棂却是被敲响了。<!-- 69s:108233:37352571:2019-08-05 04:29:14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