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渣攻宠夫郎[种田] 83.第 83 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穿成渣攻宠夫郎[种田]最新章节!

    “合欢花难雕刻,薛文瀚花了三天半的时间才雕刻好了一个枕头, 还有另一个——总不能皇上有, 皇后没有吧。

    不说其他, 就放床上也不好看——据说他两一直一起睡。

    就在薛文瀚做枕头的这几天,皇后让人采买的楠木也到了——几十大车, 对了满满一院子。

    看到那一院子的木材,薛文瀚的脸都黑了。

    皇后的目光落在院子里锯木材的工人身上, 假装没看到薛文瀚的黑脸, 巴拉巴拉跟薛文瀚说:“床不要太多,两张就够了;桌椅的话……就先做十组吧。

    对了,再做几组小板凳, 就御花园雪景亭那种,到时候逛圆累了坐着休息一会儿就又不累了。对,多做几组这种小板凳,御花园三组, 景园一组, 湖心亭两组, 还有乾元殿也来一组;我那院子也要一组, 早上我练武里练累了坐着休息一会儿就又精神满满得了, 这个不错这个不错, 先做十五组吧,做好了不够再做。”

    “……”薛文瀚。

    感觉这一年是不用想回家的事情了。

    “其他的东西就等着其他的木材来了再说。”皇后蹲在薛文瀚的身边, 絮絮叨叨的说着:

    “反正你给别人做也是做, 给皇上做也是做, 皇上又不会赖你钱的。而且你给皇上做了以后再给其他的人做还可以多问他们收些钱,……哎,我看那些皇商就是这么做的,说什么宫廷特供,就特别值钱,你也可以……哦,对,我改天给皇上说一声,让他给你弄一块天下第一木匠的牌匾,到时候你能赚到的就比现在多多了,所以大侄子……你问皇上要钱的时候就少要些,他太穷了,你要是要得太多的话,他可能拿不出来,他那人又好面子,特别是在你们这些晚辈面前。拿不出钱,他肯定就会给我发脾气,他这一发脾气我就得……”

    “……”

    薛文瀚已经完全不想和这个人说话了。

    皇后还在哪里喋喋不休:“哦,对了,还有个事我要跟你说一下。就是你现在住的那个地方距离皇宫太远了,来去不方便,我已经跟皇上说了,,让他把以前黎王那宅子赐给你。黎王那宅子我去过,三进三出的大院子,很宽敞,风景也好,里面有一个湖,湖水应该是从后面的尼海河中引过来的,绕着湖有几处假山,是真真的好看,要不然皇上天天叫我住在皇宫里,我都想把它占为己有了,但是没办法……哎,现在我忍痛割爱让皇上把它赐给你,这样你来回也方便点,本来我是想让你住在宫里的,宫中这么多空房子,但我觉得你肯定不愿意……”

    “你一天没事做吗?”

    薛文瀚在一边雕刻,他在旁边巴啦啦巴啦啦,,还不坐就蹲着,薛文瀚转一下,他跟着转一下,转在薛文瀚的面前,薛文瀚快要被他烦死了。

    再一次,薛文瀚深深地佩服了皇上。

    皇后大概没想到薛文瀚会怎么说,一愣,后半点没自己的道,:“没有,我之前还给皇上说让他纳几个妃子给我管,但是他不干……”

    “……”他妈的。

    如果不是强忍着,薛文瀚都想骂娘了。

    “你没事我有事……”薛文瀚哐的砸了一下手中的木材,“你这样我怎么干活……”

    话多也就罢了,还挡在他面前,他转一下跟着转一下,他向后退一下,他就向前走一步。

    能把人气死。

    薛文瀚砸木材的声音很大,院子里距离他们近的人都听到了,竖起了耳朵。

    然后就听到皇后用不急不慢的声音说:“我说,你们薛家的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人,你说我说了这么半天你也不问问我口渴不渴,就光想着怎么训我,怎么把我赶走了。”

    “我……”薛文瀚抬头看了一眼他身后面端着茶杯低垂着头当鹌鹑的小太监。

    被气傻了。

    “我,我什么我……你敢说你没想过把我赶走。”

    “……”你还特有自知之明的。

    “行了,我不烦你了,你快点干活,做好了我们还要用呢……哦,对了,记得问皇上要钱的时候少要些。”

    “……”你快滚吧。

    薛文瀚没说,皇后就自己滚了。

    滚之前还得意洋洋的对薛文瀚说,“刚好我今天没事做,就去宫外看看我家侄夫郎和小孙子吧。哦对了,大侄子,我去看侄夫郎,你有什么话要给他带吗?”

    “……”薛文瀚的脸黑的像锅底。

    直接没搭理他。

    皇后也不生气,哈哈哈心情很好的大笑了一声,招呼身边的太监:“小福子,咱们走。”

    走了。

    “终于走了。”薛文瀚舒了口气,真的快要被他烦死了。

    但他又不能拿他怎么样。

    不管是皇后的身份,还是那一身他根本比不过的武功。

    薛文瀚的声音不大,但也不小,距离他近的几个木匠都听到了,都没憋住笑了。

    刚笑出声,就听到薛文瀚说:“别笑了,干活。”

    至于那些太监,大概是宫中待久了,至始至终都没有多余的情绪。

    薛文瀚看了他们一眼,后突然想到他还有话要跟皇后说,但刚才被皇后巴啦啦巴啦啦的都给烦忘了。

    “算了,改天再说。”就皇后那性格,估计过两天就又来了,刚好他的话也不算太急,迟两天也无所谓。

    皇后那边,离开冷宫后还真去了薛文瀚家。

    依旧是一个人。

    因为在路上,他把跟着他的小太监甩了。

    到薛文瀚家,徐伯认出了他,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但也知道他是主人家的贵客,连忙将他迎了进去。

    屋子里面,苏日安正在给团子喂羊奶,豆子抱着豆糕坐着旁边。

    小家伙来京城前兴致傲然的,来京城后却焉了,因为她发现京城跟他们村子完全不一样,特别大,而且很多巷子都长得一样。

    一不小心就迷路了。

    害怕他走丢,他爹爹和阿姆都不让他出门。

    家里又连个陪他耍的人都没有,野惯了的野孩子苏豆子快要被四角牢笼给憋疯了。

    见到皇后,两个话痨一拍即合,皇后问苏豆子:“豆子想不想去外面玩?”

    苏日安自然是想的,但又害怕他阿姆不同意,眼巴巴的抬头看着苏日安,等着苏日安决定。看他眼巴巴的样子,苏日安能怎么办,只能说:“想去就去吧。”

    “哇。”苏豆子高兴的叫了一声,跑过去吧唧在苏日安的脸上亲了一口,后跑回来一把抓住皇后的手:“小爷爷,我阿姆同意了,我们快走吧。”

    说着拉着皇后就往屋子外面走。

    猴急的模样惹得皇后哈哈哈大笑,后将他提起来抱在了怀里:“你走的太慢了,小爷爷抱着你走。”

    “好。”苏豆子说着,害怕自己掉下去,抱住了皇后的脖子。

    与皇后一同去了街上。

    一出门,皇后就开启了话痨模式,路上碰到的,不管是卖吃的的,还是卖用的的,只要他看到了就会强行给苏豆子介绍一遍。

    他爱说,苏豆子也爱听,听不懂了还会提问。

    有时候驴唇不对马嘴,偏偏两人还聊得火热。

    皇后从来没碰到过这么和他说的来的人,不但不嫌他烦,还和他一样的能说,当即以苏豆子为知己。

    如果不是他还有求于薛文瀚,都恨不得要将苏豆子拐到皇宫里去了。

    他觉得他现在……能说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于是,接下来的一二三四五六七……连着半个月,皇后早上一忙完,下去就去了薛文瀚家,然后带着苏豆子出门。

    所以,才半个月,苏豆子就把京城给逛遍了。

    哪里有啥哪里有啥,不仅比薛文瀚甚至比一些京城本地人都清楚。

    第十五天,皇后终于舍得丢下了他的小知己,去冷宫见了薛文瀚。

    冷宫里,薛文瀚已经做好了枕头,前些天就叫给他帮忙的小太监叫了皇上身边的刘公公,给送到尚服局去了。

    去之前,薛文瀚给了小太监一张图纸,让尚服局的人照着那张图纸给枕头中间陷下去的部分做一个外套,里面再添加些增加柔软度的东西。

    尚服局的人速度很快,第三天皇上的赏赐就下来了——皇后说的前黎王的宅子。

    现在皇后来看薛文瀚,除了想看看薛文瀚的进度,还想问问薛文瀚为什么还不搬家。

    ——毕竟,薛文瀚也刚刚到京城,对他自己买的那座宅子应该也没什么深厚的感情。

    而且家里空空荡荡的,就一些家具,搬家的话应该也特好搬。

    皇后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不搬家。

    毕竟,搬了家对谁都好,不仅他去找苏豆子方便了,薛文瀚自己来皇宫干活也方便。

    可薛文瀚就是不搬。

    他都等了十几天了。

    终于等不住,亲自出马来问了。

    听到皇后的话,薛文瀚还楞了一下,心中给皇后在话痨的基础上又加了个爱管闲事的标签。

    薛文瀚告诉他:“黎王那宅子已经很几年没住人了,我就算现在搬过去也没法住啊。”

    不得先找人修葺一些吗?

    “给你放两天假,你先去收拾宅子,收拾好,搬了家再回来做。”枕头做好了,其他的就不急了。

    但在听完他的话,薛文瀚说:“两天不够。”

    “不够?”又不让你自己修葺,你就找个人,有什么不够的。

    “不够。”薛文瀚说:“最少得十天。”

    “十天?你要这么多时间做什么?”皇后很是诧异,难道这货想自个去修?看着不像啊。

    “黎王那院子长久没住人太阴冷了,我想做几个保暖的桌椅放进去,让屋子里暖和些。”薛文瀚说。

    薛文瀚现在已经完全不拿他当皇后了,说话也不怎么顾忌。

    “做桌椅,那你就在这里做吧。”皇后说:“刚好黄菠萝木前几天到了。对了,保暖的是黄菠萝木吗?”

    “是。”薛文瀚说,目光扫过院子。

    没看到黄菠萝木。

    皇后看到他的目光,知道他在想什么,解释:“这院子放不下,我就让人放在旁边那院子里了。”

    说着,起身,带着薛文瀚去了隔壁的院子。

    那院子也属于冷宫。

    “就这……”皇后指了指院子里的木材:“黄菠萝木和胡杨都在这里了,用梨花木的人少,比较难找,等要等些日子。”

    “不急。”薛文瀚说。

    就你堆的这两院子木材,做好没有一年至少也得十来个月,一点都不急。

    只是没想到梨花木竟是最难找的。

    他觉得他们家附近特多梨花木的,不过薛文瀚没打算告诉皇后。

    让他自个慢慢找去,分散一下闲的没事干的精力,要不然真烦死人。

    薛文瀚说完,皇后“嗯”了一声,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对薛文瀚说:“对了,有个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我觉得豆子的根骨很不错,我想教他练武,豆子自己也同意了,但安哥儿说豆子是哥儿,想让我问一下你的意见,你怎么看?”

    皇后说,一副你敢不同意,看我不弄死你的样子:“我给你说,豆子真的很有练武的天分,他虽然是个哥儿,但他的天分不该因为是哥儿就被抹杀。”

    他把这件事情跟皇上说了,但被皇上给否决了,说豆子是哥儿。

    不易学武。

    他偏不认同,只要薛文瀚答应了,就算皇上不同意也没用。

    他也会教。

    他才管不着自己。

    但苏豆子年纪小,若是家里人不同意,管着的话他也没办法。

    所以,必须要薛文瀚同意。

    “你说豆子有学武的天分?”薛文瀚笑了,问他。

    他怎么没看出来苏豆子还有学武的天分,难道不该是话痨的天分吗?你们两个一大一小一起,就可以唱一台戏了。

    人家人还要三个人,你们不需要。

    两个人就足以。

    “当然,我还能骗你不成。”皇后说:“我都练了三十年的武了,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你的眼光有没有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家豆子以后有人带了。

    因为这些天一直跟着皇后往外跑,他家到现在还没找到个带苏豆子的人,皇后愿意照顾,他家自然乐意之极。

    所以,薛文瀚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他:“好,那就让他跟着您学吧,什么时候找个时间拜个师。”

    “拜什么师啊。”皇后不赞同,“拜了师,我岂不是跟你同辈了。”

    “!!!”你想的真多:“行吧,看您。”

    “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你赶快搬家……要不,让豆子搬到宫里吧?你看怎么样,这样我和豆子就都不需要跑了。”

    “你说呢?”想的美得很,惦记完我家豆糕,现在又惦记上了我家豆子。

    我就说这一家子没一个好人。

    “我说可以。”皇后说,脸皮超级后:

    “要是你们想豆子了,我可以送豆子出宫,或者你们进宫来看豆子也是一样的。而且你也天天在宫里,就安哥儿一个,刚好安哥儿还没来过宫里,要是豆子住在宫里了,他就可以借着来看豆子的名义来宫里了,你们一家三口在宫里团聚,多好。”

    “想都别想。”薛文瀚黑着脸,手中的斧头“啪”的劈下去,硬生生的剁断了面前的一截木材。

    皇后看他生气,顿时乐了:“年纪轻轻的,火就这么大,改天我让太医过来给你检查一下,给你开点降火的药。”

    薛文瀚抬脚将面前的断木踢开,走过去从旁边重新拿了一块木板,开始刨光。

    直接没搭理皇后。

    皇后也不生气:“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把豆子带到宫里来,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让豆子住在我的宫里……”

    “不行。”薛文瀚斩钉截铁的拒绝了他。

    “好吧。”皇后看起来有些沮丧,但这沮丧并没有持续多久,她又叽叽喳喳的说:“那你今晚回去跟豆子和安哥儿,我明……你明天来的时候带豆子过来,我在宫里教他……但是这样的话就太晚了,学武的话一定要早起,这点儿你学过武你应该也知道。”

    皇后抿了抿嘴,对薛文瀚不让苏豆子到宫里住的决定很不满意。

    薛文瀚权当没看见。

    “等我把家搬到黎王府,你可以早点起来过去。”皇后既然说他十年如一日的练武,那他肯定起的特别早。

    “不行,太早了宫门不开。”薛文瀚才说完,皇后就否决:“而且再早的话,要是皇上发现了,我以后都不用出宫了。”

    薛文瀚“呵”的笑了一声,你不会还天真的以为皇上不知道你出宫的事情吧?

    就算你武功很厉害,出宫的时候没有人发现,但你一整天不在皇上就发现不了吗?

    “那就晚点吧。”

    “那怎么行!”皇后不同意:“练武就要趁早。”

    “反正我是不会让豆子住在宫里的。”薛文瀚说完,推了推手中的木材:“您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就干活了。”

    “……”皇后。

    哼了一声走了。

    皇后一走,薛文瀚就揉了揉脑袋,和皇后说话太特么累了。

    脑袋脑子就跟正常人不一样。

    见皇后离开,一个木匠走过来,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堆木材,问薛文瀚:“薛师傅,您看我们弄成那样子的行吗?”

    薛文瀚说了一声:“我看看。”跟着他走了过去,看了一眼他他们刚分的那堆木材:“行,这些就先这样。”

    说完,薛文瀚转身:“你们找两个人跟我过来。”

    “好。”那人说着,又招呼了一下身边的人,跟着薛文瀚的脚步到了隔壁放胡杨和黄菠萝木的院子,指了指其中的三根木材,“把这些也刨成做桌椅的板子。”

    “就只刨这三根吗?”

    “对,就先暂时刨这几根。”薛文瀚说:“你们去取工具,取过来就弄。”

    说完,又回了放楠木的那院子。

    院子里,铺了一院子的板子。

    薛文瀚正在做床,床身容易,已经做好了,难的是床头。

    薛文瀚问了皇后,皇后让一张雕刻成龙凤,一张雕刻成龙和麒麟。

    “……”听到他的话,薛文瀚不用想也猜到了那张龙和麒麟的,是给他和皇上的。

    至于龙凤,大概是打算留给子孙后代吧。

    薛文瀚大概估算了一下,雕刻成龙凤、龙和麒麟的话,一张至少要二十天的时间,或许还会更多,这样……两张床雕刻下来至少就得四十天的时间。

    简直太费时间了。

    但是没办法,谁让人家是皇上和皇后呢,你总不能做的太粗糙吧。

    先不说皇上皇后那边儿怎么样,他自个儿这关也过不去啊。

    算了,干吧。

    就像皇后说的,给谁干不是干。

    反正皇上给他钱。

    “不再多想,薛文瀚继续出苦力干活。”

    家里,苏日安在皇后的帮助下,给豆糕和团子一人找了一个奶娘,有他们照顾豆糕和团子,薛文瀚轻松了很多。

    只是有一点,豆糕和团子的手推车是双人的,现在两人一人一奶娘带,就有些不方便。

    苏日安想让薛文瀚再给豆糕和团子一人做一个手推车。

    但想到薛文瀚现在给皇上干活,他又不敢了——虽然,他现在一点都不害怕皇后。

    但从小到大接受的皇权的思想还是倾轧在了他的心中,他之所以不害怕皇后,那是因为他和皇后相处的时候皇后的所作所为让他忘了那是皇后。

    但凡让他想起皇后的身份,他还是有一点点害怕的。

    这是扎根在了骨子的,不是一时半刻能够改变得了的。

    不说其他,就薛文瀚,在知道薛文瀚是皇子的时候,他也有那么一瞬间的害怕。当然,对于薛文瀚,除了害怕,还有更多的是担心,害怕薛文瀚会不要他了——虽然他知道可能性不大,但在那种情况下,人是很难控制得住自己的。

    不过因为后面天天和薛文瀚在一起,薛文瀚不但没有不要他,反而对他还比以前更好了,才让他慢慢的安下了心来。

    这是多年思想教育出来的本能。

    苏日安正发着愁,想着要不要跟薛文瀚说,薛文瀚就回了家。

    看到薛文瀚天没黑薛文瀚就回了家,苏日安有些惊喜,连忙迎了上去。

    薛文瀚看他走得急,连忙喊了一声:“小心。”结果刚喊罢,他自己就摔倒了。

    ——因为他光顾着看苏日安了,没注意他脚下有一个台阶。

    “”看到他摔倒,苏日安一愣,慌忙跑过来,一把扶住了他,“夫君,你没事吧。”说完又连忙扬声喊:“刘栓,快快去街对面的医馆里把大夫请过来,快点。”

    伴随着一声“是。”大门被推开,一个脚步声急速的远去。

    苏日安扶着薛文瀚,又焦急的问了一声:“夫君,怎么样?能站得起来吗?”

    “没事,没那么严重。”薛文瀚说着,站起来。

    前世,他记得他在楼梯口被一个从楼上冲下来的人撞翻,直接从楼梯滚到了下一层,当时也只是破了点皮。

    这就崴了一下,应该不会有事的。

    薛文瀚自信的想,结果他太自信了。

    脚刚踩在地上,还没用力呢,一阵钻心的疼就从腿上传了过来,如果不是苏日安扶着,他都直接倒在地上了。

    薛文瀚压在他身上的力猛地一重,苏日安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就支起了身子,给薛文瀚当支撑,嘴里担心的问:“夫君,你怎么了?我……”

    他想说我看看,但他现在扶着薛文瀚,没办法弯下腰去看。

    便说:“我先扶你进屋,等会儿大夫来了让大夫看看。”

    “好。”薛文瀚说,他自己好像真的没办法走过去。

    他有种感觉,他可能骨折了。

    要不然,绝对不会这么疼的,只是……心里还是有点点不相信。

    就那么个小台阶就骨折了?

    像是开玩笑。

    直到大夫来,告诉他,不是开玩笑,他确实骨折了。

    现在的医疗技术不如21世纪,也没什么石膏,大夫就用木板给他做了固定,将他的腿固定住了。

    木板是薛文瀚亲手处理的,可以增强体质的黄梨花木。

    看着高高肿起的腿,薛文瀚也有些无奈:“按理来说不应该啊。”我每天处理这么多木材,别说其他,就黄梨花木的,增强体质……增强了体质也不至于让我的骨质如此疏松啊。

    而且……我这身体才二十五岁。

    更不可能骨折了,偏偏他就骨折了。

    被一个小小的,不超过二十厘米的台阶给弄骨折了。

    想骂人都没处骂去。

    自从薛文瀚骨折了后,苏豆子都乖了,门也不出了,天天陪在薛文瀚的身边,一会儿问薛文瀚要不要吃东西,一会儿问薛文瀚要不要喝水。

    一会儿又问薛文瀚要不要出去,他扶他出去。

    薛文瀚看着他还不到自己腰高的个子。

    半天没说话。

    过了好半响,才道:“儿子,咱们歇一会儿行吗?”从早上起来,你已经问了我三十七遍喝不喝水,二十一遍饿不饿?十九遍吃不吃东西。

    还有七遍尿不尿尿。

    十三遍,要不要出去。

    你累不累?

    你不累我都替你累的荒。

    听到薛文瀚的话,苏豆子走过来,站在薛文瀚的身边,摇了摇头,说:“可是小爷爷说你受伤了我作为儿子应该寸步不离的照顾你。”

    难怪你连门都不出了。

    原来是要寸步不离的照顾我啊。

    可你这照顾的……快要把人烦死了。

    薛文瀚依稀记得,苏豆子以前不是这样的。

    什么时候这娃变成了这样的呢?

    这么烦人?

    薛文瀚歪着脑袋想。

    大概是有钱了,有吃的,有喝的,不用为温饱操心了之后。

    吃饱喝足,一天没事干闲的发慌,精力太旺盛就开始烦别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