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纯白关系GL最新章节!

    Chapter  104

    所以,什么都会改变的。

    简聿这样和朱博文说道,朱博文坐在录音棚里看着她,试了试最后的效果,他为她唱了主题曲,给她听了听最开始的版本和最后的版本,简聿敲定了最开始的那一版,朱博文点了点头,把音轨指给她看:“最开始,我是这一条。”他指着最上面的那一条音轨说道,“然后,我的背景音乐一直都是很平静的,接着,来了这样几条短暂的音效,就是我以前的朋友,然后,后面有了和声,就是你们,再后面又是我单调的音轨,再往后,就有了合唱,合唱一直延续到,我在国外的第三年。”

    那里断掉了,然后背景音渐出:“合唱是我的乐队,我在那里组乐队,很开心,可是他们有的吸毒,瘦得不成人样,嗓子也坏掉了,再也拿不起鼓槌,有的写歌写着写着,跳海自杀了,抑郁症,谁也没发现,有的,我很爱她,可是,她私生活很不检点,她得了艾滋病,其实她没有,我以为是她得了,我羞辱了她一顿,离开了那里。后来,听说,她还是,自杀了。我才知道,是误会。”朱博文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到后来之前的和声又出现了,是单轨的,是你的声音。你长得很像她,我忍不住调戏了你几次而已。这就是空船,我自己回了国,觉得很孤单,我想写好多歌,我想表达我内心的东西,我发现,我好像表达不出来了,写出来的歌,只是旋律,没了我的思想,你听不出来,可我听得出来,我好久,没能给你把曲子发过去,因为我不满意——我要怎么办……我害怕极了。我觉得我是个天才啊……灵感枯竭……意味着我死掉了,简聿……我不想这样。”

    “会改变的。”简聿说道,“你把这段东西,都忘掉,放下,就有灵感了。”说着,把耳机递过去了,她很喜欢他写的曲子,他总能把曲子的基调控制在她的作品的基调范围内,全然合适,她运气很好,碰到的人都很厉害,只是她们各自忧伤着像孤狼一样在自己的范围内闯荡着。今天她在这里,看见了朱博文的世界。于是她变得完整了。

    “我以前,忘不掉很多东西,然后,一直在那样的阴影下面,什么都忘不了,也就进步不了,我有如今,是我在尝试很多新的东西,然后,把旧的,挤掉。”简聿蹲下了身子,把手搭在了朱博文的膝盖上,朱博文太过瘦削了,膝盖上的骨头硌得她手心发麻,他的长发垂下来,软软地搭在肩头,她抬眼去看这个漂亮如女人的男人,“我也觉得,我忘不了李政佑的,但是,我已经可以去听见他的死讯而非常镇静了。你,和过去,和现在以及未来之间,都有着莫名的关系,它是单向的,你只能,链接在某一条上面,你切开和过去的联系,再去沟通现在,会更好一些。你写歌很棒,我很需要你,并且,只需要你。”

    录音棚里有几个人站起来收工了,朱博文依旧垂着头坐在这里,简聿也耐心地蹲在地上,眼神抬起来,瞥见他一闪而过的泪光。

    “我——把曲子发给你……我以后……也还给你写曲子……”朱博文这样说道,“不过,在这之前,我有很多废曲子,我想扔掉,你跟我一起去扔吧,喏,那边我刻了光盘,刻录了好多,跟我一起扔掉它,然后,我就尝试去开始新生活。”

    “啊要扔掉啊……”简聿愣了愣,“好浪费啊你……”

    “那怎么办?谁会要我的废品啊……”朱博文也很无辜,他软软地拧着腰过来,抱了一个箱子的光盘递过来,“有很多。”

    “现在市面上,很缺曲子,除了创作型歌手可以自产自销自我消化,其他的简直都是垃圾中的垃圾,你这个可以卖给他们,然后他们还是会捧着像供着大佛似的,能卖出不少钱去,况且你养这么大一个工作室,总得要钱是不是?”简聿感觉自己的弟弟简深出国了,但是从国外又来了个弟弟,她好说歹说把这一箱子天才智慧的废品拿了过来,答应他去卖了,并且,不挂上他朱博文的名字。

    捧着箱子走出去,简聿感觉自己宛如一个智障,那头,段清逸打电话说道:“杀青宴都开始了你人呢?”她环顾四周离片场太远了,暂时赶不回去,只好说道,“我先不回去了记得给我留半根玉米!”

    如此叮嘱过后,她走在城郊的水泥路旁,想了想,这些东西,自己又没有门路去卖,脑海中有个灯泡突然闪了起来,做动画的话用这特效最显眼了,她把箱子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打给了许泽生。

    “哎呀我在你杀青宴上呢有什么吃完再说!”许泽生嘴里大概还在吃着什么,说话有些含糊不清,那头叶七七大叫一声,“谁也别跟我抢这只猪蹄!抢了我抠开你们肚皮挖出来!”

    简聿垂了脑袋,微微笑起来,《赏金游戏》结束拍摄已经是六月底了,《浮生醉》大获成功,基本上已经是现象级神剧,也是徐导营销好顺带原著就是神作的原因,简聿的名字也渐渐为人所知,用徐导的话说,新兴的导演当中,人气最高的就是你,你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优势,有女朋友,有颜值,演过戏,所以你的路比起他们来说更要好走一些,这样机会会再更多降临给你,我说得没错吧,你从你的跳板上,成功跳了过来。《赏金游戏》的海报被她放了出来,顺带将预告片催着桂庆刚他们做了个样本出来,把恋情公之于众,还好到目前为止都还是正效应。

    负效应会来的,但是那是之后的事情了,在那之前,她还有很多时间去把自己充实起来,去做到更好,把自己的作品放在高处,从而,让所有人都觉得,这是强强联手。

    她不由得想起了黄泉之下的齐桑,如果齐桑顶住压力,死死咬住就是没这回事的话,稍微坚强一些,现在,应该会人气更上一层楼,只是他没扛住,简聿扛住了所有对她所附加关系的舆论轰炸,所以走在如今,脱了层皮,沉淀下来,拐过命运的街角,有了现在的一切荣誉和名声还有她幸福的日子。

    “哎究竟是什么事情啊?你半天不说话,别是出了什么事情吧!”许泽生把那口饭咽了下去,有些担忧地问道,林斯棠很生气地抢过手机来:“喂,你出什么事儿了!”

    “没……”

    “那你怎么不过来啊,这可是你自己的戏哎!”林斯棠眉头拧成疙瘩,“你再不说话我就挂了啊!”

    “没,我这儿有好多半成品的曲子想卖出去……我想问问许泽生有没有门路……”简聿蹲在箱子跟前,乍一看以为是卖碟的,自己也觉得搞笑,缩了缩身子,把箱子挡在身旁,“我真的没事的。”

    “许泽生,简聿说……门路……曲子……”后面的话大概是林斯棠对许泽生转述自己的话,叽里咕噜听不清楚,简聿乖巧地蹲着,等她的回复,半晌,又是许泽生的声音,“哎呀你有多少啊!”

    “一箱。”简聿低头看了看,确定是一箱。

    “啊?”

    “刻成光盘了,我也不知道多少首,反正是一箱,大概方便面箱子那么大,再高一些。”简聿描述着这个箱子的特征,朱博文却追了过来,看见她蹲在路边的架势,又在打电话,也不好打扰,静静地站在一旁,等简聿打过电话后,才说道:“嘿,你也没办法么?我就说了嘛赶紧扔了,看着碍眼。”

    “哪有——”简聿一回头,吓了一跳,“你的头发怎么回事儿!”

    朱博文摸着自己犬牙差互似的头发茬,难为情地笑笑,“剪了啊,挺好的,感觉特别轻松。哎,你是真的没门路啊,太辛苦了看你搬了这么久,赶紧扔了呗!”

    “谁跟你说我没门路的!”简聿佯装生气,“哎,一会儿跟我去我那个网剧的杀青宴去啊,大家好久没见面了,这下可得好好聚一聚啊!”

    “没问题啊!就是怕吓着他们!哎,你怎么处理的?”朱博文咧开嘴笑,搬起了箱子,简聿生怕他一个冲动扔了,护着箱子:“我找了许泽生处理,他认识的人多,人脉广,反正哪个唱片公司都很缺曲子的,尤其优质曲子,你可不能扔了啊!”

    “好吧……我不太懂国内的音乐行业的。”朱博文抱着箱子,“你说是就是吧,听起来挺厉害的。”

    我说过了,许泽生是个牛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