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教皇 第三十二章 噩梦诅咒的家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罪恶教皇最新章节!

    克莱蒙砸向地面,后背磕在巨石的棱角上,他瞪大眼睛,倒吸冷气,几欲晕厥。

    瓦莱倒飞出去,那是克莱蒙一拳的效果。但他脸上的神色闪过的并不是兴奋,而是苦涩。拳头落在神父的腹部,却像打在几层厚的牛皮上。

    这是法术的力量!仅仅是一级的大地加持,能让毫无基础的人获得媲美战士的体魄。

    别看瓦莱摔得很远,其实已经化解多数力道。他惊魂甫定地站起身,摸了摸肚子,才发现三层的布料都被撕碎,拳印如烙痕,火辣辣地疼,周围的肌肉已经麻木。

    黄光消失,大地加持唯一的弱点:被打飞地面,法术的效果马上就会中断。

    大地的力量消失,浑身的酸痛让瓦莱皱起眉头,从毫无根基到壮如牛犊,并不是没有代价。

    他所有的动作都超出本身的承受力,失去守护,肌肉疲劳和拉伤的疼痛,骤然而至。

    玛丽亚一定是故意的,给了他大地加持,却没给他准备缓解副作用的卷轴。坏心眼的女人!

    瓦莱扶着膝盖喘息,目光落到死狗一样躺着的克莱蒙身上,微微皱眉。第一次使用法术的力量,他也不知道全力出手会有多大力道。

    要是真把人打得出气多,进气少······

    “嘿嘿,你放心走吧,赛琳娜和拉塞尔我会照顾的。”

    “我会像你说的那样,把你绑成粽子沉到河底。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瓦莱蹲在地上,在几块石头间挑挑拣拣,最后目光一瞥,找到白板新手武器:克莱蒙的木棒。

    拿着木棒慢慢接近克莱蒙,在差不多五米的距离停住。他目光闪烁,握住木棒的手抡出一个大圈,松手甩出。

    呼——!

    “哇,你居然鞭尸!”

    克莱蒙眼皮一抖,鲤鱼打挺加后空翻,脚尖踢开木棒,稳稳站定,与瓦莱对视。

    这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哪里有半点伤?

    瓦莱眼角抽抽,大剑士的实力,满口胡话像个愣子,打的时候居然这么阴险。欺负他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神父,偷袭加装死,什么都用上了。

    克莱蒙究竟什么实力?大地加持的全力一击砸他脖子毫无用处。

    一团火焰漂浮在瓦莱的右肩,像是多了一个火红脑袋,红黄色的光芒映照神父半边脸颊,神色肃穆,目光漠然。

    这是克莱蒙第一次见到神父的这种神色,仿佛换了一个人。

    一股比之前紧张得多的气氛,蔓延在两人之间。熟悉的感觉环绕克莱蒙的心头,莫名的刺激让他全身紧绷。

    不死不休!

    再开战,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他感受到的,正是搏命的气势。

    克莱蒙吞了吞口水,眯着眼睛注视火焰。法术的力量,只有斗气境的强者才敢正面对抗!他松开握紧的双手,举过头顶。

    “放松,神父。想想赛琳娜,她可不能没有父亲。我投降,这次真的,我们可以谈谈。没有什么误会是沟通解决不了的。”

    火光的映照中,克莱蒙的笑容灿烂而谦卑,他躬着身子走来。前后对比,欺软怕硬本质暴露无遗。

    想想赛琳娜?可怜的拉塞尔,完全被他的父亲遗忘了。

    “自己掌嘴,人必须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瓦莱不为所动,冷眼注视。对克莱蒙的接近,他暗自戒备。这个人,已经几次颠覆他对一个人品质下限的认知。

    五米的距离,他的感知足够让他做出任何应对。越过,他将毫不留情地先下手。

    “相信我,神父。我曾经是个战士,直到我的膝盖中了一箭。这种事没人愿意听的,我要说明的是,我能感受到对方的意志。”

    克莱蒙在火焰变化的瞬间站定,这个距离刚好五米。

    “我能感受到你的意志,为了赛琳娜,不惜拼命。我相信你是真的要帮助我们,这就是我放弃战斗的理由。”

    为了赛琳娜不惜拼命?他有这么高尚和坚定?他是感觉自己的小命受到威胁了才拼命的。克莱蒙这么解释,明显是给他脸上贴金。

    无耻的是,他完全接受了这种说法,冷霜般的脸终于露出笑容。

    “五十个巴掌,不能再少了,不然达不到效果。”

    “你在开完笑?神父!男人的脸就和女人的屁股一样,怎么能轻易扇巴掌?”

    克莱蒙正要分辩,瞧见瓦莱迅速冷下去的脸色,马上换一副嘴脸,谄媚道:

    “换成拳头怎么样?直接,暴力,这才是男人的浪漫。”

    瓦莱很想用手盖住脸,眼前这个人的节操与嘴脸简直不能直视,他忍住脸颊的抽动,淡淡道:

    “随你,标准是肿出一公分,打几拳,你自己拿捏吧。”

    ······

    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鼓着红馒头脸的克莱蒙回到木屋。而瓦莱,则是一边思考,一边回教堂。

    克莱蒙会把他的一对儿女送上教堂,而他需要先回教堂打点一下。

    思绪到河岸边——

    “我可怜的女儿,我以为厄运不会降临的,至少不会这么快。”

    “但我错了。你认为我不够爱她?拉塞尔以为我不想救她?不,不是的。我对她的爱超过一切,听完我的故事,你会明白的。这种事情,原本不必说开,因为无可奈何,最后也只会成为贵族老爷的茶间谈资。”

    “而对于真心想要帮她的人,比如你,神父,最后也只能获得悲伤。这样的事情,又怎么好讲开?”

    “什么意思?讲清楚。”瓦莱紧紧盯着克莱蒙的双眼,他不希望克莱蒙有任何隐瞒。

    “这是病!是诅咒!”

    “赛琳娜的母亲,我的妻子,被当做魔鬼烧死了!”

    “塞琳娜有个姐姐,被同样的噩梦折磨,所谓的神和教会拿走了信仰与财富,最后告诉我,即便是神也无能为力。有一天,她睡过去,再没有醒过来。”

    “我动用了所能动用的一切,才知道这是她们家族的家族遗传病。”

    克莱蒙没有细说他妻子与另一个女儿的经历,但只靠想像,瓦莱也能还原出其中的绝望和悲伤。

    这些,的确不是该向外人说道的事情,除非真的信任。

    经历这样的打击,还能抚养一双儿女长大,克莱蒙没有堕入沉沦,只是扭曲了部分性格和行为,嘴贱脸皮厚,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这是诅咒,蒂娜已经承受了这诅咒,为什么还要降临到她的妹妹身上?”克莱蒙红着眼睛,朝瓦莱道。

    “没有任何办法么?”瓦莱涩着嘴问道。他已经知道答案,要是有任何办法,都不会让一个男人束手无策到只能去掩盖一切,仅仅是为了不让痛苦成为别人欢乐的谈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