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锦绣人生 82.仙人抚我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快穿之锦绣人生最新章节!

    购买比例不足, 显示的内容是防盗章

    太尉很清楚自己妹妹的身体,怀疑这是叶家联手宦官打压仲家。

    当年仲家依靠仲太皇太后起家, 如今太皇太后暴毙,叶家下一个要针对的, 就是位列三公的他了吧。

    他位列三公, 任的是掌管军事的太尉,但他手上并没有直属的军队。

    叶家则不然。

    叶家乃普通农户出身, 皆因先皇宠信叶氏,而叶氏之父叶信在军事方面也颇有才能, 屡得提拔,如今已经位列大将军, 掌洛阳禁军。

    仲颖惶然, 深怕叶信对他出手,当晚就召集名下谋臣共同商讨对策。

    商量许久不得对策, 最后,仲颖同族旁系侄子仲玉提议仲颖召外官进京节制大将军之势。

    此言一出, 立马被人否决。仲颖最信任的谋士田雎道:“外官领兵入洛阳, 洛阳局势势必会更乱。”

    “诸位难道还有更好的计策?”仲玉此言一出,场面再次冷下来。

    即便是坚决反对仲玉这项计策的田雎也无言以对。

    仲玉沉声道:“外官入京, 虽然会影响洛阳局势,却也可以节制大将军之势。太尉可以选择交好的州牧, 传信让他领兵入洛阳, 待他入洛阳后太尉可与他联手遏制叶家, 并许下种种好处, 以利动人。即使日后那位州牧成势,又哪里比得过眼下叶家之祸呢。”

    相比起坐以待毙,仲玉的提议更合仲颖之意。

    而且正如仲玉所言,即使那位州牧日后会威胁到他,祸患也在以后。但如今叶家的威胁可是直接悬在他的头顶上。

    “我与并州牧宋翊曾同朝为官,也一直通有书信保持联系,两人交情甚笃。季年你便为我拟写一封书信传召宋翊领军队入洛阳吧。”

    “属下领命。”仲玉低头,拱手恭敬行了一礼,嘴角在无人看到之时缓缓勾起。

    信鸽一路飞到州牧府中,专门负责喂养照看信鸽的人用特殊的手法解下信鸽腿上竹筒,派人送去给宋沐。

    为避免信鸽中途被人杀掉,小小的竹筒另有乾坤,装有一个特殊的自毁装置,如果直接将竹筒打开,竹筒内部便会渗出一些水滴将特殊材质的便签弄湿,毁掉便签上的字迹。

    宋沐用特殊手法拆掉机关,将竹筒里的便签取出,展开便签,一眼扫完便签上不多的话语。伸手往后一招,突然有人悄无声息出现,半跪在地上。

    “通知下去,按原计划行事。”

    跪着的黑衣人领命,一瞬间又消失无踪了。

    两日后,宋翊收到了洛阳那边仲颖派人快马加鞭送过来的书信,书信最底下印着太尉的官印以及仲颖本人的私印。

    宋翊摩挲着太尉印章,在他底下,衡玉、宋沐跪坐着。

    “玉儿,对于仲太尉的提议你认为如何?”

    “父亲便应下吧。”衡玉回道。

    宋沐接道:“若是将军拒绝了太尉的邀请,太尉势必会换一个人选合作。我等在并州远离洛阳,若是让其他州牧陈兵洛阳,并且谋图‘奉天子以令天下’,那我们势必会陷于被动。”

    奉天子以令天下。

    挟天子以令诸侯。

    “奉”与“挟”之间,界限可一点都不分明。

    果然,自古以来英雄所见略同,这些顶级的谋臣都可以看出这一点。衡玉如此想着。

    宋翊沉吟半响,突然抬头对衡玉笑道:“想来玉儿对这件事早有成算,不然以前也不会一直让我维持与仲正衡的联系。”

    仲颖,字正衡。

    衡玉轻轻勾起唇角,算是默认。

    “这一次玉儿你代为父前去洛阳吧,为父就不去凑热闹了。”宋翊说着,顿了顿,他方才喟叹,“当年玉儿告诉为父愿匡扶社稷,此言到如今可还当真?”

    衡玉反问,“黄帝之后,尧舜禹何如?”

    黄帝之后,尧舜禹这三位仁君如何呢?

    尧禅位舜,舜禅位禹,若是以后幼帝禅位于有能之士,也是一番天下美谈吧。

    “尧舜禹后,天下大和。”

    *

    洛阳常驻守备军有三万,而衡玉此行洛阳,只点兵一万,但这一万皆是并州军中精锐,常胜之师。

    宋沐留在了青城,没有跟随衡玉去洛阳。洛阳之行,他们早已做了种种安排,宋沐留在青城是为了更重要的事情。

    比如,在天下范围推广纸张,修筑馆藏阁,还有以衡玉之名在天下范围内推行亩产过千斤的土豆和玉米。

    这时候,时机已到,就看谁的动作更快,更能把握住局势了。

    衡玉领着一万并州军一路疾行,待到兵临洛阳时,叶家已经得到消息,叶大将军亲自过来城门。

    衡玉还未接近洛阳时,仲颖已经得知宋翊派了他的女儿领兵前来。

    对于宋翊的做法仲颖有些不满,虽然宋衡玉的才名他也有耳闻,但不过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罢了,于是在派遣人前来接应衡玉时,只点了仲玉和他名下信重的谋臣田雎前来。

    实际上一开始仲颖只打算派仲玉前来,但田雎自请前来。

    他并不同意仲颖邀请并州军前来洛阳这一计策,但谋士只能为主公出谋划策,最后的抉择如何还要看主公心意。如今主公已经将并州军请来了,他要考虑的是怎么不让并州军反客为主,在洛阳中一边利用并州军节制叶家,一边又遏制并州军的势力。

    不过当田雎看到叶大将军得到消息居然亲自前来时,脸色立刻就不好了。

    他家大人摆架子端着身份不来,与他家大人身份地位相近的叶大将军却亲自前来了,万一宋衡玉心中对此不满,可不利于往后啊。

    “大将军。”田雎、仲玉两人纷纷行礼。

    叶信如今五十出头,身披坚执锐,却是一身儒雅气质。他对着两人点头道:“二位免礼。”

    “我听说仲大人写信邀请宋州牧前来洛阳,怎么今日仲大人没有亲自出来迎接?”

    田雎脸色一下子有些难看起来,倒是仲玉不卑不亢拱手回道:“宋州牧与我家大人平辈相交,前来的是宋州牧之女,因此我家大人让我等先行来迎接,大人已经在家中等候宋州牧之女。”

    叶信随手转着拇指上戴着的扳指,闻言瞥了仲玉两眼,“宋州牧之女,就是那位改良了煮盐之法,在天下间推广平价盐的宋明初吧。”

    仲玉道:“正是。”

    “汝乃何人?”

    “仲大人之侄仲玉仲季年。”

    叶信上下打量他几眼,忽而朗声大笑,中气十足,一点也不显老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并州有宋明初,我洛阳也有季年你啊。”

    仲玉一直微垂着头,闻言脸色不变,淡淡回道:“大人过誉了。”

    远处突然有滚滚烟尘,像是有几十匹骏马一同疾驰于官道之上。

    叶信将打量探究的目光从仲玉身上移开,往官道尽头眺望。

    仲玉也重新站直,与田雎一起打量着远处,等着他们要等的人前来。

    一匹纯黑色,没有半点杂色的骏马率先出现在众人面前,骑在骏马上的是一名身穿轻甲的少年将军。马匹由远到近,三人也逐渐看清那位少年将军的面貌——

    银色轻甲极为合身,在明亮的阳光映衬下越发耀目,身后的黑色斗篷随着纵马而轻轻扬起,带着些风流肆意与少年意气在。长发用玉冠束起,面容俊秀不辨雄雌,眉眼轻扬就有无限风采。

    在距离三人十步之遥的地方,少年将领将马缰一拉,略一控马便停了下来,跟随在其身后的几十位近卫也同时控马,几乎是同一时间停了下来。

    最前头的少年将军自然是衡玉,她翻身下马,身后的四十名近卫也一同下马,动作整齐,可见军容之肃。

    百战之师。

    近距离感受着这些士兵的气势,叶信三人脑海里都浮现出这个词。

    除此之外,田雎突然对于联合并州军挟制叶信的办法增添了信心,叶信心中则是越发有危机感。

    他心里盘算着,禁军人数虽多,他真正能够调动的也不足一万,而且洛阳的禁军未尝见血,哪里能和镇守边境的并州军一较高下。

    如果宋明初当真要支持仲颖和叶家打擂台,他只能学一学仲颖,去请其他的外援了。

    比如凉州牧刘昭就一向与他交好,而且凉州民风剽悍,士兵战力绝对不输并州军。

    当然,现在还要先看宋衡玉对他的态度。就看她是打算支持仲家还是在他的态度下转变成两不相帮了。

    叶信抬头与衡玉对视,衡玉目光先是扫了一圈,最后才迎上他的目光,飒然一笑,抱拳对着叶信行了一礼,“若是明初所料不错,在洛阳之中能有这般气度的人,也唯有叶信叶大将军一人了。明初久仰大将军威名,今日一见方知何谓盛名之下无虚士。”

    衡玉早前来过洛阳,在叶信不知道的时候早已见过他,所以自然能认出他来。

    叶信心下思量颇多,面上却一点端倪也不显,闻言大笑出声,“贤侄客气了。老夫早闻贤侄大名,这江山历来都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啊。”说到后面略有唏嘘。

    “大将军威仪如此之甚,若是有人这般说,明初一定第一个不依。”

    与叶信寒暄两句,衡玉才转身对着立在一旁的田雎道:“明初见过两位。若是明初所料不错,这位先生应该是仲叔父麾下的谋士,而这位公子应该是仲叔父族中晚辈吧,不知两位如何称呼?”

    仲玉抱拳回她一礼,“仲玉,字季年。”

    田雎一抱拳道:“吾乃主公帐下谋臣田雎田子真。我家主公在府上已经设好宴席,只等着我二人接到少将军便为少将军一行人接风洗尘。”

    宋翊膝下只收养有一女,如今又让他的女儿代他来洛阳,田雎唤衡玉“少将军”,也是在给衡玉面子。

    而且以此子这身气度,的确当得起他这一声称呼。田雎心下叹道。

    衡玉:“仲叔父乃长辈,在下是晚辈,仲叔父这般是要折煞了明初。”

    田雎笑道:“我家主公与宋将军过命之交,待少将军一派长辈之心,少将军见外了。”

    衡玉这般反应田雎也是满意的,不然如果这宋家女郎记恨主公不亲自来迎接她,那接下来又不知道要生什么波折了。

    尤其是叶信竟然亲自前来,如果并州军被叶家拉拢了去情况就更加糟糕了。

    叶信站在旁边,突然又道:“贤侄虽为女子,却有当年护国宁将军之风范。老夫素来仰慕宁将军,也看重贤侄,因此今日特地前来城门接贤侄,贤侄可是要为了仲颖那老匹夫落了老夫的面子?”

    说到后面,语气越发加重,隐隐带着威胁。

    毕竟洛阳乃帝都,衡玉的一万兵马现在在洛阳城外十里的一处空地扎营,如果叶信真的要动手,只凭她身边的这些人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一瞬间,城门之外的气氛有些剑弩拔张起来。

    衡玉自从出来后,一直安安静静站在旁边。直到听到偏将的这句话才有了其他的反应。

    “将军,能不能让我亲手火化掉他们。”衡玉跟着这个偏将一起称呼他为将军。

    宋翊略一迟疑。村子自来就是聚族而居,那些躺着的尸体里,或多或少都和这个少年郎有些血缘关系。这样的惨景,只会化为仇恨囤积在心底。

    对异族的仇恨是他们并州军作战勇猛的一大因素,但他作为一个过来人,也知道这对于一个少年而言有多残忍。

    宋翊开口想要拒绝,但当他触及到衡玉的视线时,所有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冷静,幽寂,像是有一团幽冷的火在眼底燃烧。

    那一瞬间,就连久经战场见惯生死别离人间惨状的宋翊都从心底升腾起一股寒意来。

    但只是一瞬,衡玉就恢复了常态,她微微抿了下唇,坚定地与宋翊对视。

    那一瞬太快,快到宋翊都要以为那只是他的错觉。但他知道不是,于是到嘴的拒绝就变成了一个“好”字。

    衡玉站在那堆尸体前,她目之所及大多都是老弱妇孺。

    她撑着虚弱的身子走过去,伸手为那些睁眼没有瞑目的人闭上了双眼。

    她还看到了一个躺在母亲怀里,小脸还没有完全长开的婴儿。柔软的脸庞上没有恐惧,一片祥和,似乎只是躺在母亲的怀里熟睡。

    但在那稚嫩的脸上,那几滴逐渐干涸的血迹却已经宣告了所有的真相。

    衡玉轻轻拭去他脸庞的鲜血,毫不在意地往自己破旧的衣摆上一擦。

    原本只是沾满泥沙的衣摆染上了一抹绯红。

    衡玉直起身,接过宋翊递给她的火把,闭上眼睛,将火把扔了出去。

    火焰逐渐变大,熊熊燃起……

    有风沙拂过她的脸,衡玉觉得她的眼睛干涩得极为难受。

    “我曾学史,史书中笔笔如刀,在我看来却只是一个抽象的数字,直到现在,这些人活生生倒在这里。”衡玉在心底对系统道。

    她极为平静,系统却能感受到有一股火从她心底一点点焚烧开。

    “系统,你能接收到这个世界的设定吗,我想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背景体系大概与前世地球哪个朝代的体系相同。”

    系统这一次没有拖后腿,它飞快扫描,片刻后给出衡玉答案:【汉朝之前历史与前世地球一样,随后历史出现差异。文明程度与地球的东汉相似,背景则类似于东汉末年】

    然后系统还把这个朝代一些比较重大的事件全都传输给衡玉,以便她更容易推断局势。

    东汉末年……

    “挟天子以令诸侯啊。”她突然轻声呢喃,只是这细碎的声音掩藏在风里,在那熊熊燃烧的火焰旁边,没有被任何人听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