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别和投资人谈恋爱最新章节!

    对于那个“演示大会”, 初颜竟然给阮思澄也发来了一张请柬。

    请柬上方小字写着“2021年4月x日上午10点,云京大饭店,阳光科技将带领您参与一场AI盛宴。阳光ER全新功能震撼发布,将颠覆对AI医疗的一切认知。尖端科技, 多种特色,阳光科技不走前人都走的路, 不做前人都做的事。”

    下方则用烫金大字写着:【IT'S SHOWTIME!欢迎围观。】

    阮思澄来回翻翻,觉得用词野心毕露, 初颜人设都要崩了,和小白兔不大相符。

    阮思澄在考虑之后决定去看那个东西。

    她得知道初颜说的“尖端技术“颠覆行业””还有所谓“青春风暴”究竟到了何种程度。

    当真超过现在所有急诊AI公司了?还是只是一个噱头?在实际上,只比大家强一点点、差不太多?

    阮思澄对AI急诊倾注心血长达三年,一直努力, 从未松懈, 不断不断改进产品, 很难相信一夜之间自己技术就“过时”了。

    思恒不是微软那种形态臃肿的大公司,为了保住发家产品拒绝接受新的潮流——当然, 微软靠着云计算又撵回来了。

    初颜……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她希望到现场看看。如果初颜是在夸大,知道产品真正能量的她便能着手反击;如果初颜是说真的……她也可以最大程度掌握信息、破解技术;如果其中存在猫腻, 比如病历都是精心挑选过的、可以确保结果准的,她也只有在现场才可能发现蛛丝马迹。

    自然,她出现在演示大会,肯定要被初颜好好“问候”一番。

    然而, 阮思澄想, 她已经是“思恒深度”的CEO, 三四百人的命运在她的手里,与公司的前途相比,她个人的这张脸面又算什么。

    她都能想的出来,初颜到时会如何貌似关心地奚落她。

    …………

    “阳光科技”演示大会的前一天,阮思澄跟邵君理说自己要去现场看看。

    邵君理一向胆大心细,从言语中察觉不对,问:“你很讨厌阳光科技?”

    “啊?”

    “感觉……不单单是对对手的关注、评价。你怀疑阳光科技夸夸其谈,或者当中存在猫腻……你从不在没有根据时表达对其他人的负面看法,即使聊天对象是我。”

    “……”好敏锐……

    “阮阮,你跟阳光的CEO是认识的?”

    “……”被人问到这个程度,对方还是她男朋友,阮思澄也没隐瞒,“那个初颜总爱抢我的……!我俩本科同系同班……后来到了澎湃工作,她升到跟我平级后,非要jump进我的团队,美其名曰‘学学东西’……我老板因为不想让我升职单独带队,才一个月就宣布她承担项目的leader责任……!呜~~”

    阮思澄哇啦哇啦,一口气,把跟初颜的新仇旧恨全说给了邵君理听。

    邵君理便静静听着,末了,道:“单从你的角度来讲,要没她,你未必会离开老东家,也未必会参与创业,也未必会跟我产生交集。”

    “嗯……”阮思澄想想,“倒也是。”

    这样说来,她人生中最极致的两个体验都多亏了初颜整她?如此想来,倒没以前那么讨厌那女人了……

    阮思澄说:“那看起来,塞翁失马焉知祸福,一件事导致了另一件事,一切都像命中注定。”

    “有时候是有这感觉。”

    “哈?您信命?”

    “以前不信,认识你后偶尔是有这感觉。许许多多偶然因素,才让你成了思恒的CEO,到我眼皮子底下来,比如初颜抢走leader,比如澎湃爆出丑闻,比如钱纳窃取数据。”

    “君理……”阮思澄想:他可真好。

    “至于初颜……”邵君理顿顿,“我没法说这样的人一定不能名成利就,因为看着还不少,所以无法给出答案。但是,既然现在对上思恒……如果还用过去那套,我不会让她成功的。”

    “邵总……?”

    邵君理手拎着电话:“一是为公司发展,二是因为,你还依然相信正直善良才能走远,这是你身上可贵的东西。作为男朋友,我不会让它破碎。”

    即使再次公私不分。

    “君理……”

    “行了,”邵君理说,“明天看完那个大会,回来汇报每个细节,我想想。”

    阮思澄问:“她发来了两张请柬,你要不要亲自看看?”

    “不,”邵君理断然否定,“如果我在现场出现,就等于是给她宣传。不管是以什么身份,只要出现,明天‘阳光’一准上新闻。”

    “对,我傻了。”

    阮思澄都猜得出来,按照初颜那个性子,只要邵君理在下边,明天肯定遍地都是“扬清看好阳光科技”“扬清副总亲观演示”或者“扬清AI的潜在对手?”“扬清密切关注阳光”等等标题的文章。

    “那好,”阮思澄说,“我自己去。”

    邵君理应:“嗯,带叶凤毛。”

    “好。”

    “回来汇报。”

    “知道了……拜拜。”

    邵君理回:“晚安。”

    …………

    第二天,云京大饭店。

    几百人厅座无虚席。阳光科技竟叫来了IT方面几乎所有知名媒体、知名记者。他们手持□□短炮,在后边的记者区等。而前面,则是知名学者、三甲主任、投行大佬、“PAY”的VP/SVP、业内同行等等。

    大厅布置高端大气上档次。舞台背景是一整面的大屏幕,而前景是两大排桌子椅子,桌子铺着红色绒布,一边写着“人类医生”,另一边写着“AI医生”。

    阮思澄迈步进入,寻找她的座位。

    不久,她便发现,她和凤毛,竟然是在某排中间!可说是个黄金位置!

    初颜明显是故意的!!!

    阮思澄暗咬了咬牙。

    距离大会开始还剩五分钟时,初颜出来,还是那样清纯、无辜,微微笑着,用两只手在胸前摇,向认识的人打招呼。

    当她看向阮思澄时,露出100%的友好、热情,双眼弯弯,唇角向上,甜甜笑着,两只小手摆个不停。

    阮思澄却靠着椅背,插着胳膊,微微皱眉回望过去,没有兴趣跟她互动。

    都已经到这份儿上,“装”又能有什么意义?

    随着后面电视墙上倒计时的忽然出现,初颜放缓她的动作,轻轻点头,走向后台。

    两点整,美女主持跨上台子,欢迎来宾,讲解流程,接着介绍阳光科技:“……CEO初颜,曾在澎湃任职经理,在AI医疗曾负责过‘眼疾诊断’软件部分……”

    阮思澄:“……”明明是她在负责的!被初颜抢过去的!

    十分钟后,随着那名女主持人“由请初颜介绍产品”的声音,初颜再次登上舞台,站在两排桌子前面,声音温柔:“阳光科技从一开始就想颠覆AI急诊。过去一直都有人说,这样子是做不出的,这样超出AI常识……可我一直非常坚定:阳光科技不能妥协,一定要把创意做成!”

    她PPT一页页过:“阳光ER,可以诊断急性腹痛几乎所有常见病症!目前已经涵盖多达24种急症!并且这个数字还在极速增大!”

    “……!!!”阮思澄心“咯噔”一下!!!

    24种急症?!

    思恒急诊目前阶段只能诊断少数几种!包括肠穿孔、肠梗阻、阑尾炎在内的六七种而已!

    初颜他们如何做到?!

    阮思澄用手机搜索他们公司的CTO,觉得挺牛的,但是好像也没有比陈一非和叶凤毛他们更牛。

    24种病症……是真的吗……该不会把“肠梗阻”给分成了N种病吧?!机械性肠梗阻一个,动力性肠梗阻一个,血运性肠梗阻一个……

    台上,初颜又道:“目前所有AI产品都在遵循老的套路。用CNN识别CT,用RNN识别心电……阳光科技研发团队却跳出了这个思路,用自己的独特方法开发出了这套产品……抱歉,为了保护商业秘密,不能给出更多信息……”

    阮思澄又微微皱眉,与初颜的目光相接。

    初颜讲了20分钟,介绍完毕整个产品,才终于将“演示大会”给推向了高-潮部分——人机PK!!!

    阮思澄早心急火燎。

    她想看看,初颜说的究竟是否是实打实的!

    是否真能诊断许多思恒医疗束手无策的病症!

    整个会场灯光渐暗,人机PK正式开始。

    五名医生穿着大褂鱼贯而入,坐在左侧,美女主持逐个念出五个人的光辉履历,每念到一个医生,被念到的便起身鞠躬,台下响起一片掌声。

    主持人解释说,这些医生,是从上千申请者中用程序给抽出来的,已经通过公证,并出示了公证书。对医生的邀请函曾刊登在某医学杂志上,也没问题。

    接着,大屏幕被一分为二,左边显示医生录像、医生用时、医生结论,右边展示阳光科技工作人员操作过程,还有AI用时和AI结论。

    几个德高望重的三甲医生拿着他们各自挑的病历走上台子,那是他们出的“考题”。

    大家都知道,这是一次公开发布,整个行业都在看着,他们肯定不会为了一点利益牺牲名誉。

    第一题PK计时开始,几个医生对着病历,睁大眼睛思考、诊断。

    而在45秒时,“AI医生”那一边的大屏幕上有了动静——白色背景上面忽然出现几个黑色汉字:【卵巢囊肿蒂扭转。】

    阮思澄:“!!!”

    思恒急诊还真的是做不出来!!!

    十几秒后,医生们也陆续给出各自答案,全部都是“卵巢囊肿蒂扭转”。

    第二轮PK,速度最快的又是AI。

    直到第六轮,才有一个医生终于拿到第一。

    接着题目越来越难,医生偶尔出现失误,而AI,却总能跟出题者最终宣布的“正确答案”保持一致,一会儿是“胆囊炎”,一会儿是“胆管炎”,一会儿是“胰腺炎”,一会儿是杂七杂八,种类可谓五花八门。

    看得出来,随着PK持续推进,医生压力越来越大。

    直到最后五道题目,AI才有了一些错误。

    工作人员给出统计:五名医生的正确率分别是70%、67.5%、65%、67.5%、70%,而AI的正确率是90%。

    五名医生平均用时分别是75秒、90秒、105秒、75秒和90秒,而AI平均用时是60秒。

    非常明显,阳光ER这个AI医生全面超过人类医生。

    场下掌声经久不息。

    初颜达到要的效果了——它展示了强大技术,医生、患者都不会再对着目前的急诊AI而赞叹了,它们过时了。

    看得出来,叶凤毛也十分不解,一米九的高大身躯忽然变得又笨又重。

    …………

    演示大会接受以后,阮思澄并不想被嘲,趁着人多起身离开,没被初颜拦在里头。

    刚刚走出云京大饭店,她便接到一条微信。

    打开一看,来自邵君理:【阮阮,我在会场旁的xx咖啡,走路大约要五分钟。散了打个电话过来。估计结果不容乐观。我虽然是不能进去,但可以在隔壁等着。】

    “……”阮思澄心暖暖胀胀。她最知道对方多忙——天天10点以后下班,回家还有一堆电话,今天,为了她,竟大白天跑到这儿。

    他怎么能那么好呢。

    阮思澄没打电话,而是直接用地图APP定位到了那家咖啡,与叶凤毛暂时告别,走进去,一个一个地看过去,最后终于在紧里头见到正回邮件的人。他被两排挡板遮着,不走近看不到。

    她轻轻道:“君理……”

    邵君理抬起眼皮,一贯冷静和自持:“如何?”

    阮思澄说:“不好。腹部这儿,阳光ER竟然能看24种疾病……而且马上会有更多。”

    “24种?”邵君理也轻轻皱眉,“哪24种?”

    阮思澄在对面坐下:“卵巢囊肿蒂扭转、胆囊炎、胆管炎、胰腺炎……”她记性好,一一复述。

    邵君理则微微偏头,望着窗外几颗杨树,长长的手指在木头桌子上有节奏地敲,偶尔才把眼珠转回,看看阮思澄。

    半晌,才道:“复述一遍演示大会。”

    “嗯。”阮思澄叫了冰水,两手捧着,一字一句,声音清亮,讲述完了整个过程。

    末了,邵君理说:“我想一想。”

    “'嗯,您想,我也想想。”

    邵君理的唇角一弯:“过来。”

    “嗯?”

    邵君理在长椅子上,往里挪了一个座儿,阮思澄便走到对面,在邵君理身边坐下。她感觉到了示意,身子一扭,又一伏,脑袋靠在邵君理的肩膀前面,爪子放在对方的大腿上,被握住了。

    阮思澄的一头长发又顺又滑,直直垂下,遮住她的脸。她努力想,然而内里安心许多。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邵君理的声音响起:“先回家吧,再做讨论,在这儿不太合适。”

    阮思澄把脑袋抬起:“你想出了应对策略?”

    “差不多了。”

    “能赢吗?”

    “不好说。”

    “……”阮思澄也并不乱猜,只道,“那走走走,先回家去。”

    “嗯。”

    …………

    阮思澄是万没想到,在停车场的一个区,她看到了最烦的人!刚刚还想避开的人!

    初颜!!!

    !云京大饭店人来人往,很能碰上!

    作为公司的CEO,初颜却还梳齐刘海,她一看见邵君理和阮思澄便快步走来,巧笑倩兮:“思澄!”

    阮思澄:“…………”

    “差不多有三年没见了!”

    阮思澄:“…………”

    初颜眼睛转到旁边双手插兜器宇轩昂的男人身上,问:“这是扬清的邵总吗?我跟思澄既是同学又是同事还是朋友~!”

    阮思澄没吱声。

    初颜明显有征服欲,一双眼睛含情脉脉波光潋滟,声音则是又轻又嗲:“邵总——”

    “嗯。”

    初颜拿出自己名片,双手端着递过去:“邵总,我是AI公司‘阳光科技’的CEO,也做AI急诊,刚刚开完演示大会。我们阳光ER,已经能看24种腹部常见病症,包括胆囊炎和胰腺炎这些别人做不了的~而且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加!技术上面非常超前,颠覆整个医疗行业。相信不久就能取得领头羊的位置了,希望邵总百忙当中抽点时间关注关注~阳光科技马上开始A加轮融资,个人感觉和扬清的AI战略非常match!”

    停几秒,又俏皮道:“我做急诊跟思澄可绝对没有任何关系哟!只是自己有新思路,才碰巧在同行业的!”

    “谢谢。”邵君理点头,“不过,同个产品,扬清向来只投一个,全力助其发展、壮大,没有兴趣搞养蛊,也不会投资对手,让手下的公司厮杀。”

    不少VC爱投对手,把某行业一网打尽,这样总归会有成的,确实十分像养蛊。

    初颜僵笑:“所以……”

    “'所以,除了最初投资对象,全部都是要打垮的。”

    初颜简直不敢相信她听到的,脸上一阵青一阵虹桥,变幻不定。

    “感谢信任,但是不行。”

    说完,邵君理绕过她:“走了,阮总。”

    “……嗯。”阮思澄也绕过去,跟上邵君理。

    走出一二十步,想起初颜那个脸色,阮思澄的心里痛快,猛拍马屁:“邵总今天英明伟大!一定可以活200岁!!!”

    邵君理随口应道:“那你至少得活198。”

    “为啥?”

    邵君理再次貌似随口应着:“那么老了,早没事业了,再没你,顶多能挣一两年了。”

    冷不防地听到这个,阮思澄吭哧半天也没找出话来接茬,伶牙俐齿全不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