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今年的保送名单,比往年来得要早一些。

    高三刚刚开始没几个月,连第一场雪都尚未来得及下,就有“一小撮人”逃脱升天,避开了高三这个修罗场。

    班主任老薛今天显得格外兴奋,毕竟,不是哪个班级都能一下子出现五个保送生的。他笔挺地站在讲台上,扶着鼻梁上那副厚底黑框眼镜,郑重其事地念着保送通知。

    他每叫出一个名字,教室下就发出一阵惊呼。这惊呼里,有羡慕、嫉妒,有不甘、懊恼,更多的则是找个由头瞎起哄的宣泄。高三这么苦的日子,如果不抓住一切正当机会吼两嗓子,那还不得把人逼疯啊。

    名单念完了,果不其然,里面没有常树。

    常树,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高三生,语数英物化生学无所长,唯一擅长的是在嘈杂课堂环境进行无公害高质量睡眠,可惜这不是考试科目。

    趁着老薛讲事儿,常树又把藏在课桌中的修真小说抽出,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本来嘛,保送这件事就和他没一点关系,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看看闲书。

    可话又说回来,保送实在是个让人羡慕的事啊。别人都在埋头苦读,为了前途未卜忧心忡忡时,你却能高枕无忧地想干点啥干点啥,那滋味,真是要多爽有多爽。用修真小说里的话讲,一般学生之于保送生,就像忍受生老病死的凡人之于跳出三界五行的真仙,差距不知道要大到哪里去了。

    班任老薛读完了通知,就开始发表他那套自认为鼓舞人心的讲话,大意是说没有保送的同学不要闹心啦,还有机会啦,要更加努力学习啦一类的。

    常树一边看着小说一边在心里吐槽老薛,要是不想让其他同学闹心,那就不要公布什么保送名单啊。别人有你没有,这怎么能叫人安心。别说其他人了,就连他这个对保送不报一点希望的人都有些思想动摇了。

    自古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几家欢喜必有几家愁。这个老薛真是不懂人心啊!

    常树一边感慨着,一边把小说推回书桌,换了个严肃的姿势坐好。这倒不是因为他良心发现,而是老薛讲话讲到兴头,竟走下讲台,溜达到了常树桌边。

    唉,连个小说都不让人好好看,还有没有天理了!常树暗暗气到,却又无可奈何。

    终于,老薛结束了他那冗长的演讲,放学的时间也到了。

    今天是周末,中午就放学了。

    当然,高三学生周末的概念和常人不同。他们现在一周只放半天假,在周日的下午。至于周五、周六什么的,想都别想,上课照旧。

    “时间到了,我就说到这里。请同学们用这一个下午的时间调整好身体和心态,下周一,也就是明天,我们就要继续踏上征程!“老薛充满激情地说。

    每到这个时候,常树都担心老薛会一时兴起,逼着全班尬喊几句口号。

    “对了,”老薛接着说道,“还有两个礼拜就又要月考了!”

    “唉——啊——”讲台下哀鸿遍野。

    “你们不要叫,月考,就是为了把你们在高考前磨练得心如磐石,不然真上了考场,还不一个个吓得晕过去啊!那个谁,你不要摆出一副惨绝人寰的样子,你当我愿意考试啊!你们考试完拍拍屁股走了,那么多卷子还不是要我们来批改……”

    “老师,那我们就不要互相伤害了!”一个学生喊道。

    “少废话,看你那不成器的样子我真想……”老薛把手举到空中,作势要打,却换来了学生们更热情的起哄。

    唉,高三,还真是疯狂。

    常树没有加入到这场“狂欢”中,而是飞快地收拾好书包,对着死党杜征使了个眼色,一溜烟地窜出教学楼。

    一周就这么半天假,稍纵即逝,哪能浪费在毫无意义的发泄和扯皮中。

    既然老薛让他们好好调整身体和心态,那他们就一定得遵命。

    对于常树和杜征来说,哪里是调整心态的好去处呢?

    这个答案,不言而喻——网吧呗,不然还能是哪?

    两个小伙伴一路小跑着来到公交车站,等待熟悉的12路汽车。网吧的选址不能离学校和家太近,也不能太远。近了安全性得不到保障,远了又会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路途上。

    根据二人的多年经验,每周放纵的地方都选在一家叫做“天罗地”的网吧。

    “天罗地”网吧,连起来就是天罗地网,虽然对于偷跑出来玩的两人来说不太吉利,但他们管不了那么多了。

    在公交车上,杜征激动的有些颤抖。

    “常子,我们终于又能玩上电脑了!!!”

    “别叫我常子,我要叫你肚子你乐意啊!”

    “常子,你知道吗,这几天我一直梦见自己在玩电脑,不是在推塔,就是在甩枪。你不知道,这一周碰一次鼠标可是把我给憋坏了!高三还有那么久,真不知道我能不能熬过去……”说到伤心处,杜征竟把脸伏在胳膊上,抱头痛哭。

    “得了得了,别跟个疯子似的,别人都瞅你呢。”常树没好气地一推杜征,“这周我们不就成功忍了下来吗?振作点,一会儿还要多拿几个人头呢!”

    “嗯,好。”杜征假意哽咽着说,“到时候兄弟要是不行了,你可得及时TP……”

    车到站了,两名网吧少年跳下车,奔向“天罗地网”。

    上机、登陆、开游戏、匹配……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可惜,这个也不是考试科目。

    简而言之,快乐的时间总是很短暂,一眨眼的功夫,杜征的手机闹钟就叫了起来。

    “唉,时间过的好快啊!打完这局咱就撤吧。”杜征的语气恋恋不舍。有过几次沉迷游戏忘记时间的教训,这小子现在学精了。他把闹钟设在撤退时间前半个小时。这样,两人可以从容地结束残局,然后离开。

    “嗯,好。”常树答应着,加快了进攻节奏。这局他有信心在十分钟内拿下,剩下二十分钟,可以悠哉地在网络上随便逛一逛,看看论坛、视频什么的。

    半小时后,两名少年不舍地走出网吧,钻进附近一家烤肉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