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尚未抵进花|径的居辰霄停下动作,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柔声问道:“很痛吗?”

    晓星摇摇头,将头埋进少庄主的怀里。居辰霄抵着她的额头轻声说道:“别怕,我会……”

    “少庄主!救命啊!少庄主!”外面传来急促的喊叫声,打断了居辰霄的话。

    “少庄主……好像是云浩。”晓星侧耳听着外面的喊声,悄声说道。

    居辰霄闷哼一声将头埋进晓星肩颈之间,低声呢哝道:“管他的!”正想要将刚才的事情进行下去,晓星却在身下不断地扭动起来,双手用力推开他说道:“不要啦,万一……万一被他闯进来看到怎么办?”

    居辰霄按住身下不听话的晓星,不耐烦地说道:“他敢闯进来,我就灭口!”并努力企图挤进她的花心。

    然而晓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硬是将他从身上推翻,娇嗔道:“不行啦!少庄主,不要嘛,你先出去看一下。”

    事到如今,恐怕他只能再一次从她的床上爬起来了。居辰霄铁青着脸下床穿好衣服,回头瞥了一眼准备下床的晓星,沉声说道:“不准动,盖好被子等我回来!”说罢走了出去。

    出了房门,庭院中没看到李云浩的人影,却从揽月阁中传出跑动与叫喊声。

    “我在这里!”居辰霄负手而立,对楼内的李云浩高声叫道。

    “少庄主!”李云浩从二楼的窗子探出头来,大叫道:“不好了,童公子和申镖头打起来了!”说着一个翻身从二楼一跃而下。

    “什么?怎么回事?”居辰霄拧着眉问道。

    李云浩神色焦急地搓着手回道:“说来话长,少庄主你先过去看看吧,三小姐也在呢。”

    汐汐也在?不用问也猜出个大概了,居辰霄提足赶往申斌养伤的院落。

    趴在窗缝向外看的晓星也穿好衣服随后追了上来。童公子和申镖头打起来了?辰汐也在?难道说的申镖头是申斌?以童公子对辰汐的痴迷程度,遇到辰汐从小心心念念嚷着要嫁的申斌,哎,这下麻烦可大了。

    走进申斌养伤的院子,只见一道青灰一道绛紫,两条身影一攻一退往来纵横,期间还穿插着一个嫩黄色的身影。

    居辰霄大喊了一声:“都给我住手!”青灰色身影率先停了下来,几个躲闪来到居辰霄面前恭身抱拳道:“少庄主。”身后那个绛紫身影旁纠缠着一个嫩黄身影,自背后一掌袭来。

    居辰霄身形一晃,挡在申斌身后,抬手翻腕将击向申斌背后的一掌架开,厉声喝道:“远桥住手!”

    旁边一身嫩黄的居辰汐趁机一拳砸在童远桥身上,怒骂道:“姓童的!叫你住手没听见吗?干嘛欺负申大哥!没看到他身上还有伤么?”

    “你!”童远桥气急地指着居辰汐叫道:“他羞辱你,你居然还护着他!”

    “他……他说我管你什么事啊!”居辰汐伸手挎住申斌的胳膊,扬着小脸看向童远桥说道:“申大哥说什么我都爱听,怎样?”

    申斌推掉居辰汐挽在他胳膊上的手,冷冷地说道:“居小姐,请自重!”

    “汐妹,他对你说这种话你还缠着他干什么?”童远桥伸手将居辰汐从申斌身边拉开,怒目瞪着申斌警告道:“我警告你,姓申的!离汐妹远一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居辰汐甩来童远桥的手叫道:“喂!不准你威胁申大哥!否则我才要对你不客气呢!”

    “汐妹你!”童远桥抖着手指指着居辰汐,气得说不出话来。

    “云浩,你先扶申斌回房休息。”居辰霄叹了口气,对童远桥说道:“远桥,申斌现在是我的手下。而且他对汐汐绝没非分之想,是汐汐死缠着人家不放,这一点我想你也看得出来。”

    “大哥!我哪有?”居辰汐抗议着,但没人理他。

    童远桥点了点头,紧抿着嘴唇将头低下。的确居辰汐缠着人家申斌不放,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居辰霄继续说道:“如今申斌有伤在身,我不希望你再和他动手。当然也不会再让其他人来骚扰他的休息。”

    居辰汐在一旁跳脚叫道:“喂!大哥,你说不让其他人骚扰申大哥是什么意思。”然而依然被人无视。

    童远桥思虑良久,开口说道:“居大哥既然开口,远桥自当从命。今日之事全怪我一时冲动,日后定会克制。”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居辰汐,“汐妹……居大哥,若没什么事,我先告辞了。”

    见童远桥也走了,居辰汐悄然转身也打算开溜,却被居辰霄揪住衣领说道:“汐汐,跟我到揽月阁一趟。”

    “哦……”居辰汐垂着脑袋跟在居辰霄后面,完蛋了,又要被大哥教训了。

    刚走到院门,居辰霄瞥见晓星正站在门口,生气地问道:“不是叫你等我吗?跟过来做什么?”

    晓星闻言粉脸一红,低着脑袋说道:“我听云浩说这边出事了,也想过来看看。”

    居辰霄冷哼道:“跟我回去!”

    回到揽月阁的书房,居辰霄转回身,目无表情地注视着躲在晓星背后的居辰汐,半晌之后方才开口,“说吧,你又做了什么?”

    “大哥你太过分了!”居辰汐反过来质问起她大哥,“原来这几年申大哥一直在替你做事,可你居然一次都没让我见他!要不是听丫鬟们私下说起,我还不知道申大哥在山庄养伤呢!”

    “所以你就跑去……探望他?”居辰霄一双剑眉拧做一团,真不明白这么多年他这妹妹为什么还是对申斌念念不忘?

    居辰汐理所当然地点头说道:“申大哥受伤了,我当然要去照顾他啦。”停了一下,语气转弱,“可是申大哥不肯让我照顾他,还固执地要赶我走。不知道为什么童远桥又突然跑去了,偏巧被他撞见申大哥把我赶……啊不,把我送出门外。于是没说两句话就动手打起来了。”

    “汐汐,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申斌他……”居辰霄叹了口气,柔声说道:“他并不喜欢你,你又何苦一味痴缠呢?”

    居辰汐瘪了瘪嘴,垂着脑袋没有说话。一旁的晓星忍不住开口劝道:“辰汐,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童公子对你一片痴心,你又何苦偏偏去喜欢那个根本无意于你的申镖头呢?”

    “我知道童远桥喜欢我,可是每次见到他对我死缠烂打,心里就觉得厌烦。”居辰汐抬起头来,委屈的说道:“我也知道申大哥不喜欢我,明明已经表现得很温柔很乖巧了,可是他还是一直要赶我走。”

    晓星拉起她的手,好多安慰的话涌到嘴边却不知要如何开口,最终只是攥着她的手更用了些力。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居辰霄的话,让她二人同时看了过来。居辰霄看着居辰汐沉思半晌,再次开口说道:“汐汐,你之于远桥,正如申斌之于你。这情之为物,虽来无因由去无踪迹,但……”瞟了一眼晓星,继续说道:“但大抵还需要个两心相悦,所以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太过强求。”

    “我之于远桥,正如申斌之于我?”居辰汐喃喃重复着她大哥的话,“可我并不是很讨厌远桥啊,这么说申大哥也就不是很讨厌我喽?”双眼精光一闪,灿然而笑,“我这就去吩咐人炖点补品给申大哥送去。”

    “汐汐!”居辰霄尚来不及阻止,居辰汐便已欢脱地跑出书房。

    “少庄主放心,我这就跟过去看看!”晓星也提裙追了上去。

    “晓星,你给我回来!”这个女人居然也跟着跑出去了,居辰霄气怄地起身要去把她抓回来,刚到门口却撞见凌沛瑶在丫鬟月儿的陪伴下款款而来。

    “沛瑶见过辰霄哥哥。”凌沛瑶福身施礼。

    “沛瑶?”居辰霄停住脚步略有些迟疑地问道:“今日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凌沛瑶回眸瞥了一眼刚刚擦身而过的居辰汐与袁晓星,笑道:“想问问家父前些日遇袭之事,不过好像来得不巧,辰霄哥哥似有事在身。”

    居辰霄看了一眼驻足回望了一下又继续去追辰汐的晓星,笑道“无妨,不是什么要紧事,”略一侧身抬手让道:“请进。”

    凌沛瑶走进书房撩裙坐下,从月儿手中接过烹茶之物,一边开始动手烹茶,一边开口说道:“前些日家父遇袭之事,想必辰霄哥哥也已知晓。”

    居辰霄点点头,“略有耳闻,听说是遭了暗算。”

    凌沛瑶点头道:“前段日子家父一位好友暴毙,收到他家人的书信说死因似有蹊跷,家父因此决定前往查探究竟。”

    居辰霄若有所思地问道:“你说的可是海盐帮帮助林文通离奇暴毙之事?莫非凌庄主正是为此事前往?”

    “正是海盐帮林帮主,”凌沛瑶将茶炉上煮沸的小壶取下,逐一将茶具烫洗,“沛瑶曾听家父说起,那位林帮主的家人所描述的死状与江湖上不少突然暴毙的武林人士相同。”

    “哦?”居辰霄凝眉问道:“这么说来,你怀疑凌庄主遇袭与此事有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