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信此生终悲凉 第九章 死不瞑目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早信此生终悲凉最新章节!

    魏梓骁在刑堂上说那些话,不是为了救自己,而是想帮程贞贞洗脱罪名!

    就算程贞贞给他下毒,栽赃嫁祸给自己,他都甘之若饴!

    素汐浑浑噩噩回到房,程贞贞和魏梓骁的复杂感情,魏梓禹知道吗?

    直到深夜,魏梓骁都没回来。

    素汐看着黑漆漆的窗外,忽的想起了小幺。

    曾经无数个这样寂静的夜晚,都是小幺陪自己唠嗑解闷。

    在她晃神之际,一身酒味的魏梓禹进了房。

    “魏梓禹,你来做什么?”素汐心底略微一颤,连忙站了起来。

    可魏梓禹就像没听见她的话一般,直直朝她抵到床边。

    “我来做什么……”魏梓禹抬起素汐的下巴,微微迷离的狭长双眼带着醉意,“我来替我二弟给你洞房花烛夜!”

    素汐看着那还未关上的房门,奋力挣扎。

    “你疯了!放开我!”她低吼着推搡,生怕外头有人路过。

    “不是一直想要我碰你吗?现在二弟半身不遂不能人道,我得帮他留个后!”

    魏梓禹说完,大手已经粗鲁地撕扯着素汐的裙摆,没有任何前奏地直奔主题。

    自从答应程贞贞让素汐替嫁给二弟,他的情绪就变得阴晴不定。

    明明已经跟这个女人撇清了关系,可脑子里还是会时不时浮现出她悲恸看着自己的眼神。

    魏梓禹说不清那是什么感受,他觉得只有此刻的交缠才能抚平自己内心的躁动。

    或许是男人特有的占有欲,让他做不到将素汐拱手让人。

    这般想着,魏梓禹心里舒坦了些许,连带着动作也疯狂了几分……

    素汐疼得眼泪四溢,却依旧不敢大肆叫喊。

    身体上的干涩撕裂之痛,怎敌得过心口的剧烈钝痛。

    “你放过我,别让我死不瞑目,求你了……”素汐抽噎着,泪水模糊了视线。

    魏梓禹什么时候走的,素汐已经完全没了印象。

    当她醒来,床侧坐着的人,已经换成了魏梓骁。

    素汐瞳孔一缩,不顾腿心的酸涩连忙坐了起来。

    “我带你去个地方。”魏梓骁别开眼,不去看她凌乱的衣襟。

    “二少爷,你也不愿放过我吗?”素汐攥紧薄被,直直看着魏梓骁,“我做错了什么?从始至终,主动的都是魏梓禹,我从没想过要破坏他们两个的感情……”

    魏梓骁垂着眼帘轻咳一声:“我知道……有些事,是该做个了断了。”

    城门郊外。

    素汐看着凉亭中的程贞贞,心底闪过一丝防备。

    “人我给你带来了,从此以后……我便不再是你的梓骁哥。”魏梓骁看着身穿洋装的程贞贞,眼神没有一丝起伏。

    他为这个女人,已经忍受太多太多。

    “好,贞贞这辈子都会记得梓骁哥对我的好。”程贞贞动了动红唇,拿起手帕擦了擦石桌上蹭亮的匕首。

    素汐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心底比任何时候都要平静。

    看着魏梓骁渐行渐远的背影,她终是明白那个男人嘴中的“了断”是怎么一回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