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徒子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三月对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孽徒子最新章节!

    密室内不见外面的天日,令人分不清此刻的时间,洛文澪只感觉时间过去了很久很久,但身上的人依旧没有半点停歇的意思。

    为方便更多的姿势,最后周逍又给洛文澪下了致幻术,僵住了洛文澪的身体之后,直接从自己寝殿的床上抽下底下的软席,平铺在密室的地上,然后从黑楔柱上放下洛文澪,抱着他在光滑柔软的软席上又进行了长达几个小时的癫狂。

    结束之后,周逍抱着虚弱的洛文澪去了自己的浴池。

    洛文澪就坐在周逍的腿上,整个人如一摊软泥似的靠着周逍,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周逍一边耐心的为洛文澪清洗,一边为手脚并用的在水底继续沾着洛文澪的便宜,好一会儿才结束。

    为洛文澪换上一身素净的衣裳,周逍这才将周逍轻轻放在了床上,垫着几只枕头使其靠在床头。

    洛文澪垂着头,半睁着双眼,看上去十分虚弱。

    周逍坐在床头,端着手下刚送进来的素粥,用小勺轻轻搅散里面的热气。

    “关于咱俩的婚事,我已经想好了……”周逍轻笑着道,“我准备先在虚空举办一场盛大的成亲礼,而后再去现世,用他们的仪式再举办一场,我要虚空和现世两界的人,都知道你洛文澪是我的爱人……”

    洛文澪这才缓缓抬起头看向周逍,他艰难的低哑,“把致幻术……解开……”

    幻境中,洛文澪全身被麻痹,动弹不得。

    “那心肝儿叫为父一声夫君。”周逍笑眯眯道,“叫了我再考虑要不要解开。”

    洛文澪脸色清冷,淡淡道,“你为什么会活着?”

    周逍不想跟洛文澪一本正经的探讨问题,这会儿他满脑子都是调。情。

    “心肝儿,来喝点粥。”周逍将一勺粥送到洛文澪嘴边,温柔道,“瞧瞧,都瘦了……”

    洛文澪感觉问不出什么,便没有再理会周逍,他闭上双眼,抿着嘴一动不动。

    周逍叹了口气,将粥碗放回桌上,又端起桌上的一杯清茶,温柔道,“至少喝点茶吧,做了一天一夜,我不信你一点都不渴。”

    洛文澪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周逍没办法,看着洛文澪微微泛白的唇色有些心疼,于是自己喝了口水,随之捏着洛文澪的两颊,倾身噙住洛文澪的嘴唇。

    洛文澪怒目陡然圆睁,身体激愤但却动弹不得,最后被迫将周逍渡进来的水全部咽下。

    “畜生!”

    周逍一松开,洛文澪便失口怒骂。

    周逍也不在意,将杯子里剩余一半的水一饮而尽,用刚才的方式重新逼洛文澪咽下。

    结束后,周逍情难自禁的亲了亲洛文澪的嘴唇,笑着道,“心肝儿小嘴儿真甜,来,为父再给你嘴对嘴喂粥。”

    洛文澪满眼血丝,他目瞪着周逍,开始拼尽全力冲击全身多处经脉,试图挣开身上的致幻术。

    周逍刚喝了口粥,随之就见洛文澪因蓄力过猛,鼻下已有血缓缓流出,那额前暴起的青筋,仿佛下一秒就要炸开血管。

    咕噜一声,周逍咽下了嘴里的粥,随之他惊慌失色的从床上站起,不断摆手道,“停停,不喂了不喂了,我他妈什么都不做。”

    说着,周逍后退了半步。

    致幻术是很难解开的,洛文澪的这种方式,简直是在拿命做赌。

    洛文澪的情绪果然逐渐平息了下来,最后他垂着头低喘不已。

    周逍紧蹙着眉,目光复杂的盯着洛文澪,他很了解洛文澪,这个看上去淡泊清冷,稳重矜持的男人,其实性情执烈,冷血无情,即便是对他自己。

    “你现在可是现世的守护神,你死了,现世也就玩完了。”周逍别有深意道。

    洛文澪缓缓抬起头,目光冷冽道,“你的意思是,我活着,现世便可安然无恙?”

    “聪明。”周逍笑着道,“现如今现世尽在我的拳掌中,那亿万生命皆由我梵罹主宰,但我要的很简单,就是你洛文澪心甘情愿的做我魔魈尊后,永生伺候我左右,这样,我便保现世长久安宁……”

    “就像你当年……对我父亲那样?”

    周逍一愣,随之想着似乎没错,于是道,“对,就是重演历史。”

    “重演历史吗?”洛文澪虚弱的讽笑,他缓缓道,“历史是,我父亲被你折磨致死,清狐一族最后惨灭,所以顺从你的结果,是我会死,现世也会灭亡,是吗?”

    周逍所融合的梵罹记忆里,关于墨霜的死,前因后果十分模糊,他担心被洛文澪看出什么,于是直接道,“我不会杀你,更不会折磨你,正因前生走错了一步,所以今世的每一步才会更加谨慎,我会信守承诺,只要你答应。”

    “我活着,会拼尽一切守护现世...”洛文澪冷笑,他看着周逍,缓缓道,“但我不会为了守护现世,而丧尽尊严的去活。”

    周逍一怔,洛文澪的话像打破了他心里一直以来的谋算,这会儿周逍才恍惚感觉,他计划的尽头,有可能对洛文澪完全无效。

    洛文澪终究不是墨霜,他对现世,是出于清狐一族的使命感,并非像当年墨霜对清狐全族性命的牵挂。

    他可以毫不犹豫的为现世战死,但未必会为现世失尊丧颜的苟活。

    周逍拳心紧握,最后又缓缓松开,紧接着他轻笑着道,“这样吧心肝儿,我们打个赌怎么样?我给你一个拯救现世的机会....”

    洛文澪看着周逍,没有说话。

    周逍重新走到床边坐下,但并没有伸手做什么。

    “你那儿子周逍,用了我的灵骨,体内复刻着我前生全部的术法修为,也是这世界上,唯一有可能打败我的人。”周逍一本正经道,“我给你三个月的时候训练他,三月后,让他来与我决战。”

    洛文澪神情一愣,“你...你的意思是....”

    “给你逆风翻盘的机会,只此一次。”

    洛文澪难以置信,“可是为什么...”

    洛文澪不明白,此刻的梵罹明明有毁灭一切的势力和实力,却偏偏.....

    “我喜欢游戏,也想看到心肝儿斗志昂扬的模样,单方面的碾压毁灭我前生经历太多,今生,我想玩的更刺激一些,我也想你输得心服口服.....”

    洛文澪咬牙,“你....你确定?”

    周逍轻笑,“当然,不过还是要再说一遍,目前你有三个选择,一是你现在就像你当年的父亲一样妥协于我,我便保现世安宁,二是你不听不从,我现在直接杀进现世,做虚空现世的两界霸主,三便是让你的儿子三月后来与我决一死战,我死了,于你而言自是所有问题迎刃而解,若你儿子战死,那后果便是你最不想看到的。”

    “我选三。”洛文澪毫不犹豫道。

    周逍眯笑,“嗯,很好。”

    “你不会出尔反尔?”

    “我梵罹一言九鼎。”

    周逍说完,起身退后几步,随之一记响指解开了洛文澪身上的致幻之术。

    洛文澪下床,目光阴冷,浑身蓝光包裹,那是预备战斗的状态。

    “你不是我的对手,可别动手。”周逍迅速道,“既然达成对赌协议,那我们就按规矩来。”

    洛文澪身上的蓝光逐渐消失,他盯着眼前的男人,锋利的目光似要将其剥开查看。

    洛文澪总感觉眼前这个梵罹不太对劲,很多地方,既熟悉又陌生。

    “这三个月,你确定不会对现世出手?”

    “当然。”周逍轻笑着道,“三个月后,要么是我的死期,要么是现世的末日。”

    说着,周逍打开了通界门。

    “回去吧心肝儿,从今天起,你得抓紧时间训练你儿子了....”

    (兄:嗯,为了让逍逍在三个月内最大程度的变强,师父会怎么做,你们懂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