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落岩没思考青鸟为什么会犹豫,抓住机会直接就是一个纵身向着青鸟飞去,手中的灵器寒芒一闪,剑芒竟然直逼青鸟的胸口。

    要知道这里可是青鸟防守最薄弱的地方。感受到危险的青鸟猛地一声嘶鸣,张开巨大的翅膀一闪却是没有伤害落岩,而是起飞了。

    在它飞入高空之时,落岩才看见这青鸟的身下竟然还有一个小鸟巢。这鸟巢一看就不是青鸟的,因为它实在是太过于小了,甚至不及青鸟的一半尾翼大。

    而那鸟巢里竟然还有一个蛋,圆滚滚的立在鸟巢里,完全不受外界的影响。

    见落岩似乎是注意到哪鸟巢的青鸟又缓缓的落了下来,不过此时落岩已经靠近了那鸟巢,青鸟却是无法在降落了。

    那蛋一看就不是青鸟的,青鸟的蛋一般都是青色蛋壳,可这个确实泛着微微的金光。落岩才一伸手想要触碰一下那蛋的时候却听见流火猛地大喊:“表哥小心啊!”

    他来不及抬头,只是本能的在周身施展了一个防御性的法术,而与此同时,也有一道惊雷劈在了落岩身边一米出。瞬间就是一个巨大的坑,原本黄色的泥土已经变得漆黑了。

    流火不顾危险的就往这边跑来,而落岩抬头却看见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一个小雷球,那雷球的周围闪烁着紫色的电光,是威胁。

    落岩往高空看去,此时的上空竟然密密麻麻的全是灵鸟。除了刚刚的青鸟还有雷鸟。落岩的额头已经是见了汗,却听见流火稚嫩的声音:“表哥,你没事吧!”

    落岩慌忙的喊到:“别过来,危险!”

    可是救火全完全没有听的意思,反而是加快了步伐向着他奔跑了过来。

    此时雷求仿佛感受到了什么,陡然间又增大了几分,落岩闭上眼睛,他现在的速度还不能快过雷电,流火完了……

    他仿佛看见了自己出了这后峰然后被长老们扒皮抽筋的情景了。

    “表哥,你在干什么?小心点别把这蛋压碎了啊!”流火的声音响起,落岩惊疑的睁开眼,却看见那雷球竟然往上提高了一点,并没有伤害流火,反而是避过她的意思?

    “丫头你没事?”落岩惊疑的话不自觉的就说出口,这简直让人难以相信。他抬头看看,鸟群还在,一个个都猩红着眼睛,仿佛他是杀父仇人一般。

    但是,这些鸟却全然没有针对救火的意思。

    落岩突然就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丫头,你来,你看这个蛋多好看,不如表哥将它送给你如何?”

    流火一听,眼睛直放光,她早就注意到了落岩手下的蛋了,金光闪闪的确实好看的紧:“真的吗?表哥你莫不是逗我?”

    落岩摇摇头,表示郑重,而他悄悄背到后面的收已经拿出了一枚传送符。这符是族长给他准备的,就是怕他在外面遇见不可抗拒的危险,再断了他们灵女峰的希望。

    流火一点一点的接近那枚蛋,不知是为什么,她竟然觉得那蛋中似乎是有什么在呼唤着她。

    她幼小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竟是激动的不行。

    而空中的鸟们见流火接近那蛋,却没有阻止,态度完全不同于对落岩。

    落岩稍微向后退了一步,然后看着流火伸手将那蛋拿了起来,刹那间,空中百鸟齐鸣,竟是有朝拜王者的意思。

    落岩此时再傻也知道这蛋的不同寻常,可是他疑惑的是,为何自己要接触这蛋的时候,这些鸟一副要自己命的架势,而流火这小丫头接触这蛋,它们却是朝拜起来。

    风轻轻吹过,仿佛吹去了刚刚的紧张气氛。那些突然出现的鸟又突然的消失了,落岩竟都没有看清它们是如何消失的。

    那蛋在流火的手中,原本金色的光华逐渐暗淡,渐渐的,竟已经变成了平淡无奇的普通蛋。

    而此时通过手中传来的触感,流火却觉得这蛋里仿佛有什么在流动着。

    一跳一跳的,像是心脏在跳动着的样子。

    流火小心的将那蛋捧在手心里,却发现自己没有地方可以放这个脆弱的小东西。

    低头之间,之前那放蛋的鸟巢还在。

    落岩看着四周,只剩下最初的那一只青鸟。

    “你怎么不走?”落岩看着那青鸟本是疑惑间的自言自语,却不曾想那青鸟竟然回应了他。

    不似之前那般犀利的鸣叫,而是一声好像妥协一般的声音,穿进了落岩的耳中。

    落岩的神色一喜却不敢表现的太过于明显。

    流火将那蛋安稳的放进了鸟巢之中,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中正有一条伤口在快速的愈合着。

    而蛋的下面,一丝血迹缓缓的消失。

    “表哥,咱们是不是要继续找其它的灵兽了?”流火声音稚嫩却问出重点。

    落岩却是头都没有动一下的说道:“不,不必了。眼前这不就是有一个吗?”

    流火抬头看见之前的那青鸟依旧盘旋在上空,却突然想到刚刚的那一群密密麻麻的鸟来,猛地就是一个激灵。

    流火轻轻拉扯了一下落岩的衣袖道:“表哥,要不就算了吧。万一它一生气,刚刚那群再来,咱们俩恐怕就回不去灵女峰了。”

    这一刻,流火确实是怂了,因为她有一种她自己并不能理解的病就是密集恐惧症。

    “无妨。”落岩声音沉稳,对着流火窃喜道:“你瞧,它现在怕是看上我了。”

    空中的青鸟却是很不喜欢落岩的话。猛地一扇翅膀,就将落岩扇飞了老远。不过不同于上次的是,这次青鸟明显是手下留情的。

    落岩不过是被扇飞了十来米远,折了几个跟头而已,拍打拍打身上的土,又屁颠的回来了:“你看丫头,这鸟明显是看上我了,这不,都不忍心下手了。”

    落岩此时的嬉皮笑脸,不过是掩饰他对于今天奇特经历的掩饰罢了。流火这个丫头,此时就算他再傻,也感受到她与以往灵女的不同。

    别的他没见过,他母亲他却是知道的,完全就是与凡人女子没有不同。

    可是流火,还有今天这后峰里灵鸟的表现,再加上那明显就不平凡的蛋,就注定了流火的不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