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教皇 第十四章 过程很悲惨,结局很感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罪恶教皇最新章节!

    要!”玛利亚回答得干净利落,补充到道:“写契约。”

    瓦莱浑身僵硬,看着玛利亚似笑非笑地翘起红唇,无力地软倒在桌上。

    “我是说真的,外面很危险,村里的人都准备跑路了。”

    “我也是认真的。”玛利亚抽出空,很‘认真’地和瓦莱对视两秒。

    “我考虑考虑!”瓦莱回到座位,支着下吧,一脸沉思状。房间内暂时陷入安静,只偶尔传来书页翻动的声音。

    瓦莱在计较其中的利益得失,玛利亚要的当然不是他的人,而是他脑子里的存货。但万一呢,知人知面不知心,万一契约完成,对方凶相毕露,吃相难看……

    一直呆在教堂,至少有玛利亚这个强力外援。但他注定要时常下山走动,甚至去镇上,外面的世界太危险。

    这两天不过是在村子里转转,他却不仅被无视,还被各种威胁,乃至挂彩。外有泥人之患,教堂附近也有丑八怪出没,太没安全感了。

    “呐,玛利亚,本教皇给你自由时间,是让你完成任务的,可你在干什么?公器私用!”瓦莱提醒玛利亚,她答应的‘忽悠’乔巴的事情。

    “难道不是教会没什么事情么?”玛利亚头也不抬,说道:“况且,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在想办法?我看书就是在想办法。”

    “一天了,然后呢?”

    “有些困难,我会努力的。”

    瓦莱翻着白眼道:“说说你的想法。”

    玛利亚放下书,挥手指着一排书架道:“我怀疑这里面还有萨谢尔先生留下的线索,等我把这些都翻一遍,任务很重,所以没什么要紧的事,别来烦我。”

    虽说,无罪教会的藏书不多,很多还是烂大街的货,但总有上百本稀有货色的,其中大部分还是上代教皇萨摩耶留下的。

    “你认真的?”

    “我有开过玩笑么?”玛利亚的语气不容置疑。

    哇!这也太不要脸了,瓦莱悲愤地指着自己的头发,然后再打开那张画着猪头的卷轴。这都是证据!

    玛利亚余光一瞥,道“你不是什么都忘了么?”,说完,一团火焰陡然落在白纸下端,几秒内就窜到瓦莱手指。

    吓得他手一抖,将纸扔到半空,还没等它落下,已经被烧成灰烬。

    “好吧,咱们都是认真的人,不开玩笑。乔巴的事情随你,反正十二本,十二本。”瓦莱加重语气,反复道。

    之后,瓦莱将他在村中打听到的事情挑着检着讲了一遍,血巢如何汹涌,周边的人跑得像毁了窝的蚂蚁,踩踏中死伤惨重。

    几十股山贼强盗应声而起,过路的人被如何如何。这是他编的,但绝对会发生。

    “镇上有点实力的都被抽调出去,就像脱了裤子的姑娘,难保没有人铤而走险。”瓦莱换位思考,以己度人道:“就算不敢攻打大镇,抢几个偏僻小村庄还不敢么?”

    “东南这么乱,谁有空细管?伪造泥人袭村的假像,上面的人还乐得推个一干而尽。”

    “况且这边本来就有追猎者出没,消息还传到了镇上。真太合适做目标了!人家只是脱了裤子,这边是脱了裤子还自称我是妖精。”瓦莱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危言耸听道:

    “本来不敢的人也敢壮着胆子东拉西扯,称兄道弟并肩上……”

    一番浑话带着似是而非的道理,将修女玛利亚说得一愣一愣的。

    玛利亚像是第一次认识这个人一样,目光陌生而古怪。因为自己的一些事情,她不会给瓦莱太好脸色,强行给他贴上不是好人的标签。

    哪知道,才装了七天,这人就真的本相暴露了。看来之前还真没冤枉他……以后一定要注意划清界限。

    瓦莱浑不知道他的一番‘肺腑之言’让玛利亚产生了认清他本质的想法,不然他会哭死!他以为自己的话起到了效果,赶紧添油加醋道:

    “我看那火凤凰佣兵团就很可疑,你猜我在回来的路上看到什么?”

    瓦莱迎着玛利亚好奇的目光,将他看到的黑衣人鬼鬼祟祟在教堂周围转悠的事情说了一遍,其中不乏他将个人臆测当做亲眼所见添加进去。

    “你是没见过他的脸,那丑的简直就把‘我是强盗’四个字刻上去了。”说完他还拿出一块带血的石头道:

    “你可以看着这块石头,想象他能丑到怎么个惊天地,泣鬼神。”

    鸡蛋大小的石头满身锯齿,大坑小坑,还爬着几块扭曲的黑斑。

    确实丑得可以,玛利亚很自然地换个姿势,将书挡在她和瓦莱之间,隔着书道:“我知道了,然后呢?”

    瓦莱嘿嘿地收起石头,暗赞果然大凶器。

    “然后?”他微微疑惑,之后摸着胸口,痛心道:“都被强盗盯上了,还有疑问么?这种事情,唉!不说也罢!”

    见玛利亚听后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瓦莱在一旁唉,唉,唉地不断叹气,一副悲天悯人,愁肠百结的样子。

    “瓦莱教皇,玛利亚姐姐,晚饭已经准备好了,有昨天维森大婶送的腊肠,还有新鲜的青菜,今天从菜地摘的。”

    修女帕梅拉俏生生站在门口,做请的姿势,注意到瓦莱夸张的叹气声,微微疑惑。

    餐桌上,面对几天来算是最为丰盛的一桌晚餐,却有一个坐在首位的家伙像吃断头饭一样,嘴里不断叹气,腮帮却是鼓得飞快,托盘中的食物很快见底。

    “瓦莱?希特教皇陛下,请注意你的用餐礼仪。”玛利亚终于受不了他,主要是旁边的帕梅拉被瓦莱搞得神经紧张,向她求助。

    只见瓦莱结束叹气,满怀悲痛道:

    “如果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安心地享受晚餐,想想看,强盗将袭击村庄,恶魔将包围教堂,财物被抢夺,神物遭毁坏。”

    “洗好的衣服会被占满鲜血脏手拿来擦剑,干净的房间睡着几年不洗澡的壮汉,美丽的花园被一采而空,辛苦耕耘的菜田被一大群野猪梨过般凄凉。”

    瓦莱每说一句,帕梅拉的脸色便苍白一分。

    “他们抛弃人性,释放邪恶,挖掘墓地,对着尸骨狞笑,萨摩耶先生永世不能安息。他们掳走妇女……”

    “够了!”玛利亚大声喝道,再让这家伙说下去,还不知道会扯出什么不堪入目,无耻下流的话来。

    瓦莱吓了一跳,才辛苦憋出的泪滴又缩了回去。在玛利亚威胁的目光中起身离开,咸猪手拍了拍帕梅拉颤抖的肩膀,黯然神伤道:

    “帕梅拉,晚餐很不错。可惜,唉!”

    帕梅拉注视着瓦莱离开,扯住身旁玛利亚的衣服,面无血色地问道:“瓦莱教皇到底在说什么?”

    玛利亚微微一笑,抓住帕梅拉冰凉的手道:“没事,他只是听故事太投入了。”顿了一顿补充道:

    “过程很悲惨,结局很感人。”

    “可是——”

    “只是他才听了一半。”

    原来如此!帕梅拉恍然大悟,感同身受,她小时候听萨摩耶教皇爷爷的故事,也会悲伤好久,只有听到美好的结局才恢复。

    只是——

    帕梅拉疑问道:“故事里也有萨摩耶先生?他是什么角色?我能听这个故事么?”她还没那么好忽悠,只是实在知道得太少了。

    玛利亚收拾完餐盘,点头道:“我给他讲完,然后让他给你讲怎么样?故事的名字叫《教皇的赎罪》,有一共有十册。”

    玛利亚将坑推给瓦莱,并多挖了几铁锹。

    真的是故事?帕梅拉稍微将心放回肚中,脸上恢复血色。只是想道:什么时候玛利姐姐和瓦莱教皇关系这么好了,居然会给他讲故事。

    不过,这总是件好事!她暗自欣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