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大师 0008 学习真快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照旧是清晨6点,常树睁开双眼,心里满是忐忑和激动。

    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老天啊,千万不要让我空欢喜一场!

    “背诵开始,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常树一口气把《离骚》准确而又完整地背了出来。当背完最后一个字时,连他自己都震惊了。

    真是太不可思议的,我真的背出来了!

    这感觉,真是……真是太爽快了!我从没想过背课文竟能带来如此巨大的快乐感觉!

    常树兴奋地从床上一跃而起,跳到窗前,用君临天下、睥睨众生的气势挥舞双臂。

    这下常树牛逼了!

    他似乎背上了瘾,刷牙的时候“帝高阳之苗裔兮”,喝水的时候“帝高阳之苗裔兮”,吃早点的时候还要来一段“帝高阳之苗裔兮”。

    常树发现,这段课文的记忆在他脑中是如此深刻,就像本能一样,无论干其他别的什么事都不耽误他把课文完整地背诵出来。

    既然课文如此,那英语单词、数学定理、化学方程式呢!

    高中的知识本来就是以记忆为主,当记忆不再成为一道障碍时,剩下的不就都是一马平川的阳关大道了吗!

    常树不禁有点懊恼自己没有早些碰上这个系统,不然现在他的名字说不准也在保送名单里了,那感觉,想想就刺激。

    不过他也知道,人不能太贪心,知足才能长乐。当前的这份机缘,已是烧了不知道几辈子高香才换来的。

    一早上的功夫,常树就把《离骚》反反复复背诵了几十遍,他没想到,古文说顺了竟比rap还带感。

    等他这兴奋劲渐消,重归平静时已是下午。

    下午第一节,语文课,内容,默写《离骚》。

    常树刚刚平复的心情,一下子又被点燃了!就像刚刚缴获敌人山炮的战士,急不可耐的要干他一发。

    上课铃响,四下乱窜的同学跑回座位,伏在桌头午睡的不情愿地抬起脑袋。班主任兼语文老师老薛踩着铃声,准时站到了讲台前。

    “好,按昨天说的,我们默写。”老薛单刀直入,“请大家把书收起来,拿出一张纸。另外,我要请一名同学到黑板上来默写。”

    老薛话音一落,教室中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大部分同学无不是耷下眼皮,收缩动作,假装镇静,生怕老薛点到自己。

    这虽然只是个随堂小测,不计分不存档,但却关系到一个人的脸面啊。

    这几十号同学,同窗两年多,形成的关系盘根错节,异常复杂。谁喜欢谁,谁讨厌谁,谁想看谁好,谁又想见谁出丑。一旦被叫到黑板前默写,出了差错挂在上面,那必定会酿成亲者痛仇者快自己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的惨剧。

    于是乎,大部分同学都是噤若寒蝉,目不斜视,期望厄运与自己擦肩而过。

    常树这次倒是不怕,他扭头瞧了瞧自己的难兄难弟杜征,见这小子一改往日多动的毛病,身体稳得,或者说僵硬得像尊雕像一般。

    常树再向前看了眼老薛,见他的目光已扫到杜征那片,似乎立刻就要降临在那个倒霉蛋身上。

    “算了,让哥来救救你,顺便也风光一把。”打定主意,常树微微直起身,假意伸了个懒腰。

    他的手刚一举过头顶,便立刻引来了老薛的注意。

    “好!有同学主动请缨。常树,你来上黑板默写。”老薛欣慰地说,他已经太久没见过这么积极主动的学生了。

    常树假装无奈地摇摇头,假装不情愿地挪出座位,向讲台走去。当他经过杜征时,听到这家伙小声说道:“谢啦,哥们。”

    常树站在讲台上,面朝黑板,背对大家。他伸手挠了挠后脑勺,心里琢磨着要不要玩一把狠的,把《离骚》倒着默写出来,惊吓一下众人。

    而后,他立刻打消了这个想法。做人,要低调,不要像没见过世面的暴发户一样嘚瑟。

    一旁的老薛见常树迟迟不落笔,以为这小子太过紧张忘了词,于是便好意提醒,“第一句,帝高阳,开始写吧。”

    和老薛的提醒一起传来的,还有讲桌下一声不屑的“呵呵”,这声音常树太熟悉了,不是昨天那个胡搅蛮缠的保送生还能是谁?

    “你大爷的!”常树小声骂道,提笔如飞,刷刷点点,把脑中的《离骚》完美地复制在了黑板上。

    常树写完,下面的大部分同学都还未完成。他神气地走下讲台,当路过那名保送生时,他一甩手腕,把用剩的半截粉笔准确地抛到了保送生的笔袋中。

    “呵呵。”常树皮笑肉不笑,没理保送生投来的愤怒眼光,径直回到了座位。

    等大部分人完成默写,老薛叫了声“停”,然后开始讲评黑板上常树的作品。

    “非常好,完全正确。”老薛满意的说道,“说实话,我真是有点意外……”

    “哎呦,您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呢。”常树腹诽道。

    “请大家记住,我们已经到了高三,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最后那场高考……”老薛夸完常树后,又借题发挥,给大家来了段冗长的思想动员工作。

    常树自是没心情去听老薛的慷慨激昂,他一次次回忆自己刚才的作为,越想越爽,越想越兴奋,难怪这世上会有那么多热爱学习的人。

    嗯,我要抓紧时间把以往落下的知识通通记住,不说别的,就为了能在人前装逼,也是值得的。

    不过,我以前落下的东西也太多了,不知道我的能量够不够用,来不来得及。

    想到能量,常树立刻调出系统页面,查看自己的数据。他记得,昨晚加强过《离骚》的记忆后,能量值已降为27/200。

    页面出现,常树惊喜地发现自己的能量值又变回了100/200,看来,这个能量值是会自动补充的,不知道它什么时候能涨到200/200。就算它自己不再涨也没关系,自己刚才那一比装的一定能换回不少士气值,用来升级和充能都绰绰有余。

    常树迫不及待地想要再睡一觉了!

    这感觉,就像小时候一放学就迫不及待地奔回家,家里有电脑,电脑里有他昨天玩到一半的存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