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皇后 第七十九章 明真相尉迟作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独孤皇后最新章节!

    第七十九章 明真相尉迟作恶

    “文姬!”杨坚大惊,抢上要救,却已来不及,眼睁睁地看着她倒在血汩中,双眸大睁,气绝身亡,他不禁全身冰冷,手脚微微颤抖,回身望向独孤伽罗,摇头道,“伽罗,你……你又何必逼人至此?”

    看着尉迟文姬横尸面前,独孤伽罗也是惊得手足冰凉,听他此言,更是双眸骤张,吃惊道:“你说什么?”自己只是要她出宫,只是要她离开大兴,再也不能纠缠杨坚啊!为什么她这一死,杨坚竟怪到自己头上?

    杨坚摇头,目光落在尉迟文姬的尸身上,脑中似闪过幼年时那个满身是伤、缠着他喊父亲的小小女娃,哑声道:“她是文姬啊!她只是一个柔弱女子,毁她容貌,你要她如何自处?她已没有亲人,被逐出大兴,你要她如何生活?”

    看着他眼底满满的痛苦,独孤伽罗的身体一阵一阵发冷。尉迟文姬说得不错,虽说他没有认出她,可是,他终究是对扮成赵如意的她动了情,不是吗?

    狠狠闭眼,独孤伽罗强压下尉迟文姬之死带给她的冲击,整个人很快冷静下来,慢慢坐下,目光扫过满殿的侍卫、奴仆,冷声道:“纵然赵如意使计勾诱,在汤中下药,皇上何等英武,岂会没有反抗之力?何况,殿中自有满殿的奴仆,殿内生出那等事来,竟会无人知晓,任这贱人胡作非为?”

    杨坚听她语气冷冽,不禁一愕,看到她一张脸上满是冷漠,心中顿时一凉,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尉迟文姬,他忙道:“是朕见天色太晚,命他们散去了,只留保桂一人!”尉迟文姬已死,如今若独孤伽罗仍然见疑,他只能自证清白。

    保桂跪在殿尾,闻言急忙点头,又磕头道:“是奴才没有服侍好皇上,请皇上、皇后降罪!”

    独孤伽罗凌厉眸光定定射向他,一字一句道:“你从赵玉意进千秋殿开始,事无巨细,一一说来,不许有一丝错漏!”

    这是要保桂和他对质啊!杨坚一噤,但觉舌底苦涩,自知理亏,说不出话来。

    保桂缩缩脖子,抬头向杨坚偷望一眼,见他脸色乍青乍白,并不阻止,这才一一回道:“那赵如意说是奉皇后之命来给皇上送皇后亲手备下的羹汤。”从赵如意进殿说起,保桂一五一十细述一回,说到自己乏困睡去,连连磕头,“奴才不知为何那会儿困得很,如意姑娘送奴才出外殿,只是一会儿,奴才就睡得人事不知,后来……后来并不知道发生何事!”

    独孤伽罗亲眼见他在外殿的椅子上睡着,连她进殿也没有听到,微微点头问道:“你是说,那贱人进殿之后,除去敬汤,只是将灯挑亮?”见保桂点头,又问道,“后来呢?你如何醒来?又看到了什么?”

    保桂忙道:“后来,是婉宜姑娘用水将奴才泼醒,奴才才知道发生了大事!”

    杨坚恍然,忙点头道:“是啊,朕也是撞翻花瓶,水洒在身上,人才清醒!”

    陈婉宜听保桂说到自己,上前施礼道:“回皇后,奴婢奉命进入千秋殿,见保桂公公睡在外殿的椅子上,侍卫来往,他竟然不醒,心知有异,唤他十几声仍然无果,才试着用凉水去泼!”

    如此看来,显然是保桂也受了暗算!

    独孤伽罗低头思索片刻,向陈婉宜问道:“殿里的灯可曾有人碰过?”

    陈婉宜略一迟疑,摇头道:“奴婢进去之时,外殿的蜡烛半数已熄灭,内殿倒大多燃着,那时已有侍卫大哥出入,并不知可曾有人碰过。”

    杨坚摇头道:“朕出千秋殿时,命侍卫看守,不许任何人动殿里的东西!”说罢向薛太医道,“你去千秋殿看看那殿中的蜡烛可有古怪。”

    薛太医应命而去,满殿陷入一片寂静。杨坚见独孤伽罗垂眸端坐,脸色冰冷,轻叹一声,在她身边坐下,轻声道:“伽罗,朕只是感念尉迟家一门忠烈,只剩这一点血脉,纵不想着尉迟伯父,还有一位蔡王妃呢!”

    独孤伽罗见他不顾奴仆在侧,低声下气地解释,心中的气已消一半,只是事情未明,实不知这内里还有多少事是自己不知道的,只是微微抿唇,并不理他。

    杨坚见她不理,心中更急,正要再说,就听殿外侍卫回禀,说太子杨广听说宫中出事,已前来护驾!

    这样的事,怎能让儿子在旁边听着,杨坚不禁脸黑,独孤伽罗看他一眼,向外道:“今日宫中不太平,太子殿下既有此心,就在殿外守着吧!”

    侍卫应命,传出话去,殿外传来杨广应命的声音。

    隔半个时辰,薛太医终于跟着侍卫回来,向二人回道:“回皇上、皇后,那殿里的蜡烛有几支发现少许药粉,受热之后,散出气味,可令人神思困顿,全身无力,遇水而解,并无旁的毒性!”

    这也就是保桂困倦,杨坚堂堂男子竟然无力反抗赵如意的原因。

    独孤伽罗微松一口气,顺口问道:“可还有旁处可疑?”

    薛太医躬身道:“殿中臣再瞧不出不妥,只是守殿的几位侍卫大哥说,之前蔡王妃私动殿中蜡烛,被侍卫所擒,正押在千秋殿的廊下,请问皇上如何发落!”

    杨坚吃惊道:“蔡王妃?”

    独孤伽罗也是一惊,跟着皱眉:“她是跟着臣妾前往千秋殿,方才……”回想一下才发现,自己从千秋殿中怒气冲冲地出来,尉迟容却没有跟来。

    杨坚将脸一沉,冷声命道:“将她押来!”尉迟容留在殿里倒也罢了,她别的不动,单单去动蜡烛,再加上她和尉迟文姬的关系,其中必然有一定的联系。

    侍卫应命奔去,不过片刻,两名侍卫押着尉迟容进来,向地上一推,回道:“皇上,皇后!蔡王妃带到!”

    独孤伽罗见尉迟容长发披垂,衣衫歪斜,显然是经过一番挣扎,再回思之前她的一言一行,恍然惊觉,自己身边有两只饿狼窥探,之前竟然浑然不觉,不由暗暗咬牙,向她道:“尉迟容!是你故意带尉迟文姬进宫,是你设计本宫,是你让她勾引皇上,是不是?”

    一连三句,虽是问句,却字字铿锵。杨坚大吃一惊,目光扫过尉迟文姬的尸体,又凝目向尉迟容望去。先不说尉迟容本就是杨家的人,就是赵如意,进宫也已二十年。这些年来,她们守在独孤伽罗身边,竟然包藏祸心?

    最后这个念头一起,他顿时惊出一头冷汗,如果她们不是在他身上下手,而是谋害独孤伽罗……一时间,杨坚心中又惊又惧,想到刚才独孤伽罗处置赵如意的手段,心中释然。

    尉迟容进殿时,就已看到尉迟文姬横尸在地,震惊之余,强抑心中悲痛,暗思脱身之法。此刻听她一问,尉迟容露出一脸惊讶:“文姬?文姬幼时走失,遍寻不获,难道还活在人世?”

    独孤伽罗冷笑,起身一步步向她逼近,冷声道:“赵如意就是尉迟文姬,事隔多年,纵然她不认旁人,岂会不认你这唯一的亲人?”

    尉迟容连连摇头,叫道:“不!不!她怎么会是文姬?若她是文姬,又岂会不认我?她只是妙善庵养大的小孤女啊!”

    独孤伽罗冷笑:“她已亲口说出自己是尉迟文姬,这满殿的人都亲耳听到,难不成还是本宫栽赃?”

    尉迟容万万料想不到,尉迟文姬不但事败身亡,还在临死前说出自己的身份,心中暗惊,却仍然勉强保持镇定:“慧定师太推荐她进宫,是臣妇将她收留,可是……并不知道她是文姬!”

    独孤伽罗冷冷逼视她,摇头道:“是你自己带她进宫,还是慧定师太推荐,明日将慧定传来一问就知!”

    尉迟容脸上变色,仍然道:“当初臣妇只是瞧她孤身可怜,模样儿确实有几分像儿时的文姬,才心生怜悯,可是……臣妇当真不知道她竟然是文姬!”说到这里,挤出两行泪来,哭道,“这世上,臣妇只剩下这一个亲人,若知道她是文姬,又岂会不多加照应?”

    是啊,尉迟家败落,杨整战死沙场,尉迟容在这世上已只剩下尉迟文姬这一个骨肉相连的亲人,她又岂会不多加照应?

    只是……

    独孤伽罗细细回思往日不曾留意的细节,一幕一幕鲜明地在脑中回演,慢慢摇头道:“尉迟文姬恨我们至此,你又何尝不是?你不但引她进宫,还给她变名易姓,为的,不就是令我们不加提防,暗中算计!”

    尉迟容尖声道:“皇后,这不过是皇后一人的猜测,岂能强加罪名于臣妇?”

    是啊,所谓拿贼拿赃,如今虽然她心里明白,却没有证据给尉迟容定罪。

    尉迟容见独孤伽罗默然,眸中闪过一抹阴冷,转身扑上尉迟文姬的尸体,放声哭道:“文姬啊文姬,你是文姬,为什么不告诉姑姑?为什么这么傻……”虽说她的心已被仇恨左右,可是尉迟文姬终究已是她最后一个亲人,这一哭,倒也不完全是假的,泪水已滚滚而落。

    杨坚心中不忍,轻叹一声,向独孤伽罗道:“文姬既死,此事也算告一段落,就此停止吧!”想二郎杨整一生没有生育子女,身死之后,只留下尉迟容一人,他于心不忍。

    独孤伽罗垂眸,双手在衣袖中握紧,淡然道:“蔡王妃可暂留宫中,等将慧定师太传到,自然会真相大白!”这许多年,尉迟容小动作不断,她念其孤苦,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如今,尉迟容竟然将主意打到杨坚身上,她又岂能相容?

    杨坚见她立意要追查到底,微叹一声:“这又何必?”

    独孤伽罗不为所动,拒不改口,静静等他下旨。杨坚正在迟疑,只听殿外陈婉宜回道:“皇后,奴婢有事回禀!”这殿里在审讯尉迟容,不知何时她已离开。

    独孤伽罗微奇,命人唤入,问道:“何事?”

    陈婉宜跪倒,将手中两只小小的木盒高举:“请皇后恕罪,奴婢不经皇后示下,私自搜查蔡王妃在宫里的住处,发现两样可疑的东西!”

    尉迟容正哭尉迟文姬,闻言回头,一眼瞧见木盒,顿时脸色大变,尖声叫道:“不!那不是我的!是这贱人栽赃嫁祸!”

    陈婉宜侧头向她望去,扬眉道:“蔡王妃,如今还不知这木盒里是什么,蔡王妃如何认定不是你的东西?”

    尉迟容一噤,很快接口道:“这木盒不是我的,里头的东西自然也不是我的!”

    陈婉宜不理她,转向独孤伽罗和杨坚,昂首道:“皇上,皇后!奴婢搜查蔡王妃住处,还有两位侍卫大哥同行,有没有栽赃,两位侍卫大哥自会作证!”

    殿门外,两名侍卫齐齐躬身:“回皇上、皇后,臣随婉宜姑娘同去,亲眼见这盒子是从蔡王妃屋子里搜出的,并无栽赃!”

    杨坚本欲不再追究,见又有新的状况,只得问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

    陈婉宜道:“回皇上,奴婢只见这东西奇异,像是什么药粉,并不认识,所以带来给皇上过目,请皇上定夺!”宫里私自藏药,可是大忌!

    杨坚皱眉,向薛太医道:“还请太医查验!”

    薛太医应命,将两只木盒接过打开,取出两只瓷瓶,倾出一些药粉来查,很快磕头道:“回皇上,这两瓶药粉,正与千秋殿汤盏中和蜡烛上的药相同!”

    也就是说,今日的一切,尉迟容纵不是主谋,也是尉迟文姬的同谋!

    尉迟容脸色大变,不等杨坚、独孤伽罗说话,立刻尖声叫道:“不!不!臣妇只是一介妇人,如何会有这种东西?一定是嫁祸!对了,她是陈国公主,一定是她不满陈国被灭,利用文姬,让文姬向皇上投怀送抱,又在汤和蜡烛中下药,要离间皇上和皇后。她见计谋败露,索性将药粉放入臣妇房中,再由侍卫大哥相陪搜出,栽赃给臣妇!”

    这一番推测倒是说得滴水不漏,可是……独孤伽罗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一字一句道:“尉迟容,从你进殿到此刻,可曾有人向你说起尉迟文姬是如何设计的?你又如何知道,尉迟文姬下药,是为了向皇上投怀送抱?”

    “这……”尉迟容顿时张口结舌,迟疑良久,才结结巴巴道,“方才……方才在千秋殿,臣妇……臣妇看到……看到文姬从后殿出来……”

    “一派胡言!”独孤伽罗霍然而起,怒声喝道,“今日本宫为皇上备下补汤,本来可以早一个时辰送去,是你借故将本宫拖住,才令赵如意乘虚而入。入殿之后,你看到本宫与皇上争执,以为计成,留在千秋殿想要毁去证据,却被侍卫及时阻止。”

    尉迟容听着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已被她看破,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伏在地上,突然幽幽笑起,点头道:“好!好!独孤伽罗,你果然聪明绝顶,可惜,你纵然再聪明,也于事无补!你一向以杨坚对你一心一意为傲,如今却改变不了他临幸文姬!纵你看透一切,也救不回杨爽,治不好杨勇,挽不回杨丽华!这些,永远会是你心头之伤,你逃不开,抹不掉,哈哈哈哈……”说罢癫狂大笑,状似疯魔。

    独孤伽罗心头大震,失声道:“你说什么?阿爽和勇儿,与你何干?”

    尉迟容凄厉大笑:“独孤伽罗,我尉迟家家破人亡,连三郎也死了,你们又怎么能安心活着?不错,我知道她是文姬,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她是文姬,可是我们要报仇!我们誓要将你碎尸万段,又岂会让你们知道她的身份?”

    “所以,早在二十年前,你就已在步步筹谋?”独孤伽罗追问,掌心中已全是冷汗。

    她身居凤位之后,以为天下在握,竟然放下戒心,以致任由这两头饿狼卧伏在自己身边达二十年之久。

    尉迟容见她脸色难看,越发笑得畅快,点头道:“不错!不只是你!我要你们杨家的人一个一个为我尉迟家陪葬!”抬起头,仿佛望向苍穹,大声道,“父亲!大哥!你们可曾看到?容儿为你们报仇了!虽说容儿不能手刃独孤伽罗,可是,他们也不会好过!容儿已经为你们报仇了!”

    听到她歇斯底里地反复大吼,独孤伽罗心中原来的疑惑突然明朗,脸色顿时苍白,一字一句道:“是你与王谊勾结,害死耿康,嫁祸勇儿!勇儿再荒唐,也不至于强占弟媳,那一幕,也是你的设计!”虽然这一切只是猜测,虽然她并无真凭实据,她的语气却很是肯定。当初杨勇和高灵的陈述,一字字又回到脑中,她心中更加肯定。

    宇文珠虽说与自己不和,可是她并无心机,那一日,必然是受尉迟容挑唆,才出言激怒杨勇,让杨勇将令牌交给王谊。之后,必然是她使了什么手段,致使杨勇日渐沉迷酒色,最后设下一局,让杨坚误以为杨勇对萧樯图谋不轨。

    耿康之死,拉开了杨勇被废的序幕,萧樯一事,更是将杨勇打入万劫不复之地啊!想不到,这所有皆是由这个妇人一手导演!

    尉迟容听她一口道出真相,再不否认,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掉了下来,大声道:“不错!是我!是我利用宇文珠激怒杨勇,让他自取死路!是我带萧樯前去,让他们发生误会,哈哈哈哈……不只是他,还有杨爽!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哈哈哈哈,独孤伽罗,任你聪明绝顶,也不会知道!”

    阿爽……

    想到杨爽,独孤伽罗心里似乎堵上一团硬块,颤声道:“你是说,他……他不是阿勇所杀?”

    杨爽之死,导致父子二人彻底离心,跟着杨勇才一步一步走到今日,最后疯狂,难道那竟然是一场冤案?

    寝殿里,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声音,静静地望着那个癫狂的妇人。而在殿外,太子杨广的心怦怦直跳,那一夜,杨爽死在他剑下的情景如在眼前,每每想起,他还是说不出的心惊。只是,此事岂能让旁人知道!更不用说杨坚和独孤伽罗!手掌悄悄握住袖子里的匕首,只要她敢吐露一个字,他立刻杀人灭口!

    事关自己弟弟和长子,杨坚终于忍耐不住,咬牙喝道:“还不快说!”

    尉迟容大笑,向他道:“杨坚,你们不会知道!我尉迟容绝不会告诉你们!你们只要知道,我尉迟家纵然死绝,你杨家的悲剧也会继续,哈哈哈哈!”大笑声中,突然拔下头上金簪向独孤伽罗扑去。

    殿外杨广疾呼:“母后小心!”

    杨坚大怒,冲上一步挡在独孤伽罗面前,抬腿一脚踹去,喝道:“给朕拿下!”

    这一脚正中胸口,尉迟容嘴一张,哇的一声,鲜血喷射而出,笑声却仍然不停,她大声叫道:“你们会有报应的!你们会有报应的……”大笑声中,她猛然回手,将金簪插入自己的咽喉,笑声顿时如被剪刀剪断一般,戛然而止。

    独孤伽罗怔怔地看着尉迟容的尸体砰然倒地,慢慢摇头,低声道:“疯子!你们尉迟家都是疯子!”

    杨坚惊得一颗心怦怦直跳,回身去握她的手,连声问道:“伽罗,你没事吧?”

    独孤伽罗将手抽回,命人清理尸体,漠然转身道:“皇上,臣妾乏了,就不服侍皇上了!”

    这是直接赶人啊!

    杨坚大急,已顾不上身畔还有许多奴仆,急道:“伽罗,真相大白,朕是受她们设计,并不曾做出什么,你……你为何还要生气?”

    “真相大白?”独孤伽罗冷笑,转头向他定定而视,一字一句道,“不错,皇上是受她们设计,可是皇上若对那赵如意无情,又岂容她在眼皮子底下动那手脚?若是对她无情,看着她自尽,皇上又何必如那么疼?”

    她句句逼问,字字诛心。杨坚脸色骤变,连连摇头道:“伽罗,朕只因她是你身边之人才不见疑,若当真对她有什么心思,她又何必下药?朕得知她是文姬,心中只是有所顾念罢了。朕对你之心,日月可鉴,但有一丝异心,必受天谴!”

    独孤伽罗见他情急之下居然赌咒发誓,觉得好笑之余,气倒消了大半,可是想到他之前的话,又将脸一沉,冷声道:“尉迟家的人又能如何?臣妾身为一朝之后,有虎狼在侧,不能下令废而逐之,只因为皇上不忍,皇上心疼?皇上身畔有臣妾如此毒妇相伴,岂能睡得安稳?”

    杨坚知道是自己见尉迟文姬身亡,将话说重,叹一口气,慢慢上前,试着拥她入怀,叹道:“伽罗,朕只是心痛尉迟叔父一生忠烈,尉迟家竟然从此绝后。若知她们竟然那般为恶,朕岂还会有一丝顾惜?若她们伤及你一分一毫,朕纵是将她们碎尸万段,也追悔不及!”想到杨爽身死、杨勇疯狂,他心中酸痛难当。

    是啊,若她们伤的是自己,或者犹可恕,今日若不是她们将主意打到杨坚身上,她又岂会震怒?她是如此,杨坚自然也是如此!

    只是大错铸成,任他们如何追悔,一切的一切,也已无法挽回。若只因一时的愤恼,二人失和,岂不是正中尉迟容那毒妇的诡计?

    独孤伽罗默然,任由他轻揽入怀,看着两具尸体被抬出殿去,只是轻轻一声长叹。

    原来,当初尉迟迥因杨坚窃国,愤而撞柱而死,葬礼当日,尉迟容心伤之下,在坟前徘徊不去,却恰遇得到消息前来拜祭的尉迟文姬。相隔茫茫二十年,姑侄重逢,自有一番悲喜,细述别情,尉迟容才从尉迟文姬口中知道,尉迟宽也早已过世,而他的死,竟然也是因杨坚和独孤伽罗而起。

    整个尉迟家就此只剩下姑侄二人,心伤之下,二人立誓必报此仇,也就有了赵如意的进宫,和今日这一幕惨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