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大师 0005 初次接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回来,我的正能量,快回来!”常树大惊失色,想要抓紧红龙。可这条红龙跑得是那么快,转眼就消失在茫茫虚空中。现在,常树的意识只能探查自己体内的空间,体外的世界对他来说就是无法触碰的虚空。

    红龙一跑,常树灰心丧气。这下完了,自己本就不是个乐观的人,现在离抑郁更近了……

    正在常树失神时,一个莫名的声音从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

    “系统已激活,计划代号,‘破晓’;机密等级,绝密;计划状态,重启中……”

    “啊?这什么玩意!”常树一遍遍扫视自己的身体,想要找到声源所在。可这声音,就像凭空产生一样出现在常树的意识中。

    “贡献士气值结算完毕,总计15伊雅,请选择‘储存’或‘兑换’。”

    “啥?谁在让我选,让我选什么?”好在常树现在只是一团意识,如果有身体的话,他一定会惊吓得大汗淋漓。

    奇怪的声音静默了,仿佛是在等待常树选择。趁着这个当口,常树稳定了下心神,开始逐步理清事情的头绪。

    说也奇怪,在这种意识状态下,人的情绪波动来去匆匆,很容易就能安定下来。常树回忆了一下那个声音所说的内容,逐步得出一个结论——自己被某个不知名的系统寄生了,还被卷入了一个叫“破晓”的计划中去……

    “破晓”是个啥玩意啊,怎么会有这么中二的名字!

    至于系统,常树倒是不陌生,系统流的小说他看了不少,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真的能有如此遭遇——小说里的事,成真了。

    按照一般的套路,系统和宿主间通常会进行种种交易——宿主向系统提供些什么东西,系统向宿主反馈些什么东西。

    具体到自己的系统上,交易的物品之一应该就是所谓的“士气值”了。而这个士气值的来源,八成就是自己体内的正面情绪。刚刚,自己用那条红龙,换了15伊雅的士气值。

    “伊雅”是什么?常树猜想它大概是个用人名命名的单位,就像牛顿、安培、焦耳一样。

    有了大致的头绪,常树大着胆子开始继续探索。

    “兑换。”他用意识向系统命令道。

    系统立即对常树的命令做出了反应。

    “请选择兑换能量,或强化/修补灵魂。”

    “兑换能量。”常树说道,在他心里,能量应该就是魔法值或灵气一类的存在,总之,是好东西。

    “对象灵魂强度为1级,可容纳能量值100,现有能量值100,上限已满,无法兑换。”

    切——白忙活了,能量已满你还给我个兑换选项是什么意思?还有,为什么要管我叫对象啊,你这系统也太不自重了啊!我还是个高中生啊!

    常树一面腹诽,一面换了“强化/修补灵魂”一项。

    “对象灵魂强度1级,耗费10伊雅士气值升级为2级,请选择是否升级。”

    “是,升级!不然还能干什么?”

    “升级开始。”

    系统声音刚落,常树便发现自己再次沐浴在一片光海之中。波澜起伏,由纯粹的光构成的浪涛一波接一波涌入常树的意识体内。当最后一缕光辉钻入常树体内后,周围重归平静。

    “这就,完了?”常树回过神来,忙不迭地查看自身情况,想要看看自己有什么变化。在他还没看出个所以然时,系统声音再起。

    “与对象初次接触完毕,请依照您的使用习惯选择语音交互模式或视觉交互模式。”

    呵,这系统还挺人性化。常树想都没想就选了视觉交互模式。他感觉这没有源头的声音听起来过于诡异、瘆人,而且要是老被系统称作“对象”他也不好意思。

    选择完毕,常树的眼前凭空出现一个可视操作页面,页面上清晰地显示着:

    灵魂强度等级2;

    能量值100/200;

    剩余士气值5伊雅,可选择兑换能量或强化/修补灵魂。

    常树看了看,原来灵魂升到2级后,能量值的上限也由100加到了200.

    嗯,有点意思,就像玩游戏一样。

    常树再次点开了兑换能量选项,发现原来1伊雅士气值可以兑换100点能量值。

    要不要直接兑换把能量值补满呢?

    常树犹豫了一下,没急着操作,而是选择再等等看。毕竟,他现在根本不知道灵魂强度等级和能量值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他想等弄清楚这些玩意孰轻孰重后再做决断。

    常树关掉系统页面,打算仔细体悟一下灵魂强度升级给自己带来了哪些变化。可他尚未开始,就感觉周遭的空间开始剧烈地震动,他的意识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吸引,扶摇直上。

    很快,常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当他再度有所觉知时,他已经醒了。

    常树躺在床上睁开眼,感觉精力十分充沛,就像昨天早上一样——不,比昨天早上还要精神。他从被窝里探出胳膊,拿过手机一看,嘿,不迟不早,清晨6点。

    要换在往常,让常树6点起床还不如杀了他。即使他定好闹钟,6点被吵醒,他也会在半睡半醒间极其熟练地关掉闹钟,蒙上脑袋接茬睡。

    有几次,常树心血来潮,打算逼一逼自己。于是他在晚上睡觉前将手机设好闹钟,放在远离床的地方。这样,当闹钟响起时,他就不得不整个人钻出暖和的被窝去找手机。按照常树的想法,既然已经下床了,那他总不会再钻回去吧。

    可是事实证明,常树经常低估自己对睡觉的渴望。这个办法看似釜底抽薪,实则用一次失败一次。

    “见了鬼了,我怎么会这么精神。”常树嘀咕着,开始回忆昨晚梦中的见闻。

    昨晚我梦见我有了个系统……

    随着这个念头一起,常树脑海中豁然出现一个系统界面——与他梦中所见一摸一样。

    我擦勒!这不是做梦,我真的被系统寄生了!

    常树惊得从床上一跃而起,跑到窗户边,不停地揉搓自己的眼睛和太阳穴。

    一定是学习压力太大,出现幻觉了。

    常树给自己找着合理解释,可那系统界面在他脑海中如磐石一般岿然不动,让他不得不接受现实。

    别看昨晚常树十分轻易地接受了系统的存在,可那毕竟是特殊状态,那时的常树,心中多半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现在不一样了,常树是清醒的,掐脸脸疼,打手手疼。如此反常的事物,怎能让他不吃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