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失缚 86.放过我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眼睛不好的维多利伽,耳朵倒是很灵敏,现在突然安静下来,她倒是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声音。她的笑容越发的温柔,拉了拉身边男人的衣角,“那个,我想见见她。”

    “怎么了?”虽然问着,但还是叫人去把她带进来,“利伽想做什么?”他把她抱了出去,安置在自己的房间里。

    “一会你出去好不好,我想和那个人说几句话,我不喜欢别人总惦记着你。”即使她马上是个死人,也不行。

    没过多久,被五花大绑的欧佳就被扔了进来,她挣扎着想要抬起头,入目的却是女子温润的笑容,欧佳张了张嘴,发出一声尖叫,被吓的脸色惨白,她拼命向后缩,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这呢?!一瞬间,她就知道自己惨了,“陛下,陛下,我肚子里的是你的孩子呀,求求你,放过我,我愿意走。”维多利伽的笑容,在她眼中比魔鬼还可怕。

    那个男人却也只是瞥了她一眼,眼中没有一点动容,仿佛她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仿佛这些年的缠绵都是假的,他什么都没说,就起身离开了。

    “你很怕我吗?”维多利伽凑了过去,哪只那个人抖得更厉害了,“我又不会吃了你。”

    “殿下,诡渊殿下,求求您,放过我好不好。”

    她很聪明没有提和路西法有关的事,却让维多利伽有些不满,她语气淡淡的,“他告诉我说,我是维多利伽,可我怎么会那么坏呢,你说是不是?”她捏住欧佳的下巴,“那你说说,我是不是维多利伽呢?”

    欧佳哪敢看她的眼睛,“您自然是的。”

    维多利伽“啧”了一声,觉得无趣,“你喜欢路西法啊?”

    她满心苦涩,当然是喜欢的啊,怎么会不喜欢呢,当年被送过来,看到他,看到他对维多利伽那么温柔的样子,从此满心都是他,她觉得她也很聪明,她觉得她也可以当第二个维多利伽,可是终究是不能的,没有维多利伽,还有一个伊芙,怎么都是轮不到她的,可是她有她的孩子啊,他的第一个孩子,他怎么可以这么不在乎呢?

    “嗯?不说话?那就是喜欢了?”维多利伽恶意满满,“我也喜欢他啊,不会把他让给别人的,所以你不许喜欢他。而且,你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他的吗?”

    维多利伽听她不说话,于是拍了拍她的脸,“你怎么会觉得他会碰你?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啊?”

    “我为他背叛我的国家!”她的声音很尖锐,却在听见维多利伽下一句话时戛然而止,像是被掐住了脖子,脸憋得通红。

    “他需要吗?别自我感动了,真够让人恶心的。”

    路西法他绝对不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利用一个女人的感情,“做玩物就要有做玩物的自觉,不要总是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被羞辱的满面通红的欧佳死死咬住下唇,她抬头看向维多利伽,“维多利伽,你以为他现在还是很喜欢你吗?你以为他是非你不可吗?我告诉你!”话还没说完,就看见维多利伽突然站了起来,一脚就踩在她身上,满面森寒。

    “你不必告诉我什么,我也不想听,我本来也不想杀你的,但是你这么不知好歹,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

    欧佳见她离开,像是突然垮掉,身子一松,靠在地上,眼泪流个不停,她终于死心了。曾经以为,他是有一点喜欢她的,所以她一直在努力啊,可是如今却发现,连那些温柔的记忆都是假的,他连碰都不愿碰她,甚至还可以叫别人代劳,可是怪谁呢?当年,他问她愿不愿意走的时候,她解开衣裳抱住了他,那个时候他摸着她的头,嘴角上扬,像是在抚摸着一个乖巧的宠物,如今再想来,他的眼底从来都没有笑意啊。

    欧佳被人拽起的时候,再也不挣扎了,面容如死灰一般暗淡,穿过长长的走廊,路过迎面走过来的伊芙时,她站住脚步。

    “这是怎么了?”伊芙想不明白,怎么突然把她抓了起来,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亮了亮,欧佳一看她那个样子,就有一种报复一般的快感,她说:“你以为是因为你吗?伊芙,你听说了吗,维多利伽回来了,你心心念念的陛下,又回到她的身边了,你和我争了这么久,有什么用呢?你以为维多利伽会放过你吗,我等着你来陪我。”

    维多利伽?回来了?伊芙听到这句话就僵在了原地,她甚至连后面的话都听不进去,直到欧佳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她都迈不开步子了,遍体生寒。她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女人的名字了,伊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

    “你是?”维多利伽斜着倚在床上,笑眯眯的歪着头,嘴里还叼着一片吐司,“有什么事吗?”

    她看见面前那个女人,她衣着繁复而又华贵,脚上的鞋子早就被踢在一边,露出细腻白嫩的脚,许久不见,她还是那么明艳漂亮,只是那双碧眸少了往日的鲜活,看起来好像真的不认识她了,“你的眼睛怎么了?”嗓子干涩,硬是挤出的声音少了几分灵动。

    “你是谁啊?”

    “伊芙,我们以前认识的。”

    “我不记得你了。”维多利伽笑的温温柔柔,毫无攻击力,“而且我的眼睛现在也看不清东西了,所以我可能不大能看清你的脸,对不起呀。”她就像一朵小白花,柔柔弱弱,抵挡不了外界的伤害。

    “没、没事的。”伊芙喃喃道,“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维多利伽垂下眼帘,睫毛打出一片阴影,让人看不清她眼底的阴影,她抿着唇笑了笑,白皙的手捂着心口,咳嗽了几声,脸色有点苍白,“抱歉啊,我有点难受,不能接待你了。”

    “我、我去帮你叫药剂师过来。”

    “不用了,我休息休息。”

    “那我先走了,过几天再来看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