捭阖天下之沉渊行 第八十章 生活不止眼前的春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捭阖天下之沉渊行最新章节!

    两个自杀的和尚搬走了,行痴捧着两个摞摞的骨灰盒,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跺着脚丫子往珥散走。

    武期久看着一个脑袋闪着电焊般光芒的离去背影,心里不断地盘算,这春夏被抓了,秋冬咋就一点消息都没有呢?

    其实这两个混蛋在哪里执行公务,对武期久没有什么关系,人家是珥散的内部公务员,自己则是闶阆内部的公务员,毕竟不是自己辖区的事情,武期久,主要担心的是自己那个名字和自己连号的便宜兄弟。

    “你丫到底在哪啊。”武期久抹了一把脸:“这么长时间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三个月前,刘巴陵带着六处外出公干,后来就不明就里地怼上了秋冬大队。

    关于之后是不是天雷勾动地火一发而不可收拾,没有人知道,起码现在想知道的人都不知道。

    “所以大人您是来国安城剿匪的?”

    “不是,我是剿匪然后误打误撞到这里的。”那位大人摇头。

    马儿跑长舒一口气,自己家的粮食产量问题,一直是个问题。一旦要是被上面扣上一个随便什么帽子,不要说是自己的终极梦想做一个太守,就算是自己的政治生涯都要宣告终结。

    “大人,我们国安城确实在用土匪耕地,虽然他们的成分有问题,但是我们这么做还是比较符合中央精神的,对吧。”马儿跑搓手,半弓着腰问道。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跟上面打个招呼,也就是了。”那位大人微笑。

    马儿跑是个懂事的人,不知从何处端出了五条大黄鱼。

    “用不着,都是同袍,养家不容易,你留着吧。”大人伸手推开。

    马儿跑一瞬间觉得这位年轻的大人是那么的和蔼可亲,真是百官楷模,新时代的好公仆。

    “大人,您刚才的行为真是令小的佩服得五体投地。现在像您这样权力大又清廉的官可着实不多了。”马儿跑说这句话的确出自真心,因为他的确很穷:“小的知道自己不配,但是小的真地想知道大人您的名讳。”

    “没什么配不配的,革命工作不分高低贵贱,我的名字叫刘巴陵。”

    “小的拜见大人!”谢宝庆郑重磕头。

    “哥,他是那个谁来着?”彪形大汉向小白脸问道。

    “可能是我们以前的暗桩吧。”小白脸挠头:“对对暗号。”

    “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彪形大汉说道。

    “是啊,暴风雨要来了。”

    “诶呀我去,还真是。”彪形大汉很惊讶:“你是哪个队的?”

    谢宝庆老老实实回答道:“小的是冬大队的。”

    彪形大汉拍脸:“我那什么时候来了你这么个傻帽?”

    “一看他这智商,也就只可能和你那队有关系了。”小白脸嗤笑。

    谢宝庆有些尴尬:“二位大人稍待,小的安排点事。”

    “都瞎啦?快他娘的好久好菜伺候着!”

    小的们终于发现来了顶头上司,地上躺着口吐白沫的土匪们像打了肾上腺素一样从地上弹起来,勤快地端茶送水。

    “两位大人到我们这偏僻之地肯定是有要事,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地方有有用的上小的的地方?”

    谢宝庆完全是想离开想疯了,但是他没料到两位大人一直等着这句话。

    “不仅有,而且很多。”郑少冬一脸老奶奶骗孙子的表情。

    一旁的郑少秋面色诚恳,使劲点头。

    “小的终于等到您了!小的是六处的暗桩啊!”

    “你是六处的暗桩?”刘巴陵明显不信:“没见过你的名字啊?”

    “小的原来不叫这个名字,小的原名马騳骉!”马儿跑连忙表忠心。

    “什么独彪?”刘巴陵没招了,这会不认字真不能怪他。

    “就是一个马两个马三个马的那个马騳骉!”马儿跑有些急了,这事弄错可不是玩的。

    “马六!也有人叫我马俩仨!还有人叫我万马奔腾!”

    “噢你是那个万马奔腾!”刘巴陵终于想起来,这个名字实在难记,字又生僻,倒是万马奔腾这个名字有市场。

    “对呀,小的是万马奔腾啊!”马儿跑终于开心了。

    “按照沉渊子的性格,这个名字他还真能起的出来。“”刘巴陵想起自己的名字:“名字这种事情,他也能那么随便。”

    “可不敢那么讲,虽然是摇号得的,但是那沉渊子他老人家为小的取的名字,自然是最好的名字。”马儿跑连连摆手。

    “说说吧,出来当暗桩这么多年都有什么收获?”刘巴陵问道。

    “处长,隔壁城还有个六处的同志,除了我,他也攒了不少的情报。”马儿跑有了好事不忘好基友。

    “是吗,他叫什么名字?”刘巴陵喝口茶。

    “回处长,他叫牛儿叫。”

    刘巴陵一口茶叶末喷出来,心想这个人也肯定是六处的不会假,一听着这名字就是配套的。

    “他原名叫啥?”刘巴陵非常期待。

    “回处长,他叫牛牪犇。”

    “啥艳奔?”

    “就是一头牛两头牛三头牛那个牛牪犇。”

    不得不说沉渊子起的名字都是可以上笑话大全的。

    “他是不是叫牛六?”

    “对啊对啊!”

    “牛俩仨?”

    “对!”

    “万牛奔腾?”

    “您真聪明!”

    “少废话,快把这货给我叫来。”

    六处长摆摆手然让这个家伙赶紧从自己眼前消失,脑仁疼。

    当马六和牛六坐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刘巴陵发誓,现在自己的感觉和在牲口棚里没有什么区别。

    “说吧,有什么情报吗?”刘巴陵有一种对牛弹琴的感觉。

    “回处长,给我们耕地的那群山贼,是秋冬大队的暗桩。”

    “什么?你们还真敢玩啊。”刘巴陵感叹道:“送你一根大拇指。”

    “那可不,咱可是沉渊子的徒子徒孙。”牛六拍胸脯。

    “所以呢?”刘巴陵玩味道:“你们想做什么?”

    “大人想找的人一定和他们在一起。”

    “什么,国安城里有六处的暗桩?”郑少冬惊讶道。

    “那也就是说,刘巴陵和他们在一起。”郑少秋道。

    “哥,怎么办?”

    “怎么办?,就在这办他!”

    “大人不知您作何打算?”马儿跑问道。

    “准备杀人!”刘巴陵枪口里吐出风轻云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