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凌沛瑶左手手腕一抬,飞出一支袖箭,直奔蓝逸之心口而来。紧接着右手又飞出三枚银针直袭蓝逸之面门。

    蓝逸之刚接住袖箭,不曾想她会再出暗器。左手忙将折扇展开,以扇为盾化去凌沛瑶射来的三枚银针。看了眼泛着青紫色的箭锋,显然萃有剧毒,再看看钉在扇骨之上的银针。

    “谧云针?”蓝逸之脸色沉了下来。这谧云针是拜月山庄独门暗器,针体细如发丝,中针者无知无觉,几个时辰之内便会毒发身亡,死后尸身没有任何异状,与熟睡一般。拜月山庄庄主凌同肃早已严令,此谧云针只做保命之用,非万不得已不得使用。

    “没想到凌姑娘竟如此痛恨蓝某,”蓝逸之身形一闪,已至凌沛瑶身侧。

    “啊!……呃……”凌沛瑶才反应过来,吓得尖叫。一颗药丸在她张口之时丢进她的口中,蓝逸之伸手将她的下巴向上一抬,咕噜一声,药丸被咽了下去。

    凌沛瑶赶忙伸手去扣,引得一阵干呕,想要将药丸吐出来,“你给我吃的什么?”

    “化功丹,”蓝逸之轻松地走回桌前,“这化功丹口感极佳,入口即化,你此时已经吐不出来了。”伸手摸了摸茶壶,“茶凉了,我得去再换壶热的。”说罢起身离去。

    “你……你站住!”凌沛瑶大叫道:“这化功丹是什么东西?”

    “七七四十九日之内内力全无,”蓝逸之停住脚步,转回身来看着凌沛瑶,“另外奉劝凌姑娘一句,我既然答应居兄要医治吴妈的失心之症,三日之内就绝不会让她有任何差池。所以凌姑娘还是好自为之,不要再枉费心机了。”

    凌沛瑶闻言心下大惊,忙问道:“你把月儿怎样了?”

    “没怎样,让她吃了跟你一样的东西。”蓝逸之迈步走出了房间。他蓝逸之虽然生性喜欢怜香惜玉,但这种毒蝎美人他还真是无福消受,只能有多远躲多远喽。

    之后的几日凌沛瑶倒是变的安静了许多,整日闷在蔷薇院中不肯出门。反倒是住进揽月阁的晓星与少庄主居辰霄每日开始上演拉锯战。搬进揽月阁的第二日,晓星在揽月阁四处闲逛,言称熟悉环境。

    被她发现阁楼侧边,靠着院墙处还有一排房间,除了几间看似杂物房的房间外,还有几间看起来不错的下人房,其中一间便是李云浩的房间。另外空着的三四间没有人住,晓星乐颠颠地选了一间喜欢的房间住了进去。

    “袁晓星,你给我滚回揽月阁去住!”

    “不要,这里住的挺好的,还能跟云浩做邻居。”

    又是李云浩!他是不是该考虑给那小子换个地方住?居辰霄实在不明白那一晚明明一副欲拒还迎的娇羞模样,怎么第二天就跟换了个人一样?每天躲他跟躲鬼似的,难道那天晚上是他自己做梦不成?

    三日之后,众人再次聚集在山庄正厅。居承威看着站在大厅中央的吴妈,开口问道:“吴妈,你如今神智既已恢复,可否将当日之事详述?”

    吴妈点点头,回道:“是,那晚我家小姐命老奴准备些宵夜,秋儿陪同老奴去厨房准备,途经花园假山时听到有人在哭,就想去看个究竟。谁知忽然一个响雷,吓得我们跌翻了手里的伞和灯笼,就在那时正好看到……看到……”吴妈偷偷瞟向坐在一旁的晓星,不敢再说。

    蓝逸之笑着接着说道:“正好看到披头散发的晓星姑娘,还以为是鬼,所以你二人就吓得转身就跑是不是?”

    吴妈尴尬地点点头,“老奴老眼昏花,没看出是袁姑娘,一时还以为是鬼。”

    居承威点头说道:“雷雨之夜,一时眼花没看清楚也是情有可原。那之后呢?秋儿是如何跌进水中的?”

    提起秋儿,吴妈心中仍是一肚子的气,恨声骂道:“秋儿那蹄子太没良心,见我跌倒了就丢下我一个人跑了,我拉着她不放,被她身上头上踹了好多脚,否则后来也不会晕过去。至于她如何落水……”吴妈摇摇头,“袁姑娘走到我身旁的时候,我就晕了过去,后面的事……老奴不记得了。”

    “真的不记得了?”居承威捻着胡须,看向晓星,“袁姑娘,吴妈所言可是实情?”

    晓星点点头,说道:“吴妈所言确实不假,晓星赶到吴妈身旁时,她确实晕过去了。”

    “这……”居承威有些为难,“如此以来,岂不是无人能证实秋儿姑娘是如何落水的?”

    坐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凌沛瑶,此时嘴角勾起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虽然有蓝逸之护着,月儿当时未能除掉吴妈,却因此在第二日从时而清醒的吴妈口中得知,她当日在秋儿落水之前就已经晕倒了。既然不能作证,那三日之后……她倒是乐得看居辰霄要怎么还拜月山庄一个公道。

    正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厅门口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老奴可以作证,秋儿姑娘是自己跌进池塘里的。”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六十几岁的老叟在一个少年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此人正是曙雀山庄每日负责巡更守夜的季伯。

    居辰霄站起身来走向前去,“季伯这几日身体恢复的如何?”

    季伯想要跪下行礼,却被居辰霄馋了起来,拉起袖子抹了抹老泪说道:“多亏少庄主请来神医,老奴才拣回这条老命来啊。”

    居承威被弄得糊涂了,开口问道:“季伯,你这又是怎么回事?”

    季伯躬身回道:“回禀庄主,那夜老奴巡夜至花园,听到有人喊有鬼,就赶过去看看,结果就看到这位吴妈还有一个小丫鬟一边跑一边喊着救命,”指了指晓星,继续说道:“而这位袁姑娘在后面追,脚上似乎还有伤,嘴里好像还喊着什么我不是鬼。后来那位吴妈摔晕了过去,而那个小丫鬟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结果就掉进了水池。”

    居承威松了口气,说道:“原来如此,这么说那位秋儿姑娘是自己失足落水的了?”

    “没错,是失足落水,”季伯点头道:“而且当时袁姑娘还在池边喊人求救,老奴见有人落水,就慌忙跑去救人,谁知跑出花园不远,因道路太过湿滑,一不小心也摔晕了过去。当晚被人发现送回家中就发起高烧,险些送了老命。多亏了前几日少庄主请了神医替老奴医治,不然……”说着又摸起眼泪来了。

    “好好好,既然虚惊一场,如今没事了,季伯你就回去安心养伤吧。”居承威哈哈大笑着看着凌沛瑶说道:“沛瑶啊,事情已经明了,这秋儿之事确与袁姑娘无关。但此事既然出在我们曙雀山庄,居某也有责任,秋儿姑娘的丧葬之事就……”

    “居伯伯,”凌沛瑶站起身来,打断居承威的话,“沛瑶原本就无意追究此事。既然是一场误会那就更不必再提,秋儿是沛瑶的婢女,身后之事自然由沛瑶处理就好。”

    居承威点头道:“也罢,既然如此,就由沛瑶你自己处理好了。”

    事情圆满解决,大家都顿觉轻松,只有一人开心不起来。

    蔷薇院内一片杯盏碎裂之声,凌沛瑶将桌上的杯盏悉数扫落在地。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恨声骂道:“好你个居辰霄,原来留了这么一手,居然背后还藏了个老奴才作证!”

    “小姐你消消气,如今那个姓蓝的住在这里,咱们万事还要小心。”月儿一边替凌沛瑶顺着背,一边悄声安抚着她。

    凌沛瑶压了压气,问道:“沛琦那个贱人和那个小白脸怎么样了?”

    月儿低声回道:“小姐,听说二小姐有喜了,他们已经托人送信给庄主了,庄主高兴的不得了。还把咱们山庄的镇庄之宝月圭送回山庄交给二小姐,说是替她安胎用。”

    凌沛瑶冷哼道:“这个贱人,动作可真快,连爹的月圭都被她骗走了!听说我爹前几日险些遇害?”

    “嗯,幸好庄主福大命大,才化险为夷。”

    “哼!肯定是那个贱人和那个小白脸干的,他们想把爹杀了就可以霸占拜月山庄了,门都没有!”

    “所以小姐,你要抓紧时间当上曙雀山庄的少庄主夫人,到时有曙雀山庄撑腰,你就可以不费摧毁之力赶走二小姐他们了。”

    凌沛瑶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说的倒轻松,吃了那个蓝逸之的化功丹,现在内力全无,怎么对付那个鬼面丫头?”

    月儿笑笑说道:“小姐,何必把精力用在那个丑丫头身上呢,你要做的是少庄主的夫人。”

    凌沛瑶似乎被她这一点,想通了什么,笑道:“是啊,何必在一个丑丫头身上费力呢。只要那个姓蓝的一走,就凭我凌沛瑶还搞不定连那种货色都吃得下的居辰霄么?”说罢拉过月儿附耳说了几句话。

    月儿点点头回道:“小姐放心,月儿这就去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