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罪恶教皇最新章节!

    这样的力量,他们只在故事中听到过,这一次他们亲身体会到了:千万刀砍不烂的敌人,在熊熊火焰之下无头乱窜,转眼消融,仿佛落在锅中的红糖,软倒一地。

    山道被清空三十米长的一段,厚厚的泥灰积满道路。即便无所谓恐惧的泥人,也只敢在火焰消失后许久,才重新往上进攻。

    这是队伍第一次往前反推!

    复杂的心思,复杂地目光,苦涩地心绪,激动的心绪,不一而足。有人想质问,有人想探求,有人懊恼,有人燃起希望。

    若是格列他们失踪的时候,就能请到教会的法师······

    这个法师,为什么不能主动站出来?

    教会公告的内容已经传下,他们的指责和愤怒站不住脚。

    他们可以向领主求救,因为领主有守牧一方的职责,他们可以寻求佣兵的帮助,因为他们会付出代价······

    唯独,他们找不到向教会求救的理由,教会从来不是善堂。是他们率先拒绝了教会,他们也从未想到要过问教会。

    “如果,如果再来这样的力量,三十次,二十次。”

    如果能得到法师的全力帮住,是不是就能将敌人完全消灭,甚至,甚至去救雅安他们?

    ······

    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五天!

    距离瓦莱在虫巢中被改造至现在,竟然已经过去五天!他们在地道中究竟呆了多久?他又昏迷了多久?

    五天时间,教堂的事情在玛利亚的安排下一步步进行。目前有三百个人聚集在教堂大殿祷告,登记为教民的很少,大多以出租土地的方式换取法术。

    三千个基本单位,意味着三千亩田的十年租权。这些在瓦莱的计划中属于储备资源,一时半会儿用不到。

    “女神还是没回应么?”

    “帕梅拉没感应。”

    “女神也太贪心了吧!三百个人念了五天圣经,就算心思不诚,也该露个脸表示下啊。”

    “你这样说她真的好么?”

    “是我在费尽心思养她,难道还不能说两句?”瓦莱恨恨道。

    “千万别被他们忽悠出去,这场灾难很不简单,幕后的人究竟想做什么,我本来有些想法,但现在又不确定了,总之冒冒然然出去会很危险。”村民财大气粗,曾狂一次性甩十万个基数换玛丽亚全力出手清空怪物。

    “你说的西格玛确实在教堂里鬼鬼祟祟的,还几次打听你的行踪。”

    “在你控制中的话,先别动他,看看他究竟要做什么。不过,最好能破坏他下一次行动。”瓦莱思虑良久,定出这样的方案。

    “要出动全力,除非村里答应全村配合教堂的行动!”留下这么一句,他匆忙离开梦广场。

    不能再磨磨蹭蹭!他很心痛,五天时间至现在玛利亚才抽出空休息。帕梅拉呢?没有女神神力的护佑,她靠什么支撑?

    拉塞尔是男孩,毕竟还是孩子!父亲不知所踪,妹妹醒了又昏迷,昏迷又苏醒!

    五天时间,发生了什么变化?

    玛利亚能休息,还是多亏泥人军团的全方位撤退。今天凌晨的时候,所有泥人退回河岸,并从河道离开。

    没人敢回村子,他们怕泥人的退却是暂时的。

    瓦莱从中嗅出不同寻常的气息,幕后的家伙有大动作!

    “安德烈!你个混蛋啊!”

    他没法不骂安德烈,若是没有那个老家伙套在村子上的枷锁,这五天时间,他足够将大部分村民变成信徒,他能立即掌握一支规模不小的队伍,进可攻退可守,可以在这场变乱中获得更多选择。

    对天门岭,瓦莱并不熟悉,他曾看过这边的粗略地图,如今也按着大概的方向行走,一路往东。

    第一步是回教堂,之后该怎么做,他只有大概的想法。

    “这可不是泼天大地土壤,而是天都要塌了!”

    恶魔术士,死灵术士,炼金术士,这些还只是一线执行人员的冰山一角,所谓的联盟背后,是哪些人在操作?

    “怎么回事?”

    .“地震?“”

    在瓦莱赶路的时候,地面发生剧烈的震动,他抱住一颗大树站维持住身体,隆隆隆的声音连绵不绝,震感强烈。

    地面开裂,山石滚落。

    地动山摇,真正的地动山摇,平时一动不动的大山在眼前摇摇晃晃。他甚至看到一座山峰从顶上开裂坠落,四面八方的天空升起无数道黑色烟柱,那是活动的地下岩浆在喷发。

    遮天蔽日地黑云滚滚而来,不久将天色染得漆黑。

    伸手不见五指,一点光亮都无。

    地震还在继续,瓦莱发动光耀术,时刻注意头飞来的碎石,他趴到地上,抓住裸露的树根。

    “是它?”

    他的思维没有停止,瞬间联想到地底发现的巨兽。

    当地震停止,瓦莱已经不知道身在何处,周围的景象完全改变,他随着大树落到裂谷底部。

    裂缝在他脚下展开地时候,任何反应都为时太晚。

    摔得七荤八素,再次清醒,身上积起棉被厚的烟灰。

    “咳咳——!”

    他起身仰望,打消了攀援上去的想法,太高了!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为什么我大难过后接大难?”

    沿着新形成的裂沟前进,路越走越宽,却也越走越深。地势在往下,幽幽的哀嚎声由小到大,连绵成片。

    “地狱?”

    黑暗的地下,出现海一样的哀嚎声,瓦莱脊背发寒。他想回头,这时,浑身的毛孔都在雀跃,它们挣扎着往前。

    “血?”

    硬着头皮往前,他几乎是被触手拉着走的,大量浓重的血腥气吸引它们,没多久,他闻到扑鼻血味。

    和血腥气在一起的,是清晰的哀嚎与求救声。哀鸿遍野已经不能形容这边的惨状,这就是地狱——!

    “祭司,是祭祀!救命,求救命——!”

    是光!光把瓦莱暴露在黑暗之中。

    “救命,救我。”

    “快来救救他,先救他,他也是祭司!”

    ······

    无数的声音汇成海洋,将瓦莱淹没。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死了多少人,为什么会在这?粘稠的血液举步可见,能漫到他的脚踝。

    “你们,是谁?谁能,主事?”瓦莱的声音抑制不住地颤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