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套路人生行 第36章 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反套路人生行最新章节!

    《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是前世界里由俞心樵作词,莫西子诗作曲并演唱的歌曲,从词到曲到歌名都令人耳目一新,用一种独到的视角,表达了爱到疯狂的极致。

    “......不是你亲手所杀的,活下去就毫无意义。你呀你,终于出现了,我们只是打了个照面,这颗心就稀巴烂,整个世界就整个崩溃,诶......”

    歌中带着一些轻微的暴力与血腥,这些直抵人心的歌词里不仅仅只是爱情,它更多的是关于生命和信仰的东西在里面,还有一些对现实的挣扎。

    林凯觉得这歌里面所体现出来对爱人的疯狂思念完全可以用在顾程峰身上,一位痛失爱侣却要独自面对这个崩塌了的世界而依旧挺直背脊的男人。

    林凯好一阵的摇头晃脑,难得有一首歌自己能记起全部词曲,虽然这歌词很短很简单......

    待从闭目不语的状态里回转,身边的余沁已经站到台上表演了,悠扬婉转的嗓音自然是博得了酒吧里众多宾客的交口称赞。

    时间过得很快,不过才10点来钟顾程峰就亮出了打烊的牌子,来的大都是熟客也都习惯了这家店子的任性,在顾程峰忙不迭地歉声中嬉笑离去。

    从里面关上了店门,顾程峰招呼着林凯和余沁过来舞台这边,他的身边此时却还站了一位年轻的帅哥。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徒弟余笑,林凯,《凉凉》的作者。”

    “您好”

    “您好”

    小伙子看着应该比林凯大上几岁,帅帅的有些腼腆,待人接物倒是大方得体,一双眼睛上下打量这林凯,估计一时之间无法把真人与那印象中的歌曲作者形象吻合。

    余沁从包里取出事先录制的伴奏光盘交给顾程峰播放,声音没开得太大,那两人也没用话筒,直接就这么唱了起来。

    让林凯感到啧啧称奇的是这小小舞台,估计是采用了什么专业构造原理,竟然能将舞台上的声响转换得有那么一丝圆润醇和,嗓音唱出来居然没有想象中的刺耳。

    见林凯似乎若有所思的样子,旁边顾程峰朝他挤挤眼,指了指头顶。

    林凯抬头看去却见顶部有着一个弧形圆顶扣在舞台上空,再看顾程峰用手作了一个和面的手势,顿时有些明了。

    “夭夭桃花凉,前世你怎舍下,这一海心茫茫,还故作不痛不痒不牵强,都是假象......”

    嗯,是这个味!林凯闭眼倾听,脸上露出很是享受的满意神情,现在的效果已经和他脑海中留存的印象差不多了。

    得到林凯的认可,余笑脸上流露出抑制不住的兴奋,他能预想到自己的名气随着歌曲发布后的直线飙升上。

    自己一介无名北漂,要不是遇上师傅哪能有此际遇?看看正对着自己露出赞赏之色的顾程峰,想想平日师傅对自己的严厉栽培,余笑眼角已有泪水沁出,

    “走,咱们去牛家烧烤,那的烤茄子是一绝,我可得好好敬您一杯。”

    余笑收拾好心情,搭着林凯的肩膀建议到。

    “这个还要稍等一会,峰哥,我这刚刚帮您想出了一首歌,不过谱曲方面您还得多担待,我给您唱一遍?”

    “哦?那行啊,就这台上吧,我这舞台的共鸣构造正适合清唱,要不我再用吉它给你拌个和弦?”

    顾程峰也是有些诧异,这娃子怎么有点说来就来的味儿?

    “不用不用,我这没有什么曲子,只能哼。”

    “小林啊,那首《凉凉》最初就是那么哼唱出来的呢。”

    余沁给解释了一遍才打消了顾程峰等人的疑惑,都满怀期待的等着林凯的表演。

    等了好一会儿终于林凯开口了。

    “我想......”林凯有点不好意思地摸摸头,“这舞台上边的射灯能不能给关了,还有就是你们能不能躲着点?有人在面前我唱不出来!”

    “哈哈哈哈”

    三人被林凯猝不及防的话语给闹得......最后还是遂了他的意躲到台下一个看不到的转角,再等了一会却又听见“滴滴嘟嘟”的手机操作声音。

    诧异间忽然就有“嗯、啊”的哼唱声传来,前期的曲调颇为平淡,哼唱中大部分用的是“嗯”的音,大概三次反复后才突然“啊”的拔高了起来。

    台下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各自眼神里读出了惊喜,他们都是专业人士,哪怕只有“嗯、啊”之声也不碍他们对这曲调的品味。

    顾程峰的手臂已经随着曲调有节奏地挥舞着,不亏是曾经的一线大拿,居然让他在林凯那么干涩平淡的哼唱中找到节拍与韵律。

    连续几个略微变幻尾音的高音反复后,林凯已是配上了歌词唱了起来。

    “不是你,亲手点燃的,那就不能叫做火焰......”

    稚嫩的嗓音,生硬的咬字,更谈不上那些专业的转音、吐气的技巧,但恰恰是他这种原始的味道让顾程峰从第一句开始就被感动了。

    “......这颗心,就稀巴烂,这个世界就整个崩溃......”

    唱到曲调蓦然升高时,林凯甚至还出现了一处破音,但在顾程峰耳中却是和那崩溃的寓意相得益彰,完全是一种被震撼到的感觉。

    有什么东西,在顾程峰的心里,轰然崩塌再瞬间融化!又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里,一下点亮再全力燃烧!在心里,拼命呼喊又像是温暖的呼唤!

    “今生今世,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林凯反复在吼着那句“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一遍又一遍,口口声声,唱的是——死!

    但在顾程峰心里听到的却是——我们,一生,为谁而活!

    这首歌从词到曲,都令人耳目一新。它的歌词,太过狂暴,甚至血腥,但有谁能否认这些句子都是那么的直抵人心?

    每个人在某个特定的情感阶段,在内心特别压抑的时候,都会产生类似“想死”的情绪。

    此时顾程峰仿佛再次回到自己的挚爱离他远去的时候、自己得知真相的时候、痛殴那个人渣的时候、被捕入狱的时候......

    一曲唱完,顾程峰已经是泣不成声,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峰哥?”

    一曲唱完,林凯把手机录音功能关闭后却久久没见有人过来,难不成是被自己的狮吼给吓跑了?这又是稀巴烂,又是死啊死的。

    不过刚刚自己唱得的确很过瘾,没想到投入一次会是这样的感觉?看看自己站立的小舞台,确实和寝室的卫生间大不一样呢。

    再站了一会儿才有脚步声传来,却是顾程峰几个大步窜上舞台,一连串的“谢谢”声中一把将林凯紧紧拥抱住,箍在后背的巴掌还在用力地拍打着。

    “谢谢你兄弟!”

    顾程峰红着眼睛再次拍了拍林凯,松开了臂膀。

    “峰哥,我这录了音。”

    “谢谢,应该不用了,这歌每个字每个调都印在了脑子里,就算是死也不能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