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锦绣人生 12.公主殿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快穿之锦绣人生最新章节!

    冰雪渐融,恰是动工的好时节。康宁帝新赐了一个避暑园林给衡玉,她便安排底下的人去大肆修整一番,以便夏季入住。

    衡玉审美偏于华丽肃美,大兴土木便意味着大笔的支出,但仍谁缺了银两她也不会缺。衡玉把事情交代下去之后就不再理会了,只等着他们完工后告知一声便可。

    谁知道先等来的不是避暑园林竣工的消息,而是京兆府遣人来她公主府抓人的消息。

    衡玉一向有午觉的习惯,她一觉睡醒,发未束起,缓缓从榻上起身。侍女听到动静,过来伺候衡玉起身。

    待她梳洗一番,红袖才缓缓走上前行礼道:“禀公主,京兆府少尹前来公主府,言明公主府中那位名叫罗颜的琴师昨日在酒楼与人发生争执,今日与他争执之人突然暴毙于大街上。京兆府的人如今想要带琴师回京兆府审问一番。”

    衡玉从没有将这些琴师当做男宠的打算,所以并不限制他们的出入自由,只要她想要听曲子的时候能找得到人就好,其他时候他们要做什么衡玉从来不理会,甚至于不介意她的几位好皇兄假借送琴师的名义往她的公主府安插各种探子。

    红袖口中说的琴师罗颜是衡玉近来颇为喜爱的一名琴师。

    那名琴师不过是贱籍,地位卑贱,京兆府的人本不必如此客气,直接将人捉拿回去便可。

    但事涉宁荣公主,他们不得不谨慎行事,即使最后的结果还是要将人捉拿回京兆府,说话的语气也颇为和缓。

    至于京兆府少尹。

    京兆府设有一名京兆尹,两名京兆府少尹,但衡玉已经猜到来人是谁了。

    宁荣公主何等受宠,京兆府的人前来公主府抓人,明面上就是在打她的脸。所以虽然以衡玉的身份,京兆尹亲自前来都不为过,最后他还是派了与衡玉有些渊源的乔岳过来。

    “公主。”红袖见衡玉没反应,她微垂着头,又道:“若是让京兆府将这名琴师抓去,公主府的威仪岂不是会受到损害吗。”

    衡玉瞥了红袖一眼,淡淡的不带任何情绪,红袖却浑身一凛,连忙跪下请罪。

    衡玉越过她,缓缓走出内室。许是她太过纵容了些,红袖作为她身边的一等宫女难道还想帮她定下主意不成。

    公主府的威仪,不会因任何人的诋毁与不屑而受损。

    只要帝心尚在。

    衡玉前往大殿见了乔岳一面,她刚刚在主位坐下,后脚就已经有侍卫领着那个犯事的琴师入内了。

    “公主,公主,这件事与罗颜无关啊。还请公主不要让京兆府的人将罗颜抓走。罗颜虽身份卑贱,但也是公主的人,如今京兆尹不调查清楚就上公主府抓人,未免有些不把公主放在眼里。”罗颜被侍卫压着跪在殿下,他一看到殿上坐着的衡玉,立马挣扎着喊冤,一张极艳丽漂亮的脸上布满惶恐。

    乔岳脸色微微一变,京兆府的人竟然敢冒着得罪宁荣公主的风险上门,自然是因为他们有足够的把握。他就要起身,将手中握有的证据拿出来解释。

    衡玉冲他摆摆手,示意他坐下,随后目光落在了罗颜身上。

    她的确欣赏也很喜欢聪明人,但她不喜欢自作聪明、仗势欺人的人。尤其仗的是她的势,还糊弄到了她头上。

    红袖还跪在后院,跟着衡玉一起到前院来的是绿竹,衡玉没什么表示,只是端起了手边的茶水,绿竹立马会意,上前一步,向乔岳表示可以将人捉拿走了。

    罗颜听到绿竹的话,脸色剧变,磕着头向衡玉求情,衡玉却看都没看他一眼。

    不知作何感想,乔岳顺着心意微微抬头,难得的直视了衡玉的容颜。

    矜贵尊荣,眉眼里似乎天生就含有三分笑意。此时此刻,乔岳却觉得心底添了几分凉意。

    他其实从未曾真正认识过宁荣公主。他知道她喜美人,见过她笑意温柔的模样,也感谢她对他的帮助。却从未见过她今日这般冷淡漠然。

    也许下面跪着向她求情的人昨日还是她宠爱的枕边人,虽然他犯了错,但她却也能如此决绝。即使她这般表现让京兆府的人都松了口气,不用担心自己得罪了公主。

    乔岳自诩严守律法,却不知为何这一刻竟有这般想法。

    他略自嘲一笑,随后敛尽脸上的表情,起身向衡玉行礼,命身后之人将罗颜捉拿,带着人离开了公主府。

    *

    衡玉年满十七后,每次进宫一定会被康宁帝皇后等人逮着问她的亲事。

    康宁帝还把他的同母弟弟礼亲王派来衡玉的公主府做说客。

    康平帝其他兄弟的下场都不怎么样,即使康平帝与礼亲王有同母这一联系在,可如果不是他会做人,也不能达到今日的荣宠。

    在康平帝表露出自己的喜怒后,礼亲王一向都是跟着康平帝走的。

    他的后院只有礼亲王妃一人,夫妻恩爱,可惜膝下单薄,只有一个儿子,因而对于衡玉也十分喜爱,在衡玉住到公主府之后,礼亲王妃更是时时惦记着她。

    在这几位待她很好的长辈的情感攻势下,衡玉溃不成军,最后就答应了下来。在衡玉松口后,皇后那边立马将京中有名的青年才俊画像都送来公主府给她,还以皇后的名义组织了一场赏花宴。

    赏花不过是个名头,实际上这场赏花宴是为了给宁荣公主选驸马。这件事几乎所有人都心照不宣。

    宴会当天,晴空万里,风和日丽,是个极好的日子。

    皇后那边已经为她备好了宴会要穿的衣着首饰。一身艳红色长裙,衬得她肆意张扬,分外明艳。

    宴会开始后,作为主角的她却一直窝在上面。衡玉正剥着剔透甜美的荔枝吃,淑贵妃无奈,为她理了理鬓角碎发,柔声道:“玉儿不可胡闹,下去逛逛就当散心吧,看上了谁就告诉母妃听,让你父皇给你赐婚可好。”

    淑贵妃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衡玉把荔枝放下,净了净手领着身后的宫女就移步离开了。

    赏花宴在御花园这边举办,虽然这一场宴会是为了衡玉举办的,但如果邀请的全都是年轻公子未免落人口实,所以皇后在邀请的时候还邀请了一些公侯官家小姐前来。

    女子席位在碧莲池左侧,男子的席位则隔着一片稀疏的小林子与她们相邻。隐隐绰绰,倒也能让双方进行观察。

    衡玉虽然是往这个方向走着,却刻意绕过了席位。红袖等宫女跟在她身后,虽然知道她的行为不妥,但衡玉积威甚重,没有一人敢出声劝阻。

    “赵侍卫,那边为什么这么热闹啊?”有一个绵软清脆的童声响起。

    衡玉停下脚步,跟在她身后的宫女也及时收住脚步,隐在衡玉身后。

    “禀八皇子,那边正在置办赏花宴呢。”说话的人声音清雅舒缓,不疾不徐,抑扬顿挫的语调带了番别味的风情与瑰丽。

    “噢,我听宫人说了,这个赏花宴是为了给四皇姐选驸马而举办的。”

    “是的殿下。”

    “那肯定有很多好吃的吧。”小小的咽口水的声音。

    另一个人怔了一会儿才回话,声音越发放缓了,带着股安抚意味,“殿下,我请你吃龙须酥好不好。”

    “谢谢赵侍卫。”说话的男孩子声音里添了几分喜悦,不过礼仪依旧到位。“赵侍卫,你为什么不去参加赏花宴啊,我听说四皇姐喜欢像你一般长得好看的男子。”

    赵括笑了笑,“公主殿下身份高贵,我只是宁国公庶子,还已经分府出去。能进宫当侍卫已经很好了,不敢再奢求更多……”

    不敢再奢求更多?

    可话中的语气不像是不敢的。

    衡玉唇角轻轻勾起,绕过假山,一把将站在地上的有些瘦小的小皇子抱起来,正正对上赵括错愕的视线。

    果然如她怀中这个小猴子所言,长得的确很好看。

    她低头打量着怀中一脸好奇看着她的小皇子,伸手掐了掐他的脸。

    四五岁的小孩子还是胖乎乎的好玩,这小猴子是真的瘦,身上的衣服也不怎么新。衡玉一向不关注她的兄弟姐妹们,但看到怀中的八皇子,也知道他的处境一定不怎么样。

    身后的红袖见衡玉将八皇子抱起来,吓得连忙伸手接过八皇子。

    赵括反应过来,立马半跪下恭恭敬敬行了个礼,“赵括不知公主前来,还请公主饶恕。”

    他背后升起两分凉意,不知道宁荣公主听到他刚刚那番话没有。虽然说的是真相,而且没有什么冒犯的意思在,但不知道公主会作何感想。

    衡玉将白皙纤细的手递到赵括面前。

    赵括一怔,微微抬起头来。

    “龙须酥。”衡玉做了个口型。

    赵括迟疑着将他袖子里的龙须酥掏出来,将一块包装完好的龙须酥放到衡玉手心里。

    衡玉掀开包装咬了一口,甜酥可口,味道完全不输于御膳房厨子做的。于是今早没怎么吃过东西的衡玉几口就把这个精致小巧的龙须酥解决了。

    她将糖纸收好,悠悠瞥向赵括。她明明什么都没说,赵括却好像猜到了她的意思一般,再掏出一块龙须酥递给她。

    衡玉偏头上下打量了他两眼,在赵括有些紧张与期待的目光下缓缓勾起唇角。

    很好,就是他了。

    她很喜欢赵括眼底渐燃的野心。

    而她并不介意成全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