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志愿兵 第一百一十五章 帷幕暂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星际志愿兵最新章节!

    .rd-p*{f-sl:rml;f-h:100;x-dr:;l-hh:hr;}.rd-p{dspl:;vsbl:hdd;}

    201年1月16日10时0分(纽约时间1月1日22时0分)———欧美澳合众国主席国u———纽约哈德逊河———

    在小年的帮助下,俊悄无声息地游到了马克身边,结果刚一见面,他二话不说就给了马克一拳,打得马克直接沉到了河底。

    “马克,你真是个混蛋,汉克中校的肺非被你气炸了不可!”

    俊这一拳虽重,但对于着甲的马克来说没什么实质性伤害,不过那种被揍的感觉,确实让人不太爽啊。

    “我……”

    沉底后马克立刻站稳了脚跟,但还没等他解释什么,俊就又扑了上来,然后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二人碰撞搅出了不少气泡,在一旁游弋的“小年鱼”被气泡吸引,追着一个个气泡嬉闹,高兴的脑波不停地释放。

    “啊哈,俊,平常看你不苟言笑的,这会儿怎么变得像个女……变得如此感性?”拍拍俊的后背,马克打了个哈哈,他现在正为如何解释小年而发愁呢,话题能扯多远先扯多远。

    松开马克,俊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咳嗽了一声,俊继续“愤怒”地问道:“混蛋,这么拼命,真的命多吗?!”

    被俊怒目而视,马克却毫不在意,一边傻笑一边严肃地说道:“汉克中校好像对我说过,我们是一个团队,别搞个人英雄主义。所以说你掉这儿了,我不能让你违反队内规定啊。”

    面对马克的瞎掰掰,不善言辞的俊一时间竟无言以对,不过他还有一张王牌能让马克理亏,便继续斥道:“好,就算你这谬论成立,那我问你,你凭什么带着你女儿一起来?还有,你有女儿这情况为什么没向队里汇报?”说罢,俊还指了指一旁游来游去的小年,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呃……”

    “哑口无言了!?”装模作样的说完这句话,俊走到马克旁边搂住他的脖子,小声的问道:“马克,那位真的是你的女儿?”

    “呃………咳,算……算是,收养的女儿,收养的。法克,你这什么表情!?信不信我揍你啊!”

    成功激怒马克,俊收起了一脸的鄙夷,十分严肃的说道:“马克,虽然你女儿救了我,但她的存在实在是………”

    俊的面甲被炸没了了,他的头盔现在只有一层玻璃面罩,所以马克能清楚看清他所有的表情。现在的俊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似乎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马克能猜到他在想什么,但他没有说出来,而是静静的等着结果。

    “啊———法克!我在想什么啊!?”

    俊突然爆吼一声,吓到了一旁正在自造气泡的小年,小年赶忙扔下气泡躲到马克背后,一双水灵灵的“年鱼”眼惊恐地盯着俊。

    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俊将右手放到左胸上,十分郑重地说道:“马克,你放心,只要你不同意,我绝对不会泄露这个秘密。我俊·麦克虽然是士兵,但我更是个男人,出救命恩人这种事,我绝对不会做的!”

    看着脸色赤红的俊,马克咧了咧嘴。即便俊不说,马克也能从俊的脑波中感受到,但能听到他亲口说出来,马克是非常高兴的。

    拍了拍俊的肩膀,马克将一剂纳米医疗虫递给了他,“俊,我相信你。走,让我们离开这儿,我们的任务结束了。”

    将医疗虫放进注射仓,俊豪迈的说道:“好,我们回去!嗯……等等………你不会是想让我们游回去?”

    “啊哈,还是你了解我,我就是那个意思。小年来,变条大鱼,载我们一程。”

    绿莹莹的“小年鱼”从马克身后游了出来,尾巴一甩就到了数米外。在远处看着体型“巨大”的马克二人,小年扁着嘴说道:“不,我才不要,你们太重了。”

    “哈哈,马克,你女儿不听你话啊。”

    被俊嘲笑,马克扶额叹息道:“唉,真是不孝女啊……”

    曼哈顿岛上的蘑菇云已经不再升腾,照亮天空的光辐射也消失了,城市再次陷入了黑暗。但是,被清空了乌云的天空,却因为几颗泛着微光的星星,显得不那么黑了………

    201年1月21日1时(巴西利亚时间1月21日6时)———南美非联邦成员国巴西———北部港口城市贝伦以东140公里———

    “嘟———”

    汽笛声回荡在亚马孙平原茂密的雨林间,惊起了大量在林间休憩的鸟儿,天空瞬间就成为了“飞鸟天堂”。看着这些在天空中翻飞的生灵,马克三人的心情都变得愉悦起来,这些美丽而多样的生灵,正是他们愿意付出一切去守护的事物之一。

    咳,别看几人现在惬意无比,在四天以前,马克和俊可是仍然在依靠手脚死命的划水前进。原本他们是想从纽约一路游到古巴去,找个海上“黑的士”转道委内瑞拉,不过令他们没想到的是路上遇到一艘开往巴西的超级货轮,于是二人决定混上船去。

    当然,即便有装甲的强化,人要追上船还是挺困难的,于是小年被迫出手了。高速冲到一只路过的剑旗鱼(剑旗鱼躺)身旁,小年一瞬间就从鱼鳃处钻了进去,然后入侵了它的大脑。

    剑旗鱼反抗了一小会儿,但是没什么卵用,若不是小年采用了不造成伤害的控制方法,秒秒钟就能让它驯服。看到这一幕,马克有些高兴,他所担心的事情,终究没有发生。

    控制着剑旗鱼玩耍一阵后,“年旗鱼”游到了马克身边,接着,小年用自己的分生组织在“年旗鱼”背鳍末端生成了一个把手。与剑旗鱼交流后,她告诉马克,“年旗鱼”一次只能载一个人。考虑了一下两人的身体情况,马克决定让俊先上船去,他自己则继续奋力游泳。

    趁着“年旗鱼”载俊追向超级货轮还未返回,格鲁沃从盒子里钻了出来。看着远处高速游动的“年旗鱼”,他略带挪揄的向马克表达了自己观察小年的结论,结论就是:马克会成为女儿控。然后……他就被马克扔水里去了。

    先后将俊和马克送上货轮后,小年脱离剑旗鱼和它道了别。剑旗鱼似乎被小年提高了智力,居然冲小年摆了摆尾巴,然后才一头钻进海中消失不见。这状况,看得马克和俊一愣一愣的。

    利用电磁攀岩爪和护臂钩锁登上货轮后,马克和俊配合着黑掉了货船的主控系统,接着又依自身的能力躲过不少船员,悄悄地摸进了餐厅。将做好的食物席卷一空后,二人又悄悄地藏进了一个最上层的集装箱里,直到现在为止,他们拿的食物都还没吃完。

    坐在集装箱顶部,马克瞭望着无边无际的亚马逊平原感慨万分,打开电纸笔记本,他开始记录起这几日的经历来。也就在这时,一个带着绿莹莹“光环”的小精灵悄悄地从集装箱后面飞了上来。见马克沉默地坐在那里,她便收起翅膀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学着马克的样子坐到了集装箱边沿。

    约莫十五分钟后,马克记录完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然后大大的伸了个懒腰,直到这时,他才发现小年坐在自己的身旁。

    看着一脸气愤、眼神幽怨的小年,马克突然觉得,自己对小年的关心似乎少了点儿,便柔声问道:“我可爱的小年,有什么事吗?”

    已经有马克头高的小年站起身,指了指放在她身后不远处的一个碳纤维盒子,“呐,马克爸比,你看这个。”

    “这是?”碳纤维材质的盒子上有一把密码锁,如果不用密码打开使用暴力拆解的话,盒子里的东西可能会一起坏掉。

    就在马克感觉莫名其妙时,小年蹦蹦跳跳地走了过去,然后用她那足以穿透生化纳米装的爪子,轻易地撕开了堪比钛合金的碳纤维盒子。下一刻,一条用翡凰星玉石制成的项链,带着它特有的光泽出现在了父女俩眼前。

    “哟,可真漂亮,小年想给自己带上么?”

    “哈,是小年要用来向马克求婚?”

    俊和格鲁沃不失时机的钻了出来,然后又是一番挪揄,导致薄脸皮的小年羞得小脸通红,躲到马克背后又不敢出来了。

    将项链从盒子里取出来,马克指着二人怒骂道:“去去去去去,你们两个才认识几天啊,就这样如胶似漆了,真是物以类聚。快到目的地了,我们准备一下就下船。我警告你们啊,再欺负小年我就收拾你们,而且绝对不客气。”

    大活人:“你是老大。”

    纯能体:“你是老板。”

    小年轻声道:“你是老爸。”

    马克:“………”

    超级货轮从入海口驶进亚马逊河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看着越来越近的城市,马克略有些紧张。自从12月1前往沙瑞兹,他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去过城市,连去城里该做什么都给忘记了。一个月看起来不长,但如果给你加上各种意外旅程,你就知道度日如年怎么来的了?

    将小年抱起来,马克看着小年拿在手里把玩的项链突然有种负罪感,便向俊问道:“俊,你身上带钱没?”

    俊查看了一下装甲的储物匣信息,然后点了点头,“有一点儿美金,怎么了?”

    “坐了别人的船,还白吃了别人好几天的饭,不付钱岂不是和土匪一样?我想,我们应该悄悄地把钱交给船长或是谁。”

    “你的想法真的很………”看了看马克怀里眨巴着水灵灵双眼的小年,俊到嘴边的吐槽话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好,我们得教好孩子。”

    摸了摸小年的脑袋,马克柔声道:“嗯,小年,项链从哪里拿的?去还给别人,这不是我们的,不能白拿。”

    小年有些不解的看了看马克,她现在还没办法完全理解人类的处世之道,但是她尊重自己的马克爸比(作者:我已经有点儿伤不起了),便嘟起嘴点了点头。

    “小年乖,等到了城市我给你买一条,我们有钱,自己买的心安理得。”

    听到这句话,小年的耳朵动了动,开心的情绪波动再次出现,“嗯呐。”

    “格鲁沃,你去把钱送去船长室,跟着我们这么久,好像还没见你做过什么正事儿。”

    格鲁沃这几天已经完全适应粘合-21,甚至可以把它作为临时身体来使用,虽然拉伸后的身体也只有马克小腿高,不过总算是有了实体。

    摸着下,格鲁沃装之气十足的说道:“好,本圣堂武士就勉为其难的展示一下身手,打狙的,跟我走。”

    从马克怀里飞起来,小年抱起项链说道:“马克爸比,那我也去了。”

    马克在小年的鼻子上点了一下,嘱咐道:“小心一点儿,别被发现了。”

    “嗯。”

    格鲁沃、俊和小年先后离开,集装箱顶部又只剩下了马克一人。看着远处越来越近的城市,马克突然单膝跪到了地上,然后打开面甲大口的喘息起来。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没有人回答马克,但他的脑海中却不断地有一个声音回响:“找到你们了……桀桀桀……找到你们了……”

    “啊啊啊———给我滚开!!!”

    当地时间8时———

    超级货轮在经过两小时的逆流行驶后,到达了巴西北部最大港口城市——贝伦。贝伦是帕拉州首府,位于亚马孙河三角洲瓜雅拉湾与帕拉河汇流处,距大西洋14公里,为进入亚马孙盆地的门户。地球防卫网的地内基点也包括这座城市,贝伦城郊安放有一门可以击落利维坦的超级质子对撞炮,即使隔着数十公里,你也能看见那怒指苍天的炮管。

    贝伦既是一个军事要塞(殖民时期就是了),也是亚马孙河最大港口,码头总长329米,能停泊万吨海轮,年吞吐量00多万吨;输出橡胶、巴西坚果、胡椒、黄麻、木材、皮革、干鱼和药材,集散从巴西南部运来以及国外进口的工业品、燃料和谷物。工业有食品、纺织、黄麻、建筑材料、机械、造船、木材、制革、冶金等。设有大学、研究所、自然历史博物馆、热带病研究院、植物园、动物园、大剧院和教堂等,是巴西北部重要的文化中心。

    贝伦的城市魅力不仅在外表,更在于市内的早、晚。从点开始,亚马孙河附近维罗佩索鱼市就开始沸腾起来,从亚马孙上游或从大西洋上过来的渔船纷纷在码头卸货,活蹦乱跳的海鲜和河鲜随后被渔店老板摆上鱼市摊位。还有大量水产品被装箱,压上重重的冰块,由早已等候在旁的卡车火速运往2000公里外的里约热内卢。这种繁忙热闹的情景被摄入各种镜头之中,定格为贝伦人勤劳品质的象征。

    夜幕降临时,鱼市附近、由旧码头仓库改建成的休闲中心人头攒动,若晚上点后才过来,客人就很难找到河边的露天餐位。这里有家啤酒餐厅,10多种不同口味、度数的啤酒,常有当地人在这家餐厅一晚上尝遍各种啤酒。每当逢年过节,市政府会安排在休闲中心燃放焰火,把贝伦的夜空装点得更加美丽。

    贝伦拥有众多建于1世纪至19世纪的欧式建筑,尤其是建于184年的帕斯剧场,其内饰使用了大量金箔,异常豪华。在山丘上则有被认为是贝伦发祥地的卡斯特洛要塞,从这里可俯瞰老城区。至于泛舟亚马孙河、探险丛林等更是众多游客的必游项目。

    当然,马克和俊毕竟不是游客,在超级货轮靠岸之后,他们悄悄地从船尾跳进了亚马孙河,然后找了一个无人的河滩上了岸。贝伦有一个新加坡领事馆,他们打算去那里寻求帮助,不过穿着装甲在城市里行动显然不太明智,于是二人将装甲藏到河里,裸身……咳,就穿着普通的军服进了城。结果刚进城,二人就遇上了“麻烦”………

    拟态成一只红绿色相间的鹦鹉,小年停在马克的肩头,好奇宝宝一样的四处张望,“哇,马克爸比,你看那里,好漂亮啊。呀,那是什么,闻起来好香啊。”

    俊走在马克的身后,感受到附近居民异样的目光,他赶紧向马克提醒道:“马克,让小年少说点儿话,周围的人都看着咱们呢。”

    马克停下脚步转过身,指了指俊的肩膀,说:“俊,我觉得,我们去换一身衣服才是真的,居民们明显是对我们的军服感到诧异。你还有美金吗?前面有个服装店,我们去买两件衣服。”

    想了想,俊也觉得是这个道理,“呃,你说得对,不过我只剩五百美金了,买衣服………”

    “买便宜点的就好,走走走。”

    拉上俊,马克快步走向了不远处的一家服装店。那个服装品牌是巴西的本土品牌,马克没有见过,进去以前还害怕误打误撞买到什么炒鸡贵的衣服。所幸俊有一双“鹰眼”,站在远处就看清了里面衣服的标价,确定很便宜后推着马克就走了进去。

    约摸五分钟后———

    从服装店走出来,看着只买了一件体恤衫、一条沙滩裤和一双拖鞋的马克,俊爆发了,“我说马克,你穿的也太随意了?!”

    将装着军服和军靴的袋子搭到背后,马克上下打量了一下俊。上衬衣下西裤,还搭一双皮鞋,在巴西这种冬天都热的地方,马克实在是不敢恭维,虽然俊确实比他帅。

    想到俊比自己帅,马克突然有种不爽的感觉,便吐槽道:“要像你那样才叫穿衣服?大绅士?”

    俊似乎没有察觉到马克话的槽点,依旧保持严肃地说:“我们是去领事馆,那么正式的场合你穿这样算几个意思?”

    戳了戳“年鹦鹉”的小嘴,马克一脸鄙夷地说:“我的大兄弟诶,要不是我跳回来救你,你现在还有心思说这些?你路上没看新闻么,u悬赏一个亿要我们的脑袋,你不早点跑路还在这儿瞎掰掰,命多啊?”

    “我……”

    马克没再理俊,自顾自的往前走了,俊纠结一阵后还是追了上去。马克的话虽然不好听,但很实在,想要活更久,就得学他。

    当地时间9时———新加坡领事馆———

    “中校……是,是我………嗯,我们都还好………”

    看着俊在显示器前和汉克热切地说话,马克有些羡慕,但是却不敢过去,毕竟,他违抗了汉克的命令。抓起一旁的杯子,马克“咕咚咕咚”就把茶灌了下去,负责接待的领事馆工作人员看的是眉头紧皱。

    “马克,听得见吗?”一个显示器突然出现在面前,吓得马克往后一跳,杯子都差点儿掉了。但当他看清显示器上的人时………他又向后跳了一大步。

    摸了摸后脑勺,马克强笑道:“咳——哈哈,中校……你……你好啊。”

    汉克点点头,露出了标志性的微笑,“臭小子,还活着啊。干的不错,把俊给救出来了,给你记大功一件。”

    “那个是……”

    摆摆手,汉克制止了马克的解释,“不用多言,已经有大人物跟我打过招呼,你现在可以离队了。”

    “长官……”

    侧过脸,汉克抽了抽鼻子,和马克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他已经喜欢上了这个不服从命令的队员,就像当初的6号阿灿一样。咳嗽一声,汉克装作无所谓的继续说:“哈,虽然有些舍不得,但毕竟我不能影响你的前途。马克,风骑士太小了,你应该出去寻找属于你的广阔天空。”

    “长官,其实我很喜欢风骑士———”

    汉克摆摆手,制止了马克继续往下说,“别说了,我还没告诉其他人你不回来呢,我可不想还没公布消息就自己先眼睛痒。”

    立正站好,马克向汉克行了一个军礼,“我知道了,长官。”

    汉克保持着微笑回礼致敬,最后嘱咐了一句:“马克准尉,一切保重。”

    显示器随着汉克的转身而黑屏,看了看仍在房间里与埃米尔几人热聊的俊,马克默默地叹了口气。他明白,自己与风骑士小队的缘分,到此为止了。默默地走回休息室,马克一头倒在**上就睡着了。他累了,并不是身体累,是心累了。

    因为军机跨国等外交问题,从新加坡调派的运输机要半夜才能赶到贝伦,在此之前的这一段时间里,马克和俊需要在领事馆安心等待。至于他们扔在河里的战斗装甲,领事馆已经派专人专车去搬运,很快就能运过来。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与队友们畅聊一小时后,俊挂断了通话。直到这时,他终于想起了马克,“嘿,马克,你在哪儿呢?”

    小年从此时正守在休息室门口,听见俊的呼喊,她扑棱着翅膀飞到了俊的肩头,“俊,马克睡着了,你找他有事儿吗?”

    俊**溺地摸了摸小年脑袋,然后喂了她一颗巧克力,“倒没什么大事儿,只是想叫他一起出去转转罢了。既然他睡着了,就晚上再去。”

    小年开心的吞下巧克力,用小脑袋蹭了蹭俊的脸颊,“嗯呐,那我等马克醒了转告他。”

    “那我也先去休息一会儿,小年把肚子留着,晚上有好吃的哟。”

    “嗯呐呐,我知道了。”

    将小年送回马克的休息室门口后,俊也打开另一侧的休息室进去休息了,贝伦的新加坡领事馆再次恢复到了往日的宁静。

    时间,也就在这种宁静中飞速流逝,太阳升到正空,再渐渐偏西,眼看着黑夜就要降临,贝伦却热闹了起来。贝伦人民在历经了一天的辛勤劳作后,迎来了他们舒适的夜生活。

    “呐呐,马克,起**啦,起**啦,夜市都摆上了,小年饿了要吃东西。”

    小年变回人类形态坐在马克背上使劲的撒着娇,虽然睡得正舒服,但马克的睡意还是敌不过小年嗲嗲的撒娇声,无奈的投了降。让小年坐到了一边,马克懒洋洋的翻了个身。

    “小年,现在几点啦?”

    小年气鼓鼓的跪坐在一旁,不住地用小拳头打着马克,“19点啦,快起来,俊和格鲁沃都已经出去了。小年都没吃午饭呐,饿了啦!”

    “好好好,起起起,这就起来。”

    从**上起来,马克摇摇晃晃地走到窗台边,从水龙头接水洗了一把脸。清醒些后,马克感觉到了饥饿,想起小年说的夜市,他决定待会儿去吃点儿东西。

    “小年,想用什么形态去吃东西?”转过身看着人形态的小年,马克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好像皮肤没那么灰了。

    小年从**上跳下来,理了理拟态出的淡绿色连衣裙,眨巴着眼睛向马克问道:“就用这个形态可以吗?”

    马克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决定给个中肯的回答,便平淡地说:“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只是你30厘米的身高……身高………身………高………我的天!小年你什么时候长这么高了!?”

    小年十分调皮地跑到马克身边,抬起小手从自己的头顶划过,然后平行着划到了马克的腿上,高度约90厘米。兴奋地拍拍手,小年牵着马克的手说道:“如果只是人类这种身体结构,我用足量的碳水化合物就可以组成了,嘻嘻嘻,这下马克可以带我出门了。”

    目测了一下小年的身高,马克捂着额头长叹一声:“啊,我的钱包这下完喽!”

    “谁说的?你可不能用你的**,要是被u追踪到你就哭去,拿着。”俊突然踢开门走了进来,然后将一支可刷卡式腕表扔给了马克,看那架势,就像刚去抢了银行回来分赃一样。

    接住腕表,马克有些疑惑的问道:“俊,你和格鲁沃不是出去了吗?还有那啥,u知道我去扔了颗核弹了?”

    俊走到小年身边将她抱起来,一边绕着马克转一边说:“刚才只是出去取钱啦,没钱怎么逛夜市?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你在太空的时候将军就已经告诉过你了。那腕表是情报部给你配的,下午刚快递过来,里面少说也有上百万的m,够你天酒地一段时间了。”

    拍了拍俊的后背,不问正事的小年嘟起嘴催促道:“俊,马克,我们快出去找吃的,好饿啊!”

    “好好好,我们走。”

    “格鲁沃呢?”

    俊指指天空,愤愤道:“在天上飞着呢,圣堂武士叼炸天。”

    “好。”

    两人交谈着走出了领事馆的大门,引来好几名领事馆工作人员的注目。虽然被交代过不要过多的管二人,但是两人带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儿一同出去,那种嫌疑还是很大的。不过马克三人可不管这些,他们的目标就是吃——吃——吃,别人的眼光算啥?

    一路疾走约十五分钟后,马克三人来到了贝伦十分有名的维拉佩索市场。维拉佩索市场位于瓜雅拉湾畔,与卡斯特洛城堡隔河相望,是贝伦最重要的码头和集市。它的前身是葡萄牙殖民当局设在码头边的一个税务所。那时,贝伦居民主要靠捕鱼为生。每天天色蒙蒙亮时,渔民们便驾着小船、独木舟从四面八方汇合到这里,在摇戈、暗淡的烛光下,将一筐筐鲜鱼活虾抬到码头上。在税务所的税务员“过秤,过秤!”的吆喝声中,渔民们过完秤,缴完税,然后将鲜鱼、鲜虾拉到集市。

    码头边的生意越做越火,渐渐形成一个集市,人们也模仿税务官的吆喝声来称呼这里,“维拉佩索”在葡萄牙语中即意为“过秤”。于是“过秤”市场的名声不胫而走。后来,葡萄牙殖民当局决定在这里修建一个永久性的集市,其建筑材料全部从法国进口。如今,具有浓厚法国建筑风格、用各种铁艺材料建成的维拉佩索市场已成为贝伦的一张名片,并且依然是贝伦最热闹、最繁华、商品最齐全的集市。

    当你来到这里,满眼是人流,到处是商摊,商品林林总总,五八门,什么都有。过秤市场里主要鲜活鱼虾,市场外则是一排排的商摊,除各种蔬菜和日用品外,最有意思的是可以买到当地土特产品,如印第安人用的草药和护身符、当地的手工艺品、甚至还有许多亚马孙特产的野生动物,如懒猴、蟒蛇、乌龟等等。在集市上,还能品尝到当地的风味小吃,如享有盛誉的图杜皮烤鸭,用亚马孙原产植物果实做成的冰淇淋和果汁,如阿萨伊、古布阿苏和巴古利等。

    过秤集市每天从早上五时开张,一直持续到晚上十一点方告结束。现在这个时间段,正是集市每天最热闹的阶段,许多劳作了一天贝伦市民往往会在这当口来逛逛夜市,不一定会买东西,但一定会全身心地去感受贝伦的热闹与繁华。马克三人刚进到集市里就被“维拉佩索式”的热闹所感染,满脸都是惊讶与兴奋,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发出不住地赞叹。

    行走在街道上,街道两旁的商贩们热情四溢的推销着自己的商品,其中许多还是能说会道的天朝老板,让马克不由得感叹世界变成了地球村。三人一路前行,一路上许多的人被小年萌化,向她打着招呼,很多生意不太忙的老板和伙计还热情的走过来送给她吃的和纪念品,而小年也以最萌的表情向他们回以笑容和感谢。(萌霸天下?)

    看着在马克怀里撒娇萌的小年,俊有些嫉妒了,轻声问道:“我说马克你累了不,你要是累了让我也抱会儿小年呗。”

    马克耸耸肩,略带挪揄的说:“啊,再等会儿,我还没累呢。倒是俊你提着这么多东西,累不?”

    俊被气得脸一红,恶狠狠地瞪了马克一眼,“好……很好……马克你——”

    但他终究没有将狠话说出来,因为啊,马克接过了他手中的众多商品,而小年则嬉笑着投入了他的怀抱。

    “俊,照看好小年啊,我们去左边那条街的餐馆。刚才我听印第安人饰品的老板说,那里有图杜皮烤鸭和阿萨伊冰沙,那可是贝伦特色,来贝伦一趟不吃真的就白来了。”

    “呀,听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哎,俊,我们快点儿走。”

    **溺地揉了揉小年的头发,俊迈开步子跟上了马克的步伐,一边走一边还逗弄着小年,“小年真是贪吃啊,这么贪吃以后马克养不起你哟。”

    小年嘟起嘴摇了摇头,“不会的,我的马克爸比很会挣钱的,现在的存款上千万了?”

    “吓!?志愿兵待遇这么好!?”

    马克走在前面听到了二人的对话,便停下脚步回过头说道:“钱的总数倒是有那么多,然而百分之九十只能用来买武器装备,那价格高得有多离谱你应该知道。噢,这次回来我们还赚了船票,不然船票都得辛苦大半年。”

    冷汗从俊后背缓缓划下,咽了咽唾沫,俊为自己当初没去当志愿兵感到了庆幸,“好………哎,马克你说的是这家商店吗?”

    顺着俊所指的方向看去,马克看到了一家接近满座的餐馆,“啊,应该是。”

    三人从餐馆大门处走进去,立刻有一位女服务员迎了上来,看出领头的马克是华人,服务员立刻用中文问道:“三位客人你们好,请问你们是来品尝贝伦特色食品吗?”

    马克点点头,十分平和的答道:“是的,我们听说贵餐馆的图杜皮烤鸭和阿萨伊冰沙十分美味,特意从西城区赶来,想要尝一尝这贝伦特色。”

    听马克说罢,服务员向里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既然是这样,那三位客人请跟我来,本餐馆的座位有限,都给吃饭的客人使用,品尝特色食品的客人我们为其额外准备了一个大厅,就在餐厅后面。”

    “麻烦你了。”

    在服务员的引导下,马克三人穿过热闹至极的餐馆前厅,从一条摆放有装饰鱼缸的通道处走进了另一个大厅。后面这一个大厅比前一个大了足足三倍,餐桌布局也是尽可能多坐人的食堂式布局,但即便如此,这后厅的上座率也已经接近百分之九十。

    引导马克三人到一张角落的桌子坐好后,服务员却并没有立即离开,反倒是有些扭捏的站在了旁边。对脑波已经十分敏锐的马克立刻猜到了服务员的想法,但出于尊重,他还是走形式的问了一下。

    “这位小姐,你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么?”

    服务员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那个,这位先生,我可不可以……和你的妹妹合个影?”

    听到“妹妹”二字时,马克的嘴角抽了抽,也察觉到了俊脸上的笑意。考虑一下后,他将这球踢给了小年自己,“这……没问题?小年?”

    小年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然后疑惑的问道:“合影是什么呀?”

    “噗嗤——”

    “哈哈———小姑娘真是天真可爱啊。”

    “老公你看那小姑娘好萌啊,好想要一个这样的孩子。”

    “爸爸,你看那小妹妹好漂亮啊。”

    服务员以及周围听懂小年话的人都被这话逗得开怀大笑,只有小年自己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见状,马克摇摇头,给小年下了一个最通俗易懂的命令,“乖,你坐那儿别动就好了。小姐,麻烦你蹲一下了。”

    能得到马克的同意,服务员几乎是受**若惊,立刻跑到小年身后蹲下,取出手机来了张自拍。当然,镜头的主角依然是一脸呆萌的小年。

    “咔嚓——”

    服务员刚和小年合完影,马克他们要的图杜皮烤鸭就盛了上来,看到食物的一瞬间,小年呆萌的形象瞬间消失,直接转化成了吃货模式。

    嘟起小嘴,小年可怜巴巴的看向身旁的俊,“俊,我要吃鸭翅。”

    被萌得小心肝一颤,俊果断地扯下一只鸭翅送到了小年嘴里,看着小年愉快地小块朵颐,俊觉得自己也非常高兴。难道是喂人鸭翅,手有余香?

    也就在俊和小年分享烤鸭的时候,马克悄悄地拿起一份阿萨伊冰沙吃了起来。阿萨伊冰沙那种沙沙绵绵、滑滑甜甜的口感不输给任何价格昂贵的冰激凌,马克第一次吃就接受了它。这种呈黑紫色,口味独特的食品,你只要吃了第一次,便放不下了。

    阿萨伊浆果富含高纤维使人不会感到饥饿,同时了身体需要的营养。阿萨伊浆果还含有大量抗氧化物及矿物质,可补充因剧烈运动后缺失的矿物质、维生素等。阿萨伊果一直被巴西当地部落中的战士们作为天然的壮阳药,而且还被广泛地用来提升耐力,补益精力,延年益寿。(咳,好像跑偏了)

    “呐呐,马克偷吃!”

    扔下手中的勺子,马克“惊恐”的叫了起来,“啊——被发现了!怎么办?”

    “贿赂我,马克喂我吃一口就可以了,呐呐。”乘此机会,小年又了个萌,引得周围的食客大笑不止。

    在小年的鼻子上轻轻捏了一下,马克微笑着告诉她:“小年,这个其实不适合你吃,你吃一勺子就可以了,知道吗?”

    “嗯呐呐。”小年发出一点儿声响,却根本不正面回答,就只是张开嘴在那里等着吃。

    “真是个淘气包,俊,你来喂她。”

    “小年,来,张嘴。”

    “啊——唔咩咩~~~好呲——”

    当地时间23时分———贝伦国际机场———

    “好了,就送到这儿,再送我就想把你们一起拉走了。”

    停下脚步,马克在俊的肩膀上拍了两下,“那你慢走了,见到埃米尔、强恩他们记得帮我问个好。”

    盖上玻璃面罩,俊用战斗记录仪给马克照了一张相,“嗯,我会的。那个,你真的不把‘银鳞龙’留下?”

    看着不远处被机器人送进飞机货仓的大铁柜,马克有些不舍的摇了摇头,“那本来就只是我借的,该还就还。我想凭我自己不懈的努力,以后一定能争取到一台完全属于我自己的‘银鳞龙’。”

    将马克的“阿尔蒂马克斯300”背到背上,俊行了一个横臂礼,“那我就祝你早日成功。再见了,马克,超级步兵。”

    横起手臂到胸前,马克留给了俊一个灿烂的笑容,“再见了,俊,神射手。”

    做完最后的道别,俊转过身径直跑了出去,他怕慢慢的走会想到太多的事,那样他就狠不下心一个人离开了。

    看着俊远去的背影,马克嘴角维扬,露出了一丝微笑,“风骑士4号,加油。”

    转过身,马克也快步往机场外走去,小年和格鲁沃还在领事馆等他呢,他必须快一点儿回去把签证办好,一场新的旅程,正等着他们呢………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d:,当前用户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