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就是它了!常树用毕其功于一役的气魄就那张纸抽出,见纸上赫然写着:

    “三号线地铁学区房,不限购低首付……”

    这TM什么玩意!常树气得暴跳如雷,抬腿去踹邮箱。

    踹了几下,他一回头,见同单元的一位老太太正拎着菜,惊恐地看着自己。

    常树一尬,抬起的腿放下也不是,踹出去也不是,只好把脚架在邮箱上,假装在系鞋带。

    老太太盯了一会儿,蓦然反应过来,一路小跑着逃进楼道。

    完了,常树心里叫苦,不出一天,“某学子因课业压力精神失常暴X邮箱”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小区及临近街道。常树已经在脑里补完了大爷大妈们一边跳着广场舞一边咬着节奏以rap的形式传颂他光荣事迹的样子。

    “yoo,老王头,你知道吗,那个小常子像疯猴,不去念书却X大楼……”

    在楼下折腾完,常树上楼回到家里。吃了一顿还不算赖的午饭后,他开始复习——啊不——犯困。

    下午睡一觉,晚上起来后复习个通宵,然后明早趁着这热乎劲上考场。对,就这么办。

    常树瞬间又制定好了一个计划。在制定计划这方面,常树总是很擅长,至于执行,那就呵呵了。

    躺在床上,常树很快进入梦乡。在朦朦胧胧中,他还在想:要是发生点什么意外不用去考试就好了……

    叮叮叮!闹钟响起,下午五点,该是决战语数英物化生的时刻了!

    常树本能地按掉闹钟,一翻身,再度睡去。

    再睁眼,已是晚上八点。比计划的晚了三个小时,不过不要紧,接下来还有一个漫漫长夜可供挥霍。

    常树起床洗漱,决定先去吃点东西。通宵是个持久战,不准备好后勤粮草怎么行。

    常树下楼去向一家还在营业的小吃,走至半路,忽然眼前闪起耀眼的白光,伴随着的还有尖利的嘶啸。

    “难道是——我的机缘?!”常树大喜,迎着白光站定,就差展开双臂投怀送抱了。

    可惜,白光转向,那辆载重大卡车奔着另一条路飞驰而去。

    果然,还是不行啊……常树暗暗感叹。虽然他知道这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好感叹的!可是,现在的常树不是正常的常树……

    吃了晚餐,又买了一大堆零食,常树终于坐到了书桌前。

    吃薯片要配番剧……

    可乐与鬼畜视频更搭哟……

    来找些适合学习用的背景音乐吧……哇,这个歌单好嗨,适合打星际的时候听,干死蒙斯克,En-taro-tassadar……

    星期一,零点……

    明天,哦不,今天,更准确的说是九个小时之后,就要月考了。第一科是语文,我还什么也没有看,哦呵呵,好开心……

    不如——不如再裸考一次,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反正我独身一人没人管……

    嗯,就这样。

    想到这,常树把书一合,滚到床上。

    熬夜不好,熬夜伤身,精神旺盛的裸考肯定比疲劳作业效果好……劝了自己几句,常树心安理得地接受了现实。

    可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下午睡了那么久,晚上能睡着就见鬼了!

    常树越睡不着越心慌,辗转反侧后,索性一下子坐起,打开灯,抓过语文课本来看。至少把可能要考的古文诗词背一背,这些东西,背了就能拿分,不背一分没有。

    课本上很多要求背诵的课文常树还没背全,这里面有不少还是高一、高二课程的。

    常树坐在床上,把书摊在腿上,打算背他几句诗。可书刚一打开,他却立刻看不进去了——睡觉睡不着,学习学不进去,常树又一次陷入了考前抑郁纠结两难境界。

    ……

    太阳出来了,既没睡好也没学好的常树走上考场。直到在上学的路上,他还在祈祷自己乘坐的公交出点不大不小的交通事故,让自己有正当理由错过考试就好,哪怕是受些伤,要擦破两块皮流他一百毫升血呢!

    一百毫升血?想到“毫升”这个单位,常树就想起了他本就不擅长却同样一点没复习的化学,这下,他心里更郁闷了。

    早晚要挨这一刀,挺过去老子还是条好汉。常树坐在语文考场上哈欠连连,这困劲来得真不是时候。

    语文考完了是数学,常树困得要命,接连空了好几道大题没做。

    数学不像语文,会不会的都能写上一堆字充场面。数学题,不会就是不会,不会的除了一个“解”或“证明”就再写不出其他东西来。班里曾有头脑灵活的同学,遇上不会的题就把题目条件换个说法抄在卷子上,希望能偷一点“过程分”。可惜事实证明,这么做纯属白费力气与墨水。

    数学考完,常树已是失魂落魄,午休时他强忍着没睡,怕一闭眼就再也赶不上下午的考试。到了现在,他满眼血丝,靠着最后一点力气回到家里,书包一撇,倒头便睡。

    可说也奇怪,困到极致反而更睡不着了。常树脑袋中嗡嗡作响,却又毫无睡意。年纪轻轻的少年,却提前尝到了神经紊乱和失眠之苦。

    这种状态是不可能看得进去书的,只有躺着。中途,常树去上了一次厕所,顺便看了下表,将近凌晨四点。干,还有不到四个小时可睡。明天可怎么办,我不会就这样完了吧!

    再回来后,常树总算有了些睡意,意识逐渐模糊起来。

    如果说更糟糕的情况总会发生,那此时的常树就是最好的范例。这一觉,常树睡得极不太平,他竟然被梦魇住了!

    梦魇,也有些人称之为鬼压床,是说一种半睡半醒、感觉千钧压身却动弹不得的状态。梦魇的可怕,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理解。

    在常树最需要休息的时候,梦魇来了。

    半清醒的常树只感觉胸口死死压着一座大山,他想叫想喊,却无能为力。以往遇到这种情况,常树都会拼尽全力让自己喊出来或者动一下,只要成功叫出声或者挪动一下手指,梦魇就被破了。

    可今天常树的状态特殊,他心中充满了绝望和郁闷。

    老天啊,我常树都这么惨了你还用梦魇我。好吧,今天我就不抵抗了,看你到底能把我如何!

    事情能有多坏?难道能比我这次考得还坏?

    想到这,常树竟然充满了无尽的勇气。他不再抗拒梦魇,而是任由那种压迫的感觉蔓延。很快,这种压迫感变成了急速的下坠感。常树只觉周遭一切都不复存在,自己如同身处漆黑的宇宙,正在被一个未知的黑洞牵引吞噬。

    “我就要看看我到底能多惨!”常树在心中怒吼着,竟开始主动去强化这种坠落感。

    常树越坠越快,身边的黑暗渐渐变得不再单调,开始出现些许若隐若现的光点。这些光点好似远在天边,又好似近在眼前,无法给常树提供任何关于距离和速度的参考。

    常树唯一能确认的,就是这些光点在逐渐变密变多,光辉闪耀得也越发刺眼。

    最终,常树悬停在了半空中——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他已感受不到那种坠落感。

    在这里,群星的闪烁达到极致,原本的黑暗已变得如同白昼。

    “这——是哪里啊?”常树好奇起来,不住地环顾上下左右。当他想要进一步探索时,异象突生,万千星光暴涨,齐汇入常树体内……

    当常树再度恢复意识,已是清晨六点。

    晨曦稀薄,天色阴暗。常树睁开双眼,却感觉说不出的精神。

    他看看表,“六点了啊,这一觉足足睡了两个小时左右,还真是解乏!”

    常树伸了伸懒腰,然后双手在半空定格。

    我真是——见鬼了!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