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大师 0006 不能脱离现实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常树用冷水洗了三遍脸,总算是安定下来,也基本接受了现在的状况。说实话,冷静下来后,激动和兴奋在常树心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

    有哪个少年不希望自己与众不同,能有一番奇遇?尤其像常树这种常年痴迷幻想小说、游戏的中二少年,更是渴望如此。

    “I-am-the-chosen-one,I-am-the-chosen-one,lalalala……”常树缓过劲来,竟哼起了乱七八糟的小曲。

    “现在,就让我看看我有什么异能吧!”常树选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背上,将注意力集中在脑海里的系统页面上:

    灵魂强度等级2;

    能量值100/200;

    剩余士气值5伊雅,可选择兑换能量或强化/修补灵魂。

    常树依次尝试着去点开各个条项,却发现无论哪个都点不开。

    试了多次,常树渐渐失去耐心。

    这是个什么坑爹系统啊,该不会在用贴图冒充按钮糊弄老子!

    常树发起狠来,集中注意力,一次次撞击在系统页面上。可这页面就如海潮中的礁石,任常树再怎么冲刷,就是纹丝不动。

    慢慢地,常树累了,他没想到在精神层面也能运动得如此剧烈。

    他喘了几口粗气,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牛奶。

    喝一口奶,常树再度将注意力投向系统页面,然后赫然发现能量值那一行有了变化,从100/200变成了95/200。

    “……”

    常树一口奶喷出口中,原来这个系统页面还是个只读属性啊!话说我还什么都没干呢,怎么就白白丢了5点能量值啊!这能量值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有多重要啊!5点能量值相当于5毛钱还是5年阳寿啊!

    常树在心里吼了几句,很快就住了嘴。他并不愚钝,很快就想到这个能量值可能代表着精神力量一类的东西,他刚才点击系统页面用力过猛,这才白白浪费了5点能量。

    常树静下心来,重新审视起系统页面。突然,他想起来了,昨晚在“梦境”中,系统页面上的字体全部是彩色的,而现在,它们通通是灰色。

    彩色代表着可以点击,灰色代表着无法点击。这和现代电子设备的界面设计太像了。

    难道说,这个系统只能在睡眠中激活?

    常树打算实验一下自己的猜测,可他抓起手机一看表,天呐,险些要迟到啊。

    他抓起书包夺门而出。不管怎么说,学还是要上的。至少就目前看来,这个奇怪的系统还不能帮助他脱离高三之苦。

    对了,今天白天还要找机会积累一些士气值,晚上好用来升级或兑换。没准我这个系统,要等到级别高了才能显示出神奇之处。

    上学的路上,常树暗暗做好打算。能在枯燥的高三生活中碰上一点奇遇,总归是件好事,常树不想轻易放掉这个机缘,他决心好好经营。

    可惜非常不幸,他的计划从第一节课开始就破产了——常树忘了,按照传统,老师总会在考试后第一天就讲解试卷。

    常树感觉这个传统极为不合理,成绩尚未确定就讲解试卷,会让学生们的注意力全部浪费在患得患失上,他们只会想着自己的答案能拿多少分,而不是把心思用在知识本身上。

    可老师们不这么想,他们认为刚刚考完试印象深刻,趁着这热乎劲讲题,有助于加深印象。

    到底谁对谁错这个很难说,常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讲解卷子的过程实在太难熬了。他虽然有些厌倦学习,成绩也不怎么好,可这不代表他不在乎自己的成绩。这个年龄的少年最在乎的是什么?脸面!尊严!自信!

    早上头两节是班主任老薛的语文课,课程内容是讲解语文试卷。

    语文卷子讲起来可不容易,它不像数理化,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语文卷子中有太多会出现争议的地方。一旦争议出现,就少不了一场激烈的争论。

    争论一方自然是老薛,他要坚定的捍卫标准答案和高三语文组教师的尊严;争论的另几方则是写了不同答案的学生,他们幻想着在成绩未定时给自己多捞几分。由于利益相关,这些人争吵起来无不十分卖力,大有不死不休之势。

    课上到一半,讲到阅读理解题时,几伙人再度辩论起来。常树没兴趣参与到这场毫无意义的战争中去,他见老薛的注意力全被那些“敌对学生”吸引,便低下头,从课桌中抽出小说看了起来。

    看了十几页,书中的主角已经打残了一个敌人,清点好战利品准备去下一个地图时,常树抬起头观察了一下教室内的情况。

    我去,这些人还在吵,还是在为了原先那道题!你们都是疯了吗?就一道三分的题而已,至于这么大动干戈?

    常树抬头向教室前部望去,只见正与老薛争得面红耳赤的竟然还是个保送生。

    我了个去,大哥,你TM都保送了,高考都不用去了,怎么还在这为了个月考分数**叨叨?你究竟是为了正义还是为了炫耀啊!你大爷的!

    况且这道题有什么好争的啊,连我这个学渣都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正确答案。你在这不依不饶到底是想干什么啊!没有人想看你思路多清奇啊,虽然我不爱学习,但也不想自己的课堂时间被你这种玩意儿侵占啊!

    咚的一声,常树把小说推进课桌,然后坐直身子,开口吼道:“拉倒吧,都别吵了!都少说两句吧!给不给活路了!”

    教室内原本就十分喧嚣,常树吼的这一嗓子并不显得突兀。他这一吼,唤醒了教室中更多心怀不满的同学。各式各样的“劝架”声突然之间此起彼伏。

    “是啊,都消消气,就一道题不至于……”

    “我看这事儿大家都有错,不如各退一步……”

    “是啊,退一步海阔天空。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

    教室中炸开了锅,和老薛战得正酣的保送生蓦然回首,用愤怒的眼神扫视教室中这些“学风不正”的落后分子,并为自己处在这个乌烟瘴气的环境中感到惋惜,同时也对自己出淤泥而不染感到庆幸和骄傲……

    至于老薛,早就对这个保送生的逼问不厌其烦,巴不得有人搅了这个局,于是也就没去过分追究扰乱课堂秩序的始作俑者。

    “好了,安静,讲下一题。”老薛摆手安顿好课堂秩序,趁机摆脱了那个保送生的纠缠。

    保送生见“大势已去”,愤愤不平地坐回座位。他不甘心的扬言,要是这道题不给他分,他就一路找上去,无论是到学年主任还是校长,一定要给自己讨个公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