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信此生终悲凉 第三十一章 心灰意冷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早信此生终悲凉最新章节!

    魏梓禹走出病房,脸上的凌乱情绪未做收敛。

    他靠着墙角瘫坐下去,对着面露诧色的士兵说道:“有烟吗?”

    士兵愣了愣,慌忙从口袋里掏出些烟丝迅速卷了起来,然后递给他,再立马点燃火柴。

    魏梓禹大口吸着,将那苦涩全都咽进了肚中。

    此刻只有这烟味,能缓解心口的疼意了。

    烟雾缭绕,魏梓禹的思绪有些混乱。

    他脑海中跳出刚才素汐清冷无情的模样,又跳出她娇涩站在桂花树下嗅着花香的可人模样。

    “阿禹,阿禹。”她曾饱含深情的呼唤,声声在耳边回旋。

    躺在床上的素汐并没有睡去。

    她将头埋进了被子中,不敢大声呼吸。

    她现在的嗅觉比以前要敏感得多,这屋里子,满满都是魏梓禹的气息。

    有些人已经融进血液,刻至骨髓,但绝不能入肺。

    一呼一吸间,都是他的存在。

    那会要了她的命。

    素汐不敢说自己已经不爱这个男人了,但她的确已经失望透底,心灰意冷。

    有时候,失望比不爱更痛苦。

    她的身体已经越来越糟糕,稍微醒来没多久,便两眼犯困,脑袋也昏沉。

    可素汐不想睡。

    可能是死神正从阴曹地府马不停蹄地朝自己奔来,她只要睡着都会做梦,梦见自己短暂的一生。

    从她记事的四岁起,到家里揭不开锅,养父母将她卖去乐馆换银子,再到十八岁那年遇见来听曲儿的魏梓禹。

    梦里的魏梓禹,对她好得不得了。

    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看在眼里怕丢了。

    素汐怕自己在梦里不愿醒来,因为现实中的魏梓禹,伤透了她的心。

    眼泪爬满了整张脸,浸湿了枕头。

    她自嘲一笑,如今这苟延残喘的模样,还有什么资格哭?

    看着窗外被乌云挡住的弯月,她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闭上眼。

    若是可以,一睡不醒,就此长眠,也不是坏事。

    魏梓禹费尽周折,要求院方从美国请来的开颅教授终是在第二天赶到。

    金发碧眼的医学教授看了素汐的脑部CT,然后听主治医生讲述了她的身体情况。

    “开颅手术比心脏手术的风险更高,并且不排除会有其他后遗症并发。素小姐的身体情况已经无法承受高剂量麻醉药的注射,我们建议……保守治疗。”

    教授用蹩脚的汉语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毕竟素汐的病情摆在明面上,只是一个早晚的问题。

    “她现在因为子弹的压迫时不时会头疼,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可以帮她缓解痛苦吗?”魏梓禹的心脏像被人狠狠捏住,又痛又难受。

    “没办法了,现在的药物都是针对她癌细胞,当务之急开颅取弹不是她最需要的。”

    魏梓禹从医生办公室离开,浓郁的悲伤将他的背脊压弯。

    他想起了程贞贞说日本那边有治疗癌症的专家,心底闪过一丝念想,但也只是一闪而逝。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美国教授虽然是擅长开颅的医学人士,但还是跟素汐的主治医生促膝长谈,将西方的先进医疗理念分享给了坞城医院,也对素汐的治疗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看法。

    “她的病情已经到了晚期,快则一个月,最晚也只有三个月寿命。院方建议,让她快乐度过最后的日子,比起在医院日日接受化疗,会更合适。”

    医生将情况告诉魏梓禹,神情透着惋惜和同情。

    “我知道了,谢谢你们。”魏梓禹轻声回应道。

    让她快乐,怎样才能让她快乐?

    她快乐的源泉已被自己亲手摧残,要怎样才更让她心情舒畅?

    魏梓禹想起前些日子,自己让二弟魏梓骁过来给素汐弹奏古琴,听守门之人说他们二人聊的还算开心。

    魏梓禹揉了揉发涩的眼眶,匆忙赶回魏府。

    可管家却告诉他,魏梓骁去了烟草商铺找程贞贞。

    魏梓禹心底一紧,一种不祥的预感窜至头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