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信此生终悲凉 第二十五章 还记得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早信此生终悲凉最新章节!

    魏梓禹浑身一僵,“汐汐”二字卡在喉咙,怎么都道不出来。

    医生再次拿手电筒照了照素汐的眼睛,发现瞳孔有闪烁和躲光的行为。

    “嗯……”氧气罩下,她又发出看声音。

    医生将氧气罩拿走,换成细小的氧气管贴在她鼻翼下。

    “你要什么?”医生问道。

    “水……”素汐弱声说着,两眼直直看着天花板。

    魏梓禹这才回过神,他立马从柜子上拿起保温壶,倒了一杯温水出来。

    “水来了,水来了……”尽管他已经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但两手还是止不住地颤抖。

    素汐现在平躺在床上,没法正常饮水。

    魏梓禹拿勺子一点点喂着她,眼底已经泛起一团薄雾。

    素汐连吞了几下,这才将眸子转到魏梓禹身上。

    四目相对。

    魏梓禹条件反射就想将视线转开,但生生止住。

    “汐汐……”他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

    “你……”素汐看着他,眼底一片迷茫。

    这样的眼神,让魏梓禹心底一阵咯噔。

    他呆若木鸡地看着她,什么话都说不出。

    “看得清吗?”医生将手指举起,放在素汐眼前微微移动。

    素汐点了点头,环顾了一下病房四周,看着自己手背上的输液,她微微皱了皱眉。

    “我在……医院?”许久没有说话,她吐字有些不清晰。

    “你还记得你是谁吗?”医生继续观察着素汐的情况。

    素汐再次点点头:“我是怡情乐馆的艺伎。”

    她的话,再次让魏梓禹感到不安。

    “汐汐,你已经离开怡情乐馆了……我给你赎了身,还记得吗?”他小心翼翼地说道。

    素汐看着他,眼底依旧是迷茫的神情。

    她隐隐觉得头痛欲裂,里面有什么她不愿想起的过往即将从裂缝中迸射出来。

    “好痛……”素汐抬手压着脑袋,脸色痛苦。

    “不想了,我们不想了……”魏梓禹想起她脑袋里还残留则子弹,连忙轻声哄道。

    她若真忘了自己,也不是坏事。

    起码还能给她留个好念想啊……

    素汐醒来没多久便睡了过去,她现在体力太虚弱,这些日子又粒米未尽,全靠输营养液才能维持。

    入夜。

    魏梓禹在病房中安了个屏风,然后架了一张简易床。

    医生说她现在的情况还很不稳定,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促使她在这种是时候醒了过来。

    按照颅腔中子弹的位置,按理来说不会让她失忆,但也不排除她自己通过这次昏迷,选择了间接性失忆来忘记某些痛苦。

    魏梓禹不想错过素汐的每一次醒来,也不想在她有需要的时候,自己不在。

    他已经,没有资格再错过什么了。

    “小幺……”寂静的黑夜中,传来素汐嘶哑的声音。

    魏梓禹听着她唤的人命,浑身一僵。

    “不要……不要伤害小幺……”素汐似是在做梦,梦到了过往的画面。

    她选择遗忘那些,潜意识中却还在梦里回想到了那些。

    有些事不是她想忘就能忘,有些人不是她想避就能避得开。

    “魏梓禹!”素汐在梦里高喊了他的名字。

    简单三个字,没有任何情愫,只有苦中含冰的寒凉。

    “我在。”他连忙起身,连鞋子都顾不上穿,便奔去了素汐的病床边。

    素汐眼眸转了转,将视线定格在魏梓禹色脸上,那漆黑双眸似要将他灼烧个对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