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地仙》 第074章 浪子欲回头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的老婆是地仙第074章 浪子欲回头八

    文polarisa

    当李茜依和母亲正要去享受个短暂的午休,突然看服务员们纷纷往外跑,好像听说酒店门口有人惨叫。不大一会儿,父亲和董胖子已经被人从门外抬了进来,放在门厅的沙发上痛苦的呻吟着。等到母女俩醒悟过来跑下楼去看,父亲和董胖子已经被抬上120急救车,马上要送走了。全家人陪着父亲和董胖子到海洋县立医院就诊,却没有发现食物中毒的痕迹,却有些严重的肠胃痉挛。拍了磁共振、ct,做过彩超,不顾父亲的疼痛,折腾了很长时间。最后,西医终于束手无策,李茜依从来不相信中医的奇谈怪论,这次还只能靠中医。一个会诊的白发老头,一番装模作样的望闻问切之后,给父亲和董胖子开了一些中成药方的点滴。挂了大多一个小时,父亲和董胖子才停止痛苦的呻吟,还没有来得及擦掉额头的冷汗,已经沉沉睡去。

    昨晚,自己陪了父亲一夜,早晨哥哥开了车子,把自己接了回来,又去送妈妈到医院看护父亲。今天晚上妈妈和自己就要回到辽大市,看护父亲的任务就要落到哥哥一个人身上,想到这个李茜依,不免有些忧愁,不舍得父亲的病痛和哥哥的辛苦。

    望着窗外街道对面,哥哥嘴里那个小人开的夏日酒店,似乎临街的窗子后面,影影绰绰的有人影晃动。

    望了一会窗外的人来人往,于洁感到索然无味,回转身去休息室,程云海跟在后面。酒店正式开业之后,于洁主持着重新给徐瑶的办公室和会议室,购置了豪华舒适的办公用品,购进了几台笔记本电脑,布置了内部无线网络,没事的时候,呆在酒店也是很舒服的事情。甚至,两个人还简单装修了一间闲置的屋子,布置了双人床、多功能圆桌和档案柜,作为他们俩的休息室,一个简洁别致的二人世界。唯一的缺憾,这间屋子没有窗子,只是设计了通风管道。不过,这已经足够了,对于他们两个地仙级的存在,超敏锐的五官,很轻易的透过通风管道、甚至穿越墙壁感受到千米之内微小的变化。

    这些日子以来,两个人偶尔在酒店里待得太晚,就会偷偷不回家,在这里两个人甜甜的腻一晚。程云海自小自立意识很强,性意识却开化得很晚。虽然喜欢和于洁天天腻在一起,哪怕只是拥在一起谈谈彼此的感情,却绝不会想到性,哪怕是抚摸着她凸凹有致的娇躯,脑海里却只有美的感叹。

    有时候就在这个房间里,就在这个双人床上,两个人裸着身子,紧紧的缠绕在一起,拥吻着静谧的世界,却感受不到迷乱的性的放纵。于洁一直做着这么多年的好女孩,对自己怀里的大男孩,有那种面对纯洁的感叹,却没有丝丝遗憾,毕竟小男友还是个学生,两个人能够这样,已经超越了尘世的许多藩篱。

    现在,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拥坐在床边,品尝着爱的味道。

    时钟刚巧指向八点半,酒店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刹车声,似乎是一辆车子,硬生生的停靠在夏日酒店的门前,一个女人的脚步声,风尘仆仆的冲向酒店二楼。

    程云海和于洁莫名其妙的冲到一号包房,看到是江小艺的车,车子没事,就松了口气。看到两人迎了出来,江小艺还在一二楼之间的楼梯转口上,就轻声喊道“师傅,小海,程总被免职了,你们酒店可能会被港洋公司起诉。”

    “哦,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开业前的营销合作吗?”程云海向前迎了几步,脸色有些阴郁,声音有些大。

    看到气喘吁吁的江小艺就要现场说明,于洁一把拽过她,拉进了会议室,“小艺,我们进屋说。”

    原来今天早晨,按照昨晚的通知,程建国代表公司去桐渔湾,到听海阁宾馆的视频会议大厅,参加辽大市政府组织的涉外企业例会。也不知道是否蓄谋已久,还是趁程建国不在,港商郑董借机在公司的碰头会上,提示免去程建国的职务,理由是为协助亲属开办酒店,玩忽职守,签订不利于公司的非法营销合作合同,诈骗款项一百五十万元,决定星期一正式起诉程建国,第二被告为夏日酒店。由于夏日酒店目前仍被公安机关、卫生防疫站定义为非法提供壮阳药品的非法经营场所,并被勒令停业,因此郑董的起诉很容易得逞。

    听了江小艺的陈述,程云海他们终于知道李云强的全盘计划。看来,即使没有七爷的死,李云强他们也会找到理由,对程建国和夏日酒店下手的。

    “很好!”于洁拍案而起,背对着暖暖冬日,她娇柔的身影反而显得有些强势,“小海,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我会让郑老色鬼全部吐出,他不该得到的所有东西!”

    “你要做什么,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们生活在这样的世界了,对付他们总是要用这个世界的手段。”程云海看着有些暴走的于洁,似乎是觉得昨天的一切应该继续,“有些方法可以偶尔尝试,不可一而再再而三的。”

    于洁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几分钟点点头,“嗯,我就这么决定,我也要让他们品尝一下封门的味道。”

    程云海无奈的摇摇头,不过对他来说,倔强的女友既然能够自保,又不是草菅人命,自己实在没有理由去干涉她的自由。看着江小艺忧急的脸色,程云海自己有点麻木不仁。其实,父亲这是第二次就整下,承受能力应该强于第一次,毕竟现在的自己已经与那时候不可同一而语。自从吸收玉珠以后,性情愈加温和;达成地仙境界之后,更是海阔天空、尘世虚无。心理唯一值得挂怀,就是父母、爱人和一干朋友。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看着周围的人因为自己变得轻松和幸福,自然更是了无牵挂。除了中间几天真正的停业整顿,前后一个月的经营,特别是的介入,夏日套餐的销售日益看好,现在已经小有五千万,就是为父亲,甚至为林叔、小艺,新建一家港洋公司规模的企业又有什么?

    不过,现在的于洁,没有经过自己那一年的心境沉浮,一直为情之所系,自然见不得周围的人经受一点点伤害。小艺虽然经历过,毕竟功力尚浅,还不能看淡红尘,总是希望自己和周围的人境遇越来越好。

    听小艺说,直到最后散会,父亲还没有回来,自然不知道自己被免职的事情。小艺留下来陪徐瑶,说了一声,他们两个人就回家了。

    回到家里,程建国还没有回来。林泽生倒是已经来了,正和母亲在客厅里聊着公司晨会的事情。看着儿子回来,国嫂的眼睛红红的,似乎为丈夫的不遇而伤感。

    看看林叔,程云海想说什么,还没有开口,身后的于洁早就抢上前去,“阿姨,林叔,你们别太当回事,有我们呢,就不信不能让这些坏家伙不闹腾。”说完,凑近国嫂坐下。

    程云海则坐在林泽生一边,“林叔,父亲下来,也许是个好事情,让他抽空去学学车,现在的中老年人,流行自己开车,和老伴自驾游。等我爹回来,商量一下,和我妈一起去学车,等到学了车、自驾游回来,什么事情都过去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