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地仙》 第144章 你来帮我炼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的老婆是地仙第144章 你来帮我炼药

    文polarisa

    程云海惊讶的看着张蕾,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说,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勇气向自己要一份灵药。不过也没有多想,就凭两个人小时候的关系,这份药也应该送出去。以前张蕾不要,自己也犯不上主动去送,现在人家已经张口,自己自然不会去小气。

    程云海笑笑,说道:“可以啊!我还等着玉刚来跟我讨要呢!好的,下午我给玉刚,至于还,就不用了,我们又不是陌生人。”

    张蕾却没有接受,仍旧坚持着说:“不用的,云海,将来我真的会还。好了,不说这个,我下午去你们宿舍!”说罢,看了一眼身边的李茜依,对方却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听着张蕾斩钉截铁的口气,程云海笑笑也不接话,吴玉刚却是跳了起来,嘴里喊着“耶!”

    见程云海答应了,张蕾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似乎在做着激烈的抉择,半晌后说道:“云海,不要告诉那个……我妈,我也要学你那种功法,而且……我要灵药最大的剂量!”

    程云海眉头皱了起来,不知道如何劝解。灵药最大的剂量,自然突破最快,而且能够直接形成液丹。这和吴玉刚、秦伟他们不一样,有了丹,不论是气丹、液丹,法力都会强过同阶。不过炼化灵药带来的痛苦,也是其他人不曾承受过的。

    这次在黄山修真不过半月,算是初步了解了修真的理论体系,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修炼所谓龟息术的土蛋。与灵药契合的功法,当选一元观的入门心法。其他宗门的心法,强行炼化灵药不过是十之一二,绝大部分都来不及吸收,就会从身体中散逸出去。一元观的入门心法,炼化灵药时,切合灵药勃发的属性,巧妙的吸收到丹田中,很快就能变成实实在在的修为。

    鬼使神差的,程云海决定将玉凝心法传授给张蕾。也许是年少的心态作祟,也许是为了报偿张蕾母亲当年的给与。程云海伸出一指,直接摁在张蕾的额头,一篇玉凝心法直接导入她的意识中,根深蒂固的成为本能,无需学习,也不能转授给别人。看了看一旁的吴玉刚,程云海有些心虚。

    看着程云海伸来的一指,张蕾先是一愕,却没有躲避,依旧如少女时灵动的大眼睛眨呀眨,随之变得茫然,十几息之后,重又回神,激动的点点头。转身离去的时候,程云海似乎注意到她眼角的湿润。吴玉刚乖乖的跟在张蕾的身后,似乎看出了什么,却没有说话。

    程云海心头掠过一丝懊悔,却又很快飞散,心想这没有什么啊,这只是一时的少年情怀。转身也匆匆回家拿灵药,争取赶在下午上课前回来。

    家里只有许诺一个人,陷进中厅的沙发中,电视响着,她却在打坐练功。见他进来,看了一眼,笑了笑又闭上,继续打坐。程云海原本打算直接走过,真的就要错过身边的时候,却随手捏了捏小诺婴儿肥的脸蛋,不过没有停留,直接去了书房找灵药,却没有发现小姑娘的脸上飞起一片红霞。

    夏日神贝他老人家正敞开怀,吞吐着仙气,周围散落着一种匍匐的崇拜者,丝毫不敢开口。程云海上前看了一番,从匍匐者中挑选了一枚老贝,取了出来。那枚老贝,感受到程云海的敌意,却不敢乱动,直到程云海的手指伸过来的时候,才敢微微张开贝壳吞吐了一口,推着自己的身躯逃开。却不想程云海已经预备着它会有这一手,只是弹出一指就挡住了去路,被捏在手里拿了出来。离开了海水的夏日贝,再没有半分挣扎的能力,只能紧紧闭合,做最后的反抗。

    这枚夏日贝,是神贝的后代,一直陪在这里没有离开,应该有三代了吧。它周身灵药的浓度,恐怕已经超过了秋日灵药的十几倍。程云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决定,不过还是小心的煮熟,切成小碎末,然后和着鸡蛋,做了一份蛋羹,找出一个便当盒子装好,收在怀里。

    看着程云海又从身前经过,远远地,许诺的脸上就开始发烫,看在程云海的眼里就是绯红一片。忍不住又上去掐了一下,这才离开,浑不管身后许诺幽怨的眼神。

    赶到学校的时候,刚刚开始上课,两节课之后就是课外活动,三个人一起来到宿舍。程云海很奇怪,李茜依没有跟来,张蕾也没有叫上她。在这之前,张蕾去找男生,总是叫上李茜依,有避嫌的意思,更有不善言辞的方便。不知道张蕾为什么会这样,几乎是匆匆拉了两个人离开。

    到了宿舍也不多话,从肩包里掏出便当,吴玉刚夸张的说了一声:“哇,不是吧?海哥,这么细心,都已经做成蛋羹了,想想我吃的那是什么?!”眼里是无比的幽怨,那眼神让人有一种看着怨妇的感觉。

    “滚蛋!”程云海一掌把他打开,把便当递给张蕾,轻声道:“先把它吃了,再让玉刚帮你炼化一下,就成了。”张蕾根本没去看吴玉刚,端着便当,毋庸置疑的说:“云海,等会儿你帮我炼化,别人不行。”程云海有些呆滞,混乱的看着她,吴玉刚的眼里更是愁肠千结,似乎都要哭出来。

    可是,看着张蕾的坚决,程云海也只能好人做到底,无语的点点头。

    张蕾按照程云海的吩咐,盘腿坐下,一口一口的吃下蛋羹,最后还妩媚一笑:“味道很好,谢谢。”闭上眼睛,开始运转真气。

    程云海看着吴玉刚憋屈的脸作了个无奈状,盘腿坐到张蕾身后,两掌触及她的背部。算不上肥厚,故而没有什么弹性的感觉,张蕾的身子还是颤了一下。平时听了很多吴玉刚的抱怨,知道两个人的感情,现在还处于第一阶段的频繁约会口吹期,离第二阶段的偶尔接吻手动期还有着漫长的进化过程,更不敢去想第三阶段的湿地探索玄幻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