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死亡之碎片,塑生命之拼图 (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韩茹目瞪口呆地看着短短几行字,惊讶的合不拢嘴。

    “想必现在能看到这里的人,一定是周龙吧,其实我的心脏病这么频繁发作有假。我有心脏病是真的,但是发作很少很少,基本上每年也就几次。很惊讶吧,是否告诉我父母,决定权在你。”

    短短几行字,但是却将之前得出的结论完完全全地推翻了。

    为什么在9月28号到10月20号之间,即使心脏病发作,还有数量多得不正常的听音乐浏览记录;

    为什么,何明要骗何叔叔请假的实际情况;

    为什么何明对于做手术出奇的抗拒;

    为什么明明心脏病这么严重,浏览记录中完全没有关于自己病情的一点点搜索。

    一瞬间,原本环绕在韩茹心间的诸多疑问消散了大半,韩茹仿佛打开了通往新世界的窗户。

    “看来何明自杀的原因和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这么简单。必须重新审视整个事件,而且这样的话线索又变得不足。”周龙申请激动地对韩茹说道到。

    紧接着,韩茹将笔记本翻到第二页——也就是最后一页。

    上面空空荡荡的,和第一页慢慢都是字的样子形成鲜明对比。在第二页最中心,有着这么几个字。

    冫水激凌

    韩茹有些疑惑地看着这几个字,不明白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于是只好转头问周龙:“冰激凌?”

    周龙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冰激凌’,‘冰’字被拆来了。具体隐含了什么意思我也不清楚,但是既然能和前一页那么重要的信息一起写到笔记本里,应该也是有很重要意义的。”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想明白,二人不再深究,还有其他很多需要查证的地方,没必要把时间花费到这上面。

    韩茹打开浏览器,开始查找浏览记录,从11月6号到11月9号,在听音乐的浏览记录中混杂着写小说的部分搜查。

    从11月9号到11月15号,全部都是听音乐的浏览记录。

    一旁的周龙点点头,在小本子上记下了这个信息。

    记录完之后,周龙重新打开了何明的遗书。

    “既然拼图的碎片不全从而导致拼出来的只是何明的另一个面具而已,那么现在就需要获得更多的碎片,把真正的何明拼回来。”周龙在遗书上勾画出了两个人名:刘婷、妹妹。

    韩茹认识刘婷。刘婷是何明的初中同学,也是韩茹的初中同学。

    而且因为同是女生的缘故,所以韩茹很快便联系到刘婷。在何刘婷约好见面地点后,二人便起身出门了。

    在咖啡厅,一个女孩正在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杯子中的黑咖啡。她的朋友的朋友,也是初中同学今天把她约出来。

    过来一小会,大门打开,走进来穿戴一身黑、带着鸭舌帽的周龙和穿着花格子裙子的韩茹。

    韩茹扫视了一眼咖啡厅,发现刘婷之后,拉着周龙径直向她走来,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

    韩茹率先开口,礼貌地说:“你好刘婷,我是韩茹,今天占用你的时间真是太抱歉了。”

    一旁的周龙也开口道:“你好刘婷,一年没见了。我是周龙,何明的朋友。”

    刘婷放下咖啡,礼貌地回答:“你们好,一年没见,那么把我叫出来有什么事吗?”

    按照二人之前计划的,周龙负责组织台词,韩茹负责亲自和刘婷交流。

    韩茹并没有直接说出何明自杀的事,先从背包中拿出了那两张从何明抽屉里找到的《悟空传》电影票,递给刘婷:“刘婷,这个是何明给你的。恕我冒昧地问一句,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刘婷有些诧异的看着递过来的两张电影票,说道:“没想到何明还保留着这两张电影票,这场电影是我和何明一起看的。”

    一旁的周龙点了点头说:“我猜也是你,何明没有叫男生中和他关系最好的我,所以他应该是和一位女生一起看的,在排除了杨珂之后,我想也只有你了。”

    韩茹接着说:“我想问你,请问你和周龙在谈恋爱吗?”

    刘婷明显被这个问题问懵了,下意识回答:“没有啊。”

    韩茹仔细观察刘婷的反应,确认她是在说实话以后,略带悲哀地说:“何明在11月15号自杀了。”

    刘婷很明显的又懵了,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又惊又惧地说:“这…这怎么可能?他真的自杀了?他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韩茹无奈地说:“我就是不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一个人一个人地问。”

    刘婷缓了一下,接着说:“何明不应该想不通的,他很厉害,上次我很苦恼的时候,他就教了我很多东西。我感觉他思考得很深入,不应该会想不通啊。”

    在刘婷斜对面,正在慢慢品尝咖啡的周龙略感兴趣地说:“能麻烦你说一下当时是什么情况吗?”

    刘婷回忆道:“当时他告诉我,制定计划一定要符合自己的实际情况,背离实际情况的计划会被现实无情打脸的。还有,如果有机会,那么一定要抓住,不要害怕这是陷阱或者害怕失败的惨痛后果,否则只能庸庸碌碌过一辈子了。”

    周龙点点头,向韩茹示意。

    韩茹赶紧站起身,向刘婷礼貌地道谢,然后就被周龙拉出了咖啡厅。而刘婷继续待在咖啡厅里,还是沉浸在得到何明自杀消息的巨大冲击中。

    “果然,又是属于何明的全新面具,上次做的调查果然还是没有调查到全部。”周龙对旁边的韩茹说道。

    韩茹有些疑问地说道:“就问这么一点问题真的可以吗?会不会还有未问出的线索?”

    周龙摇了摇头说道:“不需要问其他的了,最关键的已经得到了,其他的就算是问出来我们不知道的消息,最多也就是佐证一下前面得到的结论。”

    韩茹觉得挺有道理,便不再纠缠,翻开计划本,说道:“那么接下来是何明的妹妹,这个交给我!”

    韩茹打开电话,输入了何天封给出的何明妹妹家的电话。“喂,您好是哪位?”

    电话里传来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韩茹说:“你好,我是何明地朋友韩茹,能不能让何明的妹妹接电话?”

    话筒里传来有些不满的声音:“哦,你就是在何明葬礼上发言然后莫名其妙昏倒的人啊。你找我女儿干什么?”韩茹皱了皱眉,这个人怎么说话这么冲,但还是平静地说:“我想找何明妹妹问一下何明生前的事情。”

    对面没有了声音,过了一会儿,一个清脆的小女孩声音响了起来:“姐姐好,我是何明的妹妹,我叫佳佳,姐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听见佳佳的清脆而又稚嫩的声音,韩茹感到心仿佛都被融化了一块。

    一旁的周龙对韩茹一顿比划努力做出相应的嘴型,韩茹大概看懂了周龙想要表达什么,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她没有问关于何明的事,而是先把声音放柔问道:“佳佳你好。刚刚那位阿姨是你妈妈吗?”

    佳佳回答道:“是啊,那是妈妈,怎么了吗?”

    韩茹温柔地问:“你妈妈是不是和何明关系不太好?”

    佳佳有点低落的说:“是的,以前妈妈和哥哥他关系不太好。妈妈看不惯哥哥平时比较懒散的行为,所以经常唠叨哥哥,但是哥哥不太喜欢听她唠叨。结果在一年前,哥哥和妈妈闹翻了。我和哥哥就很少见面了。”

    韩茹有些疑惑,在她的印象里,何明是一个非常性格好的人。就算有时候有人骂他,他都会一笑了之,可以说是性格很软了。在初中都没有和同学闹翻过,为什么和他的姨姨闹翻了?

    韩茹尝试着问:“佳佳,平时你妈妈让不让你玩游戏。”

    佳佳说:“不会的,甚至QQ都不让用,周六周天也不行。如果无聊了只能去弹弹琴放松一下。”

    韩茹有些好奇地问道:“你的成绩怎么样?”

    佳佳有些高兴地说:“我可是全班第一哦!”

    韩茹有点无奈,她大概知道为什么何明会和那位阿姨闹翻了。

    韩茹回归主题,认真地说:“最近你哥哥有没有和你联系过?”

    佳佳稍微回忆了一下说:“哥哥没有主动来找我,但是在10月22号星期天,我给哥哥打了个电话聊了聊天,主要问了一下上初中以后有没有什么经验。哥哥他很高兴地给我讲了一个小时呢。”

    韩茹接着问:“那么你哥哥说了除了经验以外的什么没有?”佳佳说:“有呢有呢,哥哥说他很想我,还说什么吃了政策的亏?我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

    韩茹思考了一下,说:“你哥哥是不是说‘我们这一代吃了政策的亏,所以没有亲的兄弟姐妹’?”佳佳想了想,说道:“好像就是这个意思。”

    这个时候,周龙对韩茹比出一个OK的手势。

    韩茹深吸了一口气,说到:“好了,谢谢佳佳的帮助了,如果上初中有什么困难或者疑惑的地方,可以来找我哦。”

    虽然已经夜幕降临,但是天空却因为雾霾的反射而赤红一片。

    韩茹看向了灰暗的天空,而一旁的周龙长长得叹息了一声,双眼有些迷茫:“何明,这次终于找的差不多了,你给的这幅拼图真是我这一生玩过最艰难的游戏啊。可是,我不想玩,我想让你回来……”周龙的脸上悄然间出现了两道泪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