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杜征这倒霉蛋,曾经因为一身网吧烟味被家长识破过,自此,他养成了上网之后必吃烤肉或火锅的习惯。正所谓一物降一物,烤肉店或火锅店的烟熏火燎正好能够盖住网吧的烟味。

    烤肉店内,常树举着夹子把一片片肥牛往烤架上搭;而杜征一手举着手机做镜子,一手不住地理自己的头发。

    “哎,常子,帮我看看,我脑袋上被耳机压出的印子还在不在。”

    “你大爷的,再叫我常子我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你家。喂,叔叔阿姨吗,你家杜征又去网吧玩游戏了,对,和我一起去的,我作证,当时我劝他了,高三要以学业为重,可他怎么都不听……”

    “去你大爷的吧,常子你可真损。”杜征使劲压了压头发,然后举起筷子开始抢肉。

    这俩人,中午放学后直奔主题,只垫吧了个巴掌大小的面包。十八九的少年,一天五顿饭都嫌不够,要不是有网络世界中的精神支持,他们早饿瘫了。

    四大盘牛肉下去,两人肚子里有了底,吃饭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开始闲聊。

    “唉!常子,老子真是羡慕那帮保送的啊,估计他们现在嗨翻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倒不这么想。”常树往嘴里塞了片生菜,继续说道:“我估计,那帮保送的就算不用高考,还是会每天照常学习。”

    “啥?那他们还要保送干啥,不如让给我好了。暴殄天物,真是暴殄天物啊!”

    “唉,这就是更可气的地方……”

    两人沉默了,无可奈何地感叹命运的不公。

    许久,杜征开口问道:“常子,还有两个礼拜就又又又月考了,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还没开动呢!”常树摇摇头。

    杜征闻言重重地往椅背上一靠,高呼“有人陪的感觉,真好!”

    “杜子,我想我们不能再这么堕落了,从这次月考开始就该好好准备。”常树忽然一本正经地说道,“接下来两个星期,我们要利用起来,好好复习。”

    “嗯,听你的,”杜征答应说,“我感觉我的斗志也起来了,昨天我爸跟我谈了谈,约定了每次考试进步的奖励。”

    “哦?是啥?”

    “月考嘛,每进步十名就有奖,奖品不过是手机、电脑一类的。当然,这些要等到高考后才能兑现。至于高考的奖励嘛,考上一本,是一台车,小钢炮~”

    “嘿,该死的富二代!”常树骂道,举起杯子和杜征碰了碰。

    “是富三代啦,这里面差距可大了……”杜征纠正说,“算了,不提那些了。说实话,富几代的我还真不在乎,我倒是羡慕你,无拘无束的,没人管,多自在。”

    说完这句,杜征感觉自己有些失言,忙和常树又干了一杯,让他别介意。与一般的高中生不同,常树现在自己独居。据杜征所知,常树与父母的唯一联系就是每个月银行卡上会自动多出两笔转账。这些钱,就是常树的日常开支所用。

    “嘿,没事儿,我早就不在乎那个了,况且咱俩这关系。”常树安慰了一下杜征,然后便开始给杜征介绍自己的月考复习计划。

    “距离月考还有整两周,按我这个计划,七天为一个复习循环,半个月正好走完两个小周天。”

    “哇,好厉害!”杜征夸张地应和常树说,“竟然让学习有了修仙的感觉,不知为什么,我的身体也开始沸腾了。”

    常树继续讲解道,“第一天是语文,然后是……”

    常树的计划不算复杂,无非是语数英物化生一科一天,周日作为机动补充。不过就是这么个简单的计划,如果能不折不扣的完成,也会给他们的月考成绩带来很大提升——毕竟,俩人过去的底子不算太好,稍微努努力就能见到效果。

    “好,就这么办了!月考双煞,重出江湖!”两人干了最后一碗酸梅汤,踌躇满志地各自踏上归程……

    星期一。

    “唉,周一好没劲啊!”

    “是啊是啊,状态不好,今天就算了,反正周日是机动兵力,补得上。”

    “英雄所见略同……”

    星期二。

    “MD,今天好困啊!”

    “啊?怎么这么晚了,我睡了多久?”

    “算了算了,明天开始,我要重新制定个十二天搞定月考的计划。十二这个数字好啊,吉利,十二生肖,十二星座……”

    星期三。

    “完了!今天也荒废了!”

    “不要急,我改了个十天重塑自我的计划,这样明天又能再堕落一天了。”

    星期四,堕落中……

    星期五,为什么别人的星期五是周末,我们的就要上课啊!我不甘心,我命由我不由天,强行给自己放假!

    周六、周日……

    “周日下午上网是传统,不容亵渎!”

    “附议!留一个小周天就够了!”

    第一周,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没了。第二周,也很快过去,当然,两人的复习计划依旧没有启动。在第二周周日中午,也就是月考前一天,常树的焦虑达到了顶点。这天下午,两人一反常态的没有去“天罗地网”,而是约定各自回家背水一战。

    裸考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会裸考,宁可临时找个围裙系上,也要尽全力维护自己的尊严。

    两人在校园门口告别,如同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死士一般悲壮。

    常树向家走着,感觉肩上的书包格外沉重。“老天啊!救救我吧,哪怕出点意外,也让我名正言顺的躲过这次考试!”

    每当临近考试,常树的精神就有点不正常,总是希望发生点什么事情让自己把考试躲过去。越是准备不充分,这种状态就越严重。

    比方说,常树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一块形状奇怪的石头,他就不断催眠告诉自己这块石头就是特殊机缘的开端,今天一定会发生些什么,让他明天不用去考试。

    到了家楼下,常树先去查看邮箱。

    “邮箱里一定有些特别的东西,那就是我的机缘。”常树魔怔地想,“一定会是这样的,不然我刚才为什么会看见那个奇怪的石头。”

    这时候的常树,就像一团乱麻,毫无逻辑理智可言。

    “拜托了老天,邮箱里一定躺着一份录取通知书,来自哪个魔法学院或修真门派。一定是这样的!”常树神神叨叨地把手伸进邮箱,竟然真的摸到一个信封。

    常树把信封握在手中,慢慢透出一个缝隙,露出了个“电”字。

    电?一定是电系魔法学院或者雷电祖师什么的!

    常树慢慢把手挪开,露出下一个字——“网”。

    电网!这就是个普通的电费单子啊!老天!你为何要如此戏弄我常树!

    常树满心悲愤,仰天长叹,此时的他,不能用常理去理解。这是一个被考试(自己拖延懒惰)逼疯的少年。

    常树又把手伸进邮箱,摸出了水系魔法学院录取通知——啊不——水费单子,以及几个做成名片的小广告。

    正当常树绝望之际,他突然摸到了一张不同寻常的东西。这张纸的手感是那样光滑,他从未体验过这样的质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