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教皇 第十一章 克莱蒙先生的木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罪恶教皇最新章节!

    一直沿着河岸行走,来到村庄的西北角落。在小河北岸,河与北山群夹成的扭曲三角带,林木遮掩中,小径尽头,一间木屋坐落其中。

    如果不是有男孩引着,瓦莱绝对不会想到这边住着一户村民。

    实在太偏僻,但这也解释了为何拉塞尔能将女儿的情况瞒住。这间远离大部分村民的木屋,差不多孤立在村庄之外。

    如果瓦莱没算错的话,这边山体的正上方山腰,就是他无罪教堂所在的地方。从俯视角度来看,他们应该算是邻居了!

    奇妙的缘分。

    “你真的能驱魔么?”拉塞尔在门前确认道,他马上换了种说法:“我妹妹能好起来么?”

    瓦莱微笑着点头:“我尽力。”

    男孩抿抿嘴,这和他期望有些出入,他应该事先问清楚的!

    这不能怪男孩,当时被情绪左右,同时也被瓦莱自信,祥和的笑容感染。

    瓦莱跨过拉塞尔,主动上前敲门:“克莱蒙先生,克莱蒙先生在么?”见没人回应,他轻轻推门。

    只听吱地一声,门被推开了。

    “以后记得出去要锁门。”瓦莱对着躲在他身后的拉塞尔开玩笑道:“你看,就连神的仆人,也有不请自入的时候。”

    “你是谁?”

    瓦莱嗖地往右边一撤,灵活得像只猴子。

    只听呼地一声,一道漆黑的棍影从上而下扫过门口。

    “克莱蒙先生?”瓦莱大声问道,瞧了眼门口拉塞尔点头,才站直身体冷着脸道:“克莱蒙先生,这就是你们家对待上门拜访的邻居的礼仪?”

    这群刁民!瓦莱暗骂。他联想到可恨的埃尔温。

    克莱蒙收回手中的木棒,瞪了眼躲在瓦莱身后的拉塞尔,似乎在说,看你干的好事,臭小子。

    他脸上露出勉强的笑容,朝瓦莱说道:“很抱歉,我今天不舒服。”然后指了指手中的木棒,解释道:

    “我听说这两天村中出了事情······”

    信你才怪!这一棒绝对有意的!瓦莱瞧了眼木棒碗口大的末端,眼皮一抖。

    瓦莱忍住破口开骂的冲动,差点他的脑袋就被开了瓢。他进门的时候,克莱蒙就埋伏在门一侧墙边。要知道,他进门前可是出声喊过的。

    克莱蒙有着标准的身材,肤色偏白,一脸憔悴,眼中布满血丝,胡子已经几天没刮。一头棕色短发,凌乱卷曲。

    “安德烈老头曾夸我很勇敢,所以收起你的心思,克莱蒙先生,你没理由恐吓我,正如你没理由拒绝一位神仆的善意。”

    瓦莱脸色不善,克莱蒙对女儿的不作为,甚至打算吓退他,让他不敢多管闲事的行为让他很反感。

    他拉着拉塞尔的手,朝木屋的楼梯走去,像在自己家一样自在。

    克莱蒙随即跟上,一把扯住拉塞尔,瞪着眼睛道:“你想害死你妹妹么?拉塞尔。你都说了些什么?”

    “会害死塞琳娜的是你!克莱蒙先生。”

    “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克莱蒙高声道,用木棒指着瓦莱,怒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瓦莱·希特。无罪教会根本没有信徒,你连神术都不会!”

    “但这并不妨碍女神播撒光辉,也不是我视而不见的理由。神术只是神赐予仆人的工具,作为凡人,我还拥有双手和智慧!“

    瓦莱脚步不停,语速很快。

    “这是我家的事情,请你出去,你这个骗子!”克莱蒙身子一扭,两个错步扭过瓦莱身旁,站在楼梯方居高临下。

    他越过瓦莱,看着拉塞尔道:

    “拉塞尔,我的儿子,你以为他是来救赛琳娜的么?他只是为了满足心中的好奇,也可能有一点同情,他会装作很了解的样子,他会要求你祈祷,献上信仰。”

    “他会要求你买一些昂贵的药材,没听过的材料,最后在你最期待的时候告诉你,他已经尽力,但无能为力······”

    克莱蒙越说越大声,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和愤怒。

    瓦莱心惊胆战地看着木棒在他眼前劈来劈去,生怕情绪激动的克莱蒙控制不住手中的力道。

    呼呼的破空声,带起锐利的风,刺得他脸颊生疼。木棒的尖端,紧贴着他鼻子掠过,他不得不闭上眼睛,才能忍受这种直接的威胁。

    一定要尽早找个给力的保镖!这个世界动不动就掰手腕,比胳膊。就算他坚信对方不敢真动手,也保不准对面会失手啊!

    最重要的是,这样实在太失面子!

    瓦莱面色僵硬地站在原地,准备等克莱蒙将情绪发泄完。

    “你给我出去,你这个随便跑进别人家中的暴徒,你甚至想不经主人同意就要去卧室。别把你们和贵妇眉来眼去的桥段带到这里来,混蛋······”

    克莱蒙口水横飞,喷到瓦莱的脸上。肠胃在翻涌,他强忍住不适和怒气,攥紧收在袖袍中的拳头。

    他真想一拳头打过去,一个男人竟然能够这么聒噪,和恶心!

    若不是看到瑟在克莱蒙身后的男孩眼中还有期待,若不是他还有恻隐之心,若不是为了教会的传教大业,若不是神曾今曰过: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他真想转身就走!再也不管这家人死活。

    “你图我们家什么?贪婪的家伙,你一定别有所图!”

    说对了,我确实别有所图,瓦莱心中暗说:不就想搞两个信徒么?他容易么他,人家都是一茬一茬地割,他得想尽办法一个一个地磨。

    “啊啊啊!你这个恶棍,教会的败类,社会的蛀虫,父母的耻辱,恶魔的走狗。可怜的赛琳娜,我可怜的女儿,她才十岁啊······”

    克莱蒙一把血一把泪,不顾形象地痛哭。

    瓦莱·希特一口老血喷出,感觉孤零零站在凛冽的寒风中,一万头***路过。一世英名眼看就要被污蔑殆尽——

    没看到连小拉塞尔看他的眼神都不同了么?

    他双腿一抖,登时就想泪崩离开。克莱蒙已经将脸厚心黑,胡搅蛮缠,口喷污水,同归于尽的才能发挥到极致。

    一万吨打击,以他堪比炽天覆七重圆环的脸皮都受不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