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地仙》 第027章 迟来的审判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的老婆是地仙第027章迟来的审判一

    文polarisa

    程云海清晨收山回来,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回家,一个人在沙滩上散步。

    在没有吸收玉珠之前,没有遇到于洁之前,程云海是个几乎有些自闭的人。每天早晨下海收山回来,把船拖上岸、划过来空干,到仓库里放好工具、换下水衣。一般的渔民做完这些,通常会很累,蹲坐在岸边石头上,自然而然的抽上一根烟,歇歇乏再回家。这个时候的程云海,自然不会抽烟,一个人慢慢在海边散步。

    在沙滩上散步,确实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在干爽的沙滩上,一步一个脚窝,深深浅浅的走着,如同太空漫步,走一段时间全身就会自然而然的放松。如果赤了脚走,沙子从你的脚趾缝中溢了上去,抬起脚再漏下,远胜足疗屋或许有些技巧的按摩。倘若你能抽时间在炎热夏日的傍晚,来到灼热干爽的沙滩上赤脚跳跃,偶尔忍受不了灼热,把两只脚伸进沙滩浅层,嗯,那种感觉没有人能够描述。

    这么多年,程云海的生活应该说是,非常懂得享受。毕竟,对他来说,都是实实在在的感觉。

    其实,不只是干爽的沙滩,走在海浪不断扑打的浅滩上,更有一种特殊的情调。海浪总是连续十二轮扑打着海滩,最后一次和开始一次扑上的距离最远、扑起的浪花最高。每一个生活在海边的人都熟悉这个规律,躲过开始一次扑上的大浪,在浅滩上舒服的踩着水走,等到最后一次的大浪来临时,呼喊着同伴飞快的逃开,听任巨浪溅起的浪花飞散在空气中、感受在鼻腔内清清爽爽。

    在没有吸收玉珠之前,没有遇到于洁之前,程云海迷恋于这种自然的快乐和幸福。现在有了爱并重新诠释了生活,更多的时间是两个人相处,感受彼此的爱、共同筹划着回来。今天有空重新体会,则是为了等待七爷。

    两个人有很多事情需要碰个头。

    六点半左右七爷会按点过来督促工人们起床、收拾工具,准备下海照管夏日贝和梭子蟹。七爷,大名于树国,今年六十有二,在家排行老七,下面还有一弟一妹。以前是辽大市海洋研究所附属调查船的海员,从事深海采集各类物种和海洋水产品试捕。七爷算是老一辈的国家人,在村里很受尊敬。五十五周岁那年退休以后,心理上忍受不了、经济上承受不了城市里的生活压力,回到小渔村,不甘寂寞加上追求生活质量,承包了二十亩海域养殖夏日贝。没养梭子蟹之前,每亩净收入五千左右,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七爷见过世面,了解很多有关水族的生活,特别是对妇女生活,不,水族的妇女生活很有研究,比如雌性对虾会在什么时候怎么装点自己的下身,都能绘声绘色的讲上十五分钟。这对有些自闭、生活单调的程云海来说,充满诱惑力,喜欢没事和七爷聊上一会。

    手表指针刚指到六点半,七爷就出现在仓库后工人宿舍门口。等到七爷带着工人到前边的仓库整理今天的工具,程云海上岸招呼他到海边聊聊。

    七爷个人不高,皮肤黝黑,走路雄武有力,回村这么多年,依然保持海员强悍的身体素质,面目倒很慈祥,说话声音洪亮,“小海,有啥事?上高三了,要是忙不过来,你忙你的,蟹子有你七爷照看着,不会有啥事。”

    “七爷,不是蟹子的事情。过年我可能就要上大学了,蟹子养不成了,我想开个小食品店,如果开好了,过年我想把店搬到辽大市,七爷,你看咋样?”程云海尽量把事情说小,说周全。

    “小海,这没问题,你想做什么,只要不是害祸你七爷,七爷都支持,你说吧,我能帮你做什么?”七爷不含糊,关键点一点清,话儿就说开了。

    “食品店只做夏日贝、海带、裙带的熟食,夏日贝想跟你这儿拿货,另外我通过我爹的食品公司进口了一种新型扇贝,个大,品质不错,想自己育苗,育成苗后,想跟你的夏日贝架子上挂两百个笼。”程云海试探着跟七爷说。

    “跟我这拿货是吧?也就是说今年冬天我不能全部出货,给你留着按天上市的量。过去没有梭子蟹,等到冬天我的活计不多,倘使给你留量,白白开支费用。现在多少不比从前,也不会强过多少。这样吧?好赖先做一年,好了就继续作,不好别嫌七爷不好说话。”七爷很有经济头脑,也很照顾情面,“至于育苗,挂二百个笼小事,算你的费用怎么干都行。不过育苗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你能有把握、有精力育成苗么?”

    “我想在自家院里建个简易的育苗室,技术方面我想办法。雇个人,算店里的人,给我每天换海水,跟你这里住着、吃饭、干活,等店里理顺了,到店里食宿。”其实很多事情只要算清费用,就很好说话,程云海一一说给七爷听。

    “好,你干就行了,对了,人你找着了么?”七爷很痛快地答应了,“对了,前几天,一个徽州的小青年,到我们这里找活干。刚从徽州出来,可能有日子没找到活,眼饿的发蓝,我看还实诚。咱们这里冬天还要砍人,正发愁怎么样送他走,要不你看看?”

    “哦,我们一起去看看。”程云海跟着七爷去看徽州的小青年。

    程云海看了他的身份证,十七岁,叫徐瑶,说是家中条件不大好,初中毕业以后在家务农不到两年,没什么出息,出来打工讨口饭吃。徐瑶个子不是很高,有点消瘦,体格还算结实。徽州人经商都很精明,徐瑶看不出很精明,却也很实诚。程云海跟他说了情况,徐瑶马上就同意了,跟了他回家。

    程云海回去,先自己打了草图,找了村子里的泥水匠,包工给他们,一千五,一天就能料理好所有的东西。接着,亲自培训徐瑶,关于简易育苗室和海水净化池的结构和将来的工作方式。徐瑶确实是个干活的好把式,程云海讲述的时候,知道找个本子写写画画。等到他说完,不多大会功夫,徐瑶就整理出一个日常工作程序,每个程序都很详细,基本能记全程云海讲述的东西。九点多钟的时候,徐瑶就进入角色,开始监督泥水匠的工作,这让程云海非常满意。

    程云海跟徐瑶交待一声,带走了他的身份证用于办理备案和健康证,坐车去县城找于洁。

    新政府线豪华班车经过浩月酒店。程云海以前坐车每次都经过这里,却从来没有注意到它。浩月酒店在老县城东边,地角非常不错。看周围的布置、听社会的传说,浩月酒店的品位比较高,属于县政府的指定招待酒店和会议酒店,一边享受着政府补贴改造设施,一边接受着政府的市场安排。这确实是政府官员家属渠道最合法、金额最稳定的收入来源。

    昨天下午听父亲程建国说,公司倒闭后,浩月酒店倒闭时,由于土地存在性质问题,没有参加拍卖,被破产委员会内部处置了,没想到会成为李玉浩个人的资产。

    浩月酒店主体建筑仍然是当年的招待所模样,这几年只是内部重新装修和外部挂贴了墙砖,这么摇身一变,现在就可以拍卖几千万,真是公有资产的流失啊!程云海叹了口气,转过头看车子另一边,竟然发现自己未来的酒店就在皓月酒店的斜对面,这真的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讽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