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信此生终悲凉 第三十六章 生离死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早信此生终悲凉最新章节!

    素汐皱了皱眉,在床边坐下。

    “你再看看,我这是在你眼前,还是梦里。”她平静开口。

    魏梓禹猛地睁开眼,双眸布满红血丝,模样有些渗人。

    “汐汐……”他沙哑着嗓子开口,刚想支撑着坐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

    “看着最在乎的人离开,你的心痛不痛?”素汐神情木然。

    魏梓禹眸光一闪,眼底的痛楚没有收敛。

    “你非要在我伤口上撒盐吗?”他的声音中透着一丝绝望。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当初小幺离开后,我的心情跟现在的你一样。”素汐面不改色说道,她端起桌上已经凉掉的中药,递给了一旁的李奎,示意他去加热。

    魏梓禹费力地坐了起来,他的脑袋很沉,像有千斤重。

    “能抱抱我吗?”他看着素汐,眼底带着祈求,“或者让我抱抱你,好吗?”

    素汐皱了皱眉,眼神清冷依旧:“我不是来可怜你的。”

    “我……真的很痛苦……感觉我所坚持的一切全都毫无意义了……”魏梓禹低头抓着自己的头发,声音有些无法控制的轻微哽咽。

    素汐看着自己曾经深爱过的男人如此悲恸,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她以为看着他失去亲人的痛苦神情,自己会稍微平衡和舒坦。

    毕竟她当初失去小幺时,他的冷漠和绝情依旧刻画在脑子里。

    可是她看着魏梓禹这副模样,自己也不好受。

    无关爱恨,只因生离死别。

    她伸手揉了揉这个男人的短寸头发,一下一下,抚平他心底的悲伤。

    “二少爷活得不自在,这样走了,也并非坏事。”素汐不清楚前因后果,只能将自己的看法道了出来。

    魏梓禹将头轻轻靠在素汐的肩膀上,就像一只受伤的流浪狗找到了给他食物的好心人。

    “终究是我害了他。”他颤声说道。

    “程贞贞试图再次控制他的时候,我不应该放任不管,是我害他走了这条不归路……”

    魏梓禹断断续续说着,素汐听得眉头紧皱。

    魏梓骁的死,还跟程贞贞有关?

    素汐没有多问,而是任由魏梓禹将头靠在自己肩膀上,等李奎将加热后的中药端进来。

    “你可别死得比我还早。”素汐装作漫不经心说着,命令魏梓禹将药喝完。

    倾诉后的魏梓禹倒是不像之前那么固执,很痛快地喝光了药,还没要吃蜜饯。

    许是这样一躺,能让素汐这样心平气和地跟自己说话,他也觉得心里好受了些。

    “能再陪陪我吗?”魏梓禹拉住素汐手,眼神中带着小心翼翼的萧瑟。

    “魏梓禹,以前的素汐已经死了。”素汐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的手拔了出来。

    魏梓禹的脸色一寸一寸白了下去,眼底翻涌着无助:“是我妄想了。”

    素汐离开了房间,但是没有走远。

    她坐在门外的台阶上,看着魏府的一草一木。

    直到傍晚和李奎聊天,她才知道程贞贞一并出事的消息。

    再次回想魏梓骁,素汐说不出什么感受。

    用同归于尽的方式得到了原本爱而不得的人?

    魏梓骁并非那么偏执之人,他拉着程贞贞一起引爆仓库而死,定是有其他理由。

    正在这时,不远处两个丫鬟正一边聊着什么一边朝这边走来。

    “你知道吗?听说那被烧尽的烟草铺里头,全都是日本运来的大烟……”

    “这事若让政府知道了,那不是会被枪毙吗?整个魏府只怕都会遭厄运!”

    “所以二少爷才一把火烧了,这样帅主他们也查不到……”

    “可那大夫人,真的是汉奸吗?”

    “这事已经死无对证了,更何况大少爷早就不把她当大夫人看待。”

    “哎,有钱人的世界,我们是搞不懂的……”

    丫鬟没有看到拐角处的素汐,一边聊着一边继续走。

    素汐吐了吐浊气,空气寒凉刺骨,她觉得四肢百骸都在颤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