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纯白关系GL最新章节!

    &nbcbr>

    &nb而她所想念的简聿还在机场送别简深,一脸自家小弟出息了的自豪感,像是黑帮老大一样拍着小弟的肩膀叮嘱他要看管好个人财物,如何如何省钱,如何如何说得就跟自己出过国一样,简深拖着行李箱看着自家老姐对自己无条件的支持一时间脸红得不行:“我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nb这句话在情人当中或者母子当中特别适用,简聿一下子听见这个万能句式心里咯噔一响,无数个剧本里面都有这句话,儿子对母亲临别时的羞赧都是这句话,这一下子她反应过来了自己一直都给简深当妈呢没怎么当过姐姐的角色,毕竟姐姐这种生物对弟弟应该是一边欺负一边保护的,自己可没欺负过简深,都是简深欺负她的。

    &nb前几天简深终于联系到她了,就好像千里送红军一样泪眼婆娑要端碗水给她那种热泪盈眶,简聿第一反应是简深是不是又把哪个姑娘肚子搞大了,当即鸡皮疙瘩窜了一身,还好不是。说起来之前简深告诉叶七七说,跟他姐说一下。

    &nb结果他怎么能知道他七七姐是一个特别不靠谱的人呢,叶七七那天被罚站军姿站了一个小时,陆微奕就睡着了没有理会她,这几天伤好了些执意要出院来和简聿探讨剧本人物,租了个轮椅坐在轮椅上都不让叶七七碰,叶七七伤心啊,伤心地不行就把简深叮嘱的事情就给忘了。

    &nb所以简深拥抱简聿的时候简聿心里拔凉拔凉的,想着好好教育自己弟弟好好做人没想到还是死性不改本性难移,但是怎么说呢,经历了那么多事情自己的弟弟再做一个拖油瓶真的很对不起那张好看的脸,众望所归,简深和王雨婷分手之后重新做人了,正如他自己所说的。

    &nb“所以究竟是什么事?”

    &nb“……我有点儿不好意思。”这时候来跟她玩羞涩,简聿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他就是对人家姑娘不负责任了!恨得牙痒痒,手心也痒痒,伸过去就揪着简深耳朵绕自己转了一圈,拽得他嗷嗷直叫。

    &nb“姐!姐!手下留情!我耳朵不好吃!”简深叫苦不迭,捂着耳朵又不敢真的把简聿的手扒拉开,只好拼命凑过来脑袋让疼痛缓解一下,这时候赶紧贫嘴省得简聿生气,没想到简聿更生气:“你还知道你长了耳朵么!我跟你说过什么了?不要做渣男,要珍惜女孩子——”

    &nb“我珍惜了……我没有沾花惹草了……”简深心里苦,自己姐姐到底是做影视工作的,脑子里都装一些奇怪的东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脑补出一场狗血大戏然后迁怒于自己。

    &nb“那你倒是说啊!”简聿松开他,恨铁不成钢地咬碎一口白牙,这年头她也是有人撑腰了实力上升了也自信了,会揪弟弟耳朵了,搁以前的话就跟小功率的电风扇一样忽闪忽闪软绵绵说几句,不痛不痒没什么作用。

    &nb“我们学校有和国外几所大学有合作,然后有交换生名额,我想了想,在国内的话,我又好惹是生非,你在娱乐圈,要好好保护自己,我会拖你后腿,再一个,一直以来也是你在养家,我好歹也是男人,得独立起来了,于是我申请了交换生的名额,没想到就确定是我了,所以是要去美国留学,虽然学费是学校的,但是生活费的话我还是暂时想要找你借,是借,会还给你的那种,好歹……嗯,想拼一把,总不能一辈子这么浪荡着。看人也不清楚,总是对着对我好的人发横,找很多女孩子,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目标……”

    &nb“你要多少。”一听这话充满了志气,简聿当即感动地快要哭出来,像是儿子出狱了那种感觉一样,圣经中记载的浪子回家之后父亲和孩子相对哭泣大概就是她这种心理吧,就算砸锅卖铁也把他送出去,有这样的觉悟和清醒不容易,还不还倒是无所谓,她更看重的是简深的回头和这番话所代表的意义,代表简深也要开始新生活,确立人生目标了。

    &nb世界变得真美好,果然从去年开始自己就时来运转。

    &nb“一点就可以了,不要太多,我怕钱太多我又会花天酒地。而且,你也最近资金很紧张,很需要用钱。”

    &nb这是简深说过最动人的话之一了,另一句是上面那句,简聿欣慰地不行,支持弟弟出国工作责无旁贷。

    &nb今天来送机,看着小伙子都长了那么高,神情坚毅了不少,那一刻简聿感觉世界都在照顾自己,被弟弟抱在怀里,嗯,成长起来了,目送他进去,手机却响了起来,是一个久违的号码。

    &nb朱博文。

    &nb妈呀。失踪人口!

    &nb简聿惊得赶紧接起了电话。

    &nb要说当初的强者联盟里面最自负的人,陆微奕也只能排第二,第一就是朱博文,音乐学院的,写歌很厉害,大家都夸他是天才,但是分道扬镳之后,除了简聿还在中国待着做失踪人口以外,朱博文失踪地更彻底,大家只知道他在国外音乐学院深造,偶尔也只能他发来明信片或者ebr>

    &nb大家都对这个狂傲的人念念不忘,因为他实在是有才华,并且长得娘帅娘帅的,简聿和叶七七曾经极其不厚道地把他的照片发给富婆们,导致那一段时间朱博文都不敢开机。

    &nb而大家都存着他的手机号没有删掉,朱博文以前说过了如果不用这个号码来通知大家换号的话,他就会一直用着这个手机号,要是没有通知就变成了别人的,那只能是朱博文挂了。并且看着来电归属地,妈呀居然在清顺,简聿握着手机哆哆嗦嗦的发现这好事全都碰到了一起。

    &nb“喂——”

    &nb那头是朱博文清润的声线,一点儿都没变,简聿忍不住尖叫了一下,听见朱博文的邀请,她想了想现在美工组搭景反正也都是照着叶七七的图纸来的,没什么大问题,赵琼欢还在那儿呢更没问题了,于是就答应了,问清楚了地址,心里高兴得不能自已。

    &nb朱博文听见简聿尖叫,脑子里升起来一个念头,那头不是简聿吧……

    &nb在他的印象里面,简聿哪怕打扮地人模狗样的,也是顶多化个妆温和地站在一旁像路边沉静开放的小花儿不惹人注意,更别说会大声说话了,谁大声说话能和叶七七那种大唢呐比,但是刚才那分贝他确实怀疑简聿可能是挂了而这个号已经被一个大嗓门姑娘用了。

    &nb“albert老师,那个,那边爬上来很多红蚂蚁……”工作人员过来,小声地说道,因为是湖边很潮湿,大片红蚂蚁爬了上来,而女主角有躺在地上的戏,大家心里有些方,而林斯棠在不远处的休息室里面休息还不知道这种情况,密密麻麻的蚂蚁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显得很恐怖,是密集恐惧症的噩梦。

    &nb“除掉啊,这种事情为什么要和我讲?”他翻了个白眼,他自诩为旷世奇才哎!为什么要处理虫子的事情!导演这种职业以前看着简聿做着挺简单的,但是真到了他来做才发现举步维艰,这种事情都过来跟导演汇报是不是有病!

    &nb当然这种事情除非不能处理,不然是报不到导演那里的,但是因为整个团队大家都不太熟,所以也不沟通,就过来找他了,而他正在心烦的时候,不想理会,让他们自行解决,于是杀虫剂,铲子,什么都用上了,蚂蚁却是越来越多,大家心里都想骂娘,但是想到albert也是个任性的主儿,也就只能私底下嘀嘀咕咕,没敢真的说出来埋怨什么。

    &nb休息室那里还没有被波及到蚂蚁狂潮,林斯棠一个人坐在休息室里,黎安安说是出去买水了,备用的已经用完了,杨丛落那架势就跟黎安安出去买个水会遭到外星人绑架似的,赶紧也跟出去了,既然是两个人就顺势叮嘱她们多买些分给工作人员,情绪不对怎么都不好弄,窗明几净的休息室只有她一个人,而在单独相处,怯怯地出去了。

    &nb敞开的窗子里突然飞进来些什么东西,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是个粉红色的盒子,打着丝带,上面还有蕾丝花边儿,看着很好看,林斯棠探头望了望,没人在附近。

    &nb是粉丝潜入送礼物么?她有些疑惑,但是本着不是自己的东西就不拿的原则,抱起盒子来端正摆在一旁,却发现旁边散落着一张纸条。

    &nb“给林斯棠小姐。”

    &nb给自己的么?放在这里算怎么回事?规定是不可以接受后援会以外的礼物的,就算送礼物也得通过固定渠道,就没有理会,却发现盒子软软的,开始渗透出来殷红色,几乎要穿透盒子。

    &nb心里升上来一阵不安,拆开丝带甩开盒盖子,她忍不住跪在地上干呕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