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自从与姐姐了了相认,晓星原本以为这一生会永远与姐姐相伴。然而,四年后她却遇到了两个改变她命运的人。

    她遇到的第一位改变她命运的人是在那位江湖少侠又溜达到春风楼找她姐姐了了谈诗论画的时候。

    那位江湖少侠身穿月白长袍,腰间别着一管碧绿玉箫,负手与一副水墨山水画前,“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副西子湖画的真是美若仙境,完全描摹出它的神韵所在,还真需得这四句诗才能相配。”

    了了双手托起一只通体剔透的玉壶向一只泛着莹莹绿晕的杯子斟满酒,浅笑道:“蓝少侠谬赞了,小女子的拙做,哪里配得起苏公的词句?”

    那白衣少侠捏起酒杯对着窗外月色晃了晃,杯中碧光粼粼,“前几日得了这夜光杯,可惜一直没有寻到葡萄美酒相衬总是憾事,看来过几日需到关外走走。”

    “有这金茎露喝就很不错了,竟然还想喝什么葡萄美酒?”一个穿着桃花粉长裙的小女孩不知何坐在窗子上,一只穿着粉色缎面上绣着几朵黄色小花鞋子的脚儿荡来荡去,手里竟然擎着刚刚江湖少侠手里捏着的夜光杯。

    那少侠武功自然不弱,而这少女看样子不过十一二岁,竟然能悄无声息从他手中拿走夜光杯,武功似乎不在他之下。这里可是青楼,没听说那家小姑娘没事喜欢逛青楼的,莫不是那江湖少侠的家里人跑来抓人了?可别真的打起来伤到她姐姐,晓星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宝剑,向了了身边靠过去。

    那少女见晓星起了戒备之心,竟然朝她抿嘴直笑。这一笑笑得晓星有点晃神,那少女美得绝尘脱俗,就像坠落凡尘的桃花仙子,乌黑的大眼睛,秀挺的鼻梁,樱红的小嘴,浓密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仿佛眨眨眼就能刮起一阵风来,整个人就像一整块羊脂白玉雕琢而成,肌肤莹润的就像能透过去看到窗外。

    忽地,那少女身影似乎飘了一下,手中多出一柄宝剑,看着似乎还有点眼熟,晓星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中的剑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这才发现那少女此时把玩的正是她的宝剑。

    正要开口向她讨剑,那少女却突然开口道:“月影剑?这不是拜月山庄大小姐凌沛瑶的剑么?这姓蓝的家伙送给你的?”没等晓星回话,又一脸鄙夷地看着那个蓝姓少侠,“你又惹了什么风流债?”说着用手里的夜光杯与月影剑敲了几下,发出清脆的铮铮之声。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这夜光杯可是我好不容易得着的宝贝,你别给我敲破了。”蓝姓少年连忙从少女手中抢回夜光杯,捧在手中细细查看有没有被这小丫头敲坏。幸好夜光杯完好无损,赶忙将杯内之酒一口饮尽,取出帕子擦拭干净装入锦盒揣进怀中,这才抬头看向那个正在把玩月影剑的少女道:“我说兮丫头,你怎么跑到这里来啦?”

    “找人。”少女将月影剑抽剑出鞘指向蓝姓少年,略挑了一下剑尖,扬了扬黛色秀眉。

    蓝姓少年从桌上捡起一块小丝绸锦帕随手一甩,扔了出去,只见小锦帕轻飘飘地落在剑峰之上,齐刷刷断成两片,飘落在地上。“你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少女将月影剑收回面前,用手指轻轻弹了弹,“你还不值得我费心去找。用脚趾头随便想想都想得到,哪里有美人美酒你就在哪里。”

    蓝姓少年向晓星与了了瞟了一眼,俊俏的脸蛋尴尬地抽了下嘴角,瞪了一眼少女,“我好歹也算你大哥,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

    少女没有理他,将月影剑收剑入鞘,跳下地来走到晓星面前,晓星见她过来,双拳握紧,右脚微微向前递了半步,做出防备架势。那少女见状哈哈大笑起来,将剑递还给晓星道:“这剑虽然得的不太光彩,但如今既然是你的,就是你的了,只是那原来的剑主人甚是蛮横,他日若遇见了少不得拿你出气,你要小心啊。”

    晓星接过剑,困惑地看向少女,问道:“请问这位小姑娘是什么人?那原来的剑主人又为什么要拿我出气?”

    那少女径自坐到桌前用手指捏了块芸豆卷子放进嘴里,道:“有些甜了。我姓兰,说了你们也不认识。”用手指了指蓝姓少年道:“你这月影剑是他用美色骗来的,你说人家剑主人偷鸡不成失把米,要是看到这剑在你手里能不拿你出气么?”

    蓝姓少年被那少女这么一说,登时涨红了一张脸,叫道: “喂!我说兮丫头!你不损我不会死掉吧?什么叫用美色骗来的?那是她自己要扔到我面前的,我捡起来还给她,她说什么也不要,非说什么公子既然拾得也是缘分,不如就送给公子吧之类莫名其妙的话好不好?”

    “我呸!你这个男狐狸精,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到处勾引良家少女还有少妇,不要在我面前装无辜。”粉衣少女白了蓝姓少年一眼。又转而看向了了与晓星道:“我说这个大美人,还有后面蒙面的姑娘,要是这只蓝狐狸对你们讲什么风花雪月或者海誓山盟的话,千万别上当,这家伙到处留情,之后又拍拍屁股走人,从来不认账。”

    了了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兰姑娘严重了,了了只是风尘女子,哪配与他人海誓山盟?何况是蓝少侠这样的人物。蓝少侠来此不过是吃些薄酒谈谈诗画罢了。”

    晓星见了了如此妄自菲薄,心中自然不忿,“我姐姐虽然深陷风尘,但还不至于随随便便就去跟见过一两次面的人海誓山盟,想来兰姑娘该担心令兄长才是。”

    粉衣少女听她如此说,不但没有生气,反倒有些欣赏之情,“他可不是我兄长,我是幽兰生前庭的兰,他是蓝田日暖玉生烟的蓝。我不过是跟他妹子是结义姐妹罢了。”

    蓝姓少年拿起了一块糕点问道:“我可要不起这么牙尖嘴利的妹妹。你来这里到底干什么?不是为了出我的丑吧?灵儿呢?她不是跟你一起出来的么?”

    粉衣少女又白了他一眼道:“不是跟你说我是来找人的么?灵儿去小瀛洲了,她说江南风景秀丽,不打算跟我回岛了,要去踩踩点,打算开一家最大的青楼。”

    咳……咳咳。蓝衣少年差一点被咽到一半的糕点噎住,接过了了倒过来茶水,一口灌了下去,“青楼?她之前不是说想开茶楼么?她一个女儿家家怎么想开青楼?”

    见他被呛到,少女抿嘴直乐,“她说小瀛洲不适合开茶楼,而且青楼里面一样能听到很多好玩的新鲜事。”

    这时了了在一旁开口道:“不知兰姑娘来此要找何人?也许了了可以帮忙。”

    “对哦,”少女拍了拍手上的糕点末子,向了了身边凑了凑道:“我要找的是一个少年,今年十六岁,喜欢穿一身黑衣服,不爱笑,长得很好看。”看了一眼旁边的蓝姓少年又道:“跟他一样好看,不过可没他那么娘气。”

    咔,蓝姓少年手中的杯子被捏裂了,一脸阴郁地看着粉衣少女,“你说谁娘气?”“你!”粉衣少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啪!手中的杯子被捏的粉碎,这要是她的脖子该多好?少年心里想着,却硬将怒气压了下来,不是打不过她,而是对她动手,阿爹阿娘就算不扒了她的皮,小妹也绝对跟他没完。更何况畏惧她的摄魂术,他可不想明天一早发现自己正在杭州街头裸奔。

    深吸了两口气道:“你不会是想到青楼来找你那个失踪五六年的什么苍华哥哥吧?”

    粉衣少女点点头道:“是啊,他若是还在世,如今应该也到了会逛青楼的年纪了吧。”

    了了歉然一笑道:“真抱歉,兰姑娘,清风楼鲜少有你说的那个年纪的少年,纵使有那个年纪的也都是本地的乡绅纨绔。”

    粉衣少女点头道:“哦,那他日若见到了记得告诉我,”指了指旁边坐着的蓝姓少年,“告诉他也行,那我先走了哈。”说着起身向门口走去,却被蓝姓少年一把拉住,“你不是要从门口大摇大摆的走出去吧?”

    “当然了,我做事光明正大,谁像你一样喜欢爬人家姑娘家窗户啊?”说罢甩开蓝姓少年的手,真的大摇大摆地开门走了出去。蓝姓少年甚觉无语,刚刚她难道就不是爬窗户进来的?而且他可是从来没爬过青楼的窗户好不好?

    稍倾,外面传来一声口哨声,不一会儿,外面叮叮咣咣的响了起来,“啊!救命啊!姑奶奶饶命啊!我不敢了!饶命啊!姑奶奶……”传来了吴妈妈的惨烈的哭嚎声。了了与蓝姓少年不由站起身来,“发生什么事了?”了了问道。“不是外面什么人不开眼地惹了我们兮丫头吧?”蓝姓少年面露同情之色,哪个今早出门不看黄历,居然谁不好惹,惹到那个小姑奶奶|头上了。

    晓星护在了了身前与蓝姓少年一同步出房间,站在二楼栏杆向下看,只见刚刚那个粉衣少女正坐在一张桌子上玩儿着自己的手指头,似乎旁边发生的事情与她完全无关。她身边站着三个少女,一个苗人打扮,一个似是西域女子,而最后一个腰胯一柄弯刀似乎也不是中原女子。腰胯弯刀的少女旁边凳子上坐着一个身形单薄掩面抽泣的少女。儿少女脚前三四尺的地方满地打滚,痛苦嘶嚎的正是吴妈妈。有几个小龟公刚企图上前,就被那苗人打扮的少女一鞭子抽了下去。周围男男女女站了一圈,再没半个敢出声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