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锦绣人生 86.仙人抚我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快穿之锦绣人生最新章节!

    购买比例不足, 显示的内容是防盗章

    如今乔岳在南榜之中能排到第三,这个成绩着实不错。

    殿试前一晚, 衡玉就接到了康宁帝的口谕, 让她第二日早上进宫。

    衡玉当天起得比以往早了些, 彼时康宁帝正在淑贵妃的安庆宫中,衡玉来的时间刚好,恰能蹭上一顿早饭。

    她今日穿的是一身淡紫色长裙,身上的饰品不多,但都恰到好处,衬得她整个人越发秀丽精神。

    一大早上就看到衡玉盛装而来, 不管是康宁帝还是淑贵妃心情都很好, 两人今天用的早膳都比平常多了半碗。

    “一看到玉儿, 就觉得心情好,胃口也好了很多。”淑贵妃伸出手,为衡玉别了别鬓角碎发。

    康宁帝哼了一声, 看了衡玉两眼, 颇有些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一出宫之后就把你我都给忘了,在宫外不知道玩得有多开心呢。”

    衡玉悠悠瞥了康宁帝一眼,眉梢轻扬。

    康宁帝一下子就被逗笑了, “行行行, 你没有, 是父皇错了。”

    衡玉挑眉, 本来就是嘛。

    淑贵妃在旁边看着这对天家父女的互动,也跟着笑开了。

    这时,站在旁边的穆林提醒康宁帝,快到殿试开始的时间了。

    康宁帝站起来,淑贵妃为他整理好服饰,站在店门口行礼目送康宁帝离开,衡玉则是陪同康宁帝一起离开。

    殿试在保和殿举行,保和殿和安庆宫有段距离,康宁帝让衡玉一起上来御撵坐着。衡玉没有推辞,跟在康宁帝身后上去了。

    御撵是皇帝专用的,一般除了皇后之外,再不能有其他人能被邀请同坐。但只有衡玉是个例外,反正前朝都知道宁荣公主受宠,他们也不会在这些事情上触皇帝霉头。

    主要是触了也无损皇上对宁荣公主的宠爱,反倒是提出异议的大臣有可能会被皇帝记上一笔。

    来到保和殿时,殿试前面的一系列流程已经完成,只等皇上公布策论题目众人便可开始作答。

    康宁帝在主位坐好,衡玉略微靠后一些在他旁边跪坐。内阁诸人对于衡玉出现在这里都有些惊讶,不过众人眼观鼻鼻观嘴都当做没看到。

    反正公主只是来看一看,又不是来干预朝政的。

    潜移默化,不仅是康宁帝对她的宽容度越来越高,就连这些权臣们对她的很多破格行为都视而不见。

    康宁帝命人将一早拟好的殿试策论题目公布出来。衡玉在旁边听了一耳朵,发现这是一道关于经济民生的题目。

    民生对于儒生而言倒好入手写作,但士农工商的地位格局已经维持了太久,只怕经济一途不太好写。正基于此,衡玉明白康宁帝此题的目的所在。

    康宁帝继位十五载,全国上下已经有盛世之象,他又是有雄才伟略的帝王,需要的人才自然偏于实干而不是只会掉书脑袋的那种人。

    这些念头在她脑海里过了一瞬就被她抛开了。

    反正她这一世只打算做一个锦衣玉食的受宠公主,时事政治什么的,看透不点透说破就好。

    衡玉端坐在上首有些无聊,就把目光投向下面正在应答的学子身上。

    殿试的座位安排是依照春闱排名安排的。会试南榜第一名就坐在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正对着他们。

    衡玉看了他两眼就移开视线了。

    毕竟……相貌平平。

    她随意扫了比较近的前几排,最后视线选择停留在乔岳身上。

    无他,乔岳是这群人里颜值最高的。

    许是衡玉看得太过认真又太过不加遮掩了些,康宁帝的目光也被吸引了过去。而坐在康宁帝下首的几位内阁大臣见皇上都看过去了,也默默向乔岳投去了视线。

    乔岳善判案,因此他对于视线的感觉比一般人要强烈很多。一开始答题的时候还好,结果突然觉得好像有很多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手一顿,一滴墨掉落在白色稿纸上晕染开。乔岳无奈,把稿纸放到一边,重新凝神答题。

    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殿试,其他的一切都可以押后再论,而且在这殿上被关注,反而是一件喜事吧,殿上的任何一人,都是朝上地位难以动摇的大人物。

    乔岳稍微调整了自己的心态,见思路已经列完,翻看一遍修改了几处细节后,就开始动笔答题。

    几位注意着乔岳的内阁大臣都满意的点点头,尤其是刑部尚书王韬,他本来就很看好乔岳,见他如此镇定自若,更是对乔岳看好了几分。

    此子心性极佳。

    不过……

    王韬小心往上首看了一眼。

    衡玉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偏过头看来,恰好与王韬对视了一眼。

    王韬对着衡玉略一拱手,又把视线移开了。

    宁荣公主喜美人,这件事情他也是有耳闻的。虽说公主养男宠有些有伤风化,但大魏朝民风开放,皇上皇后又偏袒,他们做臣子的总不好一直盯着公主的内宅之事。

    但是如果宁荣公主看上了一个前途大好的年轻人呢,尤其是这个年轻人还是他非常看好的一个……

    王韬有些头疼,联想到春闱前宁荣公主给了乔岳一枚玉牌,从而帮他顶下了来自陈国公那边施加的压力。再看现在皇上把公主特地带来这里围观殿试,怕是有为公主延选驸马之意吧。

    而今科参加殿试的人中,相貌年龄相符者不过寥寥数人,乔岳则是其中佼佼者。

    乔岳有才,但本朝沿用前朝制度,驸马所领的大多是虚职,只有武将在这方面才有破例。

    想着想着,王韬干脆就不管了。宁荣公主不是个简单的,虽然他看好乔岳,但也不会愿意为了一个年轻人得罪皇上和宁荣公主。

    一个先天失语的公主,却能被荣宠至此,且陛下当年那一句“承天下万民之期许出生”着实令人震惊。

    不管宁荣公主是怎么做到的,她的手段一定不简单。

    衡玉端起手边的茶杯慢慢喝起来,这是今年新出的茶,能供到御前的茶自然是好茶,不过她一向对茶没什么研究,品不出个所以然。

    她刚刚放下茶杯,一直在身后小心站着的穆林就上前来重新为她续上茶水。

    “玉儿认为此人可为驸马?”康宁帝压低声音,点了点下方乔岳坐着的地方。

    内阁首辅程大人听到了一些动静,不过他坐得依旧笔直,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起伏。

    衡玉勾唇,在康宁帝逐渐了然的目光下却摇了摇头。

    世间美人多矣,如乔岳一般有趣又有才能的人却不多。

    她爱锦衣华服也爱美人没错,但这样灼灼生长的美人,荣养在她的后宅中着实可惜了。

    在这几位待她很好的长辈的情感攻势下,衡玉溃不成军,最后就答应了下来。在衡玉松口后,皇后那边立马将京中有名的青年才俊画像都送来公主府给她,还以皇后的名义组织了一场赏花宴。

    赏花不过是个名头,实际上这场赏花宴是为了给宁荣公主选驸马。这件事几乎所有人都心照不宣。

    宴会当天,晴空万里,风和日丽,是个极好的日子。

    皇后那边已经为她备好了宴会要穿的衣着首饰。一身艳红色长裙,衬得她肆意张扬,分外明艳。

    宴会开始后,作为主角的她却一直窝在上面。衡玉正剥着剔透甜美的荔枝吃,淑贵妃无奈,为她理了理鬓角碎发,柔声道:“玉儿不可胡闹,下去逛逛就当散心吧,看上了谁就告诉母妃听,让你父皇给你赐婚可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