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信此生终悲凉 第二十六章 别无选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早信此生终悲凉最新章节!

    “啊!!”

    一声凄惨到破音的尖叫,穿透了整栋医院大楼。

    连带着后花园中熟睡的鸟儿都惊醒得扑闪着翅膀换了棵栖息的树。

    素汐的病房中涌进好几个医生,魏梓禹退到了门口,双眼红得滴血。

    此刻的他,无比懊恼自己在素汐唤出他名字时,做了回应。

    素汐在梦境中刚好看到自己枪毙了小幺,他的突然出现,无疑是雪上加霜的存在。

    她没有失忆,没有忘记他。

    但她看自己的眼神,有惊悚,有恐惧,唯独没有欢喜。

    她恨惨了自己,也怕惨了自己。

    魏梓禹比任何时刻都要清楚。

    曾经无数次都渴盼她醒来,骂他打他责备他,怎样都成。

    可当这一刻真正到来,魏梓禹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无措。

    医生给素汐注射了镇定剂,才让她的情绪安定下来。

    “她情况很不稳定,不能再受到任何刺激,如果气急攻心,让癌细胞扩散到了脑部……”医生后续的话没有说出来,但魏梓禹也已经明白。

    “我知道了,医生。”魏梓禹沉声回应道,眼底满是萧瑟。

    医生擦了擦额间的细汗,神情有些疲惫:“换个人来陪她吧,最好是她熟悉的,信任的,这样她心情好了才能延缓癌细胞的扩散。”

    只能延缓扩散,不能阻断。

    很残酷的事实。

    魏梓禹在走廊上站了很久,他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久久没有挪动身子。

    医生的话,像块巨石堵在他心口。

    她熟悉的,信任的人。

    她跟了自己四年,从来没有什么朋友,只有小幺跟她情同姐妹。

    此刻最适合来陪她的那个人,早被他亲手杀害。

    他当初怎么就开了枪了?

    魏梓禹在心底质问自己。

    那天他听着程贞贞哭哭啼啼地诉苦,说好心要买那个丫鬟手中的镯子,未料那丫鬟设计下毒,让她险些出事。

    魏梓禹质问小幺,她不承认自己犯错,还对程贞贞出言不逊,也说他辜负了自家主子的一片真情实意。

    刑堂之上,小幺口无遮拦说道那些话,已经触犯了魏家的家规。

    堂主直接命人持鞭家法伺候,魏梓禹听着小幺的惨叫也是头皮发麻。

    可那个时候的他,必须为了证明自己对程贞贞的情深似海,为了她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只听她的片面之词便下定结论。

    魏梓禹拔枪指向了小幺,要她承认做错了事,这样他才能止住那毒鞭,也能堵住悠悠之口。

    可李奎没有经过自己同意便带来了素汐,小幺在见到素汐后整个人情绪失控,直接扑到了他身边,甚至握住了那冰冷的枪。

    好像子弹,便是那时,无意识射了出来,直中小幺的胸腔。

    的确是他杀了小幺。

    天边露出鱼肚皮,魏梓禹才意识到自己在走廊上已经站了一夜。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朝外走去,带着一身露气。

    魏府。

    “这几日,你去陪陪她。”魏梓禹将素汐的古琴拿到了魏梓骁的院子中。

    那断了的琴弦早被他吩咐人去修好,可惜他只会听,却不会弹。

    “大哥就不怕我这样子吓到她了?”魏梓骁声音有些缥缈。

    他面色苍白如纸,若不是两眼还透着光芒,说是一具尸体站在这里都会有人相信。

    “二弟,我已经别无选择了。”魏梓禹字字说的很艰难,他很少在他人面前展现自己的无助和脆弱。

    可眼下,他真的撑不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