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待目送老管家离开,辰霄将羲和剑抽剑出鞘,轻轻擦拭,赤色剑身若东升之日,殷红似血,隐隐映出他的眉眼,紧锁的双眉下一双朗目闪似寒星。一个多月前他爹收到师伯来信,说邀他与二弟来杭州游玩,并有要事相商。

    自离开山庄,这一路颇不太平,先是运河上遇到水匪,后又遇灾民行抢,在山中木屋又遇山火。这太多的意外串联起来反而不象是巧合,单说所乘之船有曙雀山庄的标识,以山庄在现今武林中的地位,一般山贼水匪多少会给几分薄面,何况水匪劫船无外求财,可他们所遇水匪表面劫财实则害命,若非大仇何以至此?难道真是有什么人要取他们性命?只怕与陆师伯带回来的神秘女子脱不了干系。如今恐怕在这镖局里更不安全,二弟辰昀心思一向缜密倒不用太担心,可是小妹就……如今又将晓星姑娘无故牵连进来,唉!只怕日后有他头疼的了。

    辰霄站起身来转到屏风之后,解下衣袍,伸手轻轻撩了下木桶中的水,水温刚好,将自己浸入水中,长长舒了口气,如今想要脱身是不能了,既然已经被卷进来了,那么只好既来之则安之了。

    而此时在另一个房中的晓星正在她的房间感叹着:这个房间好大哦,比我住的木屋所有房间加起来还大。又抬头看了看,哇!这房梁怎么这么高啊,啧啧……有钱人家就是奢侈,弄这么高多费木头啊。唔……这屋子里摆这么多花花绿绿的碗盘瓶子干什么?嗯……估计是怕刚巧吃饭的时候有客人来,房子太大,现跑去厨房拿碗筷不方便。

    晓星正在兀自感叹,两个丫鬟走上前来,“袁小姐,热水已经备好,让我们伺候你沐浴吧?”

    “什么?沐浴?洗澡还要人伺候?不用不用,我自己就可以了,不劳二位姐姐费心。”晓星连忙摇手拒绝。

    一个丫鬟笑道:“袁小姐是镖局的贵客,我们伺候你也是应该的,就不必客气了。”说着就要上前替她宽衣。

    “哇!不用了,谢谢二位姐姐,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们……那个有什么忙的就先去忙吧。”见她二人又要过来,急忙跳开,死死攥紧领口。两个丫鬟见她如此,只好道:“好吧,若袁姑娘有什么事只管吩咐,我二人先告退了。”两人刚一迈出门槛,晓星就立即跳过去将门栓起来。两个丫鬟彼此看了一眼,摇摇头走开了。

    呼……这有钱人家怪习惯还真多,洗澡还喜欢别人在旁边站着看。晓星绕到屏风后面,只见一个盛满水的大香樟木桶里徐徐冒着热气,水面上还飘着一层新鲜的花瓣。“搞什么啊?这谁烧水也不把水里掉的花瓣捞干净啊!真是的,做事也太应付了。”一边撸起袖子将水里的花瓣捞出来,一边念叨。

    终于将水里的花瓣捞干净了,甩了甩手在身上擦了两下,退下衣衫,抬起一只脚伸进浴桶。唔,有点烫,提起旁边盛着半桶冷水的木桶倒进去,搅了搅,嗯,虽然还是有点热,但已经好多了。迈进浴桶,将整个身子没入水中,顿觉体酥骨松,四肢百骸无不通畅,怪道诗中写什么“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原先还奇怪为什么皇帝宠爱一个妃子就赏赐她洗个热水澡?乖乖,原来泡热水澡这么舒服啊。可怜她活了一十二年,每次都是在小河边洗洗罢了,唉,等以后回去她也要做个大木桶来泡澡。

    噫?她看了一圈,怎么没有皂荚?也没有皂豆子?那拿什么洗身子呢?忽然瞥见桶旁的小几上放着一块棕黄色的,好像栗子糕的东西,这是什么?晓星拿起来凑到鼻子底下闻了闻,浓浓的玫瑰香味。啧,这有钱人家想的还挺周到,虽然忘了准备皂豆子,但是怕客人洗澡饿了,居然还给准备了糕点。放进嘴里咬了一口,呸!呸呸!这什么味啊?涩涩的还满嘴油滑。也顾不得这桶里的是洗澡水,急忙捧起来漱口。噗!竟然吐出了一堆泡沫。她眯着眼睛看着手里被她咬缺了一块的“栗子糕”,这……不会是传说中的“胰子”吧……

    待四人沐浴更衣完毕,老管家已叫人准备好饭菜,并着人来请。桌子上摆的西湖醋鱼、龙井虾仁、叫化童子鸡、西湖莼菜汤等,道道皆是杭州特色美食。辰汐一见立即兴奋地叫:“哇,好多好吃的哦,好久没吃过这么丰盛的菜了。”似乎觉得自己好像说错话了,旋即转头对晓星说:“我不是说你做的东西不好吃,我的意思是说这顿的菜特别多,你不要生气哦。”

    晓星笑道:“我怎么会生气,你看这些菜,光闻着就让人流口水。”见她没有生气,辰汐嘻嘻笑着对站在一旁的老管家说:“谢谢李管家准备了这么多菜,那就我不客气了哈。”便坐下大快朵颐起来。

    辰霄伸手让道:“多谢李管家费心款待,就请一同用餐吧。”老管家摇头道:“那怎么使得?这都是老朽分份内之事。招呼不周还望二位少主小姐见谅。”

    辰昀呵呵笑道:“这还招待不周就真不知道要怎样才好了。都是自家人,李管家就不必见外了,赶快坐下用餐吧。”伸手过来搀老管家入座。老管家唬得立刻退了一步躬身敛袖道:“使不得,使不得,二位少主远来是客,老朽不敢逾矩。”

    见老管家执意不肯入席,辰霄道:“算了,李管家向来忠厚,我们也不要为难他了。”夹了一块鱼肉放进晓星碗里,“晓星姑娘在此不必客气,我们与总镖头都是自家人,你就当在自己家一样,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告诉李管家。若是觉得不便,告诉舍妹或是我兄弟二人也是一样的。”辰汐嘴里塞着一支鸡腿唔唔应道:嗯……嗯,不必客气,有什么事只管告诉我。”

    辰霄复转头对辰昀道:“辰昀,你等下餐后去咱们山庄名下的商铺取些银两,明日带汐汐与晓星姑娘去添置些应用之物。”辰昀点头应诺。辰汐一听二哥要出去,强吞下嘴里一大口鸡肉道:“我也要去,我也要去!二哥你带我去吧,听说杭州府的夜市极热闹,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

    “不行,你今晚好好休息,明日二哥再带你出去。”一听辰昀不肯带她出去,扔了手里的鸡骨头想要去抓辰昀的胳膊。

    两只油油的爪子刚伸过去就被辰昀一筷子打开,“你瞧你手上都是油就到处乱抓,哪里像个姑娘家。”

    辰汐听了二哥的斥责,反而嘿嘿坏笑,她二哥辰昀武功好,长得好,性子也好,唯独太爱干净。于是她朝着他那一身雪白的袍子上东抓西扑,弄的辰昀左右挥挡。“二哥,你今晚不带我去,我就把这满手满嘴的油都擦到你那白袍子上如何?”辰昀无奈,只好讨饶,“好好好,小姑奶奶,你消停吃饭吧,我带你去就是。”辰汐咯咯笑着又撕下来一个鸡翅,塞到嘴里咬了一口,“你说的啊,不许抵赖。”

    吃完晚饭,辰汐就粘在辰昀身后,生怕一个不小心又被她二哥甩掉了。临要出门又拖着辰昀走到晓星门口,一手扯住辰昀衣角探头进晓星房间,“喂,晓星,我要跟二哥出去逛夜市了,你要不要一起啊?晓星说不要,她便抱住辰昀的胳膊一起出门了。

    走了片刻,辰昀斜睨了像一块狗皮膏药粘在他胳膊上的辰汐说:“喂!我说,你打算就这么挂在我胳膊上一直挂到铺子去么?”“嗯,是啊,不然我一松手你又飞了,你跟大哥每次都这么丢下我跑了。”

    辰昀无奈地叹了口气,托着这块膏药来到一间茶庄。掌柜的一见他走进来,立即迎了上去,“二少主你怎么来杭州了?是来查账的么?”一边说话一边将辰昀与他胳膊上的膏药让进内堂,吩咐伙计将今年的明前龙井马上沏了给他端来。辰昀整袍坐下,接过茶盏,茶汤碧绿,盏中茶叶色泽翠绿,略带淡黄。掀开杯盖嗅了嗅,气味清幽,香郁若兰。滤了滤杯沿咂了一口,滋味甘醇,鲜爽清香。

    辰昀点了点头问道:“徐掌柜,今年你送过去的明前茶很是不错,不知道今年茶庄生意如何。”那掌柜的早已叫人捧了账本子在一旁候着,见他询问,急忙将账本递上去道:“回二少主,今年明前茶不但收成不错,品质也好,而且今年收价又比往年低了许多。虽然收价低了,可南北几处市价照旧与往年差不多,这么一来,咱们今年收益可是比去年多出不少。”

    “嗯,如此甚好,”辰昀翻着账本子道:“真是辛苦徐掌柜了,眼下又到制收秋茶的时候,通知福建滇南等地的茶庄,不必狠压收价,以免茶农易主,只要控住货源,不愁没有利润。好好做事,待到年底自然不会亏待于你。”掌柜的连忙道:“小的不敢,这都是小的应该做的。”辰昀又道:“徐掌柜不必过谦,那也是你应得的。你去账上支一千两出来,记在我的账上,年底一同报账。”掌柜的应诺,赶紧取了银票交到辰昀手上。辰昀收了银票,又对掌柜的交代了几句便拖着那块困的直打呵欠的膏药离开茶庄。

    辰昀拍了拍辰汐的头:“我还要再走几家商铺,你若困了,我先送你会去如何?”

    辰汐一听还要走几家商铺听他们说些催人入睡的话就哇哇直叫:“干嘛不在一家哪就好了?还要跑那么多家,你诚心不想我跟是吧?”辰昀捏着她的脸蛋笑道:“哈哈哈哈,你这就不懂了,说了你也听不明白。你要不要回去?还是要继续跟着我去下一家?”辰汐撇撇嘴说:“人家不要回去,人家要逛夜市。”

    辰昀指着前面一条街,呵呵笑着说:“那就走吧,下一家去那条街的瓷器店。”之后他们又走了瓷器店、绸缎庄、胭脂铺等等,一直走到辰汐在一家米行的凳子上大剌剌地酣然入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