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依稀知是你 第三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梦里依稀知是你最新章节!

    从无锡下火车后,钱老大的驴车早早在此等候了。车辆缓缓地行驶在路基上,自打我上次离开江阴,虽无甚时日,我却好奇地向钱老大打听情形的变动。

    “沐冉,现在全城的人都发动了起来,在城西的农田上搭起了高炉,嚯,足足有那么高!”钱老大兴奋地踮起脚尖,将一只手臂向高处比划着,“比兴国塔还要高一截。”

    我心里暗自发笑,他不懂得长短,只能这么比划给我看。

    “君山上的树木看了一大片,好些个一个人抱都抱不过来,呶,我这个驴车就派上用场了,但是还不够,要十匹驴子,前后排好了顺利,一起发力,才能够呢。就这么着,我的驴子都撑不住,你看,”钱老大指指驴子身上的凹陷的勒痕,“看的我有时心里一阵一阵的发痛,毕竟这驴子跟了我十几年了。从日本人时代逃荒到现在,哪一件事缺了它,就是嫁春妮,我也没含糊,但到底是拿它当自己的家人看待。”

    “春妮嫁给谁了?”我万料不及春妮竟然出嫁了,一脸的惊异。我临行时,春妮还在识字班里学习认字,识字班就在文庙的空地上,一圈人围坐在地上,仿佛当初魏县长召集的念子曰诗云的书童。

    “沐冉哥,我也要向你一般,识文断字,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都是老封建思想了,我要做新时代的女性。”春妮将我拉至角落里,悄悄地说。

    “那等我回来,考考你。”我打趣道。

    一旁的柳树,临花照水,风姿绰约,轻摆柔裙,并不理会我们的谈话。

    钱老大接过话茬说:“我曾经是教民,又受过批判,故而矮人一等。哪有谁愿意娶春妮。她在识字班也不识好歹,成日里咋咋呼呼,和狗剩那些人混在一起,日暮才回家。她娘死得早,我就指望她这一个人,千万可别出了差池,索性就攀上了郑屠户家。”

    钱老大取出火镰,擦着了火,吧嗒着吸旱烟,他并没有回脸,青烟升腾而上,织起了一张迷离的网。

    狗剩是江阴城里出了名的偷鸡摸狗之徒,幼年就没了爹娘,跟着祖母度日。他游手好闲,混迹市井,因占卖豆腐的李瘸子老婆的便宜被抓了现行,他一怒之下,把李瘸子打得不成人形,为了赔医药费,把祖传的六亩薄田和一间茅草房赔给了李瘸子。这可倒好,没半年功夫,土改队来了,要依据土地划成分。狗剩和祖母贫不立锥之地,被划成了贫农。而李瘸子家按理说应是中农,却因为凭空多出了两亩田,成了富农之家,顿时在江阴城里成了时常被批斗整肃的一族。狗剩却神气活现地成了民兵队的小队长,依旧是揩油东家,欺负西家,我想钱老大或许是出于这方面的考量,免得白吃亏,让狗剩坏了春妮的名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