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当司空封玄喷出一口殷红的血时,血歃阵在玄寒战气中抖了抖,倏然“砰——”地一声,阵眼炸开了。

    血歃阵不再!

    阵内一直紧张得屏住呼吸的众人皆松了一口气,所有人都涌动战力,开始往潜龙学院的方向掠去。

    而巫巧嫣第一时间赶到秦瞻云身边,她身上的自然之力涌动,把早已凝聚起来的战力球对准咄咄逼人的贝族长老们砸了过去。

    贝族长老们曾经见过巫巧嫣用战力球砸魔魅军团的,现在看到战力球朝他们砸来,惧于战力球的威力,所有人皆面色一惊,纷纷躲开。

    不过巫巧嫣早已积了一肚子火,岂能让他们好过?

    她战帝的自然之力磅礴而出,瞬间撕裂虚空,自然之力冲霄而起,地上的蔓藤疯狂暴涨,搅动翻滚着,力大无比地缠住每一个贝族和严族人,然后以崩山摧岳的气势把这些被捆如粽子一样的人都丢进虚空中。

    如此简单粗暴的打法让刚调息好的司空封玄倏然莞尔失笑。

    他亲自把闹闹抱进怀中,检查身体状况,发生闹闹确实如秦瞻云所述,便放了心,巫巧嫣小心地把闹闹送进吊坠空间中,然后俩人一起马不停蹄地朝潜龙学院掠去。

    秦瞻云远远看着巫巧嫣和司空封玄相携离去的背影,苦笑地瘫坐在地。

    孤独感骤然袭上秦瞻云的心,他受伤了,后背上有一个穿透性的伤口,已经伤到心肺,他不知道还能看这个世界多久……

    半星,半烟找到秦瞻云的时候,他已经处弥留状态,他的视线已经模糊,他看着半星依旧不稳重地朝他跑过来,喜极而泣地喊:"公子,半星终于找到您了。"

    秦瞻云扯开一抹肆意的,邪气的笑,他第一觉得穿绯红色的衣裳太糟糕了,这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衣裳已经被血浸透了。

    ……

    此时巫巧嫣和司空封玄已经赶上先离开的院长等人。

    一行人心急如焚,他们心中已经抱着最坏的打算了,理智告诉他们,这么大的动静,潜龙学院剩下的那些人根本挡不住的,更何况,这次出动的还是魔魅!

    心情沉重的众人竭尽全力往潜龙学院赶,他们只希望能快一点,再快一点,或许还能多救下一个人也不一定。

    当他们赶到潜龙学院的时候,基本上学院内除了阅典阁这个高塔被一层结界护着外,剩下的所有建筑物都已经成为了一堆瓦砾。

    原本他们以为等待他们的还有一地死尸,不过让他们意外的是,潜龙学院竟然有援兵!

    这让已经做好最坏打算的院长大人和长老们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是上古驭兽世族,樊族。”有一个长老欣慰地喊道。

    “走,我们去帮忙——!”院长大人心中战意汹涌!

    话音刚落,他便带着众人纷纷加入战斗中,一起抵抗起残暴的魔魅军。

    巫巧嫣看着战斗中,不畏生死的战兽们意外地挑了挑眉,她根本想不到樊族人会带着战兽前来救援。

    骤然,一只长着长翎尾的七彩凤鸟朝巫巧嫣冲来。

    还没到近前,巫巧嫣便认出来了,这是她的雀儿!雀儿进化成功了!

    雀儿在巫巧嫣周身飞掠了一圈后,眼中流露出思念之情,尔后毅然返回战场中。

    片刻后,巫放拍拍巫巧嫣的肩,叹息一声替樊族解释道。

    “樊族以前是误会了,原本就是圣殿的阴谋,却因为误会把账算在了封玄的头上,这一次爹回去的时候已经解释清楚了,樊族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毕竟大世家的大气还是有的,爹和娘要去帮他们了,你要小心点。”

    樊落槿依依不舍地抱了一下巫巧嫣,若是可以,她宁愿代替女儿去跟魔魅王大战一场。

    “娘亲,保重。”巫巧嫣回抱住樊落槿,声音哽噎。

    巫巧嫣知道她很贪心,她希望身边所有的亲人朋友都能好好的。

    等目送樊落槿和巫放离开加入战场后,巫巧嫣看向司空封玄,两人两双手紧紧地牵在一起,巫巧嫣担忧地看着司空封玄,刚才在人杰城时,因为要破血歃阵,司空封玄已经脱力。

    “没事。我们都会没事的。”司空封玄在心里说:就算我有事,我也不会让你有事的。

    两人目光坚定,战意腾腾地朝现在正对阅典阁攻击,试图要破开保护结界的魔魅王。

    魔魅王正有些气急败坏地对着阅典阁一顿狂轰乱炸,但是让她气恼的是,明明看着阅典阁在她的战力攻击下摇摇欲坠了,但是就是轰塌不了。

    赶来的巫巧嫣已经看出来,其实这个阅典阁的保护结界已经支撑不住了,现在依旧能苦苦坚持,不过是因为四兽的魂力在支持罢了。

    但是看着情况也很不乐观,若是她再来晚一些,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巫巧嫣没有跟魔魅王客气,她直接把战力球轰了过去。

    现在她已经传承了位面管理者的能力,并且自然之力稳定在战帝阶段,战技已经可以信手拈来。

    察觉到巫巧嫣的袭击,魔魅王极其恼怒地骤然转头,凌厉的眼狠狠看向巫巧嫣,嗜血的艳色大红唇缓缓勾起,尔后她身上的玄色衣袍瞬间鼓荡而起。

    一团墨黑的魂力裹挟着万千个正狰狞着面容的生魂朝巫巧嫣急速旋转而来,所过之处,尖利的啸声伴随着沿途卷起人或物,威势极为惊人。

    “我来。”司空封玄拦下巫巧嫣,双臂缓缓地抬起,冰凌骤然覆盖整个广场,魔魅王生生撞过来的魂力在这重重玄寒的冰凌包裹下,慢慢地凝滞下来。

    “司空封玄——!”魔魅王露出罗白蔓的面容,双眼几乎喷火一般看着司空封玄,她眸底的阴狠逐渐加深。

    “你果然没有死。”司空封玄语气淡淡的。

    “你就那么想要我死么?你可知这样会伤我的心的?”罗白蔓翘起青葱一般的兰花指轻柔妩媚地拂了拂胸前的长发。骤然,她脚下一阵气流荡起,瞬间把她的发和裙摆吹得四处散开。

    她缓缓地把双手贴进她的前衣襟,不一会,玄色长袍妖娆地下滑,露出骨感的锁骨,圆润的双肩,眼看着衣裙继续向下,向下……

    巫巧嫣怒了,这个妖艳贱货!竟然想迷惑人!

    司空封玄眼底只有厌恶之色,若不是现在战力不继,他早想把这污人眼的玩意一巴掌拍死了。

    巫巧嫣双颊鼓鼓,明显气狠的模样,只见她紧闭双眼,身子缓缓腾空而起,低低的吟唱在响起,一个又一个梵音从巫巧嫣的唇齿间迸出来,连成特异的音符。

    当旋律越来越快的时候,战场上,所有的战兽都开始热血澎湃起来,甚至梵音过处,受伤的战兽伤口在慢慢愈合,堪比最高治愈效果的圣灵水魔药剂。

    几乎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震惊了,特别是以驭兽为根本的樊族人更是惊愕非常,因为巫巧嫣所用方法是驭兽最高的技法,这明明已经失传了的,她怎么会?

    不过相对于己方的惊讶,罗白蔓则是对巫巧嫣这种雕虫小技嗤之以鼻。

    因为战斗在她的眼里,最能左右战场的便是对敌中两方最高战力的人,巫巧嫣竟用战力去协助一些小角色,这根本主宰不了战场。

    正当罗白蔓还想继续魅惑司空封玄,想让他为她指使,因为这一招她已经百试百灵了,唯独成为魔魅王后没有在司空封玄实验过。

    却在此时,被她忽视的巫巧嫣骤然置身于一阵祥和的白光中,映衬着她圣洁极了。

    而当巫巧嫣缓缓降落下来的时候,她径直走到罗白蔓的身边,然后伸出手,莹白如玉的手掌间凝聚着一道轻飘飘的自然之力,然后挥向罗白蔓的心口。

    罗白蔓本来并不在意的,只是觉得巫巧嫣幼稚得可笑,这么轻飘飘的战力能伤得了她?既然来了,那么就受死吧!

    罗白蔓得意地朝巫巧嫣击杀过去,她双手间凝聚起来如盆大小的魂力朝巫巧嫣冲去的时候,罗白蔓脸上的笑意加深了许多。

    可是正在她笑巫巧嫣是个蠢货的时候,只见她砸出去的魂力却慢悠悠地,礼貌地,从巫巧嫣身边滑了过去,然后在空气中自行消散。

    这……见鬼了!

    罗白蔓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

    不远处,随时准备支援巫巧嫣的司空封玄也是愣了愣,不过只是一瞬,他便明了,原来这就是位面管理者的能力呀!

    “噗——!”骤然罗白蔓感到胸口一阵撕裂的疼,她不可置信地低头看去,错愕地看到自己的胸口心脏处,已经裂开了一个口子,而那个口子正在不断地加深加宽。

    “你……怎么做到的?”罗白蔓不可置信地望着巫巧嫣,眼中满是困惑,刚才巫巧嫣挥出那么的战力而已……

    巫巧嫣身上始终散发着圣洁的光芒,她眼神怜悯地看着罗白蔓,叹息地说道。

    “这就是位面者的能力,位面者只有真心付出,才能得到万物的肯定,在付出的时候,它们才会回馈信仰的力量,这种力量会让人无惧,无畏,无敌,所以即使你拿到时光之轮,悟不了这玄机,你依旧不能使用。”

    “为什么,会,这样?”罗白蔓的瞳孔在涣散,她不甘心,为什么她机关算计,竟然敌不过一个‘无私的付出’?从来没有人告诉她,只有付出才能得到,一直以来,她所认知的世界,都是想要的你便去抢来便好……

    烈火从罗白蔓玄色的衣裙下摆燃了起来,渐渐变成一道冲天的火焰,她艳丽的身影在火中消寂无踪,彻底消失在这天地间。

    再罗白蔓消散之后,所有的魔种都开始萎靡不振起来,战斗很快结束了。

    司空封玄走到巫巧嫣身边,轻轻地揽住她,带着笑意,好奇地问:“你怎么就突然参悟透位面守护者真谛的?”

    巫巧嫣眨巴着大眼,从空间中抱出药效刚过,正揉着惺忪睡眼的闹闹,依偎在司空封玄的怀中,俏皮地答:“你猜。”

    司空封玄眼底尽是宠溺,他小心地环住这世界上他最爱的两个人,呢喃道:“这个问题比较难,看来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猜了,若是猜不出,下辈子继续,下辈子猜不出,就下下辈子……”

    巫巧嫣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

    闹闹打了一个呵欠,嘟囔道:“爹爹,真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