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餐厅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过了,黎昕从黎逢说是梦琪想见白慕川那一刻起,再没了吃东西的心思。她一直以为黎天明一家人都是真心待她的,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有了家,就算没有把她当家人,也不会利用她来接近白慕川,她一直是这样以为的,可黎逢今天的表现显然没有把她当成家人。

    城里的夜晚,灯火通明,白慕川开着车穿过灯火辉煌的街,黎昕沉默的坐在副驾上,良久之后才开口说道:“别装了,拿出来吧!”

    “到底是将军,鬼精鬼精的!”白慕川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递给黎昕一张纸巾。

    纸巾是餐厅的印花纸巾,还带着餐厅的logo,上面还有一串用口红写的电话号码,看起来很匆促,可黎昕却脑补出了一幅香艳无比的画面。

    “手脚挺麻溜啊!”黎昕开窗,掌心燃起一股火苗,纸巾化成了灰,随风飘散。

    “那必须呀!我的颜值这么能打,要身材有身材,这些女人早就为我抢爆头了,好吗?”白慕川得意的说道。

    “这里的女人都是这样吗?”黎昕已经习惯了白慕川的自我陶醉。

    沈诚之前就告诉过黎昕,这个世界男女平等,女人和男人同等的接受教育和奋斗事业的机会,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们还是只一心想着高嫁?

    “当然,除了你这个老古董,没人能够抵挡的住我的盛世美颜!”白慕川不理会黎昕的无视,继续自我陶醉。

    两人的对话根本就没有在一个频道上,但沈诚说过,在那些女人眼里,只有钱长的最好看,黎昕似乎懂了白慕川的意思,“所以你说的永远不要去考验一个人的心,是这个意思吗?”

    “人心之所以在肚子里,是因为它有弱点,所有的忠贞和底线,都是权衡利弊之后的结果。”白慕川突然正经起来,从他二十岁接管白氏集团起,就知道这个道理。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你明知道我……”黎昕的话说了一半就停下来,再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白慕川明知道她有多渴望一份亲情,有多渴望能够有个温馨的家庭,不管是在瀛洲国还是在现在,她都不曾拥有过。

    “黎昕,你有我就够了。”白慕川的目视前方,声音很轻。

    啊?!

    光影斑驳,映在白慕川脸上,黎昕怀疑自己听错了,疑惑的看向他,却看不清楚他脸上是什么表情,不敢出声,没有等到他的下一句话。

    有我就够了,他是认真的吗?

    就像白慕川所以说的,没有人能抵挡的住他的盛世美颜,她是一千多年前的老古董,她也是重度颜控,可不管他是不是认真的,她都不能动心。

    她的人生结局是战死沙场,一场意外来到这里,多苟活许多年,谁知道会不会在另一场意外之后再回去?如果她真的回去了,不就是两个人的心酸了吗?

    年关将至,公司有很多事情需要白慕川亲自去处理,等忙完这一阵,就是公司的年会了,然后所有的员工就开始休春假。春假是许多人挤破头都要进白氏集团的原因,别的公司放七天,白氏集团放十五天。

    沈诚去西南分公司出差了,黎昕跑腿替白慕川送了一上午的资料,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忙的晕头转向,刚坐下来休息,就看见梦琪提着保温壶从电梯里出来。

    “昕昕,慕川在吗?”梦琪站在黎昕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副自己就是正宫娘娘的表情。

    “他在忙,有什么事吗?”黎昕面无表情的回答。

    “再忙也要注意身体,我给他炖了点他爱喝的汤,你也帮我说说他!”梦琪说着就把手里的汤递到黎昕面前,毫不客气的坐到了黎昕旁边。

    “谢谢大嫂,这么关心我家慕川,还让王叔送过来就是了,怎么还亲自跑一趟?”黎昕说这话的时候心里犯恶心,可是她还是想要维持表面上的体面。

    “真把自己当成黎家的女儿,白家的女主人了呀?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梦琪的话说的露骨,丝毫不给黎昕留情面。

    自从黎昕在媒体面前承认她是白慕川的女朋友以来,各个媒体都在挖她的背景。他们觉得白慕川的女人一定也不是普通人,可翻来覆去许多天也没有找到她的任何背景资料。

    一个月前,有狗仔拍到了她从黎家出来,她是黎天明女儿的新闻满天飞,上周五,黎天明正式宣布明年将和白氏集团的合作,算是彻底坐实了她是黎天明女儿的身份。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货色,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一定是比你好的货色。”黎昕看在沙发上,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你说黎总知道你不是慕川唯一的女朋友之后,你还能这么得意吗?昨天你家慕川可是带了个辣妹去见你大哥的哦!”梦琪也毫不示弱,她手里捏着黎昕的把柄。

    只要黎逢把昨晚上的事情告诉了黎天明,白氏集团和明泰益康合作不成了,白慕川发现黎昕没了用处,自然不会再要她,那她就有机会了。可她偏偏拦住了黎逢,不让他去说,黎逢不明白她什么意思,却也还是憋着没说。

    “大嫂,求求你让大哥不要告诉义父,义父如果知道这件事的话,我就毁了!大哥最听你的话了,你帮我劝劝大哥好不好?”果不其然,黎昕一听说黎逢知道白慕川“出轨”拉着梦琪的手,哭的梨花带雨,她这个表现,显然是知道白慕川是个花花公子。

    “你别哭了,我一定帮你劝劝你大哥!我这个人心软,见不得别人哭,之前越溪被全网骂的时候,打电话给我,哭的稀里哗啦的,我听着心痛的不行,也陪着她一起哭!”梦琪拍着黎昕的手,像是在安慰她一样。

    梦琪话里有话的提了要求,黎昕止住了眼泪,表示为了保密什么都可以做,作为条件,黎昕要召开记者会,澄清方越溪之前没有要故意陷害她。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