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教皇 第三十九章 元素乱流,破坏与还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罪恶教皇最新章节!

    “我不要死!决不能死!”

    法术的符文从透明的巨茧中溢出,浓烈的元素充斥在巨茧中央,它们混乱,无序,碰撞,湮灭,相互反应,压缩,然后膨胀!

    无数的卷轴同时燃烧,发出刺目的光芒,扭曲的力量以震动的方式传递出去,波纹碰撞到岩石的瞬间,岩石化为齑粉。

    水中的地下空间,波纹不断放大,所过之处,尽皆震动,断裂,扭曲,粉碎,一片模糊。

    元素乱流!

    在狭小的封闭空间内,大量保存于卷轴中的元素涌出,互相影响,四元素以复杂到不能理解的方式接触和变化,产生的恐怖撕裂之力!

    波动无视任何的阻碍,仿佛震动的就是空间本身。

    千年前,称号碎虚的大贤者,混合法术的集大成者,四象城的创建者,罗莱·道格拉斯法师曾对元素乱流做过这样的形容:

    我们可以这样形容元素乱流产生破坏力的原因,可以把空间看做一个个点,微小到不能再微小,所有的一切都由这些点构成,包括虚空,包括空气,包括岩石,包括血肉······

    区别只在于,这些点的性质不同。

    元素乱流衍射的破坏波,激活了这些点,它们随同波动震动的同时,自身也产生无序变化。

    点与点之间所有的联系都被破坏!破坏的同时,又与周围的点产生新的联系,这种变化在眨眼的时间内,可能发生了无数次······

    当然,空间由点构成,这只是假设,但至少在某些问题上,这种假设能很好的解释原因。但请相信,空间绝不是点那么简单。

    破坏波后面紧接着的反弹波,就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

    点性质,只是空间表现出来的其中一个性质·····

    罗莱·道格莱斯晚年致力于寻求传说中的空间魔法,他认为元素力量是能引动空间力量的,他关于元素乱流的解释就提到了这一点。

    破坏波以茧为中心展开,越过二十米的距离,在边缘集中,形成的巨型球体,里面的一切破碎成粉末。

    蓦然,从边缘开始,波动往中心收缩。

    波动所过之处,粉末凝结,构成新的岩石,水体······所有的一切开始恢复原状。

    但如果仔细去看,会发现新形成的岩石与之前有着微妙的差别,这种形状的变化,越是处在球体的边缘则越明显,越往中心,恢复的物体与破碎前的差别越小。

    但总归,是和波动前不同了。

    触手在球体的边缘被截断,重新组合的触手与之前产生性质上的差别,两者以拼接的方式接在一起,但生物的排斥反应,很快在接口处产生变化。

    以波动所到的边界为战线,两边,无数的触手断裂,重新形成尖端,并与性质不同的对方互相缠绕攻击。

    谁也奈何不了谁,各自罢战退去。

    ······

    从昏迷中苏醒,只记得,他的全身都被撕成粉碎。用一个词语来形容的话,形神俱灭也不为过!

    “我还活着?”

    瓦莱伸出手臂,不敢相信地摸住脸。

    这种小概率事件,真的让他碰到了?

    从元素乱流最终效果看,破坏性是肯定的。它产生的波动,会将中心的能量逸散出去,这些能量会在波动中,对空间粒子的分布产生影响,在紧随而来的反弹波中,展现出对波动空间的改变效果。

    空间有独特的稳定性,在破坏波产生效果的同时,抑制空间晃动的反弹波,以完全相反的波动方式成型。

    如果没有元素力量逸散在其中,破坏波产生的破坏效果,会被反弹波完全还原。

    所以理论上,能量在中心逸散干净的话,元素乱流的变化效果会完全消失,中心原来是什么样子,依旧是什么样子。

    但哪怕残留一点,也会对中心产生影响,再微小,对生物而言,这种影响也是致命的。

    瓦莱从梦幻中站起身,不断地捏着手臂和大腿,清晰的疼痛感传来,难以抑制的狂喜从心中涌出。

    面对注定的死亡结局。

    与其等死,不如一搏!

    触手对他的感知会产生屏蔽作用,他猜测会不会对元素也产生屏蔽作用。但在当时无论什么猜测,都不重要。

    他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先行激发了所有卷轴中他认识的防御法术——是水护身!卷轴贴在他身上,这是怪物隔绝不了的。

    之后,在极短的时间内,他激发了所有的卷轴!

    自爆!

    这是依靠卷轴战斗的法师的最后手段,也是最恶心的手段。

    他不知道究竟被缠上了多少触手,时间也不允许他去尝试,唯一能做的,就是尽最大的力量,突破这层囚牢。

    “早该用卷轴的!”

    这是反思,如果在被触手缠上的瞬间,就果断激发卷轴,管它认不认识,也不会差点呜呼哀哉了。

    “这是哪里?有灯?”

    理清一切,感叹女神保佑后,瓦莱收拾思绪,打量起四周。红色的光芒从前方传来,他处在一个狭小的洞口,流水往洞中流去,他是被冲到这里的。

    这是?

    瓦莱伸出手,往脚下的水中摸去,恶心的滑腻感传来,他陡然缩回手,心脏抑制不住地砰砰直跳。

    这是触手!他还在触手的包围中!

    也对,连他都没事,这些触手怎么可能就有事了?所以——

    他在这里,不是被水推过来的,而是被这些触手扯过来的的?它们究竟是什么?前方的红光有是怎么回事?

    它们将他扯到这里,是为什么?

    太多的疑惑填在瓦莱的心头,甚至压制了心中的恐惧。

    “怕也没用,必去去看看!”

    回头望着漆黑的水面,联想到被触手包围的遭遇,颤栗的感觉油然升起。

    没有必要,绝对不能再下水,没有下一次的好运了!

    躬着身体往前走,红光越来越亮,冰冷的墙壁,传来温暖的感觉,前方是熔岩么?

    穿过红光射入的洞口,瓦莱展开身体,挪开遮住眼睛的手掌——

    “血池——!”

    “不,血巢!!”

    “怎么可能!”

    “怎么回事?”

    “谁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瓦莱惨呼,面色煞白,恐惧化成凉意,冷到心底,牙齿忍不住地打颤。

    他惊呼,大叫,只能以这种方式宣泄震惊,和绝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