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不用!”晓星前胸紧紧贴住浴桶叫道:“我不用别人擦背,”伸手抓起桶边的猪鬃刷子,“用刷子就可以了,你不要站在这里偷看我洗澡了,赶快出去吧。”

    “我是光明正大的看,哪里用得着偷看了?”居辰汐伸手夺过猪鬃刷子,“自己刷哪有别人帮忙擦的干净?放心啦,你有的东西我也都有,你没有的我也没有,怕什么?”

    “把刷子还给我!”晓星伸手欲将刷子夺过来,忽觉得上身冰凉,低头发现自己上半个身子此时已完全露出了水面,唬得连忙坐回水里。由于力道太猛,浴桶中的水喷溅而出,将站在桶边的居辰汐身上的衣服浸了个透。

    居辰汐呆呆地看着晓星说了句“你有的东西我好像是没有……”然后低头看看身上湿透的衣服,朝门外喊道:“来人啊,再加个桶,拿套干净衣服来,我也要洗澡。”

    看着已经开始自顾自地脱起衣服的居辰汐,晓星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也要洗……洗澡?在……在这里?”

    居辰汐已经脱掉湿透的外衣,开始解里面的亵衣,“不然嘞?难道让我就这么穿着湿衣服出去?还是……”瞟见旁边挂着的晓星等下要换的干净衣服,“还是你把那套让给我穿,你自己光着屁股走回房去?我的衣服可是被你弄湿的哦。”

    真是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她原本已经努力地说服自己接受要被迫与居辰汐同室沐浴的事实,然而事情却远比她想像的更加糟糕。

    将全身衣服脱个精光的居辰汐,在豪迈地扯下仅剩下的那件鹅黄小肚兜。在晓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扑通一声利落地跳进了浴桶,瞬间激起一袭狂肆的水浪,朝晓星兜头泼下。

    吓得尖声大叫的晓星不可幸免地再次灌了一口洗澡水。“咳!……呸呸!”可怜巴巴的晓星将自己挂在距离居辰汐最远的桶边,“你干嘛跳到我的浴桶里啊?不是已经吩咐下人再送过来一个桶吗?”

    “穿着湿衣服很不舒服,还容易着凉,”居辰汐一副理所当然地样子,扬着小脸看着她,“你不是要我光着屁股站在外面等下人把浴桶跟洗澡水准备好吧?”

    晓星无力地翻了个白眼,这个女人好像怎么说都有理似的,偏她就这么不幸,非要跟她赤身裸|体挤在一个浴桶里面。算了,让给她好了,晓星刚打算自水中站起来,浴室的门却突然打开了,吓得赶忙又坐会水中,伸手拉了一条长棉巾布护住身子。

    只见两个仆妇抬着一个大浴桶,同两个婢女先后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婢女便是翠儿。几个人忙活着将冷热水兑好,又将沐浴所需之物摆放好,两个仆妇便退了出去,只留下两名婢女侍立在一旁。

    居辰汐撩了撩她们俩所在浴桶中的水说道:“有些冷了,再添些。”

    “是。”两名婢女走上前来准备加水。

    “不用了。”晓星裹着身子的布巾又紧了紧,对居辰汐说道:“我觉得还好,你觉得冷就换那个桶就好了,我……我洗完了。”

    居辰汐对晓星上下瞟了两圈,一脸坏笑地吩咐道:“加水!加好你们就出去吧,今天不用伺候。”

    “是,小姐。”翠儿与另一名侍女往桶中小心地添了些热水,调匀水温便恭身退了出去。翠儿在关上门的那一刻同情地看了一眼晓星,似乎意思在说:袁姑娘,节哀顺变吧。

    浴室的门被关上了,算不上空旷的房间里只剩下她们两个人。晓星将身体缩在角落,她已经预感到她接下来将要承受一段难熬的折磨。居辰汐一张清秀的鹅蛋脸被水汽熏得泛红,斜睨着躲在角落的晓星,笑道:“嘿嘿,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了哦?”

    咕噜……晓星吞了口口水,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想干什么?可问题是……她到底能干什么!

    “让我捏一下奶奶……”居辰汐笑嘻嘻地突然举起两只小爪子凌空抓了两下。

    “不要!”晓星被她这一句话吓得不轻,死死护住胸口,“你……你也是女人,干……干嘛要抓我的?你……你自己也有。”

    “我的没有你的大嘛!别那么小气,让我捏一下又不会怎样。”居辰汐见她不肯自动献身,只好用强。

    “啊!救命啊!不要过来!居辰汐,没想到你有磨镜之癖!”晓星惨叫着连连躲避居辰汐的抓扑攻势。

    “魔镜?”居辰汐停下手上的动作,挠了挠脑袋,“什么东西?带法术的镜子?”

    “晓星!你怎么了?”“袁姑娘,你没事吧?”浴室门外传来居辰霄与凌沛瑶的叫声。

    “少庄主,你不能进去,小姐和袁姑娘正在里面洗澡呢!”紧接着又是翠儿焦急的阻拦声。

    听到晓星凄惨的呼救,原本在凌沛瑶房中喝茶的居辰霄差点硬闯进浴室,幸好被一直守在门外的翠儿拦了下来。

    “啊!”唰!砰!“哎呀!”哐!“哇!”扑通!浴室内哀嚎声撞击声响做一团。

    接着便是居辰汐的喊叫,“你跑什么啊!要是我大哥正好闯进来,你岂不是被看光光了?”

    站在门外的居辰霄涨红了脸对身旁抿嘴忍笑的凌沛瑶尴尬地笑了笑,转头对浴室内叫道:“汐汐!你们在里面干什么呢!”

    “我什么也没干!”居辰汐将晓星按在水里不让她起身,“是晓星以为大哥你要进来偷看她洗澡,吓得跳出浴桶不小心摔倒了!”

    他才没那闲情逸致偷看女人洗澡呢!居辰霄闷哼一声,“刚才为什么喊救命?”

    居辰汐捂住晓星的嘴巴对外面喊道:“我们俩闹着玩儿呢。”

    闹着玩?她居辰汐刚刚明明活像一个色中饿鬼一般地企图抓她胸脯上的两块肉好不好?

    见她恶狠狠地瞪着自己,居辰汐非但不恼,反而朝她挤眉弄眼地小声说道:“我大哥可还站在门外没有走哦,你不会真像引他闯进来看你洗澡吧?”此话果然奏效,晓星立刻停止挣扎,怨恨地瞪着居辰汐。

    “胡闹!”门外的居辰霄斥责道:“别再玩了,小心着凉。”

    里面的居辰汐哈哈大笑道:“知道啦!快走吧,难不成你还真想趁机偷看我们洗澡不成?”

    “你胡说什么?”居辰霄转头对凌沛瑶说道:“让沛瑶你见笑了,这丫头被我跟爹宠坏了,说话做事忒没规矩。”

    凌沛瑶笑道:“辰霄哥哥说哪里话,我倒觉得辰汐妹妹性子直爽可爱的紧呢。”

    居辰汐竖着耳朵听着浴室外的两个人脚步渐远,满脸坏笑地对晓星说道:“你要是再大喊大叫,莫说我大哥了,搞不好连我爹都被你喊来了。”

    晓星推开她的手,准备起身离开浴桶,“难怪你讨厌那位童公子呢,原来喜欢那种玩意儿。”

    居辰汐忽地抱住晓星的腰,再次将她拉回水里,笑道:“那童公子长得像个娘们儿哪有申大哥有男人味儿?我当然讨厌了。不过你说我喜欢哪种玩意儿?”

    娘们儿?人家童公子那叫玉树临风仪表堂堂好吧?怎么到她嘴里却说得那么不堪。晓星用力将她从自己身上扒开,骂道:“放开我啦!我看那些都是你的借口,你喜欢女人才是真的。”

    “喜欢女人?什么意思?”被推到一边的居辰汐,一边拍着水花玩一边说道:“我从小到大身边的男人除了我爹跟我哥以外能接触到的就只有姓童的那个笨蛋,其他的都是女人,我爹他们也不让我跟别的男人玩儿,我当然只能喜欢跟女人玩儿了。”

    你爹跟你哥要是让你跟男人玩儿才有鬼呢!真不知道这个女人脑子怎么想的。晓星白了她一眼,说道:“我说的喜欢女人,不是在一起玩儿,是指磨镜,就是像男人那种断袖分桃之癖。”

    居辰汐瞪着一双充满求知欲的眼睛好奇地看着晓星,“你说的磨镜是指女人跟女人交合吗?这也可以啊?好神奇哦!不过我不要跟女人交合,那种事情只能跟未来相公做,”居辰汐的脸上难得地出现了羞涩之态,“也就是等我以后跟申大哥成亲以后……与申大哥……才做的事情。”

    晓星这回彻底被她打败了,原来她什么都不懂。清了清喉咙,晓星一本正经地说教道:“像你刚刚那样要摸我的……我的胸就是磨镜才会做的事情。所以你以后不能那么做了。”

    “女人之间为什么不能摸?”居辰汐瞪大了眼睛说道:“我每次洗澡都是被丫鬟们摸来摸去的啊,又没有什么,你唬我。”

    既然她真的是闹着玩没有恶意就算了,晓星无力地趴在桶沿上说道:“反正我就是不喜欢被别人摸啦!”

    “不摸就不摸嘛,”居辰汐也靠过去与她一起趴在桶沿上,“我只是好奇为什么我的那么小,你的却长那么大。四年前咱们俩好像差不多大呀。”

    人一放松就会变得懒洋洋的,晓星有气无力地说道:“四年前咱们两个才十二岁,连癸水还没来呢,那里也才刚刚发育而已嘛。”

    “癸水?”居辰汐一个激灵直起身来,一脸讶异地问道:“你已经来癸水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