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美娱]非典型好莱坞生活最新章节!

    玛格丽特撇了撇嘴,社交什么的她一点都不喜欢,上次被乔治以支持民族文化传播的名头强行拖去百老汇看《安妮日记》的表演差点没把她恶心死。

    拜托!你混好莱坞的啊,做演员就要专业,即使看着一朵满口利齿的食人花你也得做出一副情根深种的样子,那副要哭不哭,要笑不笑的勉强样子给谁看?不知道自己的眉毛动起来很奇怪吗?又不是每个人都是中年大叔,对萝莉有特殊爱好可以对此视而不见。

    好吧,玛格丽特承认,她就是毒舌派的。被人算计一把还不许她说啊?要不是当时周围都是人她早就上毒液了,当她跟马修混假的啊!

    更何况,她可比对方的演技好多了,那些赞美的话和诚挚的笑容完全让周围的犹太老头子们认为她找到了同龄的小伙伴。一个一个的还以为她俩的关系会突飞猛进的发展呢,毕竟这是个爱抱团儿的民族。连乔治事后都对她竖起了大拇指称赞她演技高超,完全没看出来她已经知道了对方坑过她的事情。

    但是这件事明显让她感到了因为年龄增长而带来的麻烦,想到以后还要接着演她就闹心。

    飞机降落在洛杉矶国际机场的时候已经快要五点了,拜那神奇的化妆术和各种神奇的小工具所赐,玛格丽特和安德莉亚以及那两个一直装哑巴的保镖先生顺利的出了机场跟来接他们的保安汇合坐上了返回马里布别墅的车。没办法,这个时候再住在帕萨迪纳小镇就是给自己和邻居找麻烦了,而且进行各种活动也不太方便。

    洗洗刷刷之后玛格丽特钻进了被窝,“晚安,詹姆斯,q。”对窝在房间角落的猫狗组合打过招呼后她关掉了床头灯。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忙,但愿今晚有个好梦。

    *

    奥斯卡奖就像是好莱坞的太阳,引导着明星们孜孜不倦的追求着它,其中不乏有狂热如夸父的分子,当然也不缺少对此不以为然的真正高冷派。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奥斯卡确实是一场好莱坞的盛宴,辛苦了一年拍戏的明星们将会披上战袍在这个战场上征战,然后,无论是胜还是败,脱下盔甲,回家休息。

    1997年3月24日,美国洛杉矶神圣大礼堂迎来了第69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在这个灯火辉煌,各路妖魔鬼怪荟萃的晚上,每个人似乎都容光焕发,神采奕奕。一切的暗潮涌动和背后操作都将在今晚得出结果。以往那些看起来假的要命的笑容也变的真心了起来。

    玛格丽特在踏上奥斯卡的红毯时心情无比平静,跟那些在红毯上竞相争奇斗艳的女明星们不同,她此时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结束这该死的颁奖典礼好让她回家休息。

    因为她最终还是感冒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根本没办法让感冒病毒完全从她身上撤走。今天白天她还在吊水吃药,就为了晚上能够像个正常人一样参加颁奖典礼。心情糟糕身体也不舒服却还要笑得如常人一般真的是让她身累心也累。

    紧握着李奥纳多的手走过红毯之后,两个人进入了拍照区,按照摄影师和记者们的要求摆了几个姿势之后两个人终于进行到了采访区里面。

    “哇哦,玛格丽特,你今天可真漂亮,不过这身衣服似乎有点儿眼熟?”

    比利·克里斯托弗这位已经主持了好几次奥斯卡的主持人在赞美完玛格丽特之后提出了一个问题。

    “yeh,你知道我今天拿到了一个桂冠的提名,为了增加胜算我从我妈妈的衣橱里面找到了这件衣服,或许穿过它的那位女士能够分一些她的运气给我。”

    玛格丽特冲着比利·克里斯托弗眨了眨眼睛,“k?”

    她身上穿的正是奥黛丽·赫本曾经在《蒂凡尼早餐》里面穿过的那条及地长裙。

    这其实是一件很有意思的裙子,鉴于当时的保守环境和电影审查制度,《蒂凡尼早餐》的制片方担心如果奥黛丽·赫本穿着这条裙子无法通过海斯法案,经过和休伯特·纪梵希本人以及奥黛丽·赫本的沟通,最后电影里面出现的黑色亮缎长裙并不是休伯特·纪梵希本人亲自制作的那三条里的任意一条,而是派拉蒙的首席服装设计师伊迪丝·赫德拆开休伯特·纪梵希原作之后复刻的无开叉版本。

    莉莉安在买下纪梵希这个品牌后,深深为奥黛丽·赫本的荧幕服装着迷的她也从品牌手里买走了一条原版的‘戏服’。不过由于身材的问题,她没办法把自己塞进这件衣服里面,所以在过去的三十五年里面这件衣服一直被束之高阁。

    直到玛格丽特一周之前感冒的不停打喷嚏拒绝去纪梵希总部被汤姆·福特折磨顺便也拒绝了对方来她家折磨自己之后才从服装间里面翻出了这条裙子。well,黑色很衬她恶劣的心情不是吗?

    不过她还是亲自打电话给休伯特·纪梵希请求对方允许自己对这条裙子进行一点儿改造,毕竟她现在还属于未成年人士,而且也不是走的性感路线,开叉到大腿的裙子什么的那是安吉丽娜·朱莉的风格而不是她的风格。

    而纪梵希也很慷慨的同意了她的请求,时间已经过去了超过三十年,他自己也退休了,有些事情变得没那么执着了。

    所以今天玛格丽特可以说完美的复刻了她女神在《蒂凡尼早餐》里面的造型,当然,除了身上的首饰和那条长长的烟杆。她今天和金球奖一样还是没有带发饰以外的装饰品,只在头上下了功夫,带了一套简单大方的蓝宝石发饰,这很衬她的蓝眼睛。顺便还完美的复制了一双长长的手套,洛杉矶的晚上温度实在是不怎么美妙,尤其是她现在还在感冒期间,玛格丽特可一点都不想要病情加重。

    “非常完美!我得说玛格丽特你今天晚上的决定简直太明智了,要知道也许等你成年之后就穿不进去这件礼服了。”

    两个人一起大笑,奥黛丽·赫本的身材有着严重的战时因素才会那么瘦削,一般人很难达到那种程度。

    “好吧,来说说看,你觉得今天有把握拿到那座小金人吗?”比利·克里斯托弗把话筒伸到了玛格丽特的嘴边。

    “oh,oh,oh,比利,这是普华永道的会计才会知道的事情,我可以没有预知的能力。”

    开玩笑,这种话能随便说出口吗?过后得没得奖都会遭受到质疑的。

    “好吧,好吧,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祝你取得好成绩。”

    见她不上套,比利·克里斯托弗也就放过了这个小姑娘转向下一个目标。

    玛格丽特松了一口气,走到嘉宾聚集的地方跟剧组汇合,她感觉自己有点体力不支,眼神转了一圈儿还是放在了关系最好的李奥纳多身上。趁着没人注意,偷偷的靠在了他的身上。反正现场明星记者一大堆,到处都是人挤人,两个人靠着一起也没什么。

    “你还好吗?”

    李奥纳多担心的问,从在礼车里面的时候他就觉得玛格丽特的状态不太好,现在看起来更糟糕了。

    “还行吧,今天吊了一上午的水,下午也没吃什么东西。我觉得有点儿发虚,现在就想找个地方坐一会儿。”

    虽然她把自己塞进了那条尺寸比超模的s号还小的礼服里面,但这不代表她就能肆意的吃东西了。现场到处都是高清摄像机,如果小肚子凸起简直太糟糕了。为了职业道德她也不敢多吃,只是啃了两条巧克力,而现在她觉得自己能够吞下一头牛。

    “再等一下就进场了,撑一下吧。”李奥纳多带着她不着痕迹的靠在了导演巴兹·鲁赫曼的身上,这样一来就变成三个主创人员靠在一起了。

    巴兹·鲁赫曼诧异的看了两个人一眼,被玛格丽特那个虚弱的样子吓了一跳。默默的允许了一个比自己长得帅的男人当着老婆的面靠在了自己身上。

    满场乱窜的摄影师们还给三个靠在一起人拍了一张照片,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凯瑟琳·马丁凑过来,“你没事吧?”小姑娘看起来一副快要昏倒的样子,没问题吧?要是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昏倒可就乐子大了。

    “没事儿,就是饿的,身体发虚。”玛格丽特扯出了一个笑容,对着这些熟人她总算不用笑得那么甜了,真遭罪。

    “给,吃点糖会好一些。”凯瑟琳·马丁从手袋里面掏出一块儿奶糖塞给她。又问了一句,“你没乳糖不耐吧?”

    凯瑟琳自己本身有点低血糖,但她也是要穿礼服的,也不敢吃太多的东西。无论是从去卫生间的难度来说还是从礼服呈现的效果来说,吃东西都不是明智的选择,她只好在手袋里塞了一些糖果以防不测。没想到她自己没用上反而是玛格丽特用上了。不过吃糖之前还是要确定这孩子没有乳糖不耐,要不然那不是帮人而是害人了。

    “没有,这是我最值得庆幸的事情了。”玛格丽特接过那颗奶糖,迅速的剥掉糖纸塞进嘴巴里面。

    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她旁边有个柱子给她靠,现在她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