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死亡之碎片,塑生命之拼图 (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周龙和韩茹的共同发言结束,大家将热烈的掌声送给这两位少年少女,二人在这猛烈的掌声中回到了各自的座位。

    韩茹看向何明的黑白遗像。

    遗像中的何明看着前方,眼睛微眯,半张着嘴,仿佛在笑着赞叹周龙干的漂亮,又好像内心的愿望完成后的感慨。

    一旁的周龙眼中充斥着泪水:“何明,人生难免有挫折,为什么非要想不开……”

    就在这时,周龙和听见这句话的韩茹同时愣住了。

    对啊,为什么非要想不开?

    虽然不适合写小说,但是只是休学一年而已,再往后还可以继续上学啊。

    如果何明是因为对未来感到昏暗而自杀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啊。

    接着上学,可能继续心脏病发作导致上课断断续续,那么做手术不就行了?

    做手术有可能安装起搏器,但是何明既然连死的勇气都有了,为什么提不起勇气去做手术呢?

    周龙下意识低下头摸了摸胸前何明送给他的牛头骷髅项链,而一旁的韩茹转头安慰周龙:“可能是因为何明不希望有惨淡的人生吧,毕竟他都说了‘没有未来的未来不是我想要的未来’。”

    牛头骷髅项链微微的散发出淡淡光芒,周龙和韩茹仿佛受到什么牵引一样,同时抬起头,看向了礼堂上方的何明灰白遗像。

    韩茹瞳孔瞬间缩小,不可置信的张开嘴,仿佛溺水一般,身上开始大量地冒出冷汗,耳边开始传来轰鸣声。她看见了惊悚的一幕。

    原本半张着嘴,眯着眼,像在笑一样的何明照片,转过头,看向二人。

    依然像笑一样,看着它的韩茹,却感觉这个笑容仿佛恶魔一样,令人不寒而栗。

    何明的嘴角动了动,吐出几个字:

    “不。对。哦!”

    虽然没有声音传来,但是韩茹还是根据嘴型判断出了这三个字。她僵在了原地,努力地睁大眼睛,但是何明还是在笑着重复那三个字:

    “不。对。哦!……不。对。哦!……”

    韩茹转头看向一旁的周龙,周龙双腿打颤,冷汗直冒,用手指着遗像,张大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韩茹用大幅度颤抖的手碰了碰旁边的父亲,韩茹父亲奇怪地看着脸色苍白的韩茹。

    韩茹机械地指向何明的遗像,韩茹父亲也将目光转移过去。

    但是看了一会儿,转过头,有点担心地对韩茹说:“怎么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这两天查何明自杀的事累着了,要不要先回去休息?”

    韩茹惊恐地看向父亲,然后又看向何明的遗像。它还是在那里一边笑,一边重复着“不。对。哦!”三个字。

    你没有发现吗,何明的遗像在说话!!韩茹在内心无声地嘶吼着,但是韩茹的父亲明显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现象。

    就在这时,韩茹耳边传来何明略带笑意的声音:“不。对。哦!”

    一旁的周龙猛地站起身,有些崩溃地大喊:“哪里不对了!你说啊,哪里不对了!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自杀的!”

    何明的遗像不为所动,依旧用让人发毛的笑容看着周龙,说着那三个字:“不。对。哦!”同时,韩茹耳边也响起何明相同的声音。

    周围的人奇怪地看着大喊大叫、涕泗横流的周龙和脸色苍白摊在椅子上的韩茹。

    周龙看着周围的人,打了个寒颤,他忽然感到非常的害怕,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头也不回的迅速冲出了丧礼现场,连撞了好几个人。搭了一辆出租车,向家里赶去。

    韩茹直接晕了过去。

    何明的声音越来越弱,终于消弭与无。

    周龙疲倦地打开家门,全身上下湿透了,就好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脸色苍白,双腿不住的颤抖。

    走进自己的房间,狠狠地关上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眼无神的看向天花板,脑海中空空的。

    这时,周龙忽然瞥见桌子上好像和自己走之前有什么不同。

    桌子上多了一张纸,那是和何明写的遗书同样的纸,周龙可以肯定自己家绝对没有这种纸。周龙颤颤巍巍地翻开这张纸。

    不。对。哦!

    血红血红地三个大字,周龙看了一眼就明白,这时何明的字迹。

    周龙疯狂地撕碎了这张纸,如同野兽一般砸着房子里的东西,嘶吼着:“哪里不对!到底哪里不对!啊啊啊啊啊!!!”

    有些担心周龙情况而跟着回来的周龙父母,正好看见了周龙的情况。

    两人对视一眼,眼中充满了凝重。

    ——————————————————————

    “你的父母已经告诉我大概的情况,你能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一个朴素衣着的和善老者对坐在一旁沙发上双眼无神的周龙说道。周龙看向这位慈祥老者,他是父母为自己请的心理医生。

    “爷爷,你说死人可以在遗像里对你笑吗?死人可以在死后写出自己的字吗?”周龙有点迷茫地问着心理医生。

    老者笑了笑,对周龙慢慢地说:“孩子,人死了就不能复生。虽然在这世界上他的痕迹依然存在,但是不可能对你笑,或者写字的。这些只是你想像出来的而已。”

    周龙摇了摇头,那天葬礼上的何明,绝对不会是自己的想象。

    他接着问:“爷爷,你是心理医生,你懂得比我多。我想问一下,怎样才能在别人不说的情况下,看到真实的他?”

    老者摸了摸花白地胡子,笑着说:“真实的一面?这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在面对不同人的时候,会带上不同的面具。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自己呢?我活了大半辈子,在我看来,面对自己时候的自己才是最真实的自己。所以,在别人不说的情况下,你几乎永远只能看见别人的面具。”

    周龙回了回神,看向老者。

    老者看见周龙的反应,满意的笑了笑,继续说:“但是在面对别人的面具下,肯定会露出自己真实面庞的一角。只要将无数个面庞一角集中起来,就可以拼出一个基本上真实的他。但是,如果那个人有世界上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秘密,那么你拼出来的他就肯定有缺漏。”

    周龙眼睛亮了亮,说道:“那么如果所寻找地面具不够,也许只能拼出来另一幅面具。”

    老者笑着点了点头,说道:“的确如此,孩子你理解得很正确。先不讨论这个了,我们先做一个小测试,我问你问题,你要尽可能快地回答它们。”周龙点了点头,示意听明白了。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下一句”

    “奔流到海不复回”

    “16×16=”

    “256”

    “请拼写出英语单词‘漂亮’”

    “b-e-a-u-t-i-f-u-l”

    “鸦片战争的年代是”

    “184……”

    周龙忽然愣住了。

    鸦片战争的年代他肯定熟记与心,是1840年,但是他想到了以前发生的一些事。

    “何明,米2的密码是多少?”

    “鸦片战争的年代”

    (输入1840,正确)

    “你也是真够闲的……”

    …………

    “何明,米4的密码是多少?”

    “《瑷珲条约》签订年代。”

    “呵呵,赶快告诉我。”

    “就是《瑷珲条约》签订年代啊!”

    “你再不说我就打你了奥”

    “别别别,1858年,1858年。”

    周龙猛地站起来,双眼放光:“我想起来了,密码是1858!”

    周龙一边喊,一边冲出了心理咨询室。在门外等待的周龙父母和韩茹刚想开口询问,但是周龙完全无视他们,迅速向自己家的方向冲了回去。

    韩茹看见这一幕,抿了抿嘴唇,还是跟上了周龙。

    而周龙父母刚想大喊,但是从心理咨询室中走出来的老者却制止了他们,他笑着说:“先生、夫人,不用喊了,刚刚那孩子的眼神告诉我,他已经没事了。接下来两位只需要支持孩子们做他们未完成的事就行了。”

    周龙冲进自己的房间,慌忙把何明的米4拿了出来,输入1858四个数字。

    密码解开了。

    “成功了!韩茹,我解开密码了!”周龙兴奋地抱住旁边的韩茹,韩茹愣了一下,赶紧从周龙怀里挣脱开,脸上出现了淡淡的红晕。但是很快也被解开密码的惊喜所冲淡。

    紧接着,周龙和韩茹迅速看向屏幕,在首个页面只有一个系统软件——笔记本。

    韩茹点开这个软件,映入眼帘的是短短几行字。

    韩茹只看完第一句,瞬间瞳孔缩小,惊讶地合不拢嘴,这个消息带来的冲击太过于巨大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