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教皇 第三十六章 宝石石魔,异想天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罪恶教皇最新章节!

    “他们要当勇士,村中也有人要当勇士,这两天一直都在议论这件事。”

    “现在,勇士们出发了,他们是进山的勇士,不是等着被抓回去的孩子。”

    哈德很带个人主义的意见成为村中思想的突破口。

    方法上被雅安的话否定,思想上被哈德牵强地矫正过来。思想和方法都不主张再派人过去,雅安终于有足够的理由将所有人拴在村中。

    黑屋中的西格玛,再次感受到这个村庄的不同寻常。

    提前混进教堂的完美计划遭遇不知名的失败,刺激村人进山的计划被雅安强力镇压,连现在分散村庄力量的计划都胎死腹中,冒出个满嘴歪理的哈德。

    村人憋屈,他又何尝不憋屈。

    这和计划好的不一样啊!

    更糟糕的是,索罗村明天撤退的计划不变,鬼知道安德烈怎么会出这种馊主意的,正常人谁都不会这么做的。

    不过,正因为这个村庄不平凡,所以他在会在这里,不是么?

    “呵呵呵——!”

    阴暗的角落,黑袍中的丑陋面容,扭曲到不成形。一双大小眼睛,闪过危险的光芒。

    ······

    克莱蒙携一双儿女来访,玛丽亚随同帕梅拉去接待,并没有见到瓦莱回来。她回到书楼,翻开笔记本,才发现了——‘遗书’。

    她捏住信纸的一角,读了好几遍,终于将这封遗书一样的信‘翻译’成人话。

    他去冒险,去某处的地下。希望这段时间她会把一些不好的事情忘掉,嘱托她给两个孩子传教,村子撤退的时候让她带走帕梅拉,一路上注意接近的身份不明的人。

    最后告诉她,所有卷轴都被他带走,用来防身。

    “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玛丽亚淡淡一笑,若有所思地将‘遗书’折好,与‘目录’一同夹进笔记本。

    ······

    时间已近傍晚,瓦莱随同克莱蒙进入森林,一个体力充沛,如猿猴攀越。另一个直接开‘风行”,从一棵树滑到另一棵树,轻点脚尖,自有风推着身体前进。

    瓦莱瞟了眼克莱蒙野兽般的行进方式,大摇其头,顿觉有法术傍身是多么美妙,纵使山路崎岖,怪木丛生,他也风度不减。

    翩若惊鸿,矫若游龙!哇卡卡卡——!

    二级风行,在一级风行的基础上,融合进主要特性‘反复’做出改变,将只能单次跳跃的法术变成能连续跳跃和变向的法术。

    因为简单和实用,被无数法师钻研改进,最后成为常用的通用基本法术。缺点是容易受到干扰,短时间的剧烈变动和任何其他法术力量的直接干扰,都会将平衡打破。

    不适合战斗,只能用作赶路。

    依托于敏锐的感知,风行在瓦莱手中大放异彩,五米之内随心跳跃,往往在毫厘之间避过阻碍,行走跳跃间,不带一丝烟火。

    “泥人!”

    克莱蒙小声惊呼,横冲直撞的身体瞬间变得和猫一样,步伐变换间,寂静无声。瓦莱脚尖一点,跃上树枝,朝他指的方向看去。

    天色昏暗,他只能看到一个泥人从陷坑中蠕动攀爬,露在外头的半边身体。竖起耳朵,能清晰地分辨泥浆搅动的声音。

    泥人也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沿着坑边转过身体,朝向两人,手臂搅动的速度更快了。就像是——

    闻到生人味道的丧尸!

    瓦莱这么形容,是受前世丧尸电影的影响。

    “是陷阱!坑挖了有些年头,应该是村里以前留下的。”克莱蒙壮着胆子来到坑边查看,一棒子抽去,将泥人的头颅粉碎,泥浆四射。

    “只有一个,恢复起来可慢得多啦,你不过来看看?”

    “你不怕?”瓦莱从树上跃下,来到坑边。这时候,克莱蒙已经将泥人还在蠕动的手臂搅碎,一棍子甩向怪物的脊背。

    砰!

    瓦莱灵活地后退,避开四射的泥浆。

    “你怕啦?”克莱蒙甩掉木棍上的泥浆,啐了口痰在坑里。

    “普通泥人不可能单独行动,这些怪物要有足够的个体组成队伍,才能发挥出缠人的不死性。”瓦莱回忆着他的知识。

    对所有不死性的生物,怪物,教会都会有记载和研究,这些东西受神圣力量克制,是神职人员的‘经验’怪。

    一团火光浮现在瓦莱肩头,慢悠悠往坑中飘去,接助光芒,他们能看清底下的动静。

    碎裂的身躯软化成流动的泥水,在坑底聚成一滩,一个个小包冒起,部分凝结变僵,慢慢地,一个半身泥人拖着两条短腿,站在坑底。

    它挥舞着手臂,它感受到血食的香味,下意识地去抓。

    “哧!”

    火团擦过泥人的手臂,腾起白雾,污泥般的手臂表面出现龟裂的斑纹,干燥的泥土片簌簌飘落。

    这些泥土落在地上,与正常的泥土别无二致,没有融进泥人的身体之中。

    瓦莱看着这些土片,幽幽地说道:“我听说黏土石魔的身体是由黏土和石头构成的,石质不同,实力也不同,有没有进化成宝石石魔的可能?”

    宝石石魔?这是什么东西?听都没听说过,克莱蒙晃了晃脑袋。

    “比如,一只石魔构造和喜好奇特一点,很有雄心壮志,它会融合各种宝石,毕竟大多数宝石的本质,也是石头,不是么?”

    “你想啊,干掉一只宝石石魔,能收到多少宝石?”

    “再比如,牵一头宝石石魔进矿脉,每次带出来割掉宝石,然后后再让它回去恢复,如此反复。你觉得呢?克莱蒙先生。”

    魔鬼一样充满蛊惑的语言,让一副景象出现的克莱蒙的脑海中:

    牧场中,养的不是牛羊,而是一头头宝石石魔,一个年轻的神父牵着一头石魔,火光中,无数闪亮的宝石掉落下来,不久这些东西变成无数的金币,金币变作豪华的宫殿·······

    “你在异想天开?真的有这种怪物,你哪来的矿脉?有了矿脉还需要这种怪物?”

    “切!”

    瓦莱不屑地撇撇嘴,不再接这个话题,只是将想法放在了心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