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力量至上 第五章 水木的善意(求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火影之力量至上最新章节!

    雏田:“鸣人君!”

    随着两人谈话的次数多了,再加上鸣人已经表露自己的心声。

    雏田的胆子也变的大了不少,最起码敢向鸣人招手了。

    鸣人:“伊鲁卡老师,雏田叫我,我……”

    伊鲁卡黑着脸飘过:“去吧……”

    当自己的学生都开始和女孩子手拉手的时候。

    他这个老师还在单身……啊!想死!

    两个人悄悄的来到没人的地方。

    雏田将买来的复写卷轴递给鸣人。

    这样算不算交换信物了?

    只是想想心里就美滋滋的。

    这个卷轴很小,正常人小拇指那么长,粗细的直径也超不过绿豆。

    与卷轴在一起的还有一个简要的说明书。

    只要将查克拉注入其中,卷轴就会自动延展放大到与将要考录的卷轴同等大小,然后在展开卷轴的同时,形成一层薄膜覆盖其上完成复写。

    这个人情鸣人记下来了。

    进考场前,雏田:“鸣人君今天也要加油!”

    鸣人:“好的,雏田也要加油!”

    唉……把我的油都给你吧,我加了也没用啊……

    忍术的考核,是一个一个点到名字到隔壁单独教室施展忍术。

    然后由考核的老师评判。

    伊鲁卡:“下一位,鸣人!”

    到我了吗?

    鸣人起身,下意识的望了眼雏田,雏田也在看着他,并且做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加油的手势。

    鸣人咧了咧嘴。

    接下来就是悲伤的时刻了……

    走进测试体术的房间。

    伊鲁卡老师和水木老师并排坐在前面的讲桌前。

    今天伊鲁卡是主考官,水木是副考官。

    讲桌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木叶忍者的护额。

    如果得到护额,就晋升到下忍,那样以后每月就会有一笔远高于现在补助金的收入。

    同时只要完成任务的话,还会得到一笔相对任务等级的奖金。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刚刚就上演过,鸣人是发自内心的想要获得这个身份。

    伊鲁卡:“今年的忍术考试科目是……分身术。”

    果然是分身术啊。

    水木带着非常和善的笑容看着鸣人:“鸣人开始施术吧。”

    鸣人:“是。”

    熟练的结印:“分身术!”

    “嘭!”

    一个分身出现在鸣人的身边,但是……却是一个好像蔫茄子一般的分身。

    软趴趴的拍在地上,就算是鸣人自己,都想去痛扁他一顿。

    伊鲁卡:“不及格!”

    鸣人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伊鲁卡老师。

    此时的伊鲁卡老师表情很严肃。

    鸣人:“我会继续努力。”

    水木这时插言道:“好歹鸣人也分出了一个分身,就让他过关吧。”

    鸣人看向水木。

    此时的水木表演的还挺真诚的。

    如果自己还是过去那个傻傻的鸣人,那么多半会更赞同水木,同时认为是伊鲁卡老师难为自己吧。

    毕竟熊孩子的心理都是这样,根本看不到那些真心为他付出了很多的人所做的好,倒是外人虚假的善意就能骗的晕头转向。

    伊鲁卡:“不行!其他学生最少都能分出三个分身,鸣人只能分出一个,而且还没什么用,所以不能让鸣人及格。”

    换了立场,知道真相后,再看眼前的一幕,对伊鲁卡老师根本生不出一丝的反感。

    鸣人低下了头:“伊鲁卡森赛,我先下去了。”

    不过,就算已经知道了结果,心里依然的不舒服啊。

    伊鲁卡:“下一位,雏田!”

    雏田从教室走出,正好遇到鸣人。

    伊鲁卡老师的话,刚才她也有听到,此时不免有些担心看向鸣人;“鸣人君?”

    鸣人:“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我会从忍者学校毕业的。”

    雏田:“嗯!我相信鸣人君。”

    鸣人:“快去考试吧。”

    雏田:“好的。”

    鸣人没有回教室,而是一个人走到了外边,走在木叶的大街上。

    来往行人厌恶的表情,鸣人全部视而不见。

    别人的目光在他看来,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因为无论别人看得起也好,看不起也好,那都是别人的事,韩信能忍胯下之辱,他这点算的了什么?

    只是,他想不明白的是,三代火影为什么要告诉村子里他就是那个妖狐。

    为什么要设立那个只有鸣人不能知道的规定。

    为什么又要隐瞒他的身世,为了保护他?

    为了怕四代火影昔日的敌人前来报复?

    四代火影为了村子牺牲了自己的儿子,难道换不回村子对自己的保护吗?

    只是怕引来仇敌,怕给村子带来麻烦,就让一个孩子从小生活在所有人的异样的目光中?这么做你们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看天。

    天上的云是那么的白,那么的高远,纯净,悠闲。

    心里不由的生出了一丝羡慕。

    做一片无忧无虑的云,当大风吹过,慢慢散去,那种生活让人向往。

    “鸣人!原来你在这啊,我看你走出学校还挺担心你的。”

    来了么?

    鸣人转过身,映入眼前的人脸上的担心充满着怜惜,是水木没错。

    可惜这个表情了,如果是伊鲁卡老师做出来会增加生动的多吧?

    又或者是雏田,那善良纯洁一丝不染的雏菊。

    鸣人低下头:“水木森赛,有事吗?”

    他对于演戏还不太擅长。

    又或者他不想在这个人面前做出一副可怜的样子。

    水木:“在为没通过考试烦心?相信我伊鲁卡森赛绝对不是针对你的。”

    鸣人:“嗯……”

    水木:“走,我们去其他的地方聊聊,然后我给你讲讲伊鲁卡小时候的事。”

    鸣人:“嗯。”

    水木带着鸣人来到一处没人的地方。

    是一处高台,从这里望下去,一个个房房屋都显得要低矮的不少。

    水木:“其实,伊鲁卡老师和你是一样的,伊鲁卡老师也是一个孤儿。”

    水木开始了表演。

    鸣人嗯啊的配合。

    讲了许久,终于讲到了重点:“鸣人,你想不想通过考试?有一个秘密我想告诉你,如果你成功了一定会通过考试顺利毕业的。”

    来了!

    早已有了心里准备,但是鸣人的心在这一刻也不由的有一丝紧张的情绪。

    这将是一个考验,也将是他人生重要的转折点,过去了,就会获得立足于这个世界的机会。

    没过去,他就得在忍者学校留级一年,再次过那种每天只能拿少许补贴的生活。

    还要带着感恩的笑容,忍受着每条街道上的恶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